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515章 觉醒之于噩夜 (九)
    第1515章 觉醒之于噩夜 九

    听见贝迪维尔的称呼,对方不禁顿了一顿:"啊。  已经很久没有人用这个名字称呼我了。真让人怀念呢。"

    狮人萨尔拉丁又看了贝迪维尔的铁骑一眼:"时隔两天,你的铁骑又调整好了许多。这修理技术真让人佩服。"

    贝迪维尔无奈地一笑:"不不不,这是别人帮我修理的,而且还没有彻底修好,被某个笨蛋借去用了一会儿,引擎就面临崩溃边缘了。"

    "尽管如此。"狮人萨尔拉丁又凝神看着那台铁骑:"就连外壳都修复到了这种水平,还是十分之了不起啊。"

    贝迪维尔沉默了一下,突然想起了什么,就多口问了一句:"话说回来,萨尔拉丁先生,难道你是剑圣亚克的朋友?"

    狮人的面部表情起了十分微妙的变化,那种表情上充满了缅怀和沉痛,但又带着冷漠和不安。

    "说我是他的朋友,也不完全正确。"狮人却说:"更正确地说,应该是战场上的死对头吧。"

    "死对头?"

    "是的。那个时代的潘托拉肯骑士团可厉害呢,甚至可以和我带领的兽人军队互角。"萨尔拉丁于是笑道:"其中战斗力最为强大的就要数这个剑圣亚克了。我和他一共决斗了三百零七场,结果每一场都只能打成平手,没法真正分出胜负。对于军队里的兽人们而言,那个时候骑在这辆铁骑上的剑圣亚克,估计就是他们最可怕的噩梦吧。"

    "这我还真不知道……"狼人青年不禁叹道。原来他从二手黑市里买回来的这辆铁骑,竟然有这么大的来头。

    "我之后听说他背叛潘托拉肯了,好像是和罗马人联手,攻打了潘托拉肯的都城卡米洛来着?"萨尔拉丁继续回忆道:"我真不敢相信。那样为了国家奋勇战斗的骑士,竟然会背叛自己的祖国?我与他虽是死敌,却在无数次交手中清楚了解到他的为人。不论是金钱还是权势,这个世界上应该不存在任何东西,能够收买得了剑圣亚克啊?"

    贝迪维尔沉默了一会儿。这件事对于狼人青年而言也是一个谜。兰斯洛特的父亲看上去确实已经拥有了一切,被称为当时欧洲最强的剑圣。这样声名显赫的人,为什么要污了自己长久以来一直保持着的美名,去背叛自己一直鞠躬尽瘁,豁出性命去效忠的祖国呢?

    "嗯,然而那都是些往事了,我们不提也罢。"狮人萨尔拉丁又继续道:"看看这台机器。有一些瘀伤,有不少刮痕,但它还保留着当年的流线美。看着当年老对手的座驾沦落在市井之中饱历风霜,真让人心痛。所以,你决定把它卖给我了吗?"

    "呃,不。暂时还不行。"贝迪维尔耸了耸肩:"我还需要用到它,真的需要。等这一切都结束了以后,等我不再需要它的时候,我们再来谈谈出售这台铁骑的事情吧。"

    "很好。"萨尔拉丁于是冲贝迪维尔一笑:"那么请答应我,好好使用它,好好珍惜它。

    我不相信天堂与地狱,但我相信人死后灵魂会到达远方某个不知名的世界。要是你能好好利用这台机器,把它用在正确的地方,我相信剑圣亚克在远方某处的灵魂,也为之而会感到安慰吧。再见了。"

    语毕,狮人便转身离去了。

    有趣。所以萨尔拉丁并不知道剑圣亚克还没有死去这个事实。贝迪维尔心里思索道。本来还以为可以从萨尔拉丁口中多打听到一些剑圣亚克的下落呢,没想到又一条线索断了。

    也罢。亚瑟王的搜索队神通广大,要在这个非洲里找到剑圣亚克,其实只是时间问题而已。等他们把亚克抓回来审问之后,所有谜团都会水落石出的。

    与此同时,帕拉米迪斯也拖着腰酸背痛的身体回到了自己的酒店房间前。

    "嗷……"大猫揉着腰推开门的时候,现房间内有灯光和电视的声音。

    "小老虎回来了吗?"帕拉米迪斯慢悠悠地走进去看了一眼。

    "嗨,帕拉米迪斯先生!"坐在沙上看电视的竟然不是艾尔伯特,而是一名略显陌生的中年人。

    "你是"大猫愣了一瞬间,才从对方的脸型想起这人来:"保罗教授?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鄙人是来找你的。"保罗教授从沙上爬起来,满带期待地看着大猫:"鄙人试着联络贝迪维尔先生了,他说你晚一点就会回来,就帮鄙人搞到钥匙卡,让鄙人在这个房间里等着。鄙人明天就要坐飞机回去大不列颠了,所以鄙人想在回去之前,再看看你那把流星枪亘古尼尔一眼。"

    "你要看那种东西?"

    "为了研究用。"教授又加了一句。

    "哦,好吧"帕拉米迪斯搔了搔头:"我想,让你看一看亘古尼尔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你等等"

    大猫过去打开了酒店房间的窗子,因为他不想亘古尼尔飞回来的时候吧玻璃打碎。

    他聚精会神,呼唤着他的神器。

    几秒之后,远方的天空中出现一道闪光,亘古尼尔正以高飞了过来。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亘古尼尔应该被留在那个沙漠魔蚕生息的山谷里了。帕拉米迪斯用亘古尼尔的墙头截断了一个蚕茧上的蚕丝,其后就马上被抱是女王罗塞塔"绑架"走了,流星枪就那样遗留在原地。

    幸好这东西可以远程遥控,从很远的地方也能被召唤回到帕拉米迪斯的手上。否则,要大猫再回去那个山谷找这把枪,可是一件很让人头痛的事情。

    嗡!流星枪亘古尼尔穿过打开的窗户,瞬间就回到了帕拉米迪斯的手中。它擦破空气出的轰鸣声还没有彻底停顿下来,它转化成一种简谐震动,在帕拉米迪斯的大猫手掌上荡漾着。

    "让人叹为观止。"看着大猫把神枪召唤回来的过程,一旁的学者叹道:"这个东西已经和你的脑电波完全同步了,竟然能够从那么远的地方召唤回来。"

    "好像还是有距离限制的,距离太远就召唤不回来了。"帕拉米迪斯解释道:"如果它被封印在能够阻隔电磁波的地下室里,它也无法感应到我的召唤。"

    "原来如此。鄙人会把它好好记下来的。"保罗教授低声说。

    "给你。"帕拉米迪斯把神器塞到学者的手中:"有什么细节需要记录下来的,就都记录下来吧。如果只是为了考古学研究的话,请随便。只要不用来做坏事就没有问题。"

    "怎么可能会拿它来做坏事呢,这武器只听你一个人的话吧。"保罗教授接过流星枪,略带不满地嘀咕道。

    "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大猫活动了一下筋骨,"你慢慢研究吧。我先去洗个澡。"

    "是的"教授看着帕拉米迪斯走远,转过来的时候脸上便露出了阴险的神色:"我会的。"

    他的眼睛着微光,瞳孔收缩成一道缝隙,那是如同毒蛇的双眼。这双阴险的眼睛盯着帕拉米迪斯的流星枪所有所思,似乎在考虑着接下来该如何处理这柄神兵。

    "嘿,帕拉米!"贝迪维尔却在这种时候赶到,看见帕拉米迪斯的房间的门微微打开,便凑进来打了一声招呼:"回来了?"

    "回来了。"大猫才刚把上衣脱掉,从浴室里探头而出:"真是漫长的一天!"

    "我想告诉你,保罗教授"贝迪维尔朝着房间的大厅方向望去,刚好就看到了保罗教授拿着流星枪坐在呆的样子,便哼道:"看来你们已经见过面咯?那就好,不打扰了。"

    "当然"帕拉米迪斯把头缩回去浴室里:"那么晚安,小贝迪"

    贝迪维尔也把头缩回门外:"好的,晚安咯"

    这边的保罗教授被贝迪维尔吓了一跳,把本来要做的事情中断了,见贝迪维尔要走,才再度露出了他毒蛇般的凶残眼睛,举起亘古尼尔

    "等等,小贝迪"没想到帕拉米迪斯又从浴室里探出头来:"赛格莱德和赛费尔那两小子在他们的房间里吗?睡了没?我等一下要找他们谈谈。"

    "当然,"贝迪维尔也从门后探出头来回答道:"我过去敲他们的门看看。那么"

    帕拉米迪斯又把头缩回浴室里,贝迪维尔也把头缩回门外。

    保罗教授又从愣定中恢复过来,这时候再一次举起流星枪准备出手

    "嘿!"贝迪维尔又从门外探头进来道:"两个小鬼还没睡,而且赛格莱德有点……"

    "有点什么?"帕拉米迪斯从浴室里探出头来,咧嘴冷笑:"缩小了吗?"

    "呃,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什么都知道。"帕拉米迪斯装模作样地一甩头。

    狼人青年白了豹人战士一眼:"那么,你知道你的浴巾掉了吗?"

    "啊!"帕拉米迪斯一声尖叫,在彻底走光之前把整个身子缩回去浴室里。

    "笨蛋。"贝迪维尔也把头缩回去门外。

    这边的保罗教授再次举起流星枪准备动手。

    "等等!"帕拉米迪斯再次把头从浴室里探出:"小贝迪,可以先帮我把换洗的衣服拿来吗?"

    贝迪维尔于是又无可奈何地从门外探头进来:"什么?你去洗澡都不知道带衣服进去吗?"

    "我一般都用浴巾围着"帕拉米迪斯咧嘴笑道。

    "够了!!"那边等待已久忍无可忍的保罗教授终于大声吼道:"你们还要来来回回地聊多久啊?烦死了!!"

    "保罗教授?"贝迪维尔这时候已经察觉到老教授的神色不对劲又或者说是眼睛不对劲。

    老教授张开一双恶毒的蛇眼睛,盯得贝迪维尔和帕拉米迪斯心里直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