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475章 发端之于咒夜 (三十三)
    第1475章 端之于咒夜 三十三

    "看看我们这次找到了什喵?"一名捡破烂的豹人少年从海底打捞上来一堆杂物。  那些大都是人类的平常生活所丢弃的废品,但到了兽人们,特别是这些靠捡破烂为生的少年手里,就成为了宝物。

    他也从垃圾堆里,现了那只被污泥粘满的冷冻舱或者说,那已经不是一个冷冻舱了,它更像一个生满锈迹爬满藤壶的老旧铁罐。

    然而这个老旧罐子的机能依旧正常运作着。时隔两百多年,它终于解封了。

    滋滋滋滋滋滋滋滋铁罐子的缝隙中喷射出激烈的冷气。

    随着铁罐子的开启,被吓得缩在石头背后的捡破烂少年,再次凑过来看了一眼。

    出乎他的意料之外,铁罐子之中竟然有什么。更正确地说,其中有一个生物。

    白色的,没有脸的,毛茸茸的小毛球。

    捡破烂的豹人少年从未见过如此怪异的生物,他以为自己看到了幻觉,于是下意识地揉了揉眼睛。

    就在他揉完眼睛,试图再次看清楚的时候,那个原本一团白色毛茸茸的生物,早已变成了一名婴孩。有着怪异蓝色毛的豹人婴孩。

    长得就和捡破烂的豹人少年一模一样,是"同一个种族"。婴儿在冷冻的寒冷之中刚刚苏醒,在瑟缩抖,伴随着极为低沉,有气无力的啼泣。

    "嘿,让我们看看这里有什喵?"捡破烂的豹人少年顿时对婴孩起了怜悯之心,过去抱起了婴孩:"小弟弟,是谁把你丢弃在这种地方喵?"

    婴孩只顾哭泣,他对自己的身世一无所知。

    "我知道。我知道喵。"豹人少年低声哄着婴儿,"在这个世道里,日子越来越难过了,被抛弃的婴儿也越来越多了喵。但是不用担心,我会照顾好你的喵。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弟弟了,帕拉米迪斯。"

    婴孩只顾哭泣,他对世事一无所知。

    然后是黑暗,一片宁静之中的黑暗。

    "原来如此,果然如此吗。"只无尽遥远的某个角落里,再次想起了那个神秘的声音。

    "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一切,但是基本可以推断出个大概了。"那个神秘的声音在说着让人费解的话。

    "你通过了。至少你没在说谎。我对你仍然所知甚少,但是我可以肯定,可以把一切托付给一个诚实的人。"

    帕拉米迪斯头昏脑胀,不知所措。他甚至都分不清此时此刻生在他身边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仿佛在做着一个接着一个的噩梦,然而当他从一个梦中醒来,马上又会忘记之前作的那个梦的内容。就这样重复再重复,直到所有的梦都走马灯式地遍历过一次。

    而他,到现在还是一头雾水,不知道在自己的身上到底生了什么事。

    "既然你通过了"黑暗中无尽远处那个缥缈的声音,继续说道:"那你就有资格拥有这一切。过来领你的奖赏吧。"

    帕拉米迪斯突然感觉到全身被一阵温热所包围。

    不,不对,应该是有一股温热从床垫的底部传来。而包裹着豹人战士全身的那种凝胶状物体传热性能极好,那种温热瞬间就在凝胶内部均匀传播,同时也传遍了帕拉米迪斯全身。

    本来被那种凝胶状床垫攫住,浑身不能动弹半分的帕拉米迪斯,渐渐地感觉到了自由。因为那种包裹住他全身的凝胶状物体正在"解冻",融化,受到地心引力的影响而往下流走。

    帕拉米迪斯试图活动身体,从那粘腻的凝胶床垫之中爬起。而实际上他这个动作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的困难,受热之后的凝胶瞬间就从大猫的身上溜走了,甚至都不会黏在他的毛之上。

    然而他面前的,还是一片漆黑的世界。他回过神来,记起自己被困在这个没有出路的小黑屋中,刚才还差点被凝胶的床垫淹没。刚才他似乎做了好多好多的噩梦,但是现在醒来的他却连其中的半点内容都记不起了。

    所以,现在呢?罗塞塔到底又在打什么主意?除了用那种凝胶状的物体捉弄他以外,就没有别的新花样了吗?

    然而大猫高兴得太早了。果不其然,这个漆黑的密室里又有了新的动静。

    地面上突然出了光芒,一道似乎是由镶嵌在地板上的灯出的,指路的光芒。那道光芒笔直地朝着远处延伸,一直到帕拉米迪斯肉眼能够看到的边际。

    这本来应该是个密室才对的,帕拉米迪斯刚才在这里摸黑探索,已经证实过这一点了。然而这道笔直延伸到无限远处的光芒又是怎么一回事?是密室里某个隐秘的大门打开了吗?

    尽管很可疑,但这可能是帕拉米迪斯从这个密室之中逃出去的唯一机会了,大猫又怎么可能错过。

    他从已经没有了床垫的硬板床上爬下,一路摸黑,沿着光芒所指示的道路走去。他还记得自己现在是一丝不挂的状态,然而所幸周围的环境一片漆黑,所以帕拉米迪斯也不会感觉到任何羞耻。只希望他沿着这个光芒走,不会突然之间一头扎进满是人群的街道里吧......

    然而事情的展却和帕拉米迪斯所想象的完全不同。他沿着光芒一直往前走,那道光芒却似乎朝着永无止境的远方延伸,不管怎么走都走不到尽头。本来就已经又累又饿的帕拉米迪斯,走着走着难免耗尽体力,不禁向坐下来休息。

    该死的,就知道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对方不可能就这样简单地放帕拉米迪斯走。这下可好,豹人战士这时候就连原本可以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了,待着这种虚无缥缈,不知道方向也不知道尽头。帕拉米迪斯认为这个应该是某种走廊,试图在那条光芒的道路两旁摸索墙壁,却惊人地现什么都摸不到要么就是因为这个走廊非常宽阔,要么就是因为,这里根本就不是走廊!

    折返吗?

    继续前进吗?

    还是说,偏离这个光之道路的指引,从旁边继续搜索呢?

    总觉得每一个选择都暗布危险,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了。帕拉米迪斯现在更加是头晕脑胀,脑子好像刚被什么机器榨过汁似的,根本无法冷静下来理智地思考问题。

    好累。好饿。好冷。全.裸的他在这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行走,却渐渐被黑暗所吞噬,仿佛连最后的一点希望也看不到了。他半跪在地上喘气,以半走半爬的坚持着继续向前行进,心里却知道自己已经不能走得太远了。

    光的道路似乎也在变得昏暗。又或者说其实是帕拉米迪斯自己体力开始不止,视界越昏暗而已?

    困死了。眼皮快要掉下来了似的。思考也开始停顿,直觉开始被寒冷所吞噬,意识越模糊不清。

    已经不行了......

    ......

    黑暗吞噬了他。

    然后

    在那下一个瞬间,惊人的亮光突然在他眼前铺开。本来因为困乏而闭上了双眼的他,此时却似乎是因为亮光过于刺眼而不得不闭上眼。但他试图适应亮光,在这片高亮的环境之中看清楚周围的状况时,却现自己身在一个浴室之中。

    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是某种幻觉吗?

    但是......幻觉?为什么这会是一种幻觉?

    帕拉米迪斯试图理清思绪,却始终无法理解自己刚才为何会有那种"看到了幻觉"的古怪念头。

    这明明是真实啊。尽管他的意识有点模糊,但他清楚地记得,自己刚刚去浴室洗了个澡。

    自己家的浴室。

    没错,他应该是在自己家中啊。

    "帕拉米?帕拉米!"浴室外似乎有谁在叫唤。女人的声音。那声音,帕拉米迪斯当然是最熟悉不过了,因为那是他妻子薇薇安的声音。

    "你还在浴室里搞什么鬼?你洗澡都洗了两个小时了!"薇薇安在浴室外责备道:"再洗下去,就连你身上的猫毛都要掉个精光了!"

    "噢噢,再等等......"帕拉米迪斯连忙抓起一条浴巾往自己的胯间围上:"马上就出来了。"

    他匆匆地走出浴室,看到的确实一道惊艳的风景线。薇薇安正横躺在床上,穿着火热的泳衣,在等着豹人战士。

    "嘿,宝贝。"女人冲她的丈夫妩媚地一笑:"今天晚上要来玩一下吗?"

    "呃,你怎么突然之间......"帕拉米迪斯有点愕然。

    "哦,拜托"薇薇安妩媚地笑着,伸出一只手向帕拉米迪斯作出一个挑逗的姿势:"你外出要一段时间了,今晚孩子们又不在家,我们又怎可以不好好共度一下二人世界?"

    "哼"大猫做出一个坏坏的表情:"你或许是对的。但你最近不是有很多工作要忙吗?据说亚瑟王那边给你指派了一件非常重要的研究工作?虽然我也不是很清楚。不去做你重要的工作,只顾着和我亲热,真的没有问题?"

    "没有问题。"薇薇安冲她的丈夫微笑道:"我们的日子还长着呢,工作推迟到任何时候去干都可以。但是你兽人的生命远比魅魔短暂,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失去你,怎能不好好把握这段青春?"

    说到这里,帕拉米迪斯不禁警觉地皱了一下眉头。

    "你不是薇薇安。你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