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410章 绝战之于潜牙 (二十六)
    第141o章 绝战之于潜牙 二十六

    怪物气势汹汹地冲了出去,朝着远处有亮光的地方继续前进着。它扬起的尸体的恶臭却熏得众人头晕脑胀。

    "呜......我的天啊!"艾尔伯特捂住鼻子,却还有气力却吐槽:"真是臭死了!这鬼东西到底有多长时间没有洗脚?!"

    贝迪维尔白了老虎一眼。

    "它、它要到哪里去?"伊莱恩看着远去的怪物怔。

    "自由。"狼人低声说:"即使被药物变成了那种可怕的形态,那东西的内在其实还是[人]......[人]的集合体。怨恨当然还是会有的,复仇当然还是会去想的,但它真正想要的,其实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自由]。"

    "自由吗。"葛温见肉块怪物的洪潮几乎完全流逝过去了,便慢慢放下他的烟雾雪橇:"变成那种样子却还想活着,还想得到自由,这估计就是人的天性吧。我很庆幸它没有给我们找麻烦,而是直接流过去了。老实说,我暂时还不想加入它们呢,呵呵。"

    "真正危险的时候,大叔你随便放个防护罩啥的,就能从那波肉块洪流里活下来吧?"艾尔伯特咧着嘴笑道。

    贝迪维尔额角冒出一道青筋。

    "不可能的啦,"没想到葛温公爵竟然颇为熟络地和老虎聊了起来:"要是比那东西的体积小三四倍的话,防护罩应该还能撑过去。但是被那种体积那种分量所冲击,再强的防护罩也会破裂吧。"

    艾尔伯特继续肆无忌惮地和圆桌骑士葛温聊道:"欸,好失望。我还以为圆桌骑士都是无所不能的呢,原来大叔你还是有办不到的事情喵"

    "那是你们的误解,"葛温道:"圆桌骑士毕竟也是人。是人的话,当然会有不可越的极限啊。"

    更多的青筋自贝迪维尔额角冒出。

    老虎撒起野来从不挑对象,竟然用这种说话方式来和葛温这样的大人物对话,真是不识好歹。要知道葛温公爵从前也曾是伟大的王者,地位毫不逊色于亚瑟王的诺威王国国王[灰烬之王葛温]啊!

    艾尔伯特这死小子,竟然一直把葛温王叫做[大叔]。简直忍无可忍!

    "话说回来,"贝迪维尔急着打断葛温和艾尔伯特的对话:"索拉尔到底跑哪里去了?刚才那个怪物如此危险,我希望他没有被卷进那种东西之中。"

    "这种事情你倒是不用担心,贝迪维尔先生。"葛温公爵一脸胸有成竹的样子:"那小子......是特殊的。他要是在没有顾虑之忧的情况下动起真格来,就连我也不是他的敌手。简单地说,他就是像[鬼牌]一样,[不败]的存在。"

    贝迪维尔脸色一沉:"是你太谦虚而已吧,葛温大人?"

    "这个嘛,你们总有一天会明白的。"圆桌骑士呵呵一笑,同时意味深长地摇着头。他那略带花白的络腮胡子在随风飘扬,其中似乎隐约透露着,某种不可告人的秘密。

    与此同时,地下玻璃金字塔外的某处。

    "呜......!"黑袍男子刚受了一击重创,胸口喷血,无力地跪倒在地上。

    "好、好厉害......"黑袍男子低叹道:"和之前对战的时候完全不同......"

    "那是当然了,这里没有人看着,我也不需要对你手下留情。"索拉尔举起弯刀直指对方的喉咙。

    他手中的月神钢弯刀出炽热的红光,还冒着白烟。由强化柔韧度的钢铁制成的外层刀刃已经彻底汽化了,只剩下少量的金属残液粘留在月神钢弯刀那玻璃般透明的刀身上。而月神钢弯刀那本应透明的刀身也正是炽热红光的主要来源,它虽然热得亮,却似乎没有特别明显的损伤。

    "而且这武器比我想象中更加耐用。拿着这种不会毁掉的武器,要杀你几千次都可以。"索拉尔继续板着脸威胁道:"所以,投降吧。你连一丁点的胜率都没有,再打下去只是自讨苦吃而已。趁还没有受太多苦,尽早投降比较好。这样的话我还能饶你不死。"

    很明显他极少说这种劝人投降的话,所以他说话时不禁有点结巴和不自在,还差点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呼呼呼呼,不上道,小哥你真是不上道呐"黑袍男子冷笑着,从地上爬起。尽管他早已伤痕累累,每一个举动都让血液从他身上如涌泉般喷出,这家伙还是不知死活地站直了身子,仿佛在死前还想讲究一下仪态。

    然后他脱下了自己的兜帽。那仿佛是用黏胶黏上去的兜帽,在之前激烈的战斗之中都从来没有掉过,唯独是这名黑袍男子自己解下兜帽时,它才主动脱落下来。

    而兜帽被脱掉的那一瞬间,索拉尔看得都傻眼了。

    那名"黑袍男子"压根就说不上是一名男子,它甚至几乎难以被称作为[人]。那家伙的面容扭曲,整张脸仿佛已经被硫酸侵蚀过,在几近撕裂的容貌下是一副只有少量表皮包裹着的、其余大部分是裸.露的肌肉和骨头的脸容。露在外的血管就像巨大的蠕虫一样不满了那张脸,在一抽一抽地跳动着,更加增添了这张脸的恶心感。

    "你......你到底是什么怪物?"索拉尔惊道。如此扭曲的怪物,几乎已经越了魔剑士的认知。

    "只是个人类啦。"黑袍硫酸脸男子冷笑着哼道:"原本只是一名市井流氓,后来被送到这种诡异的研究所里接受改造。实验失败之后我的脸就变成了这副鬼样子。但是你别误会了,我对这间研究所的负责人还是十分感激的。留在这里工作的话,金钱,权力,女人,我全都能拥有。而在这以前我不过是一名比叫化子好点小混混而已。"

    "你的身体都被那群人搞成这种样子了,还感激他们?!"索拉尔瞪眼道:"真是疯了。"

    "大概是吧。"硫酸脸继续冷笑道:"但只要有这个......有这个的话......!"

    他从怀中取出一支注射器:"到哪里都是[极乐]!"

    他毫不犹豫地把带有黑色药水的注射器刺进了自己的手臂内。浓浊的黑色液体被注入他的血管里,开始在黑袍男子的体内产生变化!

    "哈哈哈哈哈哈!"男子的身体开始肿涨起来,说话也越含糊。但他趁自己还有意识之前,坚持着把话说完:"告诉你一件好事吧!这个所谓的[极乐],其实正是古老神明们的血液。越是使用,就会距离远古的神明们越来越近!人类?怪物?那种东西其实随便怎样都可以的!我已经看透了,即使去当个怪物又如何?总比你们这种披着人皮的怪物们要好!"

    黑袍男子的身体迅膨胀增大,变得最大的其实还是他的头部。那巨大的肿胀的头颅,简直就像是某种巨型的深海动物......

    "很快......你们......全部人也会......变得和我一样......!没有差别,没有差别!等着下地狱去吧!!"怪物的声音近乎疯狂了,从那明显痴呆的话语之中可以感觉到,这家伙已经丧失了心智。

    "哎。"索拉尔叹了口气。看来圆桌骑士葛温所下达的指令[把这个黑袍男子活捉回去],已经成为了一个不可能的任务。即使把这怪物化的鬼东西活着带回去,也问不出任何情报吧?

    硫酸脸男子很快就彻底的变形完毕,变成了......一只黑色的大蜘蛛。有着巨大的水肿的章鱼般的头颅的蜘蛛,它的头更如同扁桃体般有许多恶心的坑洞,其中似乎有千万个细小的黑色的昆虫复眼,在盯着索拉尔看。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扁桃体蜘蛛出尖锐刺耳的怪叫,顺势在自己的身上喷射出黑色烟雾。索拉尔领教过这种带有强力麻醉能力的烟雾,所以当烟雾蔓延过来的时候,魔剑士机警地后跳几步,远远地避开了烟雾。

    然而有某种黑色的东西瞬间就从蜘蛛的一只眼睛里喷射而出,呈一直线地扫向索拉尔。魔剑士敏捷地躲闪,只看见那种黑色的线条在他身旁划出一道腐蚀性的轨迹。那是酸液,黑色的酸液,而且是高压地从蜘蛛那些眼睛里喷射而出的酸液!它在玻璃洞窟地面下划出一道深约十英尺、宽约半寸的细坑,然后因为其腐蚀性而不断让这道细坑扩大,直到那道坑槽变成了人的手臂般宽为止!这个黑色酸液光束的杀伤力不言而喻,致命非常。随便被这种东西击中一下,都可以把人割得支离破碎,而且伤口还将不断扩大,直到人体被酸液彻底侵蚀融化为止!

    而扁桃体蜘蛛的眼睛全部睁开了,在那坑坑洼洼的头部上,至少有一万只眼睛!

    "哼......"索拉尔的额角冒出一滴冷汗,"不赖嘛。"

    扁桃体蜘蛛的上万只眼睛开始同时工作起来,每秒都有上百个眼睛开始喷射出那种腐蚀性的黑色光线!

    嗖嗖嗖嗖搜!!一时间黑雨降注,到处是黑色细线组成的致命轨迹!那都是些稍微碰到一下就会死人的危险光束!

    索拉尔在这一片弹幕中左闪右避,一时间颇为狼狈!而怪物浑身又散着那种黑色烟雾,以防止索拉尔靠近!

    魔剑士躲开了大概两千攻击之后,有点耐不住性子了:"没办法,只能用那个了吗。只希望这把武器能够坚持得住。"

    他紧握着手中的月神钢弯刀。由于一段时间没有使用,弯刀上的大部分热力已经退去,只余下少量火红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