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470章 发端之于咒夜 (二十八)
    第147o章 端之于咒夜 二十八

    "哇啊啊!"贝迪维尔几乎被艾尔伯特的冲撞整个撞飞,他怒道:"你在干什么?!"

    "啊哈哈哈哈哈哈!"艾尔伯特把狼人推到走廊更远的地方去,然后回来冲猫人少年赔笑了一下:"在那里等着,我和我的朋友有些话要谈。  "

    "他似乎很混乱......"穆特皱着眉问道。

    "他是个胡言乱语的疯子,你不用在意他说的话。"艾尔伯特随口编道,一手关上了门。

    "噢,所以我成了胡言乱语的疯子咯?"房间外面走廊另一边,贝迪维尔满脸愠怒地看着老虎:"你小子还想不想借到铁骑?"

    "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艾尔伯特走到狼人面前,也陪笑道:"我都彻底忘记这件事了,还让你进去房间里呢,抱歉抱歉。"

    "那孩子是谁?"贝迪维尔不禁问道:"他怎么会长得和鲁夫一模一样?鲁夫不是已经死了吗?而且还是我们一起把他葬在西西伯利亚的。你到底从哪里拐来一只长得和鲁夫一模一样的小猫,并养在自己的房间里?"

    "说拐的真是难听。"艾尔伯特的脸立马阴沉下来:"我知道。这实在太巧了,不是喵?那小鬼叫做穆特,是斯芬克斯老爹自己组建的黑暗美式足球球队的成员更正确地说,是那支球队里的外野接球手。"

    狼人一扬眉:"我听着,然后呢?"

    "然后......我帮斯芬克斯打工,其实就是帮他打赢了一场比赛。为了让门外汉的我更加快地上手,他就派那个孩子来当我的[私人健身助理]了。总之,穆特就是来指导我如何更好地玩好美式足球的,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意思。"

    "哈。. "贝迪维尔想笑,但是笑不出来:"这都什么跟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去打球?斯芬克斯雇用你就是为了这种儿戏的事情?他不是黑道老大吗?为什么会突然热衷于体育运动来了?"

    "我知道你会有这种疑问,但这都是真的。"艾尔伯特竭力解释道:"别看斯芬克斯是黑道老大,但他背地里也经营着赌球的事业,而且据说比赌场还赚钱。"

    "哼。"狼人又讽刺地一笑。

    "然后呢,事情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咯。穆特暂时和我住在一起,就在这个房间里。"艾尔伯特叹道:"他和鲁夫虽然长得像,但实际上一点关系都没有耶。该死的,我竟然忘了这事,让你进了我的豪华套房。而且你竟然把鲁夫的事情也说出来了。该死的。"

    "我不懂。既然他和鲁夫一点关系都没有,你怕什么?"贝迪维尔追问道:"也没有人会说那孩子就是鲁夫的代替品什么的。等等。难道你在心虚吗?你对你害死了鲁夫的事情还心存愧疚?"

    "我......呃......你怎喵可以这样说......"艾尔伯特一时间无言以对了。

    "那么,你到底想拿那孩子怎么办?"狼人继续责问道:"你的想法好奇怪哦,把那孩子藏在自己的房间里。是打算把他也当成小仆人那样使唤吗?"

    "我......只是......会和他多待在一起一会儿......然后等级杯完结,球队拿到了冠军以后......"艾尔伯特结结巴巴地回答着,显然一开始并没有想好答案:"等拿到冠军以后我们就分道扬镳了,他继续回去球队打他的球,我继续圆桌试炼啊。"

    "是吗。"狼人不禁轻蔑地一笑:"艾尔伯特啊艾尔伯特,你丫永远都是这副德性。你不管干什么都是半桶水,总是那样不负责任。"

    "什喵?怪我咯?!"老虎不禁怒道:"所以你到底想要我怎喵办啊?!"

    "我不知道,这是需要你自己思考并得出解决方法的一件事。"狼人道。

    艾尔伯特不禁一脸委屈地看着狼人:"你是在跟我扯谈。"

    "天知道。"狼人别过脸去,看着艾尔伯特的房间的门口:"我想你也应该意识到了才对。猫人这个种族并不是一个大族,人口本来就不多,基因的差异性也小。如果两名猫人长得十分相似,那么他们一定有很深的血缘关系才对。那个叫做穆特的孩子出现在这里,一定不会是偶然。或许正是卡玛之轮回"

    "少跟我扯那种鬼东西!"艾尔伯特这次是真的怒了:"那小子就是一名流浪在埃及的奴隶耶,被斯芬克斯救回来以后一直给斯芬克斯打工耶!他和鲁夫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最多只是长得相似而已!"

    "或许吧。但这个世界上的事情真有那么多的巧合?"贝迪维尔不禁冷笑:"艾尔,你当时喝过我给你的那个药水。那可是一种可以逆转因果定律的特殊药水哦。在那种药水的影响下,会生很多不可预料的奇怪现象,就连我也猜不透。"

    艾尔伯特不禁反问:"所以说那个到底是什喵药水,你又是从哪里得来的?你还一直没有把这事的来龙去脉告诉过我呢!"

    话说到这里,贝迪维尔却报以一阵沉默。

    "说些什喵啊,该死的!"

    "艾尔。"贝迪维尔继续说:"去把你的旧房间的门匙卡拿来,好吗?我就不和那个孩子多作接触了。但是等今天的事情过去以后,你一定要告诉那个孩子所有关于鲁夫的事情。我觉得那孩子有权利知道这一切。"

    "他没有。他和鲁夫一点关系都没有。"艾尔伯特固执地说。

    "是吗,你这样认为的话也随便你了。"狼人淡然哼道:"但是你一意孤行,总有一天会后悔的。卡玛之轮回是很可怕的哦。继续这样下去的话,那孩子总有一天,会重蹈鲁夫的覆辙......死在你的面前。"

    "他不会。我会照顾好他的。"艾尔伯特一脸不悦地走向自己的房间,去取他旧房间的门匙卡了。

    "笨老虎,你根本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啊。"狼人却若有所思地看着艾尔伯特远去的背影,低声嘀咕道。

    十分钟后,贝迪维尔站在帕拉米迪斯和艾尔伯特的酒店房间前,拿起门匙卡一刷。

    嘟。门总算开了。当然,正如狼人说期待的一样,房间里没有半个人影。艾尔伯特出去练习铁骑的驾驶技术不说,就连帕拉米迪斯也没有回来。

    "哼,好奇怪耶,亘古尼尔到底被帕拉米迪斯藏在什么地方了?"贝迪维尔试图在房间里找寻,但他刚开始找寻就有一种直觉,觉得自己绝对不可能在这个房间里找到的。

    他是对的,当他看到房间的窗户被挤出一道手臂大小的缝隙时,他就知道亘古尼尔被召唤走了。帕拉米迪斯是流星枪的拥有者,豹人战士通过脑电波可以遥远控制并把亘古尼尔召唤过去,所以不管把流星枪放在什么地方,只要帕拉米迪斯有一口气在,这柄上古神兵都不会丢失。

    "怎么了,找不到吗?"在一旁等着的保罗教授有点不耐烦地问。

    "啊哈哈哈......帕拉米迪斯可能把它带出去了耶。"狼人转头陪笑道:"我不知道他今天在外有什么活动,但只要有战斗的必要,他就有可能把亘古尼尔召唤过去使用。"

    "这样啊......怎么办啊......"保罗教授一脸为难:"鄙人还以为可以在临走之前再看那柄神枪一眼呢......"

    "别灰心嘛。"狼人只好劝道:"你订了明天早上几点钟的飞机?"

    "九点整。"教授答道:"估计八点半钟就得赶到机场。"

    "那就好办了。你留在这里过夜,我们就在这里等帕拉米迪斯回来吧?"贝迪维尔道:"我不知道他出去办什么事了,但他明天有比赛,一定会在今晚赶回来备战的。艾尔伯特那家伙估计也不会使用这个房间了,你就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一样过夜好了。"

    "这样不会给你们带来麻烦吗?"

    "不会。至少不会给我带来麻烦。"狼人耸了耸肩:"我的那个房间也有床位空着,伊莱恩今晚也不会来睡觉了。对了,你的行李呢?"

    "行李?就这一箱而已。"保罗教授提了提自己脚边的小型手提箱:"鄙人把卑格米人那里拿来的一颗宝石换成现钱,算上机票和食宿,这几天也花得差不多了。因为赶着回大不列颠,身上替换的衣服也没买几套,剩下的就这箱只整理了一半的资料而已。"

    这家伙还真是家徒四壁两袖清风,说走就走啊。贝迪维尔心里不禁纳闷。

    "话说回来,要是我们不收留你,你今晚原本打算在哪里过夜?"狼人又好奇地追问了一句。

    "在机场的候机室里睡一晚,当然。"保罗教授不假思索地答道。

    好吧,是在下输了。贝迪维尔心里不禁吐槽。总之,就收留这可怜的家伙一晚好了,总不能看着保罗教授睡大街吧?

    "那么,我就在这里陪你直到帕拉米迪斯回来吧。你何不去洗个澡?我再给你泡点茶弄点夜宵吃吃。"贝迪维尔走过去拧开电视机。他也正打算从电视的重播上好好恶补一下角斗士贝雷尔德今天的战斗,为明天与角斗士的对战做好准备。

    "那鄙人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保罗教授转身走向浴室。

    然而就在此时,贝迪维尔的封魔手镯响了。

    "贝迪维尔,在吗?"通信器中传来骑士王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