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542章 梦断之于启明 (二十一)
    第1542章 梦断之于启明 二十一

    "酒吧?"贝迪维尔歪着脑袋看店面。这酒吧倒是这座大城市里的一个历史遗迹,比起那些让人炫目的高楼大厦,这小小酒吧的古老石质建筑反而充满了一种别有风情的历史韵味。

    "什么?自古以来打听消息,不都是到酒吧里去的吗?"亚瑟王开玩笑般说道,推开了酒吧的门。

    贝迪维尔白了亚瑟王一眼,懒得去吐槽,跟着走进了酒吧。

    然而当他走进酒吧里,以为能够喝上几口酒的时候,却真是被闪瞎了眼。这哪里是酒吧,这就是一个网吧。整个场子里各个座位上坐着不少人,他们大部分都不是来喝酒的,反而一个个拿出自带的手提笔记本在上网,键盘啪嗒啪嗒地敲打个不停。偶尔有几个上网的家伙有点酒精类饮品喝的,也都是些度数不高的啤酒而已。

    "什么鬼。"贝迪维尔不禁吐槽了一句。大白天的一堆年轻人扎堆围在这种鬼地方上网是怎么一回事,这些人都没有工作吗?他们都闲得很吗?

    "这不是重点。"亚瑟忍着笑说道,他似乎知道贝迪维尔心里纳闷的是什么,"这里是个情报的集散地,从这里的情报提供商处可以打听到不少有用的东西。别说了,跟我来吧。"

    骑士王说完就继续朝着酒吧的楼梯走去,似乎是打算进入建筑物的地下层。也对的,重要的情报交易当然不可能在这种地方明目张胆地进行,这酒吧或者说是网吧的地下层,看起来更有进行肮脏的交易的气氛。

    贝迪维尔于是也跟着走了,一路上似乎还能听见旁边那些忙着上网的年轻人们的窃窃私语。他无视那些略似嘲笑的声音,一步步踏在那略显肮脏粘腻的楼梯上,朝着酒吧地下层进。他越是往下走,他的小狗鼻子越是能够闻到一股木桶味儿,夹杂着隐约的葡萄芳香而来。没错, 这里作为酒吧,它原本的功能倒是正常运作着的酒吧的地窖就是用来存放各种珍贵的酒类嘛。

    然后贝迪维尔就看见走在前面的亚瑟王在走廊的拐角转进去某个房间里了,估计是到达了他的目的地。狼人青年也急急忙忙地跟着进去,却现自己一头扎进了某个如同异次元似的地方。

    周围的墙壁乌漆墨黑的一片,唯独房间正中央有不少亮的器械在运作着,把房间里除了墙壁以外的一切物体照亮,才让人不至于在这个房间摸黑行进。总之这里的氛围十分奇怪,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异样感。贝迪维尔大概花了两秒钟才想明白,这里的墙壁上是贴了一层"膜",一层外界完全无法干涉的,[黑幕结界]而形成的屏蔽膜。

    等等。贝迪维尔以前只见到过身为高等法师的默林使用过这种高端的黑幕结界。能用上这种结界的人,法术的修为估计不低了。更何况是把黑幕结界应用在这么大的一个房间里,而且看起来施术者放的这个黑幕结界不是段时间的事情,它在亚瑟等人进来之前就一直张开着,估计过好几个小时了。一直施放着这种高等魔术,真的没有问题吗?它使用的时间早已过正常人能够承受的范围了,正常人估计早就石化了吧?

    "啊,你们来了。"被房间中央那堆光的器械包围着,有某个人的声音响起:"一直呆在这种鬼地方,我的听觉和视觉都开始迟钝了呢。要是早知道英明神武的大不列颠国王亚瑟王陛下亲自光临,我应该亲自在门口恭迎你们的御驾啊!"

    "哼,少拍马屁,老狐狸。"骑士王却一脸的嫌弃:"影子代理人shado brocker,朕听说你有朕想要的情报?既然你说你绝不把情报告诉除了朕以外的任何人,那么朕就亲自来了。你可以说话了。"

    "现在?"然而那堆让人看不懂的器械开始移动,移动的机器后面,一名坐在舒服的真皮沙上的怪人也终于在亚瑟王和贝迪维尔面前显露出真面目。他看了看贝迪维尔:"然而还是有外人在。"

    "这是贝迪维尔,朕的挚友。"亚瑟王道:"他会对听到的一切守口如瓶,而且他和大不列颠毫无关系,不影响你的立场。"

    "哼,有趣。兽人吗。"影子代理人看着狼人青年,而贝迪维尔也盯着这名神秘的影子代理人看。这名情报商人的衣着打扮也是怪异到了极致,他几乎是穿着一身暗淡无光的近身皮衣,皮革甚至是经过了特殊处理,吸光性能极佳,让这名怪人坐在那里不动的时候,几乎全身能够融入黑暗之中。而且这怪人连脸都用真皮的头罩遮住了,只留下嘴巴部分一个类似于防毒面具似的呼吸器,那东西让他说话时的音颇为含糊,声线间带着某种从极远处向身处此地的人们说话的奇妙感觉。

    "更有趣的是,这人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这个人的国籍资料,也找不到他的出入境记录?"影子代理人光用看得就似乎能够分析出贝迪维尔的过去和现状,他侃侃其谈起来:"兽人们都出自于荒野,底牌确实难查。但是不管一名兽人的身份再难查找,也至少应该在各个宗族里留有记录才对。这人身价清白到完全没有留下记录,是怎么回事?"

    贝迪维尔开始慌了。这个影子代理人说得越多,就越是让狼人青年感到惧怕,仿佛他的一切都能被对方直接分析个透彻似的。幸好他正是[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人],所以他的底牌无法被对方看穿至少是暂时无法。

    "这也不是重点。"骑士王觉得影子代理人的话对贝迪维尔有点失礼了,便急忙打断道:"总之贝迪维尔的身份是清白的,而且他是朕的挚友。这两点你无需怀疑。接下来你只要把该说的话说清楚了就好剑圣亚克到底在哪里?"

    "就藏在这个大城市的某个角落里,当然。"影子代理人直言,"三天前我们安排在城市里的监视摄像头拍摄到剑圣亚克的踪影,虽然他的身影只在街角出现过一秒,马上便消失了,但是毫无疑问,剑圣亚克正是躲在这个大城市中。然而"

    "然而?"

    "然而即使不把流动人口计算在内,比勒陀利亚这个城市的常住人口都至少有七千万人。想要在数千万人之中找到一名逃亡者,估计是大海捞针之举吧。"

    "正因为如此,朕才会来找你帮忙的。"骑士王于是催促道:"你肯定有办法缩窄搜索范围吧,影子代理人?"

    "这事确实是真的。"神秘的影子代理人转过身去,开始注视着他自己的电脑荧屏,并在键盘上敲敲打打:"非洲各国的出入境管理非常混乱,大家都认为有撒哈拉大沙漠阻隔,出入境基本只能靠沙船进出港。所以他们搜查出入境人员的机制都集中在港口,反而忘记了徒步穿越沙漠的可能性。"

    "说重点。"骑士王显得有点不耐烦。

    "重点就是,剑圣亚克直接徒步穿越了沙海,乘着夜色溜进了城市里。"影子代理人分析道:"他这样做的话就能简单地绕过出入境的检查。然而这样做有一个问题,你知道吗,陛下?"

    "所以说了,快说重点。"对于影子代理人给的哑谜,骑士王只觉得不胜其烦。

    "呼呼呼,好吧不绕圈子了。"影子代理人于是道:"简单地说,为了躲避你们大不列颠人的追踪,剑圣亚克这回是使劲了浑身解数,依靠非法入境进入了这座人口过千万的大城市里。只要他继续躲在这里,想要在茫茫人海之中找到他,就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有一点他失算了:比勒陀尼亚目前正处于电子化国家货币的试运营期之中。这里的一切上商业活动都不再接受现钱交易,而是使用比特币一种电子货币进行交易。南非所有的国民都随身携带着一张电子记账卡,消费只需要刷卡就可以付款,而出入境者也被海关临时给予一张类似的记账卡以作付费之用。"

    听到这里,亚瑟王不禁笑了:"哦,他们之前给朕的那张小卡片原来是这个用途啊。然而亚克叔叔非法入境,并没有拿到那种记账卡。真是难为他了。"

    "正是如此。"影子代理人从他的防毒面具深处出一阵含糊的冷笑:"现在的剑圣亚克估计会很郁闷吧,他没法在这个城市里进行任何的消费,只要开始消费就会惹上麻烦。不管他身上带着多少可以兑现的金银珠宝,也没法在这座电子化的城市里使用一分一毫。"

    "他可以借口搞丢了证件,去补办一张记账卡吧?"贝迪维尔不禁插嘴道。

    "这正是重点他办不到的。"影子代理人却瞬间反驳了狼人青年的话:"南非的公民是另一回事,但是国外人想补办证件,必须出示有效的出入境证明,留下指纹,拍一张清晰的头像照片,而且还需要提交有效的临时住宿地址。这些手续里不管哪一项都会戳中亚克的死穴吧。如果他想补办记账卡,就必须暴露自己的身份和藏身之地。他办不到。"

    "这么说来,亚克叔叔要在这座城市里生存下去,剩下的唯一手段就是"

    "找一名能使用记账卡的协力者,帮他消费。没错。"影子代理人继续分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