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518章 觉醒之于噩夜 (十二)
    第1518章 觉醒之于噩夜 十二

    贝迪维尔灵机一动,恍然大悟,终于看懂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没错,贝迪维尔确实没有死,跟更不可能是在睡梦中被人用什么妖刀杀害的。

    实际上,现在的贝迪维尔其实正躺在他酒店的房间里睡着大觉,安全得很呢。

    他之所以会出现在这个奇妙的画中世界里,是因为他睡觉前戴上的那只黄金头环。

    贝迪维尔最初以为头环的功效只是帮助人更容易入睡,以及强化睡眠时休息的效果而已。但是实际上,头环是用来遥远控制一名人工圣灵,用圣灵来作远距离侦查的谍报器材。

    这个头环最初放出来的那名人工圣灵,昨晚在西天骑士团的基地艾腾堡里闲逛,引起了不小的骚乱。而当时操纵着圣灵在到处闲逛的,正是贝迪维尔。那名人工圣灵最后并没有返回头环里去,而是被煞星用某种奇特的武器"斩杀"了。

    没错,那名人工圣灵被煞星手里的武器吸走了,封印在武器之内。

    而煞星手里的那把武器,就是刀匠村正所说的,那把绯红妖刀村正。

    而过了一整天,被"斩杀"的人工圣灵似乎恢复了其侦查的功能。贝迪维尔睡觉的时候又刚好把头环戴上了,以为这样可以帮助睡眠。

    于是,狼人青年的意识便被鬼使神差地传送到了这种地方这个在妖刀之中的画中世界。

    贝迪维尔现在正遥远控制着这具人工圣灵的灵体,在这个画中世界里行动。

    "哦"想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后,贝迪维尔总算不那么慌张了。他知道自己其实没有死,他现在所看到的一切只是被困在妖刀里的圣灵通过精神连结而传送过来的影像而已。

    尽管如此,呈现在贝迪维尔眼前的景象仍然十分惊人。这真是一次比梦境还要现实的奇妙历程。

    "所以"贝迪维尔看着村正,问:"真的没有办法从这个地方出去吗?我虽然可以置身于事外,但是我目前操纵着的这个灵体可是大不列颠的国有财产之一,不把它从这个画中世界里搞出去,似乎不太好"

    "我不知道你在胡说些什么,"刀匠对狼人青年耸了耸肩:"但是,只要进入了这个画中世界,就绝对不可能活着离开。且不说你已经没有可以回去寄宿的了,即使你有,要从绯红的眼目下流到画中世界的边沿,也是绝对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绯红?"

    "那是我创造的最恐怖又最强大的怪物,我倾尽一生而铸造出来的业物。这里好比是它的胃袋,你们这些无辜者的灵魂一旦被绯红吞噬,就会在这个画中世界里慢慢被消化殆尽,成为绯红的养料。"

    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遥远的天际,似乎有某种巨兽在咆吼,但它听起来又像是一场惊人的暴风雪。

    "看吧,绯红在吼叫了。它或许已经饿了,很快就会循着你灵魂的味道而来,把你的灵魂啃噬个精光吧。"

    贝迪维尔心里纳闷。这个世界上是否存在灵魂,他不知道。但是这一切听起来,就像是那个绯红怪物要把这名圣灵的光子全部吞噬掉似的。

    所以煞星手中那把妖刀不仅能够把光子从砍杀的对象身上吸走,而且还能把吸收进妖刀里的光子转化为妖刀自身的东西。这妖刀的能力真让人毛骨悚然。

    就在贝迪维尔呆的时候,有某种东西已经从那些粗线条组成的"云海"中现身了。

    通体悠长如毒蛇,体型却巨大得吓人。那东西在天际云间盘卷游弋,身上的鳞片着不吉的绯红色光芒。怪物的头看上去有点像蜥蜴,但是却长满胡须和头,一脸庄严和愠怒之容。而且这"飞蛇"还拥有四肢,那小小的搞笑的四肢就连接在它长长的蛇的身躯之上,随着这个怪异生物在云间的游动而摇摆挥舞,格外怪诞。

    "那到底是什么鬼?!"贝迪维尔于是不禁吐槽。

    "龙啊。"刀匠村正答道:"又或者是某种,近似于龙的东西?"

    "我见过龙!"贝迪维尔没好气地道:"而且我见过很多!但我从没有见过长得这么怪异的龙!"

    "噢,那是因为你没来过东方蓬莱,没有见过东方的龙,愚蠢的欧洲人。"

    "你刚才说什么?"贝迪维尔现自己似乎遗漏了非常重要的某个细节,慌忙追问:"东方?你是说,亚洲?东方黑暗大6?世界之壁的另一边?!"

    "噢,关于那个"村正于是退后一步,做出思索的表情:"对哦,或许外面的世界已经过了很久吧。现在是多少年来着?"

    "公元526年。"贝迪维尔答道。

    "东西方的大战也结束了吗?世界之壁又是什么东西?"

    他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你在大战结束之前就一直被关在这个画中世界里吗?"贝迪维尔于是追问:"几千年来一直躲在这种地方?!"

    "嗯,我说过了。"村正一脸从容地答道:"这把绯红村正就是我这辈子的最高杰作,是业物中的业物。蓬莱的天王在命令我铸造这把刀的时候就已经打算杀我灭口了,我知道一旦这把刀铸成,我肯定是难逃一死的。所以我就先用绯红把自己杀了,让我的灵魂留存在这个画中世界之中。"

    "难以置信"信息量太大,贝迪维尔都有点跟不上对方的节奏了。

    "对了,我忘了说。"刀匠又道:"绯红需要我帮忙吧灵魂的残渣打造成形,所以它一直让我活着。但你或许就不会那么好运了。快逃吧,如果你认为能够逃得掉的话。祝你好运。"

    "什么?!"

    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贝迪维尔还在愣的同时,巨大的东方绯红妖龙已经到达了狼人青年的背后,伴随着低声咆吼,呵出了一口热气。

    它的体型是如此之巨大,其实一口就可以把贝迪维尔所操纵着的圣灵吞掉并嚼碎的。但是它却没有主动起攻击,也是奇怪!

    贝迪维尔比较想知道,他现在操控着的灵体其实也是永恒圣灵的一种,而圣灵其实都是不死不灭的。即使被对方撕碎了,圣灵恐怕也会重组并复活吧?

    所以……为什么要逃?

    哗啦!然而东方妖龙冷不防就咬了上来,贝迪维尔慌忙闪避,一条手臂却还是被怪物咬走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传递过来的感觉痛彻心扉。没错,贝迪维尔的本体确实没有生命危险,他现在只是遥远控制着一名圣灵而已。但是,圣灵受到的伤害会转化成剧痛,原封不动地传达到贝迪维尔这边来!这种疼痛也是不可忽视的!

    贝迪维尔开始撒腿就逃了,至少不能再原地站着当活靶子。他一边跑,一边看到灵体被咬掉的手臂正在复原。圣灵确实是打不死的,但要是这名圣灵在这里被东方绯红妖龙撕碎再复原,再继续被撕碎,然后再复原的话?那就是一个万劫不复的剧痛循环啊!

    所以,不逃怎么行!?至少在贝迪维尔从梦中醒过来,切断头环和圣灵的精神联系之前,他都不应该被攻击到不想受皮肉之苦的话!

    对了,既然如此,就试着从这个画中世界里逃出去吧!既然刀匠说过有路离开,那就一定有路的!

    吼啊啊啊啊啊啊啊!然而贝迪维尔身后那怪物还在穷追不舍,而且它的度极快,很容易就追上了贝迪维尔!它对准了贝迪维尔的后背,又是一口咬下!

    嚯!贝迪维尔奔跑的同时一个急蹲,闪过了这致命的一击!

    "别小看人!!"他保持着向前滑行的姿势继续前进,跑着跑着就变成了巨狼,用上四足狂奔!

    他控制的灵体似乎本来就没有确定形态,完全是随着贝迪维尔的想法来变形的!这样一来,贝迪维尔不仅能把重心降低让,自己跑得更快;他奔跑时背对着敌人的横截面积也小了许多,被身后追兵攻击到的几率就相对小了许多!

    吼啊啊啊啊啊啊啊!!然而对于绯红东方妖龙而言,贝迪维尔就是美味的食物,绝不可错过!所以它也了狠劲地狂追,誓要把贝迪维尔所控制的灵体碎尸万段!

    它冲上来疯狂地撕咬,抓扯,用尾巴扫击,把整个有粗线条勾勒而成的画中世界搞的天摇地动!贝迪维尔只得一边狂奔一边敏捷地躲开这些攻击,他不断被对手击中,但是他现在控制的确实一名不会死去的灵体,所以一点小伤小痛其实算不了什么!只要不被敌人逮住,就可以了!

    "难以置信。"刀匠远远观察着这场大逃杀:"竟然还有人能够从绯红的追捕下逃亡这么久!"

    然而贝迪维尔的逃跑也到达了尽头:在灵体大狼身前二十码的远处,是一道断崖!而这道断崖的底下,是一个万劫不复的深渊,由浓重黑色线条勾勒而成的,迷雾与死亡之地!

    吼啊啊啊啊嗄把贝迪维尔逼到了绝境的绯红东方妖龙,露出了阴险的笑容。

    "这就想逼死我?你是笨蛋么?"大狼却想都没想就从悬崖上跳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