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486章 美丽新世界 (二十二)
    第1486章 美丽新世界 二十二

    "贝迪。  "亚瑟于是呼唤道。

    大银狼马上就明白了亚瑟的意图,冲过去叼起银剑,马上就赶过来支援亚瑟。少年也毫不犹豫地跳到了大银狼的背上,以狼的机动力补救自己行动上的不便。

    而同时,吸血鬼猎人祖斯特也从怀里掏出五银匕,另一手拿着圣水瓶,随时准备利用道具支援亚瑟的战斗。

    "哼,凭你们这群伤残弱小的乌合之众,就想打赢我吗?"吸血鬼真祖露出一脸的不屑:"别忘了你们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而我却一点伤都没有受过!就让我们看看,在这持续的消耗战之中,到底谁会先倒下吧!"

    "噢,你完全用不着担心。"亚瑟气定神闲地举剑指吓他的对手:"先倒下的绝对是你。绝对。"

    "我不知道你这小子是从那里来的自信,不过"范德米安瞬间飞窜到亚瑟面前:"死吧!!"

    铛铛铛铛铛铛!!

    然而亚瑟早就察觉到了范德米安的敌意,在对手出手攻击之前先一步举起了白光圣盾。吸血鬼全部的攻击都被偏折了,没有一能够打中亚瑟或者贝迪维尔。圣盾的性质和圣灵狮鹫盾一个样,召唤出来以后只能持续数秒钟。然而这持续的数秒钟却完全足够挡下吸血鬼的细剑连刺了,毕竟范德米安为了确保亚瑟无法躲开攻击,必须把所有的攻击都在极端时间之内打完!

    一击之后,真祖瞬间脱离,免得亚瑟做出任何他无法预测的危险举动。亚瑟反击时划出的一剑也因此而落空了!

    范德米安以为自己很聪明,以为这种攻击绝对能够保持自身完全不受损伤的情况下,一点一点地消耗亚瑟等人的体力。然而他却失算了。他现自己腿上一阵抽痛,低头一看,原来小腿已经被剑划出了一道一寸深的血口子!

    "什么?什么时候"

    远处的大银狼对着吸血鬼奸笑,此刻的贝迪维尔正叼着一把银剑。他并不仅仅是作为亚瑟的坐骑而存在那么简单,贝迪维尔自己也骁勇善战,而且很懂得掌握出手偷袭的时机。趁亚瑟和范德米安纠缠的时候,大银狼已经举剑从下面砍了吸血鬼一刀!

    "该死的狗儿!"范德米安显得有点气急败坏了。

    没错,除了骑在狼背上的少年充满了威胁以外,那头狼也绝对不可以小窥。真祖范德米安正是没有把贝迪维尔放在眼里,才倒了大霉!那头狼与骑在狼背上的少年一人各执一把剑,既能攻又能守,机动力还惊人地高,他们简直就像是合体以后的移动堡垒似的,变得毫无死角,不漏半丝破绽!

    然而这还不是最让真祖头痛的事情。他连考虑接下来的对策的时间都没有,已经有五银飞刀朝他脑门射来。吸血鬼猎人祖斯特也是受过高度专业训练的战士,专门为了狩猎这些在黑暗中行走的血族而生!范德米安刚刚躲开五飞刀的攻击,一只装满圣水的瓶子便顺势朝他的头上砸来,仿佛早就知道吸血鬼真祖会朝哪个方向闪躲似的!但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五飞刀的轨迹就如同一个囚笼,从一开始就禁锢着范德米安的行动,让他不得不朝着某个特定的方向闪避!这是祖斯特一开始就设下的陷阱,为了让范德米安自投罗网!

    无奈之下,吸血鬼马上就变成了大群蝙蝠飞散而去。然而圣水瓶的威力并不需要直接击中对手也能挥,它落在地上,燃烧,放射出的紫蓝色光芒正是紫外线的光芒,这个光芒马上就烧灼着空中慌乱飞舞的蝙蝠们!

    范德米安慌忙变回人形,用他的巨大蝙蝠翅膀遮挡光芒。他的翅膀也会被烧毁,但是借由牺牲这双翅膀,他可以少受一些来自紫外光的伤害!而圣水瓶里的圣水毕竟只是一种临时的燃料,它很快就焚烧殆尽了。没有继续暴露在紫外光之下的范德米安这才缓过一口气,拿起双刺剑打算继续战斗。

    然而亚瑟已经骑着大银狼赶到,对准了范德米安的脑门就是一剑!

    没有用,吸血鬼的度仍然很快,瞬间就闪开了!他还有余地还击一刺剑!

    铛!亚瑟很自然地举起剑柄反手一挡,也把范德米安的攻击格挡开。然而亚瑟这一举动实在是一着坏棋,他鲁莽用力,又把自己左臂的伤口撕裂得更大,痛得他呲牙咧嘴!

    "啊哈哈哈哈哈哈!!"吸血鬼已经再生出翅膀,瞬间飘远了,一边还不忘嘲讽地笑:"我就说嘛,这对你们而言不过是一场消耗战!而且怎么看都是你们的消耗比我更大!"

    亚瑟额角冒出一滴冷汗。的确,亚瑟在这场缠斗中几乎没有占过敌人多少便宜,最多就是在范德米安的腿上划出一道口子,烧掉其翅膀而已而这些吸血鬼都可以瞬间再生,再生的消耗力量微乎其微。而在这场混战中亚瑟自己的伤势反而加重了,祖斯特大叔手上的飞刀和圣水瓶也都是消耗品,用着用着就会耗光。如果这场战斗持续下去,先筋疲力尽弹尽粮绝的绝对这一方!

    "呜呼呼呼呼,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然而少年笑了,开怀大笑,仿佛自己的恶作剧得逞,正沉浸在成功的喜悦之中。

    "你笑什么?"吸血鬼一皱眉,大惑不解。

    "我说啊,吸血鬼老兄"亚瑟捧腹笑着,一边问道:"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麻木了,就像灌了铅一样,行动越不方便?"

    "什么?!"

    "如果不相信的话,我们就继续打下去好了。"亚瑟狡猾地看着他的对手:"我再说一遍,这场消耗战绝对是我们赢。以为你能活动的时间,大概只剩下五分钟!"

    "什么?你胡说!这不噗!"

    范德米安说着说着就吐了一大口血。

    "这……!怎么回事……!?"

    "你害死了底层那百余名人类的性命,而他们现在正要找你复仇。"祖斯特掀开自己的皮马甲。他原本的马甲上有一百多个存放小型银飞刀的插槽,但是那些插槽如今却空空如也。吸血鬼猎人出门狩猎必带的装备被祖斯特使用一空了。

    "这是……?"真祖仍然一脸懵然,没有弄懂生了什么事情。

    "你知道为什么银器可以对吸血鬼造成伤害吗?"亚瑟一脸平淡地解释道:"虽然只是我的初步估计而已,但是,银器里真正能对吸血鬼产生杀伤效果的,其实应该是溶解在液体里的银离子。"

    "银离……什么?!"

    "银离子有强大的杀菌能力,"亚瑟一点都不在乎对方是否能够听懂,继续说道:"而且它的杀菌性能是绝对的,一旦溶解在水里,就会持续不断地攻击水里的一切细菌病毒,杀灭一个细菌病毒之后又会从它们的尸体里释出,继续寻找下一个猎物。"

    "就像吸血鬼猎人一样。"祖斯特不懂装懂地接话道:"小得肉眼看不见的吸血鬼猎人!"

    "噢,你们一定是在跟我开玩笑"范德米安低声嘀咕道。

    与此同时,在真祖在第最底层那个地下室里,那些被吸光了血液变成干尸的人类,有那么数十具尸体的胸口上,此刻正扎着一个银光闪闪的小东西。

    那些小东西正是祖斯特大叔随身携带,当作远程攻击道具使用的银飞刀。

    而且这些飞刀上都沾染着受害者的鲜血。

    纯银的飞刀沾到液体,都会释放出极微量的银离子。这些银离子溶解在血液里,早已顺着管道,一同被吸入了范德米安的体内,成为他"力量"的一部分!

    第七真祖范德米安从一开始就中了"毒",一种只对吸血鬼有效的慢性致命剧毒!

    "噢,该死"吸血鬼这时候才想明白是怎么回事:"教会以前也用银器皿盛放的净水来对付我们血族,把那种装神弄鬼的东西叫做圣水。没想到你们竟然也把我吸收进的血液圣水化了?明明只是一群什么都不懂的乡巴佬而已,却真有点头脑啊。"

    亚瑟没有说什么,只是握紧了他的光剑。只要他一声令下,贝迪维尔就会载着少年飞扑出去。而吸血鬼现在已经越来越虚弱了,亚瑟能够明显感觉到范德米安的行动变得迟钝。只要抓住最佳时机,一定能够给这个难缠的对手以致命的一击吧!

    "嗯呼呼呼呼呼呼"然而真祖又笑了起来:"但是你们也太小看我了!你们以为在那些血液里下毒,我就会彻底上当,束手待毙吗?"

    他拿起一把刺剑,同时把刺剑变成了一把锯子,带着级锋利刀刃的锯子。用这个可以轻易地把血肉甚至骨头锯开!

    "在你们临死之前,我就好心告诉你们一个消息吧。"他拿着锯子瞄准了自己的腹部:"一名真祖从不会让刚吸进去的血液在自己全身流动!"

    "什么?"

    "使用血液增强自己的力量,可以有很多形式。因此没有必要让那些不明来历的新鲜血液在自己体内到处流淌!"

    嘶嘶嘶嘶嘶嘶嘶!

    范德米安朝着自己腹部一下锯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