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471章 发端之于咒夜 (二十九)
    第1471章 端之于咒夜 二十九

    "亚瑟?你找我有事?"贝迪维尔于是举起封魔手镯答话道。

    "当然是有事找你。"骑士王哼了一声:"贝迪,过来一下,我想跟你单独聊聊。"

    "怎么搞得神秘兮兮的......"狼人不禁吐槽。然后他瞄了瞄保罗教授,一脸不好意思地对教授说道:"呃,抱歉啦,亚瑟王陛下找我有事,我可能没法陪你了。"

    "好的,你放心去吧。"老教授挥了挥手:"鄙人这里不会有问题的,一定会在这里安分地待在,等帕拉米迪斯先生回来。"

    "好吧......赛费尔和赛格莱德就在旁边的房间里,如果有事也可以找他们帮忙。"贝迪维尔扬了扬眉。他本来打算待在这里陪伴保罗教授,免得再生事端的。但是嘛,把保罗教授单独留在这里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妥。反正帕拉米迪斯和艾尔伯特的房间里也没有什么特别贵重的东西剩下:亘古尼尔已经被帕拉米迪斯召走,而那批月神钢武器也被赛格莱德拿去强化了。房间里的现钱也没放多少,大部分的钱都是绑定在帕拉米迪斯和贝迪维尔二人的银行账户里,银行账户还是和他们二人的门匙卡对应的,基本上不可能有失窃的风险。

    "那么......我走了哦,回头见。"确保万无一失以后,狼人才略为尴尬地道别,顺手按下了封魔手镯上的传送按钮。一个传送门在他面前打开,传送门直通大不列颠战舰帕拉米迪斯号的传送室。

    "好的,回头见。"保罗教授也略为尴尬地笑道,看着贝迪维尔跳进了传送门内。

    就在贝迪维尔走后几分钟内,保罗教授的脸突然阴沉了下来,身体似乎有点不适。他先是半跪在地上,然后突然失去了意识,啪的一下倒地。

    一条毒蛇从保罗教授的西服深处慢慢爬出,在房间的木地板上迅地围成一个圆圈。圆圈之内,一个传送门也随之而打开,一个人从传送门内爬出。这个人略带瘦削阴险的脸,在房间偏暗的灯光下显现。

    这个人正是毒药师倍特。

    "好不容易潜进来了,却什么收获都没有吗。"倍特四下打量了房间一番,略有点失望。

    "也罢。"倍特有瞥了倒地昏迷不醒的保罗教授一眼,冷笑道:"这个男人还可以继续利用。再观察一段时间吧。"

    地上的蛇再度盘卷成圈状,变出一个传送门。倍特在房间的茶杯里动了些龌龊的手脚,然后就跳进传送门里,消失了。毒蛇迅潜行并躲藏在房间的阴暗角落里,静待着它主人下一次的行动指示。

    与此同时,大不列颠战舰帕拉米迪斯号内。

    贝迪维尔刚走出战舰的传送室,马上就看到了亚瑟王在门口等着。

    "亚瑟。"狼人见四下无人,直接对骑士王说道:"怎么回事了,为什么要这样神秘兮兮的?"

    "贝迪。"骑士王一脸严肃地看着狼人青年:"要是我对你说,要你陪我去一个非常危险的地方,这场说走就走旅程不知道要去多久才能回来,而且我们没有活着回来的保证我这样说,你还肯跟我一起走吗?"

    "......亚瑟你到底在说什么?"狼人皱了皱眉。

    骑士王也皱了皱眉:"你想知道更多?"

    "不。"贝迪维尔抢着说道:"我的意思是[你到底又在说什么]?这种事情你已经不是第一次找我了,有哪次你找我帮忙,不是要我跟你去一个危险的地方,而且没有活着回来的保证?

    而我的回答一直都是[好的,我们走吧]。

    同样的问题,这次我也会给你同样的答案。所以你为什么还要浪费时间再问一次呢,亚瑟?"

    亚瑟王本来略皱起来的眉头突然之间松解了。他一脸释然地看着狼人青年:"贝迪维尔,你果然是我最好的朋友。既然如此,我就不会再试探你了。当你做好准备以后,就到帕拉米迪斯号的作战会议室来吧。届时我们再详谈这次行动的细节。"

    "好的。"狼人顺带问了一句:"这次行动的目的是为了让格林薇儿王后醒过来,对吧?"

    "非常正确。"骑士王笑道:"我们必须到达两百年后的世界去找格林薇儿。默林已经在着手准备了,估计我们再过几个小时后就能动身。"

    "时间旅行吗。"狼人低声哼道:"没想到默林宰相连这个也能办到。如果真的可行,这确实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呢。"

    "对,希望如此。"骑士王心不在焉地回了一句。

    "呃,不好。我手里的武器就只剩下一条钨龟舌鞭子了。"贝迪维尔又思索道:"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回去找赛格莱德他们要武器。"

    "相信我,贝迪。"骑士王轻声笑道:"你什么都不用带,带上你自己的灵魂就可以了。"

    "什么都......不用带吗?"

    "应该说是什么都带不过去,除了你的灵魂。"骑士王苦笑道:"所以,别以为搞到一身好装备,就能轻松完成这次任务。"

    "好吧......"贝迪维尔耸了耸肩。他对时间旅行还完全没有半点概念,但他估计他们这次需要全.裸地穿越时间。没有任何装备可以依靠,靠的就只有他们自己的技术了。论箭术和甩鞭子的技术,狼人还有那么一点自信。但是论到用拳头近身格斗的能力,他自认为是非常之一般的。而且两百年后的世界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也是不得而知,鞭子这种武器本来就不好找,弓箭嘛,毕竟是原始而落后的武器,或许早已两百年后的世界六被淘汰了呢?

    "那好,在这段时间里我至少可以去恶补一下剑术。"狼人青年说道:"最近都没有怎么用剑,就怕连最基础的求生能力也生疏了。"

    所以还是去熟练一下常规武器的使用,比较靠谱。

    "去吧,去武器库随便领一柄剑来练习,就说是我特许的。"骑士王不禁笑道。尽管他不认为这种临急抱佛脚的行为会对任务有任何助益,但他也不忍心去打击贝迪维尔:"任务快要开始的时候,我会来通知你的。"

    贝迪维尔于是点了点头,走了。

    由于只是为了练习剑术之用,贝迪维尔并没有挑选威力大的光剑,附魔更加不是必须的,他只在武器库里随便搜刮了一把平平无奇的铁剑而已。

    当然,这种时间里战舰也不会开放什么练习室供考生试剑之用。狼人青年想向工作人员们吐槽,得到的却是敷衍的一句:"自己找个没人的地方练习去。"

    反正这是把没啥杀伤力的、甚至连开锋都还没有的铁剑而已,即使到处乱挥也不用担心砍伤路过的行人吧。狼人略微纳闷地想着,走着走着已经到达了帕拉米迪斯号的甲板上。

    现在大约是晚上七时左右,战舰的甲板上显得格外凄寂然。没有运输船起降,也几乎没有骑士在附近巡逻。估计大部分的人都跑去吃晚饭了。这荒凉的甲板被地面一列列指示灯照得微亮,正是一个练习剑术的好地方。

    贝迪维尔舒了一口气,走到船的甲板的中心位置,正打算开始练习。然而就在此时,他现甲板远处竟然有人影在晃动。借助着甲板上指示灯的微光,狼人能够隐约看见那个人影在拿着一柄类似棍棒或者长剑一样的物事,在东挥西舞。

    没错,除了贝迪维尔以外,竟然还有别的傻子在这种时间里,跑到这种荒凉无人的地方,来练习剑术。这到底算是勤奋呢,还是算是蠢呢?贝迪维尔搔了搔头,不禁纳闷。而这个时候,甲板对面的那个人似乎也已经注意到了贝迪维尔,特别是注意到贝迪维尔手中的练习用铁剑。那人朝着狼人这边走过来了。

    "嘿,看看我们这里的是谁"那人还没有走近就已经开始大大咧咧笑道,带着非常浓重的罗马口音:"呦,这不是之前那个小毛球吗?"

    "小、小毛球?"贝迪维尔听见马上就极为之不爽:"谁是小毛球!"

    而随着那人渐渐走近,贝迪维尔也辩认出来,眼前的是一位彪型大汉。这人的手臂上也戴着一只封魔手镯,应该就是圆桌试炼的考生无误。而看着这名彪型大汉,再联系上这人的浓重罗曼口音,贝迪维尔突然想起了什么。

    "你是......角斗士贝雷尔德?"狼人不禁低声叹道。其实贝雷尔德这人的形象,狼人只在圆桌试炼最开始的时候,在赛费尔和赛格莱德的提醒下,才在考生之中瞥见过一眼。当时的角斗士贝雷尔德还带着一个奇怪的头盔,现在头盔估计是被圆桌试炼的主办方"没收"了,还没有从储物柜之中解锁,所以这名彪形大汉现在是没有戴头盔的。

    这家伙没有戴头盔的时候原来是这副样子啊。贝迪维尔不禁暗笑。

    "秃子。"狼人忍住笑回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