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393章 绝战之于潜牙 (九)
    第1393章 绝战之于潜牙 九

    这个巨大的金字塔完全由玻璃,又或者某种玻璃板透明质感的物料制成,整个金字塔晶莹剔透,其中的光亮则透过建筑物无数的透明墙面隐隐约约地射出,它们正是地底下那些星星点点的光亮的源头。

    "哼哼。"葛温走过去敲了敲墙。他们乘坐的电梯也被一层玻璃组成的墙四面围住,以防乘坐者堕下那几万码之下的地底。

    地下除了那个倒金字塔之外本应没有别的光源了,但地底其实是一整片玻璃世界,周围结晶状的玻璃墙和地板具有高透光性和高反射性,它们不规则的结晶表面反射着倒玻璃金字塔出的星点之光,从贝迪维尔他们这边看上去,整个地下玻璃世界如同一片星空,虽不能说是灿烂夺目,却华丽得足以让人屏息!

    贝迪维尔倒抽了一口凉气。从眼前的景象推敲,默罕默德商团的地下研究所所在之地,狼人青年已经有了眉目。

    这里其实就是撒哈拉沙漠的地下玻璃海。至少是它的一角。

    "开罗的地底竟然直接连通着地下玻璃海?"看到这一切,贝迪维尔不禁低叹道:"这岂不糟糕?那些沙漠魔鲛都可以随意进出开罗了?!"

    "你什么意思?"葛温公爵脸色一变。

    贝迪维尔于是把自己这几天的遭遇简短地说明了一遍,包括被沙漠魔鲛们袭击的事情,以及沙漠魔鲛能够在固体玻璃里潜行的事实,全部说出来。

    听完之后,圆桌骑士葛温的脸色变得更糟:"这事确实不妙。"

    本来,为了防范撒哈拉沙漠里的沙漠魔鲛们,接近非洲沙海沿岸的各个城市都有着自己的防护网,这一般是由深入地底结构的一层钢铁墙壁、强力的防护罩、以及自动化的机械炮塔系统所构成。胆敢接近城市的沙漠魔鲛,先会被炮塔轰成肉泥,然后也会被防护罩所阻挡,最后,即使一切防护手段都失效,那些保底用的厚重钢铁城墙也能够把落单的一两只沙漠魔鲛隔绝在城市之外。

    毕竟,要是让这种凶暴的魔兽闯入了市区肆意吞食市民,可不是闹着玩的。

    "不过,"圆桌骑士下意识地捋了捋他的络腮胡子:"这里的景色是地下玻璃海,也不完全代表它和真正的地下玻璃海连通。或许在某处有铁壁把这个地下空洞和玻璃海阻隔起来呢?天知道。"

    "但愿如此。"贝迪维尔随口答道,但他心里知道事情肯定不会那么好。

    会出差错的事情总会出差错。

    与此同时,电梯也基本到底了。在贝迪维尔等人面前的是一条长长的玻璃走廊,直通那个倒立的金字塔里。他们有了闯进敌人大本营里的机会,然而贝迪维尔却开始犯愁。因为那个巨大的玻璃金字塔并不如他们想象中那么好闯,它的墙壁天花地板全都是透明的。

    虽然,从这个距离看过去,一切都尚不至于那么透明,他们的行动也不容易被现,但是接近以后呢?狼人仔细观察,现自己至少可以隔着三堵墙看透墙后的物事。如果他们就这样闯进敌人的研究所中,肯定会马上就穿帮的。而他们在找到伊莱恩之前都不想牟然引冲突。研究所的警备一旦强化,大部分的通路都会封锁,找起人来就会麻烦得多!

    "我想还是得按照原定的计划行事。"贝迪维尔抓起那只麻布袋:"有劳你们抬我进去了。"

    "我有不好的预感,我的朋友。"索拉尔看着贝迪维尔钻进麻布袋里的时候,不禁低声说:"他们会以为你是新抓回来的人,送去做这样那样的实验。"

    "那个时候就靠你们拖延时间了。"贝迪维尔说:"有大能的葛温大人在,总能做点什么的,对吧?"

    圆桌骑士葛温哼笑了一下,没有回应。他抬起麻布袋的前半截,等索拉尔也把麻布袋的后半截抬起,二人就一起往前走,步步为营地穿过那个玻璃走廊,向着倒立的玻璃金字塔进了。

    因为不用自己走路,也闲得慌,贝迪维尔只好透过麻布袋的小缝看着周围的环境。地下深处几乎是无光的,光的就只有那个巨大的玻璃金字塔,而它出来的光芒在高透明度的地底到处漫射,让这个玻璃世界闪耀生辉。

    这种奇妙的地下玻璃世界,肯定不是人工开凿而成的。应该说,默罕默德商团的人没有能力、也没有必要这样做。所以他们是利用了这里天然的地下玻璃洞窟,来建造研究所咯?也不对。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用玻璃来做建材,做出那个古怪而不实用的倒立玻璃金字塔。这个金字塔恐怕和这个玻璃洞窟一样,原本就在这里,千百年来一直存在着,是一个古代遗迹。

    而默罕默德商团的人只是偶尔找到了这里,把它据为己有,利用这里原本就存在的设施和设备,做着邪恶的研究吗。这一切似乎也太方便了。简直好像他们从很早以前就知道这个遗迹的存在似的。

    "关于这个默罕默德商团,你们还调查到什么?"趁还没有接近金字塔,躲在麻布袋里的贝迪维尔低声问葛温。

    "表面上,他们是一个以珠宝、食品和服饰为主要贸易对象的商业组织,"葛温公爵淡然答道:"成立于公元498年,从初成立到如今也不过是不足三十年的事情。然而这个商团壮大得异常地快,他们的势力可以影响大半个非洲,甚至在欧洲数个国家里都有着他们的支部。"

    "比斯芬克斯更有势力?"

    "光论流动资金和净资产的话,二者应该不相伯仲。但默罕默德商团在世界各地还有大量的不动产、股票、分公司。把这些都算进去的话,默罕默德商团可能比斯芬克斯的商社还要富有。事实上,两个商团在商业上不断地竞争了好多年,各自都想把对方的产业吞并为己有,却谁都没法彻底胜过谁。他们之间甚至有过某种奇怪的约定,平时低调备战,只在每年的十一月十一日,进行最为激烈的商业决斗。两帮人在那一天可谓花样百出,各种哄抬物价,股市做空,清仓甩卖,用恶性的商业竞争手段企图把对手搞垮。他们之间竞争得如此之激烈,常把非洲的经济搞得天翻地覆。"

    葛温顿了一顿,继续道:"所幸,他们的竞争还没有过多牵涉到欧洲。欧洲还有不少实力雄厚的商业巨头在主持大局,尚不至于被这帮牛鬼蛇神所影响。"

    "是吗。......话说,那就奇怪了。"贝迪维尔低声哼道:"斯芬克斯既然盘踞在开罗,是埃及的富,而且他也应该恨透了这个穆罕默德商团吧?那他为什么还会容许这个默罕默德商团在开罗的地下胡作非为?地面上那个货仓也是斯芬克斯的财产之一,对吧?他不仅容许默罕默德商团在自己的地盘上胡作非为,甚至还把自己的财产借给了这个与自己敌对的商团......"

    "因为对于商人而言并没有对错之分,更不会讲究做生意对象的好坏。"葛温不以为然地淡然一笑道:"对于商人而言,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要能从对方身上赚到钱就是好的。估计斯芬克斯也不知道在开罗地底下生的这一切吧。他只是高价把仓库租借给默罕默德商团,从中牟利而已。"

    "或许。"贝迪维尔试图相信葛温公爵的话,但是他总觉得斯芬克斯和这件事无法彻底撇清关系的。斯芬克斯和默罕默德商团看似是商业上的竞争对手,但实际上又是如何呢?

    然而他们的讨论并没有得出任何结果,葛温和索拉尔抬着的麻布袋就到达了金字塔的入口。由于这是一个倒立的金字塔,它的入口,其实就是金字塔尖顶上的一个正方型的小房间。

    没有人守卫,这点倒是便宜了贝迪维尔他们。葛温和索拉尔抬着贝迪维尔,进入了那个小房间之中,马上就感觉到地板在动。没错,这是一个升降机。它负责把搬运工人们送到金字塔中心某个楼层上,而抬着麻布袋的工人们肯定是在那里把绑架到的人交付给研究所的工作人员们,再从别的通道离去。

    这岂不是很糟糕吗。贝迪维尔心里暗叹不妙。要是麻布袋被交付出去,贝迪维尔等于落入了另一批人的手中,而无法和葛温、索拉尔一起行动。关键时刻,他确实可以试着用时间魔术来脱困。但是他其实更担心索拉尔和葛温那个组合,因为二人似乎不和。

    但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或许贝迪维尔会交上个好运,被立即送去绑架人口的集中地,不用花多少工夫就找到了伊莱恩呢?

    电梯的度渐渐放缓,它最终在玻璃金字塔的中心部位停了下来。

    "你们别磨磨蹭蹭的,快到这里来卸货。"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贝迪维尔耳边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