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423章 绝战之于潜牙 (三十九)
    第1423章 绝战之于潜牙 三十九

    事实上,七年前,还是个孩子的康士坦丁,就已经成功地把只剩一个头颅的白熊人伊莱恩,接到了一只被砍了头的棕熊的身体上去。

    所以说伊莱恩其实也是熊人的头颅,加上棕熊的身体"熊人头棕熊身"的一头怪物。

    既然熊人的头颅接到棕熊身体上去也能存活,那么把狮人的头颅接到人类的上去存活,应该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既然有这个可能性摆在那里,细节什么的就不用多去考究了。

    "可是......你竟然把你自己丈夫的遗体,就这样[用]在了斯芬克斯的身上......?"

    "别说了。"罗塞塔叹道:"我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搞什么的,可能是一时间鬼迷心窍了吧,又或许是晒了一整天太阳,中暑了吧。反正这种蠢事我做了也是做了,就如同泼出去的水一样没法收回。也罢吧。"

    "但那是你丈夫的身体......!"

    "正因为如此。"罗塞塔转而一脸认真地看着帕拉米迪斯:"他的遗体本来应该被海葬的,要么被烧成灰烬,要么被海上的鸟类撕成碎片吃掉。即使我什么都不做,那具遗体最终也会被细菌侵蚀而腐烂,无论如何都会毁灭。但我却把它移植到了斯芬克斯的身上去了。老实说我很高兴自己这样做了,拜这个所赐,我丈夫的身体到现在为止仍然[活]着,不是吗?"

    "但那已经不是你丈夫的身体了......"

    "这个嘛,天知道。"宝石女王恶作剧般一笑:"尽管斯芬克斯不知道用了什么魔法来夺去了那具本不属于他的躯体,但是有些东西仍然不会改变。我知道他左肩上有一个星型的胎记,我知道他右边小腹有一道疤痕。我甚至清楚记得他老.二的尺寸。这一切,这本应飞湮灭,随着时间而被淡忘的一切,都因此而保留下来了。所以,帕拉米迪斯,你觉得这一切是虚假的吗?"

    豹人战士陷入了沉默,无以作答。

    罗塞塔又一笑,接着说:"再告诉你一件好事吧。我第一任丈夫在三十岁的时候就被诊断出睾丸癌,所以他的那个是用人工植入物代替的。虽然这并不影响我们之间的性生活,但他是绝对不育的。

    也就是说,夺去了我丈夫身体的斯芬克斯,不管再怎样重塑那个身体,让它返老还童,也绝不可能再长出一个对[那个东西]来。斯芬克斯是不育的,三百年前就是。你今年多大了,帕拉米迪斯?"

    帕拉米迪斯一皱眉,似乎听懂了什么。

    "如果把我沉睡的这七年也计算在内,我应该有四十岁。"他答道。

    "应该?"

    "因为我是孤儿出身,实际上什么时候出生的,根本没法清楚得知。"帕拉米迪斯道。

    "但这也够说明问题了。"罗塞塔接着说:"活了不过五十年的你,绝对不可能是斯芬克斯的儿子。所以当初你告诉我,你是斯芬克斯的儿子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们在说谎。"

    "呃。"大猫略显尴尬地耸了耸肩。

    "然而最有趣的是,斯芬克斯真的把你当成他儿子了,他说话时心音坚定不移,没有半丝杂音,所以他当时说的话应该是百分之百的真实,绝不会有错。"罗塞塔又呷了一口咖啡,"这才是事情最最有趣的地方。"

    "有没有可能是他使用了某种方法催眠了自己,或者催眠了你?"帕拉米迪斯好奇地问。

    "不太可能。吃饭的时候我至少是做足了防催眠的对策,我不认为他的能耐大到可以催眠当时的我。而他催眠了他自己......?更加不可能。自我催眠是有个限度的,而且他既然进行过自我催眠,也代表他知道自己在撒谎,当他告诉我你是他儿子的时候,多少会露出一点破绽。然而他的话毫无破绽。

    他明明是不育的,即使给他一千万种可能,也绝对不会生出你这个[儿子],但是他却毫不犹豫地说出来了,认定你就是他的儿子。我实在无法理解。"

    "他自己知道这件事吗?"帕拉米迪斯又追问道。

    "或许。他应该也很清楚自己头以下的身体是从别人那里抢来的,而那副身体的状态如何,只要做一次全身检查就能弄清楚,也包括不育的问题。"罗塞塔如实答道:"而且,他最初醒来的时候看到过我一眼。我不知道他当时的意识是否清醒,但是我想他应该认得我的。毕竟,我的长相从三百年前起,就没有过太大的改变。"

    所以斯芬克斯老爹明知道自己从三百年前起就是不育的,却仍然一口咬定帕拉米迪斯是他的儿子么。所以斯芬克斯老爹明知道罗塞塔也知道这个秘密,却仍人一口咬定帕拉米迪斯是他的儿子么。他到底哪来的自信?关于斯芬克斯老爹的未解之谜又多了一个。

    "那种奇怪的话题就谈到这里吧。"罗塞塔见帕拉米迪斯越陷越深的样子,连忙打住:"好了,你都陪我逛街逛了一整天了,想必也是累了吧?下午我们不去逛街,换做别的活动吧?"

    "什么活动?"

    "嘿嘿,你很快就会知道的。"宝石女王神秘地一笑。

    半小时后。东非大裂谷的东北部。

    "哎?"大猫从直升飞机上眺望下去,不禁惊讶:"为什么我们要到这种地方来?!"

    "好好看着,"罗塞塔微笑着说:"你看,峡谷的那些悬崖之下,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来着?"

    帕拉米迪斯于是眯起眼睛仔细地看。果然,有些奶白色的椭圆形物体,凭空漂浮在峡谷里。它们看上去好像是某种怪异的建筑物,又像是古代人留下来的高科技的遗产,又像是某种自然的现象。总而言之,帕拉米迪斯看了很久都没法看懂那些白色的椭圆形物体到底是什么,更加没法弄懂它们到底是靠着什么原理漂浮在空中的。

    "我不明白......"豹人战士搔了搔头:"那是某种反重力装置吗?"

    "不,那是生物。"罗塞塔解释道:"更确切地说,是生物的茧。你现在当然是不可能看得懂了,来吧,我们走近一点再看。"

    大猫默不作声地等待着,待直升飞机在峡谷顶端的悬崖上降落了,他才走到崖边,朝下面一看。

    "哇塞。"从近处这么一看,帕拉米迪斯更为惊讶了。那些所谓的[茧]真的就那样漂浮在半空之中,从上从下没有半点支撑。峡谷的风很大,但是狂风吹击在那些巨大的白色椭圆形物体上,只是轻微地撼动了它们一下,毕竟这些茧本身就非常巨大。

    它们目测应该有一头牛般大?既然罗塞塔说它们是某种生物的茧,那它里面装着的,到底又是什么?

    仿佛早就读透了帕拉米迪斯的心思,宝石女王罗塞塔走到大猫身旁轻声解释道:"这些就是沙漠魔蚕的茧。现在正是化蛹期,再过一两个星期它们,就会从沙漠魔蚕完全地变成沙漠飞蛾。而现在就是取它们的蚕丝的最佳时机。"

    "蚕丝吗......?"帕拉米迪斯想起之前罗塞塔帮他补裤子时,用的好像就是沙漠魔蚕的丝。如果她的话当真,那么她三百年前把斯芬克斯的头颅接到她丈夫的身体上时,也是用这种神奇的魔蚕丝。这种蚕丝到底有什么特别,值得早已是埃及富的宝石女王罗塞塔特地过来取丝?

    "是因为它们能产生反重力吗?"帕拉米迪斯于是随口乱猜道。

    "反重力?哈哈哈哈哈,你在胡说些什么!"这句话逗得罗塞塔大笑起来:"这只是普普通通的蚕丝哦,怎么可能产生反重力?好吧,看来你还没有看懂。那么仔细看,看看那些魔蚕茧上,到底附着什么。"

    帕拉米迪斯于是眯起双眼,更加仔细地看。

    没错,那里确实有些什么。是丝。

    两根细细的蚕丝,从魔蚕茧的末端延伸出来,一根一直向上延伸,粘附在山崖的顶端,而另一根则一直向下延伸,估计是附着到了峡谷的底部里去。这些大如一头牛的蚕茧看起来非常沉重,风都吹不动。但这么沉重的蚕茧,竟然只是依靠两根细得几乎看不见的丝线来固定住?!

    "好强大的韧度!"帕拉米迪斯不禁惊叹:"这真的可能吗?!"

    "事实摆在眼前,不是吗?"罗塞塔笑道:"一根细得只有千分之一英寸的沙漠魔蚕丝,却可以承受两吨重的拉力,而那个沙漠魔蚕的茧实际上有一点五吨重。这些蚕宝宝为了抵御天敌的袭击,用一根丝把自己吊在峡谷的半空中。它们就是在这种吊丝的保护之下完成蚕到飞蛾的蜕变,是自然界中的一道奇观。"

    "嗯。"帕拉米迪斯安静地听着,不予置评。罗塞塔似乎想帕拉米迪斯帮她干点什么,她估计马上就要提出来了吧。

    "现在,可以帮我取一个蚕茧来吗?"果然,宝石女王命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