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387章 绝战之于潜牙 (三)
    第1387章 绝战之于潜牙 三

    听完葛温公爵这样说,贝迪维尔马上露出了同时夹杂着厌烦和不可思议的表情:"圆桌骑士们不应该都有很多事情要去办,忙得不可开交吗?然而葛温大人却好像很闲的样子嘛。"

    一旁的索拉尔虽然保持着沉默,却露出了微妙的表情那表情中混杂着愤怒,厌恶,惊讶与不安。那种表情是如此之复杂,以至于当索拉尔露出这种复杂的表情时,贝迪维尔颇为不解地多看了魔剑士一眼。

    "有趣......所以说你一直都没有变过。"索拉尔其后出的一个耐人寻味的低语,更加让人不解。

    "或许是。"圆桌骑士葛温哼笑道:"你们说的伊莱恩应该是白熊人伊莱恩,圆桌试炼的考生之一吧?那孩子我也一直有关注的。圆桌试炼的考生竟然被人绑架走,这点简直不能忍。 作为考官之一,我有义务把那孩子救回来。"

    "随便你怎么说。"贝迪维尔懒得去和葛温公爵理论:"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我们根本不知道伊莱恩被抓到哪里去了。如果连头绪都没有半个,那伊莱恩就无从救起。"

    "在你晕倒之前,还记得些什么吗,索拉尔先生?"葛温转而把目光投向魔剑士。

    "我真的记不起......"索拉尔摸了摸自己还缠着绷带的头颅。此刻的他可说是头痛欲裂的,更别说当时在抢夺伊莱恩的打斗中他正处于一片慌乱之中,根本没有办法观察清楚周围的情况。

    "你真的什么都记不起来么?"贝迪维尔也催促索拉尔道:"来吧,再努力点。伊莱恩就靠你的记忆来找回来的。"

    他们都很清楚,行事那样周密的人口贩子们,绝对不会是等闲之辈。从事开始到现在,都已经过去好几个小时了,那群人口贩子们有充分的时间清理好现场,绝对不可能在事现场再留下任何证据。也就是说,索拉尔当时看到的一切,就是可以用的全部信息了。要是索拉尔连半点线索都想不起来的话,追踪伊莱恩将会彻底成为不可能的事情。

    "嗯......"索拉尔抱着头努力地想着,可是从他那苦恼的样子可以看出,他肯定还什么都记不起来吧。

    贝迪维尔的神色渐渐变得凝重了。事情或许比他预期之中的还要糟糕。

    就在此时,葛温公爵话了:"行了啦,去一旁的桌子上躺下,我来做点什么。"

    "不!"索拉尔狠狠地瞪了圆桌骑士一眼:"我才不需要你的帮助!"

    "那你有更好的方法吗?"

    索拉尔对不上话来。尽管很是不愿意,但魔剑士似乎也别无他法,只好按照圆桌骑士葛温的话来办了。

    贝迪维尔看得一头雾水,他只知道葛温相对索拉尔做点什么,具体是什么,得看下去才能明白。于是他默默地站在一旁观看,目送着魔剑士索拉尔在桌子上躺平了,而中年圆桌骑士也走到了桌子旁,低声宣布道:"放松。我要开始了。"

    索拉尔仍然是一脸的不愿意,他躺在不怎么舒适的硬木办公桌上,显得很不自在。而葛温公爵话音刚落,他顺势伸出的双手的衣袖里便慢慢涌出一种灰黑色的烟雾。那种烟雾如同有生命般涌向索拉尔,包裹住魔剑士的脸部。索拉尔把那些烟雾吸进去了。

    "放松。你的意识现在回到了三个小时之前,伊莱恩被绑架的那一刻。"圆桌骑士葛温低语道,"瞪大双眼,好好观察,看看周围有些什么?"

    贝迪维尔看到这里基本看懂了。葛温是在用某种烟雾给索拉尔进行催眠疗法,借助催眠来激魔剑士的深层记忆,让索拉尔能够回想起当时打斗中的各个细节。

    "我看见......一个男人......"魔剑士低声回答道:"听声音是个中年男人,脸容看不清楚,他穿着黑袍,袍子把他的脸遮住了。袍子很脏,袖子和裤脚边沿略微有点破烂的黑袍。那件黑袍上什么都没有,但是......但是他用一根暗金色的腰带,把黑袍缠在身上。不会有错的,他动起来了,他飘起的衣角下隐约透出暗金色腰带的金属光泽。腰带看上去和锁链有点相似。每一寸是一个锁节,正面能够看到......十个锁节,所以这人的腰围大概是......二十英寸?从左边数起第七个锁节上还有一处很明显的刮痕,似乎是被刀子割断过,之后再熔炼金属修补回去的。"

    "哼。"贝迪维尔低哼一声。没有听说过这号人物,但是被催眠状态下索拉尔的描述实在厉害,竟然精确到这种地步了。

    葛温略微一顿,继续给暗示道:"我从没听说过这号人物,我们现在的要目标也不是他。先把他放着不管,看看别的细节。比如场地?"

    "哼......"索拉尔继续在努力回想:"场地......很干燥。沙漠的砾石地面,旁边就是港口。......很多货柜舱,没什么特别有用的东西......嗯......这个港口到处标记着......[斯芬克斯工业]。这个码头是传说中的埃及富,斯芬克斯老爹所拥有的码头。"

    "我就知道。"贝迪维尔低叹道:"现在一切都有了联系。这位传说中的富斯芬克斯老爹,果然就是绑架事件的幕后黑手吗!"

    "不,不一定。"圆桌骑士葛温却不带感情地分析道:"斯芬克斯在开罗有很多产业,黑道与白道都有。总不能说一次绑架人口的事情生在属于斯芬克斯的码头里,就代表斯芬克斯是幕后黑手吧。"

    狼人青年没有作声。他本来想说,这个斯芬克斯和帕拉米迪斯等人有过直接接触,或许和帕拉米迪斯接触正是图谋着什么也说不定。但他进一步去想,斯芬克斯老爹似乎没有见过白熊人伊莱恩,似乎也没有绑架伊莱恩的直接动机?既然如此,那他确实没办法一口咬定绑架事件就是斯芬克斯搞的鬼。

    "那好,先不管场地。"葛温公爵继续提问:"看看别的人。除了和你对手的那个黑袍人之外,他们一定还有别的同党吧?他们有有什么特征?仔细看一下。"

    "一群埃及人......肤色基本上是棕色和黑色的,皮肤粗糙,很明显是常年在工地里充当苦力之职,受日晒雨淋才变成这样子的。"索拉尔继续回忆着细节:"穿的也是破破烂烂的粗布服......补丁好多,不够破洞多......是那种穷得可以为钱做任何肮脏勾当的地痞流氓。基本没穿鞋子,但在那种砂砾地上去跑得非常快,他们很习惯这种地形吧。他们用担架抬着伊莱恩,伊莱恩已经基本上没有挣扎的力量了......口吐白沫,是麻醉药吗......"

    圆桌骑士连忙打断道:"你的注意力分散了。先别管那头白熊,继续观察那群苦力工人们。"

    "没有什么好说的......那群苦力穿得......实在很普通......估计是为了隐藏身份,尽可能用平常的装束吧。哎,等等!......带头的那个抬担架的......他的腰上,好像有点什么......"

    "很好,全力关注着他。"葛温公爵命令道:"把你的视觉集中在他的腰上。现在,他正以原本度十分之一的度继续运动着。好好看着他,好好看,他的腰间到底有什么!一步,两步"

    "在衣服的破洞下隐约能够看见......小小的......黑色的。好像是......某种武器......藏在腰间应急用的小匕。"

    "三步。四步。"葛温继续用"慢动作"的方式帮助索拉尔回忆:"好好看,那到底是什么?"

    "那是......匕的......柄!没错,是柄!"索拉尔似乎越看越是清楚了:"那个匕的柄身,好像有什么......?呃!我看不清楚!还是动得太快了!"

    "五步!"葛温继续暗示道:"时间流动是原本的千分之一。现在呢?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

    "它是......它有着......翅膀......它的嘴巴锋利又像弯钩......它的头很丑......好像光头......它是......是秃鹫!"

    索拉尔突然从催眠中醒过来,半坐起来大喊:"没错,是秃鹫!秃鹫的纹章!这个纹章我在哪里见过!"

    贝迪维尔也在哪里见过同样的纹章。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

    "穆罕默德商团。"狼人低声道。

    "什么?穆罕默德商团?"索拉尔惊讶地看着贝迪维尔:"那个穆罕默德商团?我们曾经在船上当过警卫的,那个穆罕默德商团?"

    "是的。"重要的事情果然要说三遍,贝迪维尔心里不禁嘀咕。他转而一脸认真地看着索拉尔:"看你的样子,估计到现在还不知道穆罕默德商团那次任务里运载的东西都是什么吧?"

    "我听说是食物......主要是鱼罐头。"魔剑士索拉尔搔了搔头:"是鱼腥味引来那群沙漠魔鲛的,不是吗?"

    "我就知道。"贝迪维尔叹了口气:"索拉尔,你真是个笨蛋。那艘沙船以运输食物为借口,实际上却是在运送毒品。那一箱箱鱼罐头下面真正藏着的,其实是成吨的麻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