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535章 梦断之于启明 (十四)
    第1535章 梦断之于启明 十四

    与此同时?,非洲红海上方,石柱林中。

    贝迪维尔站在自己的沙船的甲板正前方,远远地看着整个红海。从这里看过去,红海的风景别有一番滋味。略带腥臭味的海风迎面吹拂而来,夹杂着沙漠之舟新刷的银色油漆的特有的气味,让狼人青年心里万般感慨。

    或许,这就是自由的味道吧。之前只拥有一艘铁骑的贝迪维尔,能够涉足的地方甚少,所以还没有彻底感受到如此鲜明的[自由]的感觉。而现在,亚瑟王送了贝迪维尔一艘船,而且还是一艘仅仅依靠太阳能就能自力运行上千年的自由之船。

    有了这艘沙船,贝迪维尔可以四海为家,到处游历。有了这艘沙船,想到哪里去探险都不再是个问题。现在出去找他的儿子哈斯基,也并非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当然,贝迪维尔不会马上出。他还有比赛需要去完成,还有没有完结的试炼需要去通过。而又有谁知道,通过圆桌骑士之试炼,不是贝迪维尔找到他儿子哈斯基的,最快而有效的捷径呢?

    "怎么样,贝迪?"亚瑟王驾驶着龙骑从半空中经过,顺道过来看看狼人青年:"船放在这里整顿就好了,你要不要陪我一起出去兜兜风?"

    "现在还不用,亚瑟。"贝迪维尔苦笑道:"我的铁骑借给了艾尔伯特,现在没有坐骑可以用。"

    "我可以载你一程,保证中午之前回来。"亚瑟试探地古惑一笑:"还是说,你接下来还有什么地方想去?"

    "没有。"狼人青年耸了耸肩:"倒是亚瑟你有什么事情要去办吗?"

    "没有,纯粹兜风。"骑士王却说。口风非常紧。

    "真的没有?"狼人青年压低了声音追问。其实他们身处于甲板的这一端,距离那些在船的外壳上漆油和整修的工作人员们还是颇远的,说话大声一点也不用怕被听见。

    "好吧"亚瑟于是驾驶龙骑凑得更近,也压低声音说:"我们收到消息,说有人在南非现了亚克叔叔的踪影。我正要赶过去呢。"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叫上我?"于是贝迪维尔有点不高兴了。

    "消息的可靠性很低,我们有可能会扑个空。"骑士王却说:"你下午还有比赛,昨天也受累了,要是让你白走一趟的话,总有点不好意思。"

    怪不得亚瑟王会如此神秘兮兮的。因为兰斯洛特也在进击的帕拉米迪斯号上,这事不应该张扬。估计骑士王是想在不通知兰斯洛特的情况下,偷偷去解决剑圣亚克的事情为了避免兰斯洛特和剑圣亚克进行无情的父子对决。

    "你的想法我都懂,但是"贝迪维尔于是跳到了铁骑的副驾驶席上,"到现在你还在跟我客气吗,亚瑟?有问题就让我们一起解决吧,这次也不会例外。所以,走吧。反正我在这里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跟你一起去探险。"

    "所以"于是亚瑟王再次试探地问:"从你的语气看来,你下午和角斗士贝雷尔德的对战已经是胸有成竹了?"

    "嗯。大概吧。"狼人青年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左臂上的银手镯。那手镯里已经重新灌满了[时间加剂],尽管那是一种和魔术完全不相干的药物,说白了就是一种兴奋剂。这东西的药劲很大,只能在紧急情况下作保命用,要用它来和角斗士贝雷尔德对抗,估计会很玄。

    然而贝迪维尔确实另有计谋,至少是一个模糊的想法。这个计策能不能成功,不在实战上试验是不可能知道的。但那些都是今天下午才需要去担心的事情了,贝迪维尔还有半天的时间去筹备呢。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走吧。"骑士王用力一踩龙骑的油门,加飞走了。

    与此同时,大不列颠第二帝都伦敦,东天骑士团基地,艾尔森堡。

    "呃……丹尼尔?"当负责守门的黑铁骑士杰弗逊看到走近的少年时,感到颇为惊讶。

    "我回来报到了。"满面憔悴的丹尼尔缓慢地走近,有气无力。先不提他身上的衣服有多破烂,仿佛经历过一场大战似的。他的眼眉和头都变成了纯

    白色,就连瞳孔都变成了诡异的绿宝石的颜色,看起来非常奇妙。

    "你的身体已经好过来了吗……你看起来还是很糟糕……"杰弗逊打量着一夜白头的丹尼尔,不禁略带恐惧地低哼:"或许你应该回去多休息一下比较

    好,我们早已为你请了一周的病假,不用掉也是浪费。"

    "没关系的,我很好。"骑士少年却淡然地说:"总之现在先让我进去向上级报到。"

    "好吧。"杰弗逊对守门的另一名骑士使了个眼色。艾尔森堡的城门打开了。

    丹尼尔仍然是有气无力地走进去,然而就像预计到丹尼尔的到来似的,有谁早就在那里等着:"我等你好久了,丹尼尔先生。"

    "文森特男爵。"丹尼尔阴沉着脸,看着他的长官。

    "昨天的事情,我听你的同僚报告过了,但是我还想听听你亲口说的报告,"那名黄金骑士冷冷地看着丹尼尔:"不管你的同僚们怎么称赞你,说你是个英雄,但是我绝不卖你的帐。事实就是,因为你昨天的独断行为,两名白银骑士因此而丧命,数名黑铁骑士也有所死伤和你同队的那名死去的黑铁骑士叫做什么来着?"

    "多雷先生。"丹尼尔低声说道。

    "我家里的孩子生了病,需要钱动手术。"多雷当初的话仍然在丹尼尔耳边萦绕:"我一辈子都怕冒险,一直让自己停留在黑铁骑士这个职位上止步不前,就怕自己死了家人会无依无靠。我这次接这种危险的任务,是因为实在没有办法......只有这种高危的任务才能申请到紧急救济金啊......我不知道......要是任务取消的话,救济金会不会也被一同取消掉?我儿子的手术真的急需这笔钱的......"

    这是一个丹尼尔极不情愿回忆起的过去。尽管他用尽了自己的所有力量,几乎连命都拼上了,还是没法救得了黑铁骑士多雷。

    "不知道多雷先生家里的情况如何了?他的孩子拿到钱动手术了吗?"丹尼尔于是低声询问。

    "这种事情用不着你担心。"他的长官不带感情地答道:"骑士多雷因公殉职,已经被追封为白银骑士了。他家里也得到了一笔颇为丰厚的抚恤金,够让他的孩子动手术以及家人安稳地生活一段时期了。但是你知道吗?我想他的儿子一定会恨你的。毕竟,是你害死了骑士多雷。"

    丹尼尔无言以对。尽管对方的说法夸大其词,甚至是有点欲加之罪,但是归根究底,确实是丹尼尔的无力害死了黑铁骑士多雷。

    "你就和你的父亲一样,只知道逞英雄,根本不把队友的生死当作一回事。"文森特还在责骂着:"所以,不管你的同僚们怎么称赞你,我都无法苟同。你很幸运,上头的人们还愿意继续观察你,给你一个机会。但是小心点!从今以后,我会一直注视着你的!一旦你有什么行差踏错,休怪我动用自己的职权,把你从骑士团里驱逐出去!"

    被说到了这个份上,即使丹尼尔也有点不高兴了。

    "驱逐吗?或许这样也"他张开口,刚想顶撞回去

    "呃,那个"然而却有谁突然从一旁搭住丹尼尔的肩膀,打断了这次让人不愉快的对话。

    丹尼尔转头看了一眼,来救场的还是杰弗逊。

    杰弗逊圆滑地赔笑着:"我差点都忘了呢,圆桌骑士帕西瓦大人曾经吩咐过我,一旦看到丹尼尔归队,就马上把他带到帕西瓦大人那里去呢!如果文森特大人您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找丹尼尔的话,我想我还是马上把他带过去比较好。"

    文森特男爵白了杰弗逊一眼:"这事最好是真的。"

    "真的哦,千真万确哦!"杰弗逊于是开始拉着丹尼尔逃走:"不说了,我们就先告辞了哦"

    二人跑开了好一段距离,在暂时没有旁人的城堡的过道里缓了一口气,杰弗逊才叹道:"你小子刚才是怎么回事啊?真的想被炒鱿鱼吗?"

    骑士少年阴沉着脸幽幽地道:"事到如今,一切都已经没有关系了……"

    "你可不能这样说啊,你这样岂不正中了那种小人的下怀么。"杰弗逊皱着眉:"文森特是那次行动的最高级指挥官,那家伙派了两拨人去参加那种危险的行动,却从来没有提及过任务里会出现魅魔那种危险的生物。我们差点都被那家伙害死了,如果没有你在的话,两组人没有一个能够活着回来。但是那家伙完全无视了我们提交上去的报告,把这次行动的一切损失都归咎为你的独断行为。那家伙明摆着是想害你啊!"

    "所以我都说了,这一切已经没有关系了……"丹尼尔一脸愁苦:"就算是被赶出骑士团又如何呢。我想要拯救的人,没有一个可以救得了的。即使现在留在骑士团里也"

    "你是这样想的吗?"杰弗逊却打断道:"谁说你救不了任何人的?我的小命就是你救回来的,还有塔尔卡斯,巴赫,以及第二组剩下的那些黑铁骑士们。你已经做得很足够了。"

    丹尼尔却仍然一脸愁苦,没有回答。

    就在此时,又有谁向着二人走过来了。

    "是你?"薇薇安打量着容貌剧变的丹尼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