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384章 困陷之于诡道 (五十六)
    第1384章 困陷之于诡道 五十六

    啪嗒。沙漠毒蝎落在墙上,出一阵奇怪的响声。穆特瞬间追击而去,手起棒落,一击就把沙漠毒蝎砸烂了!黑色的虫浆到处乱溅,在墙边制造了一大片污迹。

    "噢,恶心!"艾尔伯特走过来看了一眼。这下可好,就连他那份文件也被毒蝎的体液污染了,变得极其恶心。

    "这都是什喵鬼?"艾尔伯特吞了口唾沫道。

    "就像你看到的,这是撒哈拉沙漠里特有的品种,带着剧毒的沙漠毒蝎。"穆特叹道,"被扎上一下,你半年都不用下病床了。"

    "而它为什喵会从我的抽屉里爬出来?"

    "因为现在是春天,正是它们的产卵季节。沙漠毒蝎产卵时都有喜阴的习性,最喜欢侵入民居的柜子里藏着了。如果不及时处理的话,你几个星期后打开那个抽屉,会现几百只小蝎子从里面爬出......"

    "别、别说了!"艾尔伯特光是想象到那一大堆蝎子从柜子里涌出的场面就头皮麻。

    "你......你刚才打开我的抽屉,就是为了这个......?"艾尔伯特又怀疑地瞥了猫人少年一眼。

    "当然。不然你觉得是为了什么?为了偷看你们魔兽猎人组织的机密文稿?"穆特略带讽刺地回道。

    老虎一瞬间变得满脸通红,羞愧得无地自容:"但......但是你可以早早把这事说出来喵,又不是什喵大不了的事情,有必要这样神秘喵......"

    "没有什么大不了?这事可是关系到开罗大酒店的声誉问题啊。"穆特拉长了脸:"我不知道酒店的工作人员们是怎么搞的,但这种危险的沙漠毒蝎本来绝不可能出现在酒店最顶层的豪华套房内。要是这事传出去了,谁还敢来开罗大酒店住宿?我在你关上抽屉的瞬间就看到了毒蝎的影子,本来想在你出去以后再来秘密处理掉这只蝎子的,但现在......可惜了。"

    "看来我们彼此都有不少事情瞒着对方喵。"艾尔伯特尴尬地搔了搔头:"好吧,这事我不会说出去的而你,把那个给我。"

    他从穆特手中夺过他的文件。他忍受着巨大的恶心瞄了那份卷成圆筒状的文件一眼,文件上还残留着沙漠毒蝎的虫浆,黑压压地蔓延了一大片,还有一些粘稠汁液不住地往地面上滴落。

    "呃。"

    "我很抱歉弄脏了你的机密文件。"穆特讽刺道:"那你到底想拿它怎么办呢?洗一洗晾干,或许还能看吧。"

    "不必了。"艾尔伯特顺势走到套房的开放式厨房里,打开灶头点了个火,把整份文件塞进火苗里点燃。沙漠毒蝎的体液很快就蒸殆尽,而魔兽猎人组织为了环省保钱而使用的粗制再生纸张又非常易燃,火很快就烧得很旺,几秒内就把整份文件烧得灰飞烟灭了。

    艾尔伯特心里暗叹自己的愚蠢,其实他早该这样做了。鲁夫的老家他并不是不知道在哪里,他不需要这份文件也能找到。留着这东西只会是个后患......不管是物质上的,还精神上的。

    处理好那份麻烦的文稿之后,艾尔伯特转而看着穆特:"我很抱歉怀疑了你......但我们还是好哥们,对吧?"

    "对............"穆特拉长了脸,也拉长语气地答道,明显是很不高兴:"反正我只是斯芬克斯老爹派过来监视你的,被你怀疑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用谢哈。"

    "你真是个小气鬼。"艾尔伯特嘟起嘴:"好了啦,我会补偿你的。我这就出去了,想要我带什么好吃的回来给你吃喵?"

    "不用了谢谢,冰箱里还有食材,我自己做饭吃还不至于饿死。"穆特倔强得很。

    "哼,那就随你的便了。"老虎生气地转身离去,几秒之内就重重地摔上门,消失得无影无踪。

    穆特嘟起小嘴沉默了好一会儿,刚想干点什么,却突然现地面上有个东西。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拾起它,才现那个其实是

    一张相片!一张猫人少年的照片!

    相片中那名猫人少年和穆特长得非常相似,但穆特自己当然是认得自己长什么样子的,他能从照片之中认出自己与对方的一些细微差别来!

    但是,照片中的那名猫人少年确实和穆特长得太像了!相似得就连穆特自己都觉得惊讶!他都几乎要以为这是艾尔伯特的某种恶心的玩笑,专门把穆特的照片改动了些许放在这里!

    但穆特瞬间否定了这个假设!当然不可能吧!这张照片略微陈旧,旧得十分自然,看上去应该是六、七年前照的,而这些年来穆特根本就没有照过这样的照片他这些年来根本就没有照过相!

    所以,这张和他似是而非的老照片,到底是从何而来的?!猫人少年瞬间就想明白了。

    这照片是从刚才那份文件之中掉出来的!因为穆特当时抢夺文件的力度非常之大,用文件卷成的棒子击打在毒蝎子身上,力量也并不小,所以夹在文件中的一些轻小物件就掉出来了!

    所以,这张照片来源于猎人组织的那份机密文件?但是,为什么?

    "你有兄弟之类的喵?"艾尔伯特初次见穆特时问的那个奇怪的问题,突然在猫人少年的脑海里重新响起。然后这一切都解释得通了!

    艾尔伯特曾经认识照片中那位,和穆特长得十分相似的猫人少年!老虎刚才那么紧张这份文件,就是因为不想让穆特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

    "原来如此,你这个混蛋。"猫人少年悄悄收起相片,低声嘀咕道。

    同一时间,艾尔伯特出了门以后,马上朝开罗大酒店附近不远的那间[失落天堂]酒吧走去。路程并不算远,他没有走多少路就到了。酒吧白天也营业,但它白天营业时所提供的"服务",相对于夜晚而言健全得多,酒吧大厅里没有围着钢管跳舞的女郎,酒吧各个吧台坐席上也缺少陪客人饮酒作乐的陪酒女们。或许是因为白天聘请那么多女郎来服务客人并不划算,又或许是因为白天来这里喝酒的人并不是为了那种服务而来的吧,天知道。艾尔伯特不禁摇了摇头,在略显昏暗的酒吧中四下找寻着香奈儿的踪影。

    就在此时,暗处有人在朝虎人青年招手。艾尔伯特的夜视能力虽然并不算十分好,但他能够清楚辨认出那就是香奈儿的纤纤玉手,于是他慢慢地,不动声色地朝酒吧的后台走去,和黑暗精灵少女会面。

    "你把我约到这种鬼地方来,是为了什喵?"艾尔伯特一上来就开门见山地问。

    "嘘!"香奈儿却把手指伸到她薄薄的樱唇前轻轻一吹,做出一个别作声的手势。她压低了声音对老虎说:"什么都别问,先跟我来。"

    "什喵嘛,神秘兮兮的"艾尔伯特很是不高兴,但既然香奈儿都这样说了,老虎也只好跟上。他们在一个黑暗幽深的走廊里穿行着,走廊两旁就是这间酒吧的特别贵宾房,尽管现在是大白天,贵宾房并不对外开放。

    不,话也不能说得这么死。结果,走廊尽头上还是有那么一间贵宾房在使用中,一丝丝亮光从它紧闭的门缝之间透出,在漆黑幽深的走廊里格外显眼。

    "在里面的都是什喵人?"艾尔伯特不禁压低声音,好奇地问。

    "你马上就会知道的。"香奈儿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走到贵宾房旁的一个小间里,打开了通往其内的小门。

    "你一定是在跟我开玩笑。"艾尔伯特低声抱怨着。没错,这个小房间就是上次他们两人躲在里面偷看菲莱欧斯和帕拉米迪斯聊天的那种小型杂物房。艾尔伯特和香奈儿挤在这种小小的狭窄的杂物房里检查敌情时,已经留下了太多不怎么美好的回忆。现在,他又要再一次挤进这种鬼地方里去吗?!

    "快进来啊!你还在等什么?"香奈儿已经挤进去了,顺手还把杂物房里的一些地拖水桶清理了一下,腾出让更多人进入其中的空间。

    "在这种狭窄的地方里,你又要趁机占我便宜的......"艾尔伯特低声嘀咕道。

    老虎的话换来了黑暗精灵少女凶狠的一下瞪眼。

    "好吧。"艾尔伯特搔了搔头,勉为其难地走进去,顺手轻轻关上身后的门,和穿着性感身材火爆的黑暗精灵少女挤在一起,共处于一片漆黑之中。

    香奈儿在伸手到处摸索,漆黑之中摸到了什么奇怪的地方,几乎让艾尔伯特怪叫起来。然而老虎竭力自制,没有叫出声音。而黑暗精灵少女却显然没有介意,她甚至可能根本不知道刚才摸到了什么,她继续摸索,好不容易终于在杂物房的某个活门机关前找到了该找的的东西。随着她扳下机关轻轻一推,外面便射进来一道细微的光芒。

    没错,她打开了一道墙缝,刚好够杂物房里的人瞥见那个贵宾房里一切动静的小缝。

    香奈儿转过来看着艾尔伯特,朝老虎做了个优雅的手势,示意:你先看吧。

    老虎皱了皱眉头,真的不知道黑暗精灵少女是在葫芦里买什么药。他满腹狐疑地把猫脸湊向门缝,瞄了一眼。

    在那个贵宾房中正在饮酒作乐的不是别人,原来正是沙暴斯芬克斯队的四分卫希洛玛、中锋古斯塔,以及另一名熟悉的陌生人今天负责把艾尔伯特和穆特的球衣送过来的"快递小哥",龙骑士多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