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509章 觉醒之于噩夜 (二)
    第15o9章 觉醒之于噩夜 二

    "哼。"感应到了什么不对劲,星辉龙煞星睁开了眼睛。

    变成了一条拳头大小的蜥蜴的他,此刻正从竹篮子一样的小窝里探出头来,抬头看着窗外的夜空。

    "这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呢。"煞星低声哼道。

    "呜嗯嗯……"仿佛也感觉到了什么,又或者是单纯被煞星吵醒了,哈斯基慢慢地睁开了惺忪的睡眼,在床上转了个身:"煞星叔叔……?这么晚了还不睡觉,怎么回事了汪……?"

    星辉龙转头望了犬人少年一眼,起初他并不打算插手那远在天边的正在生的某件事情,但他看着哈斯基那小狗的脸,突然又改变了主意。

    "话说,你和那个叫丹尼尔的小鬼关系很好吗?"煞星突然问道。

    "呃,当然汪。"哈斯基随口答道,这个时候他已经开始有点清醒了明显是被煞星吵醒的:"煞星叔叔为什么突然这样问汪?"

    "如果我告诉你,那小子现在有危险,你不想办法帮助他的话,他可能会落入坏人的手里,从今以后将被某个变态家伙肆意玩弄呢?"煞星一副事不关己的描述道,"如果我这样说的话,你是否会想办法帮他?"

    哈斯基揉了揉眼睛:"煞星叔叔你没有睡迷糊吧汪?你说的都是真的吗汪?"

    "千真万确。"星辉龙一脸严肃,表示自己没有在开玩笑:"为了救他的同伴,丹尼尔那小子之前喝过我给他的龙血。龙血的力量直到此刻还一直在生效,所以我能稍微感应到他的心思。"

    "嗯"哈斯基认真地听着,眨了眨眼,等待煞星继续说明。

    "而那小子同时又中了魅魔的毒。对他下毒的魅魔是一个非常下流的家伙,估计现在也正在想办法诱惑那小子,引诱他成为翠绿骑士吧。"煞星于是继续说道:"所以说,丹尼尔那小子目前非常危险。魅魔狡猾善变又诡计多端,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一定能够让丹尼尔那小子就范吧。届时,你将少了一个朋友,而这个世界上则会多了一名翠绿骑士。"

    听到这里,哈斯基露出了一脸的恐惧。

    "本来这是那小鬼自己的事情,我并不想多管的。"煞星哼道:"但是那该死的魅魔手段实在太肮脏了,他对那小鬼所做的一切又实在太变态了。丹尼尔那小子被折磨,他的痛苦通过龙血的精神联系传达过来,把我恶心到了。所以"

    "煞星叔叔你会出手救丹尼尔哥哥的,对吧汪?"哈斯基迫不及待地问道,同时也从床上爬起来。

    "我救不了他,我和他的联系并不算深,即使想劝也没法劝得动他。"煞星坦然道:"但是,或许你能够救得了他。你是他最为珍重的朋友,不是吗?要是世上存在着一个能把他从绝望泥潭中拉出来的人,那人就非你莫属了。"

    犬人少年于是凑到煞星跟前:"请告诉哈斯基怎么做汪。"

    "但是我得先声明,"煞星从篮子里飞出,落在卧室的椅子上:"即使你出手相救,也不保证必定能够成功,搞不好可能连你也一起遭遇危险。即使这样,你还是想去救他吗?"

    哈斯基点了点头,他甚至都没有犹豫过。

    星辉龙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我也是个笨蛋呢,我明明从一开始就知道你的答案是什么,却还要向你确认这种事情。那么,好吧,我们开始吧。丹尼尔那小鬼通过龙血的精神联系传过来的惨叫声,都把我的神经刺痛得很难受了,必须尽快除掉这种讨厌的感觉。"

    煞星摇身一变,就变成了一名穿着黄金盔甲的少年。

    然后,星辉龙咬破自己的右手中指,把还渗着血的手指头,递到哈斯基面前:"要和同样喝过我的龙血的丹尼尔建立精神联系,你也得喝下龙血。当然,这点量的龙血不会杀死你,最多只会让你之后肚子不舒服一段时间而已。"

    哈斯基吞了一口唾沫,然后凑过去,伸出他的小狗舌头,把煞星叔叔手指头上的一滴龙血舔走。

    "但是,真正危险的是接下来即将生的事情。"煞星又说:"你通过龙血的精神联系找到丹尼尔那小子,呼唤他,帮助他抵抗魅魔的洗脑。然而魅魔也一定会干扰你,试图把你的意识驱逐出去。如果丹尼尔那小子最终选择的是魅魔而不是你,你的意识可能会被驱散,永远也无法回来。"

    犬人少年的额角冒出冷汗:"那个时候,哈斯基会变成怎样汪?"

    "你会死。你的意识会永远消失,即使这个身体还在,也只剩一具没有灵魂的空壳子而已,也就是所谓的植物人。"煞星略带恐吓般冷笑道:"你不害怕吗?你真的敢为帮助朋友而死吗?那小子和你非亲非故,你真的打算冒着生命危险去帮助他吗?如果你的答案是肯定的,那么就乖乖躺在床上,等待我给你开始的讯号吧。否则,现在打退堂鼓,还不算太迟!"

    哈斯基眨了眨眼睛,躺在了床上:"快开始吧,煞星叔叔。"

    "哼,小孩子真好呢。"煞星于是哼道:"因为太蠢,所以很单纯。"

    他走到床前,一手按在哈斯基的额头上:"集中精神,摒除杂念。我限制就把你连接过去。"

    哗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在犬人少年的脑海之中开始响起一阵如同暴风,又如同狂涛般的响动。一转眼,他已经被带到了一团黑暗的世界里。

    "呜"有谁的低吟声远远传来。

    "是丹尼尔哥哥吗汪?"哈斯基低声问。

    他的问并没有得到回答,对方可能距离得很远很远,根本听不见吧。

    "再走近点。"哈斯基的身后却传来煞星的声音:"用你最大的能耐去呼唤他吧。你和他的精神联系还不够紧密,没有办法让他察觉到你的存在。"

    哈斯基点了点头,朝着远远那个低吟声的源头走去。

    最初只是想赎罪。

    一点点。哪怕只是最为微细的一点也好。

    然而,我却走上了和父亲一样的旧路。

    碌碌无为,不管怎么做都没法向上爬。

    即使偶尔抓住了机遇,又只会逞英雄,让自己几乎丢掉小命。

    这样的我,当初又有什么资格去责备那样的父亲?

    "丹尼尔哥哥汪……"哈斯基在一片漆黑中前行,走着走着,眼前便出现了一条长长的走廊。

    那是灰暗破旧,贫民窟的屋子的走廊。走廊的墙体开裂并破损不堪,墙上似有若无的暗黄色漆面早已剥落大半,天花的各个角落上甚至还挂着蜘蛛网。这是典型的贫民窟的破房子的一部分,又小又破,然而这阴暗又潮湿的走廊却很长,很长,似乎永远都走不到尽头。

    在走廊的彼方传来一阵阵的鼓动,伴随着某个人的啜泣声。

    女人的啜泣声。

    哈斯基吞了一口唾沫,壮着胆子继续往前走。整个场景颇为恐怖,就像是那些恐怖片里鬼怪出没的场景似的。

    然而,比起恐怖,这里的气氛带着更多的却是凄凉。

    哈斯……推开走廊尽头的门,看到的却是两个人的,半透明的幻影。一个是女人的身影,而另一个是少年的身影。

    "是你!"女人满脸泪痕地责备着少年:"是你害死了他!如果你当初不对他说那种气话,他就不会愚蠢地去送死!你为什么要逼他去当什么英雄!你知道他没有这份能耐,你也知道他想逞英雄就一定会死!为什么你要杀了他?为什么你就不能让他老老实实地演好废物的角色,继续苟且偷生,做一名最底层的骑士?"

    被他的母亲责备着,少年却无言以对,脸色沉重。

    然而他的母亲并没有停止,她咒骂着,恶毒地咒骂着,失去了丈夫的悲痛让女人近乎狂,所以骂出了许多不堪入耳也不可记述的恶毒言语,而这一连串的咒骂,全都刺痛着少年的心。

    到最后,少年终于无法忍受这咒骂了,低声地顶回了一句:"你这么惦记着他,为什么不跟他一起去死呢。"

    "你说什么?!"女人暴怒道。

    "你会如此生气,其实根本就不是因为爱他,只是在害怕,害怕他死了以后没有人来养你,对吧?"丹尼尔的幻象抬起头来,冷冷地看着他的母亲的幻象:"啊,啊。这一点你根本不需要担心。我会想办法养活你的,老妈。我会代替那废物到骑士团里工作,我会努力工作,把赚到的钱都寄回来给你用。这样总可以了吧?"

    本来要继续怒骂人的女人,突然就收了声。

    "怎么,你的生活从此有着落了,为什么不表现得高兴一点呢?"少年的幻象继续说道:"放心吧,老妈。我再怎么不济也一定能够赚得比那个废物更多。食宿方面也完全不是问题,我决定在骑士团里留宿,从今以后很少回来了。所以啊,我省吃俭用存下来的钱都给你吧,你爱怎么挥霍就怎么挥霍吧。但是你知道吗?如果只靠花钱就能摆脱你,我很乐意这样做。"

    语毕,正在气头上的少年转身就走。被少年说得懵了然的女人,开始还是一阵错愕与不知所措,直到少年推门而出的时候,才终于打算开口说话:"丹"

    磅!

    大门被重重地关上了,把破旧的房子也整了个响,抖落无数灰尘。

    脸色苍白的母亲并没有说什么,她吐了一口血,倒在地上晕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