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517章 觉醒之于噩夜 (十一)
    第1517章 觉醒之于噩夜 十一

    同一时间?,大不列颠,凯亲王的宅邸里。

    "真是的,你们都怎么想的呢!"薇薇安教训完哈斯基与煞星一顿以后,瞪着哈斯基哼道:"大深夜的就这样溜出去,就不知道危险吗?只有煞星一个负责保护你,要是生了什么事情,该如何是好?"

    "咿"哈斯基吐了吐舌头:"哈斯基知道错了汪……"

    "而且煞星你也"

    "我是被强迫的。"星辉龙一脸无辜地说:"不这样琢的话,这小鬼根本不肯老实下来。"

    "真会找借口。"薇薇安又转过头去瞥了一眼凯。

    "咳嗯……!"红骑士马上开口自辩:"我也想过要阻止他们的啊,可是煞星飞得太快了,一眨眼就飞走了。"

    "对,你真负责任。"薇薇安冷然瞪了凯一眼。

    "哎。"然后她长叹了一口气:"算了。总之你们平安无事就行了。我或许不应该责备你的,哈斯基。不管你在那间小屋里做了什么,你的行动终究是帮助了那名孩子,让他摆脱了魅魔的精神控制。归根到底,是你的行动拯救了那名孩子,你做了一件很高尚的事情。"

    "嘿嘿"哈斯基刚想笑,却又被薇薇安严厉的瞪眼吓得笑不出来。

    薇薇安皱了一下眉头:"时间也不早了,你们快去睡觉吧。哈斯基,你今晚做的事情我会原原本本地告诉你妈妈的。你妈妈听了以后到底会怎样惩罚你,就由她去决定了。"

    "汪嗷……"犬人少年耷拉着耳朵。

    煞星在旁偷笑。

    一小时后。哈斯基把台灯关上,叹了口气,然后躺在床上。明天见到他妈咪莲音的时候,恐怕才是真正的地狱呢。

    "对对对,睡吧睡吧。"煞星也变成了一只金色小蜥蜴,飞回了他的篮子里躺下。篮子一旁放着煞星的佩刀,也就是那把被封印起来的绯红妖刀。这样一来即使他们半夜突然受到了袭击,煞星也可以立即拿起武器反抗。

    "煞星叔叔,丹尼尔哥哥真的没有问题吗汪?"哈斯基于是又担心地问了一回。

    "你为什么还在担心那小子呢?"煞星背对哈斯基躺着,哼道:"我们已经把一切能做的事情全都做了,至于他能不能被救,得看他自己的造化。"

    而实际上丹尼尔几乎不可能活下来。煞星心里嘀咕。丹尼尔中了魅魔的毒,那个毒其实一直没有解,世上也绝对不存在它的解药。丹尼尔估计没有办法活着看到明天的太阳吧。但是哈斯基都已经尽他最大的努力去救丹尼尔了,丹尼尔最终是否能活下来,哈斯基没有必要去知道。

    睡吧。怀着各种复杂的想法,煞星合上了眼睛。

    与此同时,煞星身旁的绯红妖刀也开始出异样的微光。微光并不明亮,至少没法亮到可以把房间内部照亮的地步;而星辉龙背对着哈斯基睡觉,哈斯基也背对着星辉龙、面对着房门的方向在试着合眼,所以二人都没有看到妖刀出的光芒。

    咚,咚,咚,咚。贝迪维尔被一阵打铁声所吵醒。

    他睁开双眼观察了一下,现自己身处于一个黑与白交融的世界里。

    与其说是被吵醒,不如说是进入了梦境吧。这个世界的一切就像是一幅画,这画的风格却和贝迪维尔见过的一切油画画作完全不同,它的线条简单而粗狂,几乎只由黑和白色组成。那些粗粗的黑色线条勾勒出世界的峰峦叠翠,勾画出流云与石纹,勾画出天际与地平。

    咚,咚,咚,咚。就在这个奇异的梦中世界里,极远的某个山谷之中,似乎有谁在打铁。那声音充满了节律,在矿野中延绵不绝。贝迪维尔听过类似的打铁声,那是极为熟练的武器工匠才会敲打出来的,属于铁与火的旋律。

    这里有人打铁?这种鬼地方里?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贝迪维尔决定顺道过去察看究竟实际上他也没有太多的选择,因为这个由粗犷黑白线条勾勒而成的世界里,只有一条直道通往远方,贝迪维尔沿着直道走的方向也正好就是那个敲打声所在的方向。

    咚,咚,咚,咚。打铁声越来越近了,贝迪维尔能够远远看到一个小型的工坊。当然,这个工坊也是由黑白的线条勾勒而成,简直就像一副画中的建筑物。工坊里透出微红的火光,估计正是这个黑白世界里唯一的色彩。

    "那个"贝迪维尔走近建筑物后敲了敲门:"有人在吗?"

    没有回应。然而打铁的咚咚咚声却戛然而止。工坊内的人明显是听见贝迪维尔的敲门声了。

    "有人在吗?"狼人于是又敲了敲门,希望对方会回应。

    咚,咚,咚,咚。然而那个打铁声竟然重新响起来了。对方明显是在故意无视贝迪维尔。

    一道青筋从狼人青年的额角上冒出至少他自己是如此认为的。他继续用力敲门,而且加大了力度加快了频率:"来吧,快开开门啊!"

    咚咚咚咚咚。对方却没有理会贝迪维尔的敲门,反而是在故意作弄贝迪维尔似的,打铁声竟然和贝迪维尔敲门的频率调整到一致了,贝迪维尔敲门敲得有多快,工坊里那人敲打铁器的声音就有多快。

    "你一定是在跟我开玩笑……!"贝迪维尔怒了,更加用力地敲门,双手一起敲。

    叩叩叩叩叩叩叩!狼人越敲越快。

    咚咚咚咚咚咚咚!对方跟着提。

    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贝迪维尔敲着敲着就变成了音乐演奏。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对方也跟着那个节拍敲打起来。

    "啊,我知道的。看来并不是一名游魂。"这时候屋子里才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而且这声音说着非常奇妙的异国的语言,这语言本来是贝迪维尔完全不懂的,却不知为何,话语进入狼人青年的耳中,渐渐就变成了一个贝迪维尔可以理解的想法,变成了一句能够听懂的话。

    传心术吗。如果对方用传心术把单纯的想法传达过来,那么确实,即使言语不通,也可以勉强理解到对方说话的内容。

    "你看起来还是清醒的。"对方打开了工坊的门,看了贝迪维尔一眼。

    贝迪维尔也审视了对方一番。在狼人青年面前的是一名身材矮小的男人,看他那脸不浓密又不稀疏的胡子,这人的年龄大概在三四十岁之间吧。皮肤略黄,偏向于小麦色,眼睛小得就像两道缝。从这人的外貌看来,他显然不是欧洲人。应该是偏向于非洲或者东欧的血统吗?不,总觉得还是有点不对

    "你到底是谁?这里又是什么地方?"贝迪维尔于是开口问道。当然用的是标准的英语。

    "你又是谁,为什么来到这种地方?"对方反问,用的语言很奇妙,贝迪维尔却通过传心术大概听懂了。

    "我是贝迪维尔。我刚刚还在自己的酒店房间里睡觉,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来到了这个……呃,黑白线条构成的世界里?"

    "有趣……一个普通人吗。"奇妙的中年铁匠哼道:"一个普通人的灵魂是不可能无缘无故地被吸进这里来的。难道你睡觉的时候被人用妖刀杀死了吗。"

    "我才没死!别随便把人杀了!"贝迪维尔怒道。他睡觉之前都很谨慎,把房间的门锁得严严密密的,而且也确认过房间里没有潜伏着任何刺客。而且贝迪维尔也不是什么泛泛之辈,睡梦中被人偷袭致死的情况根本不可能生。对方想要杀他,刚刚展露出敌意的时候,狼人就会被惊醒。

    "嗯,那就奇怪了。普通人是不可能无缘无故跑进这里来的。"奇妙的异国铁匠托腮思索道。

    "所以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贝迪维尔有点不耐烦了。

    "你可以叫它画中世界。"铁匠道:"这片世界原本是我祖国某件国宝产生的异空间的一部分,我把它截取了出来,并储存在我的毕生力作妖刀绯红村正 之中。"

    "什么?"狼人不禁听得一头雾水。

    "哼哼,忘了自我介绍。"铁匠冲狼人青年冷淡地一笑:"我是刀匠村正,蓬莱刀的铸造者,一生共铸三千六百六十六件业物,成大器者六十有余。我们如今所在的画中世界,正是我平生最后一件业物妖刀绯红村正之中的世界。"

    他看着贝迪维尔:"而你和我的灵魂,如今都被困在这个世界之中,永远不得离脱,直至彻底消亡为止。"

    "你到底在胡说八道些什么!"贝迪维尔怒了,"我怎么可能会被困在这里了!前一分钟我还在自己的酒店房间里睡觉啊!"

    "那就一定是有谁把你的灵魂送进来了。"村正冷笑道:"一般而言,被妖刀村正杀死的人,其灵魂才会被吸进画中世界里来的。"

    "我重复一次,我没死!"贝迪维尔拉长了脸道。

    "很多到过这里来的人都这样说,然而他们其实全都已经死了。"刀匠村正冷笑。

    然后贝迪维尔突然打了一个机灵。他终于恍然大悟,知道自己为何出现在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