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511章 觉醒之于噩夜 (四)
    第1511章 觉醒之于噩夜 四

    哈斯基从床上爬下,走到窗前:"来吧,煞星叔叔,我们得出去一趟汪。  煞星叔叔你的嗅觉应该可以轻松的追踪一个人吧?"

    "但是,现在?"星辉龙不禁转头看了看窗外已经深沉下来的夜色。

    "只是溜出去一会儿而已,马上就可以赶回来的汪。"犬人少年于是说:"快走嘛汪。"

    "哼"煞星觉得趟这趟浑水很麻烦,有点不想去。但是阵阵刺痛感却又传了过来,影响着他的神经。这虽然不算得上是特别难受的刺痛,但它持续不断,非常恼人。如果不尽快把这个刺痛感的源头给消除掉,星辉龙估计今天晚上根本不可能睡个好觉吧?

    "那就来吧。"煞星推开窗户跳了出去,刚离开窗口的瞬间就变成了巨龙。巨龙安静无声又轻巧利落地抓住屋子的外沿,等待哈斯基跳到其背上。

    由于哈斯基的卧室只是在二楼而已,犬人少年也没有特别害怕,直接就跳了出窗外,落在煞星的背上。

    "嘿!"正在外面散步的凯亲王刚好看到二楼的动静,叫了一声。

    "快快快!"煞星叫道。刚等哈斯基坐稳抓牢,星辉龙就一拍翅膀飞到了空中。

    "大深夜的溜出去玩?"凯皱了一下眉头,但是煞星已经飞出去很远了,叫都叫不住。

    "所以,"在空中飞舞的星辉龙问:"要找谁来着?希望那是我认识的人。"

    "煞星叔叔你肯定认识汪。"哈斯基说:"虽然只见过一面汪。"

    "只要见过一面就足够我那人的气息了。"星辉龙对自己的光子嗅觉颇为自信:"所以那人到底是谁?"

    "煞星叔叔你刚才说哈斯基是丹尼尔哥哥唯一的朋友,其实是错的汪。"哈斯基于是道:"还记得之前到东天骑士团的基地里去送信的那个大哥哥吗汪?他也是丹尼尔哥哥的朋友汪。"

    "哦,那个"这么一说煞星确实是记起来了。那时候有一名衣着破烂的贫民窟少年跑进了东天骑士团的基地里,为丹尼尔带去他母亲病危的通知。冒那么大的险强行闯进骑士团的基地里,看来那小子和丹尼尔的交情颇深。

    "好像是叫做……巴特哥哥……来着汪?"哈斯基嘀咕道。

    "你还真的记得那种路人的名字啊?"煞星惊了。

    "嘿嘿嘿"

    "好吧,我试着追终一下那个叫做巴特的小子的气息。"煞星道。实际上即使不用龙类的光子嗅觉去追踪,煞星心里也已经有了底数。因为那小鬼身上的气味颇为特别……

    十分钟后,爱丁伯尔格城郊的一个垃圾弃置场里。

    "到了。"煞星刚着地就变回了一个少年的模样,仿佛怕用龙的外形着地时屁股的部位会碰到肮脏的地面。哈斯基被煞星这突然而来的变身搞得措手不及,从龙背上落下,幸好被煞星一下抱住,才没有落在地面上肮脏的潲水里。

    "呜啊啊啊啊好过分汪……"哈斯基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捂住自己的鼻子,因为这个地方实在很臭,而犬人少年的小狗鼻子对臭味最为敏感了。

    "忍耐一下。"煞星又何尝不觉得难受,他都已经有立即打道回府的打算了。但是既然都来了,就好歹努力一下,把需要寻找的人找到再说吧。

    "呃。"刚好就有一名少年拖着一个小型手推车经过,看到了煞星和哈斯基,不禁惊愕。那名少年马上就认出了煞星和哈斯基,于是道:"你们是"

    "巴特哥哥!"哈斯基却急着打断道:"丹尼尔哥哥需要你的帮助汪!"

    "什么?丹尼尔?"那名少年又是一阵错愕,然后不禁拉长了脸,略带嘲讽和冷漠地说:"哦,别开玩笑了,他不是已经成为了高贵的白银骑士大人,不会再回到这个贫民窟里来了吗?怎么可能现在还会需要我的帮助?"

    "是真的汪!请救救丹尼尔哥哥汪!"哈斯基于是加重了语气,并用水汪汪的蓝色大眼睛看着对方。

    "这……"被犬人少年这样盯着看,那名少年不禁有点压力,额角也冒出了一滴豆大的汗珠:"好吧……我又有什么事情可以为丹尼尔大人做的吗?"

    "我不喜欢他的态度。"一旁的煞星冷冷地哼道。

    "啊哈哈哈"哈斯基赔笑敷衍过去,转而对那名少年说:"丹尼尔哥哥现在,嗯,中了某种催眠术,我们需要想办法让他从催眠中醒过来汪。如果有什么东西可以帮助丹尼尔哥哥回忆起他的爸妈就好了汪。"

    "什么?"巴特还是听得一头雾水。

    "只管帮忙找出来。"星辉龙有点不耐烦了,"任何东西日记,录音,录像带,遗言啥的只要能唤起记忆的物件,任何东西都可以。"

    "你这样说,我也不知道啊"贫民窟少年露出一脸难色:"这样吧,我带你们去丹尼尔的老家去看看把。或许里面有什么可以帮得上忙的东西呢。"

    "就这样办吧。快点。"煞星于是点头催促道。

    "那么,稍等一下。"少年转头去整理了一下身后那个手推车,又或者说是用破布把手推车盖得更牢一点。

    "要哈斯基帮忙吗汪?"犬人少年正想走过去。

    "不不不,我能处理好,我"

    刷啦。没想到巴特在忙乱之中反而把破布弄穿了,原本应该盖在手推车上的破布失去了作用,装得略满的手推车开始掉落一些东西。哐当哐当哐当。各种铁罐,玻璃瓶,纸包装饮料剩下的空壳子,纷纷掉落在地上。这些都是可回收的垃圾。

    "唉……"巴特别过脸去,格外的尴尬。他从一开始就在刻意隐藏,就是不想被哈斯基他们看到自己在捡垃圾,以捡垃圾为生吧。

    然而哈斯基却没有说什么,反而过去帮忙捡起掉落一地的垃圾,小心地塞回手推车里:"巴特哥哥,你掉了东西汪。"

    "别,别捡了,很脏的……"捡垃圾少年的脸涨得更为通红,特别是他看见哈斯基从一滩污水里捡起一个还滴落着脏污的铁罐子时。脏水都溅在犬人少年的睡衣上了。哈斯基完全不觉得有问题,一脸从容的,倒是巴特觉得非常尴尬。

    "自己捡垃圾就不觉得羞耻,别人帮你捡反而觉得羞耻了?"煞星冷不防插了一句嘴。

    "不,我只是"巴特无语了,然后他只好匆匆去把散落一地的垃圾都捡回来塞进手推车里,一脸无奈地道:"算了,快跟我来。"

    "嗯?"哈斯基表示没懂,跟在后面歪着脑袋看了看煞星,小声问:"哈斯基刚才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了吗汪?为什么巴特哥哥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汪?"

    "别在意。"煞星哼道:"回去之前你记得洗手就好了。"

    二人跟在捡垃圾的少年身后走,在贫民窟之中穿梭,这个昏暗破旧的贫民窟中臭水横流,到处充满着危险与腐坏的气息,偶尔会从充满恶臭味的小巷中窜出几只蟑螂或是耗子,颇为吓人。不过哈斯基如今正是心急如焚,并没有时间去担心贫民窟中的危险,他只是一心一意地跟着巴特哥哥走,希望尽快到达丹尼尔哥哥的老家。

    不知道是因为哈斯基心急,还是贫民窟确实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大,他们走了挺久,在复杂的巷子里绕来绕去,才最终到达了一间破烂的铁皮屋前。

    虽然这是一间破烂不堪的铁皮屋子,但实际上它还是比贫民窟里其他屋子要稍微大和气派一点儿。丹尼尔的父亲曾经是黑铁骑士,死后更被追封为白银骑士,所以丹尼尔家比贫民窟里别的人要稍微有钱一丁点,也是意料中事吧。

    "我们到了。"巴特在一旁找了个阴暗角落搁下他装垃圾的手推车,略带无奈地说:"虽然是到了,但只能吃闭门羹,我可没有他家的钥匙,进不去耶。"

    "这一点你完全用不着担心。"煞星早就变成了一只小飞龙,朝破铁皮屋的屋顶飞去。屋子很破,屋顶上的破洞更是多不胜数,煞星毫不费劲就从一个铁皮的破洞里钻了进去,然后不消半分钟,少年外形的煞星就从内部打开了铁皮屋子的大门。

    "煞星叔叔你这是非法闯入汪。"哈斯基吐槽道。

    "笨蛋,人命要紧,我相信丹尼尔那小子一定不会介意的。"星辉龙自我辩护道。

    实际上这破烂的屋子里除了一些破烂的家具和杂物以外,就没有别的东西了,就算是非法闯入也没有什么好偷的。星辉龙心里如此想着,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

    "那么,"哈斯基于是走进屋子里,"我们快找找看,希望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丹尼尔哥哥回忆起他的爸妈汪。"

    然后他和煞星开始翻箱倒柜地到处乱搜。

    "我不明白。"捡破烂的少年却在一旁看着:"你们说你们是要去帮助丹尼尔解除催眠术,但这到底和他爸妈留下的东西有什么关系?你们难道就不知道,他恨透了他的爸妈吗?"

    "什么?"哈斯基愣了一下。

    "你们是不是误解了?"巴特却说:"你们以为丹尼尔是个孝子,以为他加入骑士团是为了追随老爸的脚步,拼死工作赚钱是为了治好他老妈?你们认为他真的那么爱他的爸妈?拜托,那都是假象,全是骗人的!实际上他恨死他的爸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