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534章 梦断之于启明 (十三)
    第1534章 梦断之于启明 十三

    与此同时,大不列颠的某处,凯亲王的宅邸里。

    "那么,我们走咯。"凯一手扛着鱼竿,另一手抱着行动不便的豹人少年哈尔,往外走去:"好久没有和我的小外甥出去钓鱼了,今天天气这么好,一定能钓到很多鱼的,我保证。"

    "啊哈哈哈……"哈尔一脸的不好意思。

    "呃。"还在一旁吃着早餐的哈斯基低声哼道。

    "你有不满吗,小伙子?"凯听见了哈斯基的低哼,马上转头过来责备道:"你昨天晚上干了那么淘气的事情,被禁足也很正常吧?我今天才不会带你去钓鱼呢,你最好留在自己的房间里好好反省,懂了吗?"

    "好吧汪……"哈斯基撅着小嘴答道,一脸的不高兴。

    然而实际上

    "哟呵!"回到了自己房间里的哈斯基,刚刚关上门就开始欢呼。

    "你兴奋什么。"一旁的煞星早已变成了小型的飞天蜥蜴,落在他的篮子里的小窝里休息。

    "可是,被禁足了一整天,也就代表着哈斯基这一整天都没有地方需要去汪!"哈斯基狡猾地笑道:"煞星叔叔不是答应过哈斯基,要教哈斯基剑术吗汪?今天就是最佳时机了汪!"

    "哦……那个吗……"星辉龙这才想起了昨天晚上一时头脑热许下的诺言。他不禁有点后悔了。

    "听着,小鬼。"煞星于是道:"我不是不可以教你剑术,但是教之前得先做好各种准备,不是那么简单就能教会你的。"

    "煞星叔叔总是这样说汪。"犬人少年于是不高兴了:"但是到底需要什么准备嘛汪?教一下剑术而已,有必要准备这么多吗汪。"

    星辉龙耸了耸肩,知道就这样是无法说服犬人少年的了。更何况哈斯基今天被禁足,一整天都没法到外面玩,也就是说煞星得在这里陪着犬人少年一整天。如果没有一个好的理由说服哈斯基,煞星就得听哈斯基唠叨一整天。那也是件挺烦人的事情。

    "那好,我就说明一下,你自己好好看着。"煞星哼道,从篮子上跳落,摇身一变,就变成了一名少年。

    不过这次的煞星没有变成他平常那副穿着金甲的少年模样。虽然同时少年,但这次煞星的变身明显比之前的变身要矮上一截。他的身高几乎和哈斯基差不多,看上去也是个七八岁的小孩子的外形。

    "哈斯基真不知道煞星叔叔可以变成这样子汪。"犬人少年好奇地上下打量着煞星。

    "你不知道的东西还多着呢。"星辉龙在房间里踱着步子:"把你的光子短剑给我。"

    "好的汪。"哈斯基于是把亚瑟叔叔送给他的光子短剑从腰间取下,塞到了煞星的手中。

    "先呢,我有一个非常简单的方法,可以把我毕生所自学的剑术全部传授给你。"煞星说,一边开玩笑般摸完着那柄光子短剑,"但是我毕竟是我,身材和你差得太远了,即使把我的剑术传授给你,你的身体也没法适应并充分利用。"

    "所以煞星叔叔你才变成了和哈斯基一样的身高吗汪?"犬人少年自作聪明地追问,虽然他听得还是半懂不懂的。

    "确实,大概就是这样子。"星辉龙于是按下了光子短剑上的按钮。短剑酷冷的金属剑柄上凭空弹出一道一英尺长的暗红色刀刃。

    "嗯,这个输出力比较安全。"星辉龙用手指碰了碰刀刃,刀刃的输出被调整到几乎最低,没有多少杀伤力,但它还是拒绝般给了煞星一下电震,弹开了煞星的手指头。

    "离远点,给我腾出一些空间。"煞星皱了皱眉,道。

    哈斯基于是退后了几步,同时也去挪动房间里的家具,给煞星腾出了足够挥舞光子短剑的空间来。幸好现在的煞星身材娇小和哈斯基一样的小,在这个卧室里不怎么占地方,供他耍剑的空间还是有不少的。

    "那么,就开始吧。"煞星于是说道,开始在这个房间里挥舞着光子短剑练习。

    嗡!嗡嗡嗡嗡嗡!星辉龙毕竟是剑术的高手,用剑杀敌无数次,战斗经验也丰富,他挥舞起这把小小的光子短剑来一样得心应手。短剑的轨道如同行云流水,一刻没有间断过,看起来实在是美妙。

    "呵"哈斯基张大了双眼,用水汪汪的小狗眼睛全神贯注地看着这一切,对煞星叔叔娴熟的剑术煞是憧憬。

    "就这样吧。"煞星耍了大概十来剑以后就停了下来:"你都看懂了吗?"

    "什么?呃"哈斯基瞬间就懵了:"煞星叔叔你该不会是打算让哈斯基光靠看的就记住了你的剑术吧汪?怎么可能办得到汪!那么复杂的剑术,而且煞星叔叔你还耍剑耍得那么快汪!"

    "哈哈哈,很难吗?"星辉龙似乎早已预料到犬人少年会有此抗议,不禁笑了:"记不住,我也不勉强你,毕竟你只是个悟性极低的小屁孩而已。"

    哈斯基拉长了脸。

    "要我再耍一次,好让你记住吗?"星辉龙冷笑:"我有一整天时间,不管是重复多少次都可以哦。"

    "煞星叔叔你一定是在逗哈斯基玩汪。"犬人少年不满地吐槽道:"这么复杂的动作,不管演示多少次,哈斯基都记不住啊汪。"

    "嘿嘿嘿,我知道。"

    "煞星叔叔!"哈斯基怒了。

    "好了好了,不逗你玩了。"煞星笑得更欢了。然后他从身上取下一片小小的金光闪闪的龙鳞,捏在手里念念有词地说了几句让人半懂不懂的话儿。只见龙鳞开始出柔和的金光,好像有某种东西被注入其中。

    "拿去吧。用这个试验一下再说。"

    "这是什么汪……?"哈斯基将信将疑地接过龙鳞。

    "简单地说,就是我的[记忆]。拿着这个,你就能用上我刚才使用过的剑术,就像你也用同样的方式苦练过几十年似的。"

    "只是拿在手上就可以了吗汪?"

    "正常而言你需要把它埋入体内,或者碾成粉末服下。"煞星咧嘴冷笑,"不过这只是个临时的试验品,你不用真正地接受下它里面的记忆。戴在身上先凑合用用就好了。"

    犬人少年皱了皱眉,还是半懂不懂,但他还是选择相信他的煞星叔叔,便把龙鳞放进自己的口袋里。

    "试验一下。"煞星把光子短剑丢回给哈斯基,退后几步腾出空间。

    犬人少年接过短剑,试着划动了几下。说来也奇怪,他的身体就像是被预先编排好的动作所引导着似的,在挥动武器的同时也开始自主地舞动起来。犬人少年连续不断地划出了数十剑,挥剑的动作无比流畅自然,就像是经历过长时间的苦练似的。哈斯基不知道这个会不会就是煞星叔叔的剑术,但他知道这个绝对不是他自己的剑术因为他从来未曾把剑耍得如此之好过。

    "呵!好厉害汪!"哈斯基挥剑挥得越来越兴奋,更加了挥剑的度。但是他动作一旦快起来,马上就觉得有点什么不对劲了,因为他的身体有点无法平衡,耍剑的时候重心乱移,转着转着就整个人扑倒在地了!

    "疼疼疼疼疼……"哈斯基揉了揉摔疼了的鼻子,爬起来:"煞星叔叔,这个还是有点问题汪……"

    "我知道。"星辉龙在一旁看着哈斯基舞剑,其实看到了一半就现问题了。

    不过他似乎已经想好了对策,于是轻轻拍了拍自己的屁股,从屁股后长出一条龙尾巴。他甚至把尾巴卷曲起来,模拟得就像哈斯基的小狗尾巴那样子:"因为我忘了把尾巴的因素算进去了,所以刚才记录剑术的时候和你实际的身体平衡性有微妙的差别。"

    "哦"哈斯基还是半懂不懂地应答着,同时把龙鳞和光子短剑塞给煞星。

    "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继续调整就好了。"星辉龙拿起武器又是一阵挥舞,"等我把动作都调整好了,所有套路都整理完毕了,自然会把剑术全部[传授]给你。你只要带着龙鳞就能使出同样的剑术甚至,等你在实战中习惯了使用这些剑术以后,它就会彻底变成你自己的东西,即使不带着龙鳞也一样能够使出同样的剑术。这个计划不错吧?"

    "不错是不错,但是……"哈斯基歪着脑袋哼道:"总觉得有点投机取巧汪。哈斯基什么都不用做,光靠煞星叔叔你给的道具就能学会剑术,这样真的好吗汪?爸比说过,只有靠自己努力学来的东西,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从别人那里偷来的技术根本不值一提汪。"

    "你真烦啊……"煞星长呼了一口气,"你爸比是对的。但是看,你并不是从我那里偷剑术,只是临时借来用用,让我的剑术带你入门而已。真的不愿意的话,就靠自己的努力专研,继续改进我传授给你的剑术好了。如果能做到那种地步的话,我想你爸比也不会再有异议的。"

    "好,好吧汪……"哈斯基耸了耸肩,继续看着煞星在那里舞剑,并耐心地等待着,煞星的剑术完全成为他自己的知识的那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