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382章 困陷之于诡道 (五十四)
    第1382章 困陷之于诡道 五十四

    浴池周围飘荡着绷带,就是之前那些用来缠住穆特的手脚,用以防止猫人少年的四肢软化下来的魔术绷带。

    但这些绷带上的魔术显然不是防水设计的,它们泡到热水就失去了魔力,从穆特的手脚上松脱。而穆特因为没有那些绷带的保护而打回了"原形",他的手和脚都软化了,拉长了,如同一条条死蛇般在水池里泡着!

    由于手和脚都变成了那副样子,失去了肢体支撑的穆特就连坐在浴池边上都做不到,因此他整个人横躺着沉了下去,鼻孔都沉到了浴池水位以下!

    "呜!咕嘟嘟嘟!"猫人少年竭力把脑袋从水里冒出,伴随着气泡,吐出几个含糊不清的词语:"咕救嘟我!"

    "呃,章鱼少年要淹死了。"艾尔伯特冷不防地冒出这么一句。

    "呜!"穆特的头又一次沉到水面下去,沉下去之前还没忘狠狠地白了艾尔伯特一眼。如果他的手脚能活动的话,他恐怕早就在浴室里找寻凶器,给老虎头上砸上一记了。

    "好吧好吧,别慌。"艾尔伯特这才慢条斯理地走过去,把快将溺毙的小猫从水中拖出:"哟,你还没有窒息吧?"

    "呜!咳咳咳咳!"穆特猛烈地咳嗽了好几下,把满肚子的水都吐掉:"差、差点就死掉了!"

    艾尔伯特又瞥了一眼猫人少年软化并拉长了的手和脚。它们此时还有很长一截留在浴池里泡着,简直如同泡在汤里的面条。穆特几乎淹死,事态其实挺严重的,但不知为何,艾尔伯特就是忍不住想笑的冲动。

    "噗呼呼呼呼呼......"艾尔伯特竭力压住自己笑出来的冲动,好不容易缓过一口气,开始责备道:"我提醒过你的,别自己一个去洗澡,绷带一松你就瘫痪了。我好意劝你,你却总是不听。"

    "我怎么知道!我刚才洗身体和淋浴时一切都还好好的,也不见绷带有松脱的迹象!可泡进浴池里的时候它就突然失效了!"猫人少年十分无辜地嚷着:"啊啊啊啊,别说了,做点什么!我感觉不到自己的腿了!"

    "你本来就感觉不到,白痴。"艾尔伯特过去把浴池底部的塞子拔掉。水位急下降,降到浴池深度大约一半的位置上才停止。没有淹死的危险之后,老虎才把猫人少年丢回浴池里:"真是活该。幸好肌肉松弛剂的药效过去了大半,没有再引起肌肉痉挛。否则你又得吃上苦头。"

    他走到一旁的淋浴间前,开始脱下上衣。

    "等等!你、你在干什么?!"穆特转头看见艾尔伯特在脱衣服,脸都白了。他有很不好的预感。

    "在洗澡,有问题喵?"艾尔伯特连裤子都脱了,在淋浴间的烟雾迷蒙中冲洗着身上的肥皂泡:"都是男人,你害羞什喵?看你的样子,双手双脚应该没有洗干净,就急急忙忙地带着绷带跳进了浴池吧?脏成那种样子就算是洗过澡了?到头来还得我帮你洗一遍,麻烦死了。"

    "不、不用了!"猫人少年全力地拒绝道。

    "啊哈哈哈哈!"艾尔伯特根本不理会穆特的请抗求议,大大咧咧地一下跳进了浴池。啪沙!水花四溅,淋了猫人少年一脸。

    "你洗身体的度倒是挺快的。"穆特冷眼看着艾尔伯特,一副想杀人的样子。

    "你认为快,就算是快吧。"老虎咧嘴奸笑,"来来来,把手脚都递给我,我帮你洗"

    "它们都麻痹不能动了,你忘啦?"猫人少年白了老虎一眼,显得又愤怒又无奈。

    老虎噗嗤一笑,伸手到水里寻找着穆特的手和脚。

    浴池的水位虽然降了一半安全了许多,但猫人少年的四肢仍然呈瘫痪无力的状态,麻痹感一直延伸到他的肩膀和大半个屁股上,他只能靠着自己的腰力撑持着,勉勉强强地坐在水池里,免得被淹死。

    水位大概浸泡到他小腹的一半多一点,刚好处于一个让他又痒又难受的境地上。蒸汽腾腾烟雾弥漫,豪华浴池里冒出的按摩用水流带着无数气泡,冲击着他的全身除了这些遮羞的"措施"以外,他可是全身一丝不挂的,和艾尔伯特躺在同一个浴池里。在这温热的水里,猫人少年既因为热力而满脸通红,也因为尴尬而满脸涨红。

    这时候艾尔伯特捧起穆特泡在浴池里的一只又细又长的手臂把玩着,挠有兴趣地道:"哇哦,好软呐果然连骨头都是软的喵你小子真是骨骼惊奇,体质特殊喵。"

    穆特不说话,甚至把眼神游移开,故意不去理会艾尔伯特。他看着露台外的风景,从这个豪华浴室的豪华浴池里,隔着水雾仰视蓝天上的云絮。

    艾尔伯特见穆特不管他,就拿起肥皂搓着猫人少年的手臂,自言自语般道:"手臂和双腿果然都是软骨喵。真想知道你的腰是什么构造,难道也是可伸缩的软骨喵?"

    "天知道。"穆特低声答道:"我被奴隶主装入章鱼壶的时候还很小,那时候我被敲断一条腿就痛得失去了知觉,根本不知道他们对我的身体具体做过什么。但我想,他们一定也把我的脊椎骨也敲碎了吧。不那样做,我的身体肯定装不进章鱼壶里。"

    "会疼喵?"

    猫人少年把目光从蓝天上移开,回头白了艾尔伯特一眼:"你没在听,我说过我第一条腿被敲断时就痛得晕了过去。"

    "我是说,在那之后。"老虎在猫人少年那只软化并拉细得只有柴枝般粗的手臂上不断揉出泡沫:"全身骨头被敲碎,肯定不会那么容易恢复吧?痛楚肯定会延续上好几个月吧?"

    "不。"猫人少年有点愕然地看着艾尔伯特,犹豫着该不该顺着老虎的节奏把话题进行下去的好。

    但他想了好一会儿,总算是鼓起勇气开口了:"在章鱼壶底部的洞开封之前,壶内填充着一种具有麻醉和杀菌作用的凝胶。最初躺在里面的时候什么都感觉不到,只觉得身体就像融化了一样,其实还挺舒服的。

    不过之后,事情就变得糟糕了。那种抗菌凝胶最终还是会失去效果,长时间混入奴隶们的体液和排泄物,难免会变脏。奴隶主必须把章鱼壶底部的塞子打开,让废液流走。然后他们只是不断地往壶内注水,注很多的海水,把壶内[成型]了的奴隶们......洗个干净。"

    艾尔伯特皱了一下眉头,没说什么。他记得菲莱欧斯曾经提到过被关入章鱼壶内的奴隶将会遭受的各种悲惨折磨。为了不触及穆特的痛处,这里还是保持沉默比较好。

    "我还记得那时的情形。"猫人少年打了一个寒颤:"只要处理得当,十名塞进章鱼壶里的奴隶里就有八名能够存活下来,算是[改造成功]。我家主人把好几百个装了人的章鱼壶放进地窖里存藏着,那个暗无天日的地窖天花板上有无数排水孔。

    每隔三天,天花板上就会流下所谓的[洗澡水]。冰冷的海水如同暴雨般落下,流进章鱼壶里,顺便把奴隶们排出的脏污冲洗掉。壶内的脏东西被冲刷一空,顺着章鱼壶底部的排污孔流走,流到地窖的排污系统里。每次这样[清洗]完以后,那个地窖内的恶臭就会暂时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海水的腥臭味,以及......血腥味......内脏腐烂的气味。"

    "内脏......腐烂?"艾尔伯特脸色一沉。

    "因为即使被装进壶内苟且活着,有些奴隶还是会慢慢地死去。清洗时从章鱼壶里流出血色,就证明那名奴隶命不久矣。然后我家主人的手下们就会把那名奴隶连人带壶弄走,处理掉。这种事情我见过无数次。有时候我不禁羡慕他们,或许那才是真正的解脱。"

    艾尔伯特闷哼了一声。

    "章鱼壶中的奴隶们一天只许进食一次,由垂下的软管注入如同猪食般难吃的流质。为了避免奴隶们咬舌自尽,坚硬的喂食管用套子扣在奴隶们的脸上,平常几乎从不离开我们的嘴巴。被堵上嘴巴的我们无法呼叫,只能像牲畜般出低吟。既没有尊严也没有人性。

    我们这些奄奄一息的奴隶里,却偶尔有几个脸蛋长得还不错的。他们会被定期带走,被当成某种装饰品,如同花瓶般陈列在奴隶主用以炫耀的收藏间里,供那些心理变态的大人物们赏玩之用。"

    "你呢?"老虎试探地问。

    穆特又深深地打了一个寒颤,脸上泛过无比的羞耻:"他们大概每隔一个月,也会来把我带走一次......洗个干净,为主人进行......服务......"

    "如果你不想谈的话,不提也罢。"艾尔伯特连忙打住。

    穆特脸色惨白地看来虎人青年一眼,深吸了一口气:"那个地方是个彻头彻尾的地狱。又脏又臭,人被如同牲畜般对待,连选择死去都被不允许,只能苟且活着。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从那种鬼地方熬过来的。或许是因为我从小就是奴隶,被虐待得麻木了,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尊严......的缘故吧。我看着别的奴隶们疯,绝望,最后在章鱼壶里虚弱地死去,我知道自己最终也会变得和他们一样。"

    "但你活下来了,你比他们坚强。"老虎在水里摸到了一条腿,拿出水面一看,马上笑道:"嘿,看这小猫腿子。好可爱的粉红色肉球。"

    穆特又狠狠地白了艾尔伯特一眼,对这个破坏气氛的家伙表示抗议。

    "那时我也几乎到达极限了。我家主人好像因为经济原因而卖掉了不少奴隶,他的工场里劳动力缺乏,有余力塞进章鱼壶里玩的奴隶也就越来越少。他剩下的[收藏品]不多,就更是卖力地把玩着自己余下的几件没玩坏的收藏品。那段日子实在太难熬了。或许再过一个月,一个星期,甚至再多一天,我都会身心俱倦地死去。"

    穆特满脸痛苦地接着说:"结果是斯芬克斯老爹救了我。他救了我,救了当时正在被主人凌.辱的我。他愤怒地砍下我家主人的头,打碎了章鱼壶,毫不嫌弃满身脏污的我,把我从地上抱了起来。他像呵护自己的孩子般摸着我的额头,叫我不要害怕。"

    "那是我这辈子遇到过的第一件好事。"说到这里,猫人少年流下了眼泪。

    艾尔伯特用肥皂洗着猫人少年的小脚丫,闷哼了一声:"也难怪你会对斯芬克斯老爹死心塌地。毕竟他在你最绝望的时候出现并救了你。嘿,我刚才也救了你一命,你却怎喵一点都不显示出感恩呢?"

    穆特嫌弃地斜眼看着老虎:"你和斯芬克斯老爹没法比,你这个变态。"

    "很好,我们不提这个。"老虎耸了耸肩,用水洗净猫人少年脚掌上的肥皂泡:"然而你也应该很清楚的,斯芬克斯老爹也不是什喵好人。他是黑帮老大。他杀人如麻,无法无天。你说你可以为斯芬克斯老爹做一切。但要是有那么一天,他要你去杀人呢?"

    "我也会做。"穆特想都没想就答道。

    艾尔伯特继续质问:"要是他让你的去杀的,是手无寸铁的女人和小孩子呢?"

    猫人少年犹豫了半秒:"......我也会去做。尽管我不认为斯芬克斯老爹会命令我做这种事。"

    老虎长呼了一口气:"要是有一天,他让你来杀我呢?"

    穆特沉默了大约一分钟。

    "但是我根本打不过你。"猫人少年一句直戳要害。

    "那不是重点!"老虎愤怒地咧了咧嘴:"如果,有那么一天,斯芬克斯要带你们这群兽人去动政变,让整个埃及,甚至整个非洲都陷入战火之中呢?你是否会拿起武器,听从那位大人物的命令,击杀无辜的平民们?

    回答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