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490章 觉醒之于噩夜 (一)
    第149o章 觉醒之于噩夜 一

    晚上,大不列颠的某处,薇薇安的研究所里。

    在一个高度隐秘的地下室里,一个装满了特殊维生液体玻璃容器之中,化成石像的少年仍在安静地沉睡着。

    丹尼尔徘徊在生与死的边沿。

    默林给的解除石化的药物虽然有效,但是效力其实是及其微弱的,并因人而异,并不一定能够救活所有石化的人。即使它有效,解除石化的过程也是极为缓慢的,药力就在石像的内部,一点一点地积累,潜移默化地起着作用。

    而变成石像的人除了那些已经彻底死透了,失去了自我意识的人以外都会在无尽的噩梦中挣扎,直到他们真正死去,又或者解除石化活过来为止。

    然而丹尼尔的情况却有些特别。

    在一片黑暗之中,少年一人独行。

    周围是伸手不见五指的茫茫黑暗,唯有远方一点零星的光明在指引着他前进。

    浑浑噩噩,少年在黑暗之中走着。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前进,也不知道那个白光的尽头到底有着什么,他只是前进。没有目的,没有意义,更没有希望。

    "丹尼尔。"不知道走了多久,有谁的声音在这片黑暗中响起。

    少年没有回答,只是继续走着。

    "丹尼尔!"那声音重复道:"醒醒!"

    "嗯?"

    少年猛一醒觉,现自己正坐在一片草地的一块岩石上。

    春光明媚,眼前的河流在不停流动之中闪耀着粼粼波光,那是太阳的影子碎散成无数个,映入他的眼中。

    "丹尼尔。"他身旁一名中年人笑道:"你在什么呆?鱼都要跑掉了哦。"

    "噢"少年这时候才感觉到自己手中鱼竿在抽动,显然已经有鱼上钩了。他连忙拉动鱼线收钩,希望能够把即将挣脱鱼钩的鱼儿收捕回来。然而他的反应还是慢了半拍,鱼儿已经彻底挣脱了钩子,逃之夭夭了。

    "哎,让它跑掉了。"少年叹道。

    "没关系了,"他的父亲笑道,瞄了一旁空空如也的水桶一眼:"我们有的是时间,接下来还能捉到更多的鱼。今晚是鲑鱼的大餐哦!"

    "爸,但是现在已经快傍晚了啊。"少年低声嘀咕道。

    "不用担心,总会有鱼上钓的,总会有的。"父亲乐观地说,然后窃笑着凑过来对少年道:"如果钓不到鱼,回去的时候我们就在市集买几条回去,但是这事绝对不要让你妈妈知道,好吗?"

    少年苦笑道:"我会把这个秘密带到我的坟墓里去。"

    然而就在少年与他父亲享受这个悠闲假日的时候,父亲的对讲机响起来了。

    "什么?……嗯,好吧,我这就去。"

    "丹尼尔,"父亲收起对讲机,一脸无辜地看着他的儿子:"骑士团那边来了急令,我想我必须走了。"

    "但是你答应过我,今晚会留下来陪我庆祖生日的!"当时的少年还年少不懂事,只知道任性闹腾:"每年都这样,爸爸是个大骗子,说话不算话!"

    中年骑士的脸上露出了困惑之色:"别这样,我保证"

    "你不是有工作要去完成吗?那就快去啊。"少年却怒气冲冲地顶撞道:"什么巡逻,什么任务。说得好听是为了维持国家的和平安定,实际上不就是一群骑士在外面漫无目的地闲逛而已吗?

    你一辈子就知道这样庸庸碌碌地过日子,没有半点出息,没有半点成就,就连白银骑士都没能当上。你既然认为当一个最低阶的黑铁骑士去到处巡逻是那么重要的任务,那为什么还不马上去呢?抛下你的儿子和妻子,在外面巡逻个够啊!"

    听着儿子的谩骂,骑士的脸上充满了苦涩,然而他却没法还嘴半句。因为他儿子说的,很大程度上都是一个不可争的事实。骑士并没有放弃他的职责,最后还是走了。

    直到父亲的背影彻底消失,少年也没有对他说过半句道别的话。少年悻悻地回到家中,与母亲一起过着只有两个人庆祝的生日。

    那以后的第二天,便传来了那位中年骑士的死讯。在执行任务之中死去,中年骑士好歹还是被追封为白银骑士了。

    问题就是,这位骑士真的成为了英雄吗?

    在那之后的数个月里,少年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他认为要是自己的当初没有对父亲说那样的话,父亲或许就会更安分一点,不会逞英雄并最终丢掉小命。在深深的自责过后,少年固执地认为自己的父亲就是英雄,父亲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父亲的死也是充满荣耀的死亡,是为国捐躯。

    带着这种荣耀感,少年加入了大不列颠骑士团,走着父亲的老路,并试图找出父亲死亡的真相。真实却永远都是残酷的。当少年知道自己的父亲只是违背命令去独断行动而丢掉了小命,并不是什么英雄的时候,他父亲在少年的心里的形象,便进一步崩溃。

    他不知道是该去恨父亲,还是应该自责的好。谁又能真正了解当时的情况,谁又能肯定,少年的父亲当初不是因为受到了少年的责骂,而做出了鲁莽愚蠢的行为,最终殉职?

    所以,与其说是无法原谅父亲,少年最不能原谅的,其实是他自己。

    "哦,有趣的父子关系。"黑暗中一个声音说道。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希望能够让一切重来。"少年低声叹道。

    如果当初没有耍脾气对父亲说出那样的话,或许,父亲就不会鲁莽去送死了吧?

    甚至乎,如果当初有好好想父亲道别的话,那么,现在心里也不会留下如此的遗憾了吧?

    "你可曾想过,这一切其实真的可以重来?"黑暗中那个神秘的声音问道。

    "什么?"少年这时候才开始醒觉,现有什么不对。

    这片黑暗之中有人在监视他,在对他说话,在偷窥他的过去。

    "你是谁?"丹尼尔警觉地质问。

    "我是谁,并不重要。"那个声音却回答道:"重要的是,你可以变成什么,成就什么,获得什么。

    用我手上拥有的技术,要复活死去的人只是小菜一碟。你不仅可以复活你的母亲,让她再次对你微笑,你也可以复活你的父亲,把当初没有说出口的道歉,再一次说给他听。

    你将不再遗憾,不再悲伤,等待着你的,将是一个美好的未来。

    而你所需要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

    把你的灵魂献给我。"

    "你在开玩笑"

    "我说的一切都是实话。"那个声音说道:"我如今正在你的心像世界之中对你使用传心术,在这种状态下我无法对你撒谎。

    我对你说的一切都是真实,我可以救活你的父母,用人造人的技术让他们复活。条件只有一个,就是要你归顺于我。

    你是那么的独特,又是那么的桀骜不驯,因此我无论如何都想把你据为己有。

    我要你的,要你的灵魂。我对你那瘦弱而可爱的身体为所欲为,并命令你去做我想你去做的一切。我要把我浓浓的爱注入你的体内,把你撑得肚满肠肥,让你在情不自禁与无可奈何之中满带羞耻地低吟,知道你的爱满溢喷涌而出为止!

    "

    "……你这个变态!"少年不屑地咒骂道,话语中却带着恐惧。

    "噢,我是吗?"对方不以为然。

    "然而,即使我是,你又能拒绝我吗?"对方肆无忌惮。

    "请不要忘记了,你的机会只有一次;而且世上只有我一个,能赐予你这等机会。

    你要么拒绝我,然后与你的亲人们永远说再见;

    又或是归顺于我,把你的和灵魂都交到我手上,任我把玩拿捏,百般羞辱。而你最珍视的人将会得救。

    到底要救他们,还是要救你自己的,就由你自己决定吧!"

    少年无法回答半句。

    "但是在这以前,就让我先拿你一番吧。"黑暗中那个声音的语气突然就变了,黑暗中充满了它阴险的冷笑声。

    浓重的黑暗渐渐涌现,那是比黑暗更暗之暗。

    在一片黑暗之中涌来的更多的黑暗,如同粘稠的焦油般把丹尼尔全身包裹起来。它们撕扯着少年的身躯,吞噬着少年的血肉,又如同有千万个指头在撩动着少年身上每一寸肌肤,亿万根舌头在挑逗着少年身上每一根毛。粘稠的黑暗试图从少年身上每一个孔洞钻入少年的身体内部,它们涌进丹尼尔的嘴内,渗入丹尼尔的鼻孔之中,压迫少年的耳膜,甚至疯狂地入侵着少年的下体。

    从内而外被包围和压榨、被刺穿和填满的少年,甚至连出惨叫声的余地都没有,他只能在一阵阵的抽搐之中不断沉沦,忍受着被强.暴般的痛楚,默默地遗漏出绝望的残汁。

    黑暗中那个声音在疯狂大笑着,他对少年做的一切都是一种精神上的折磨,而这种折磨会一步步摧毁少年的心智,最终让少年屈从。再过不就,黑暗中那个声音的主人就会永远地得到这名少年了!

    而就在此刻,大不列颠的某处,凯亲王的宅邸里。

    星辉龙煞星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突然从睡梦中惊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