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476章 发端之于咒夜 (三十四)
    第1476章 端之于咒夜 三十四

    床上的女人突然脸色掠过一阵阴沉:"你在说什么呢,帕拉米迪斯?你连自己的妻子都认不出来了吗?"

    "哼,"大猫冷然哼了一声:"你很厉害,小姐。  不管是声音还是外貌,你都装扮得和我的妻子薇薇安完全一样。但是你始终没法得知她的全部,有些事情你想学也学不来。"

    "我还是不知道你在胡说些什么,帕拉米。"床上的女人继续否认道:"你是不是太累了,开始有点神智不清了?"

    "我确实是累。但我还没有神志不清到连自己的妻子都认不出来的地步。"帕拉米迪斯继续对答道:"如果你还想抵赖,那我就告诉你好了。在刚才的对话里,你搞错了两点。

    先,如果手上有她重视的重要工作的话,薇薇安是绝对不会把工作抛下来陪家人的。她或许会抽出几分钟的时间来和我亲热,但是亲热过后,她会把我丢在这里,自顾去继续她的研究工作;

    其次,薇薇安才不会这么温柔,去珍惜和我在一起的时光。是她把我变成了不老不死的翠绿骑士,她知道我和她一样,可以活很久,至少可以活上千年。所以她才不会在乎浪费了那区区一两个晚上的时间。因为我和她还有很长很长的日子,可以一起过。如果你连这点最基本的信息都不知道,就请不要假扮我的薇薇安了。这一切实在太可笑。"

    "哼,真不错嘛......"床上的女人开始冷笑起来,她自知被拆穿了,继续假装下去也没有意思。她的面容和身材开始变化起来,身材倒没有特别大的变化,和薇薇安几乎一样的火辣,但是面容变化极大,特别是她的那双耳朵,它们开始拉长,变尖,一看就是精灵们的耳朵。

    "罗塞塔,果然是你。"帕拉米迪斯马上就认出了宝石女王,认出了宝石女王的同时也不禁把腰间浴巾裹得更紧,仿佛生怕被那个女人占了便宜似的:"你到底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我想得到......你的一切。"罗塞塔冷笑道:"在长时间的观察之后,我已经可以肯定了,你是个万里挑一的好男人。更不要提你的寿命很长,长得可以和我们精灵媲美的程度。你知道吗?我已经厌倦了去爱那些短命鬼人类。人类的生命太短暂了,太脆弱了。不管我对他们投入多少的爱,都必须日复一日地看着自己的爱人一步步走向衰老与死亡。我已经陪伴三个前任丈夫走完他们的人生,看着他们老死,也伤心过三次了。这种经历,我再也不想遇到了。"

    "那你就去找你的同类,再找一名精灵或者黑暗精灵啊!你难道偏偏要来找我吗?!"帕拉米迪斯怒道:"我都告诉过你了,我已经有妻子了,而且我很爱薇薇安。我的心里不可能再容下另一个女人!"

    "是的,我见过许多男人,他们全都这样说。"宝石女王罗塞塔往后一仰,把背靠在床的靠背上,做出更加妩媚动人的姿势:"但是真正能够贯彻做到的,又有多少个?我最懂你们这些男人了,你们全都是用下半身思考问题的生物。现在的你,或许还能在我的面前装装体面,但是在更大诱惑的推助之下,你又会怎么办?"

    "不要太小看我。"帕拉米迪斯低声嘀咕道。

    "这一切,反正我们马上就会知晓的。"罗塞塔朝着空中比划了一个手势:"现在,让我们开始吧。"

    帕拉米迪斯眼前的灯突然都熄灭了。黑暗再度笼罩了大猫。而且这一次,他似乎知道自己不可能在看得清更多东西。数秒之前生过的一切,帕拉米迪斯瞬间就忘记了,仿佛记忆被直接从脑子之中抹消了似的。豹人战士还能记得的最后的记忆,是自己之前在一条光的之路之上走,走着走着耗光了体力,晕倒在地上。

    然而现在是什么情况?他能在这片漆黑之中感觉到有谁在抚摸着他的身体。

    那是一双手,女人的手。

    不,那是无数双手,无数双女人的手。那些纤纤玉手细化柔嫩,在温柔地抚摸着帕拉米迪斯的胸口,肩膀,腰,甚至更为私人的部位。

    "不!住、住手!"正常来说,世界上没有一个男人能够抵受得住这样的抚摸,而不兴奋起来。大猫被这些女人的玉手摸得一阵阵兴奋,他的理智想要反抗,挥舞双手做出抗拒的动作,但是却现自己身边其实并没有女人在。又或者说,并没有其他人在。那些女人的手似乎是空气,是幽灵,是一种仅仅作用在他身上的单纯的感觉,他只觉得自己被抚摸,却完全不知道那些抚摸是从哪里来的!

    更糟糕的是,就在他抗拒,大声咒骂,被抚摸得喘起粗气躺在地上挣扎的同时,有谁突然靠近,捂住他的嘴巴,冷不防就往他的口中倒入了某种药物。帕拉米迪斯连反应过来的时间都没有就把药水喝了下去。而这药水就像是火箭的燃料,瞬间在帕拉米迪斯体内剧烈燃烧起来,让大猫浑身热,焚身!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帕拉米迪斯不由自主地觉得浑身冒汗,体内有某种无法压抑的冲动,仿佛随时都要爆!

    "来吧"黑暗中有某个几乎听不清楚的女人的耳语声,却在帕拉米迪斯的耳边萦绕不绝。那女人的形体在黑暗之中若隐若现,看不清脸,也分辨不出肤色,只能看到一个柔美的轮廓而已。

    她在朝大猫招手。

    "来吧来拥抱我"

    帕拉米迪斯只觉得一头雾水,脑中更是乱作一团乱麻。他已经记不起几分钟之前和罗塞塔的争辩了,所以他对现在的情况可谓一无所知。他自知道自己的身体正被千百只女人的玉手抚摸,他也被灌了药,身体兴奋得不得了。在这种情况下自己面前还出现一个身材火辣的女人,躺在那里朝他招手,这种诱惑是任何男人都抗拒不了的!

    他什么都不知道,然而这片混乱之中他倒是清楚了解到唯一的一件事:那个朝他招手的女人绝对不是他的妻子薇薇安。

    从这里走过去,他就等于是背着自己的妻子,和别的女人偷情。

    尽管在这一片漆黑之中,绝对不会有别人看见。

    尽管他被百般挑逗,而且被灌了药,无法自制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尽管这个年代里,男人在外面风流快活,甚至搞个三妻四妾,本来就是很平常的事情。

    然而

    大猫突然想起之前妻子对自己说过的那句话:

    "要是你真的爱我,就能抵抗世上一切美色的诱惑,当她把你那.话.儿.掏出来的时候,你也能自觉把它塞回去;

    要是你问心无愧,那就根本用不着来寻求我的理解或是原谅,你知道我不会介意的;

    要是你问心有愧,做了你不该做的事情,那么即使得到了我的原谅、或是巧妙地瞒骗过去了,也毫无用处。你从今以后会一直被良心所煎熬,你已经得到了应得的惩罚。

    好自为之吧,帕拉米迪斯。既然你有勇气说你爱我,那就守住这个诺言,别让我失望。

    "

    这句话刺痛着他的神经,仿佛比真正的针扎更要痛上百倍。

    "呜......!"不行了。帕拉米迪斯的精神虽然还在不断抗拒着,但他的身体却禁不住诱惑,就像铁块被磁铁吸引那般,一步步慢慢地挪向黑暗中那个若隐若现的女人。又或者说,如果帕拉米迪斯此刻没有在精神上竭力压制住自己的冲动,那么此刻的他一定早已不顾一切地飞扑过去,和那个女人做出一些不应该做的事情了。

    然而他的身体不受控制,浑身热的他无法自已地走向对方。继续挣扎也无补于事,要做出那种不该做的事情,似乎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而已!

    他走到床边,朝着床上那个女人的隐约轮廓伸出了手。他的手距离女人的轮廓大约一英尺,马上就要一手按在女人的胸脯之上!

    "嗯!"帕拉米迪斯知道自己再不做点什么阻止自己,一切就会太迟了!他的身体不受控制自己在乱动,然而一定还有什么是他可以控制的!

    动起来!拜托了,赶快动起来啊!!

    他聚精会神,竭力挪动自己的另一只手臂。手臂总算是能稍微控制了,但是他除了这个手臂以外,全身还是不受控制。那个身体早已异常兴奋,马上就要躺到床上!

    只有这一条手臂能动,到底能够改变什么?!

    但是

    不行!

    他一个巴掌,掴在自己的脸上!这一个巴掌用尽了他全身的力量,在这无情蛮力的驱动之下,帕拉米迪斯自己被自己掴得整个飞了出去!

    他重重地摔在地上,远离了床,远离了那个魔性的女人的轮廓!

    随着面上不断蔓延的火辣辣的痛,帕拉米迪斯的神智总算清醒了一点。

    他松了口气。他总算阻止了自己,避免自己做出对不起他妻子的事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