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469章 发端之于咒夜 (二十七)
    第1469章 端之于咒夜 二十七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一阵略微让人烦躁的铃声压过了晚风的鼓噪,引起了半空中一台铁骑的驾驶着的注意。

    "咦?"正驾驶着铁骑在空中进行着飞行练习的艾尔伯特,现自己左手是的封魔手镯突然在响。老虎先是出了一阵疑惑的哼声,然后举起一看手臂,现手镯上一个平时几乎无法察觉的灯在亮着红光。

    "小心!!"另一个声音大喊。

    "哇啊!"艾尔伯特回过神来一扭方向盘,这才避免了和另一台铁骑的激烈撞击。

    "你在干什么?!"霍尔驾驶着铁骑在艾尔伯特的铁骑附近盘旋了一圈才缓缓停下,刚把铁骑悬浮在半空中,就大声责备道:"驾驶的时候三心两意的,是想死吗?!"

    "但是这个东西在响耶。"艾尔伯特一脸无辜地哼道:"这是什喵意思,难道它要爆炸了喵?"

    "那是有人在联络你的信号。"天位骑士霍尔大公爵略带不悦地哼道:"那红色灯旁边不是有个隐藏按钮吗?按下去就能接听。"

    "好吧。"艾尔伯特按下封魔手镯上的红灯,一边吐槽:"这鬼东西原来还有通信功能啊,我以前都不知道呢。"

    "这鬼东西的通信功能原本是一个不能让考生们知道的秘密,你小子知道了也别乱说出去。"封魔手镯中传出贝迪维尔的声音。

    "贝迪维尔?"

    "艾尔,"狼人的声音继续从封魔手镯中传来:"我联络不到帕拉米迪斯,不知道他跑到哪个无法接收通信的地方去了。  但是你有你们房间的门匙卡,对吧?我可以借来一用吗?"

    "就为了那么无聊的理由而动用紧急通信?"一旁的霍尔不禁吐槽。

    艾尔伯特白了霍尔一眼,没有搭理天位骑士,这边已经拉长了脸,"呃,你要借那种东西来干什喵?我的旧房间里可是什喵都没有了哦,你想侵犯我的也已经太迟了"

    "闭嘴,蠢老虎,谁要侵犯你的。"话筒那头传来贝迪维尔没好气的声音:"保罗教授过来找我了,他说他明天就要回去大不列颠,想趁走之前再仔细看看帕拉米迪斯那把流星枪亘古尼尔。亘古尼尔就存放在你们两个的房间里,对吧?开个门让保罗教授进去看几眼,不会花你很多时间的。"

    "呃呃,那个保罗教授喵......啧啧,这事急喵?我还在训练中途,分不开身啊?明明是你要我努力训练,在今晚之内熟练铁骑的驾驶方法"

    "对,而且铁骑也是我借给你的。"贝迪维尔更为不耐烦地打断道:"所以你到底要不要借门匙卡给我?"

    虽然没有直接说出口,但是他想对艾尔伯特说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你欠我"。

    吃了人家的嘴软,拿了人家的手短。"贝迪维尔老大"都如此下令了,老虎还能拒绝么?一滴冷汗从艾尔伯特的额角冒出,他拉长了语气,极其不情愿地说道:"好吧你到开罗大酒店的顶楼停机坪里去等一下。我马上就到。"

    "怎喵办?"老虎回头请示了霍尔大公爵一下:"我的先把门匙卡还给那头笨狼。"

    "那就快去,别拖拖拉拉的。"霍尔不带感情地答道,虽然脸上没有表现出来,但似乎也是不胜其烦。

    艾尔伯特一阵无奈,踩下了铁骑的油门,在夜空中拖出一道长长的光弧,直飞向开罗大酒店的方向去了。而霍尔也一踩油门,他的铁骑轻易地追上了艾尔伯特的铁骑。

    和保罗教授一同乘坐电梯到了酒店的顶层,贝迪维尔才刚踏出顶楼的天台,就远远看见两道冷光划破天际而来。艾尔伯特驾驶着铁骑在红海附近做着训练,要驶过来找贝迪维尔其实也就是几分钟内的事情。

    "所以,现在先把训练的议程改变一下,教你降落。"贝迪维尔能够远远听见霍尔大公爵的话。

    "等等,你还没有教艾尔伯特降落?"狼人慌了,一边朝身后的保罗教授打了个手势:"退后,快退后!!他要坠毁了!!"

    "磅!!"贝迪维尔的提醒来得颇迟,艾尔伯特根本都没有听霍尔的教程,直接就把铁骑撞落在开罗大酒店的天台停机坪上,出轰隆的一声巨响。

    然而开罗大酒店的停机坪做工非常结实,貌似早有了应付驾驶技术差劲的人员胡乱降落的措施,艾尔伯特这一下蹩脚的降落并没有把大酒店的天台砸出一个洞来,而是砸在停机坪上某种类似橡胶般的缓冲介质之上。贝迪维尔的铁骑几乎是头先着地,呈四十五度地斜插在停机坪上,却奇迹般地没有报销,它的外壳只是刮花了一丁点而已。

    "呼。"狼人青年不禁松了一口气:"该死的,你差点把我的铁骑弄坏了!"

    "我怎喵知道降落会如此困难啊!"艾尔伯特咳嗽着从一片硝烟中爬出,顺手已经朝着自己的衣兜里一掏:"拿去!"

    他冷不防丢过来钥匙卡差点就被天台上的风吹走,幸好贝迪维尔手疾眼快,一把抓住了门匙卡。

    狼人狠狠地瞪了老虎一眼,而一旁驾驶铁骑稳当地降落了的天位骑士霍尔也从铁骑上跳下,同样是狠狠地瞪了艾尔伯特一眼:"现在的年轻人真厉害,不用教就知道如何使用紧急降落了。不过你下次或许想用更正常的方法降落一次,毕竟这种急降可能会要了你的小命。"

    艾尔伯特露出一脸神烦的表情,吐着舌头。

    "你也借到钥匙卡了,就去干你要干的事情吧。"圆桌骑士霍尔白了贝迪维尔一眼:"这小子撞坏的铁骑还得整修一下才能继续上路,但我们这边的事情你用不着担心。"

    "好吧。"贝迪维尔也懒得去搭理艾尔伯特那边的破事儿,反正他也拿到了门匙卡了。但是等等,这个门匙卡看上去怎么和他自己的普通的酒店门匙卡有点儿不同?这卡明显豪华了很多......

    "噢,那是我在顶层豪华套房里的门匙卡。"艾尔伯特补充了一句,"我另外那个房间的门匙卡就在豪华套房的行李里,你进去搜搜就能找到。"

    "豪华套房?你小子什么时候有了一套豪华套房的?"

    "喵哈哈哈哈哈,羡慕吧?我这两天替斯芬克斯老爹打工,他送我的。"艾尔伯特神奇起来。其实老虎很早以前就想拿这事在小伙伴们面前吹嘘了,无奈这几天大家都忙,几乎没法聚在一起谈论,所以艾尔伯特一直找不到这个机会。

    "斯芬克斯吗。"一旁的霍尔大公爵的脸马上阴沉了下来。

    "你都干了些什么不见得光的事情啊。"贝迪维尔也吐槽道。他也知道斯芬克斯老爹是黑道的大人物,而且也是这个开罗大酒店的老板。而且也是他们今天去袭击的那个码头仓库的真正产权拥有者。

    虽然已经证实了地下那个研究所和斯芬克斯老爹无关,完全是默罕默德商团独自搞出来的东西,但是......和斯芬克斯那种危险人物扯上关系,始终并不是什么好事。

    "什喵?你到底是要去拿钥匙卡,还是不要去?"艾尔伯特催促道:"我可没有时间在这里等你半天耶。对了旧房间的门匙卡就在我的床头柜之上,你可别乱翻我的行李耶。"

    "好吧。"反正既然艾尔伯特的豪华套房就在顶层,距离这里并不远,贝迪维尔收起钥匙卡,对保罗教授说:"你在这里等一下,我马上回来。"

    毕竟,贝迪维尔可以想象到艾尔伯特的房间能有多乱,那种不堪入目的景象最好还是别让保罗教授看到。

    "好吧。"保罗教授点了点头答应道。

    拿个钥匙卡而已,这一路下来却远比贝迪维尔想象中更多波折,但他还是凭着豪华套房的钥匙卡上的门牌号码,很轻易地找到了艾尔伯特的房间。

    嘟。刷卡之后,他很轻易地把门打开了。

    贝迪维尔理所当然地推门进去,却没想到一开门碰面看见的就是听见声音出来应门的猫人少年。

    穆特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贝迪维尔的身影,门一开就冲进门的人说道:"哦,你回来了?"

    "呃?"狼人并没有想到过房间里还会有别的人,先是愣了一愣。

    而对面的猫人少年穆特也没有想到过进门来的不是艾尔伯特,而是别的人,于是也愣了一愣。

    然而二人一同愣,先有所反应的是贝迪维尔。他看清楚穆特的灰色虎纹小猫脸以后甚为惊讶,马上脱口就是一句:"鲁、鲁夫?!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你竟然还活着?!"

    "鲁夫?谁是鲁夫?"穆特满带惊愕的回了一句。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觉得好像漏了什么东西的艾尔伯特这个时候才匆匆忙忙地赶来救场,但已经太迟了,毕竟贝迪维尔和穆特已经碰过面了。他只好大声嚷叫着打断二人的对话,冲过去就给了贝迪维尔一记野蛮冲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