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378章 困陷之于诡道 (五十)
    第1378章 困陷之于诡道 五十

    好可怕的威力!看着眼前这副毁灭的光景,就连贝迪维尔自己都被吓到了。

    对物理所知甚少的他,当然不可能明白个中原理。他刚才用[加水]把自己加到了世界的时间之外,他的本体度极快,也就代表着他使出的狼吼,其冲击波的度对于现实世界的时间而言也极快!而冲击波突破了音障,音以上的度传播出去,其破坏力将有质的飞跃!如此恐怖的音冲击波竟然还两叠加在一起,它能够把弱小的敌人完全震裂成飞灰,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然而他忽略了一点:声波并不会只朝一个方向传播出去。

    "呜!"他身边的那位魔术师吐了一口血,继而耳膜尽穿,眼角鼻孔同时流出鲜红色。

    那位魔术师七孔流血地,死了!

    "什么?!"狼人被吓得瞠目结舌。他确实没想到自己未经考量而使出的新招式,竟然会如此之危险!

    他慌忙转过去看了身后的白银骑士塔尔卡斯一眼。还好,塔尔卡斯距离贝迪维尔较远,受到的伤害也较少,只是耳膜被震碎了,有两道鲜红的血液从他耳朵中流出而已。在塔尔卡斯身后的葛温格林更有了多一重的保护,没有受伤!

    "嗯哼。"在门前守卫着的圆桌骑士葛温也把剩下的锹甲虫魔像大军解决干净了,他从烟雾中走出来,看了一眼满地的狼藉。其时贝迪维尔正忙着挥舞鞭子把剩下的那些圣甲虫魔像消灭干净,等葛温赶过来帮忙的时候,敌人的数量已是寥寥无几。

    "都解决了?"圆桌骑士走过来问。

    "抱歉,牺牲了一个人。"贝迪维尔瞥了倒在自己身旁的魔术师一眼,颇感愧疚:"而且还是被我的招式误伤而死的。"

    "别在意。你为了救队伍而不得不这样做,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葛温公爵劝道:"你做了一名优秀指挥官应该做的事情:牺牲少数部队,以救下大部分的部队。你已经干得很好了。"

    "我没有。我本来应该可以先推开他,让他免受致命伤害的。"贝迪维尔叹道,他又看了看因耳膜穿了而痛苦倒地的白银骑士塔尔卡斯。如果狼人青年事先知道在加世界中使出的狼吼有如此惊人的威力,他肯定会先把身旁的那名魔术师推开吧。但是人都死了,现在再来后悔也没有意义,贝迪维尔只好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过去把那名死不瞑目魔术师的眼睛合上。

    "你还好吗?"葛温也过去扶起了白银骑士。塔尔卡斯痛得呲牙咧嘴,冲圆桌骑士做出一个强忍出来的苍白的笑,似乎在表示很高兴自己还活着。

    "说实在的,葛温格林那小子到底还要破解到什么时候?"狼人不禁把心里的怨恨转移到别的地方去:"如果他能早点把事情完成,我们本不需要牺牲任何人的。"

    "他会把事情完成的,只要给他一点时"

    圆桌骑士葛温话音未落,原本如石头般呆坐在那里的葛温格林突然大喊了一声:"搞定!!"

    嗖!整个资料室的警报突然就停止了下来,天花板上的红灯也悉数退去,整个充满紧张感的场景顿时变得安静而冷清。

    "搞定了?你都对系统干了些什么?"贝迪维尔好奇地问。

    "嗯?怎么是你?"葛温格林颇为轻蔑地白了狼人青年一眼,然后又用余光瞥到了他的养父葛温。他马上转过去看着圆桌骑士:"你也来了?"

    葛温公爵板起脸:"你的礼貌都到哪里去了,年轻人?贝迪维尔先生在问你话呢。"

    "哼。"葛温格林于是又白了贝迪维尔一眼,这一眼更加冷澈冰霜:"主系统没能彻底破解,不过我把他们的安保系统卸除掉了。这艘该死的船以后都不能在对我张牙舞爪了,真是活该。"

    "船里的资料呢?"贝迪维尔又急着问。

    "哼,那个该死的电脑女人刚才在和我比度,我在全力抢救资料,她就在全力删除。藏在这艘船里的资料原本有很多,但都被她删除百分之九十了。"

    "啧。"狼人又一咂嘴。只希望剩下的资料里有救醒格林薇儿王后的线索,否则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白费气力了。

    "贝迪维尔代理舰长。"伊芙的声音在此时才响起:"请立即停止对本舰的破坏行为。你和你的同伴多本舰所做的破坏行为将被视为对舰长和船队直辖指挥官的反叛,如果你再不停止对本舰的破坏,你的代理舰长资格将被取消。"

    "哦。所以你拿船长和直辖指挥官的名字来吓唬我了?"贝迪维尔轻蔑地一笑:"你倒是说说,这位船长和那位直辖指挥官都叫什么名字啊?"

    伊芙停顿了好一会儿:"请求无法通过。船长和直辖指挥官的名字属于军事机密内容。"

    "哼。"狼人青年没好气地说:"算了吧,他们恐怕是在几万年前就已经死掉了的人,还算什么军事机密?真够蠢的。葛温格林,你能把这艘破船完全停下来吗?我以后都不想再听见伊芙这个蠢女人的声音了。"

    "我确实可以利用一个逻辑错误迫使这艘船自动停机。"葛温格林呢喃道:"古代人虽然很聪明,但他们的想法偶尔会短路,做出一些和他们才智完全不相称的蠢事,让人有机可乘。"

    贝迪维尔厌烦了:"只管告诉我:[能]还是[不能]?"

    "能。让它停下来是可能的,但是以后再启动就难了。"

    "没关系,让它永远停止运转吧。"贝迪维尔冷酷地答道。他心里清楚,这艘船留着始终是个隐患。毕竟,它的动力炉一旦爆炸,可以轰飞半个非洲啊。

    "很好。"葛温格林听从了贝迪维尔的提议:"初始化病毒程序。距离注入病毒还有十,九,八"

    "快住手!你在做一件十分错误的事情,贝迪维尔代理舰长!"伊芙明显急了。

    "八。"

    "如果我不停手,你又能那我怎样?"狼人得意地冷笑:"再派你的魔像们来杀我啊?"

    "七,六,五"

    "又或许,把闸门都关闭,氧气都抽掉,让我们在这里窒息而死?"贝迪维尔不留情地骂道。

    "四,三,二,一"

    "去死吧。"如同在宣判这艘船的死刑,狼人青年低哼道。

    "病毒注入开始。"葛温格林略有点得意地拍下了键盘上的[输入]键。危险的电脑病毒被注入了沙漠之舟的控制系统之中,对船的控制系统造成不可逆转的破坏!

    "不!"伊芙绝望地尖叫着,一切却已是回天乏术。

    她的声音渐渐失真,被阵阵的电子杂音所替代。不仅如此,整个资料库的灯光都变得忽明忽暗的,在闪烁中不断衰减。病毒在破坏着这艘船的系统,估计很快就会让它彻底瘫痪吧。

    "噢,有一件事我忘了说。"葛温格林突然露出阴险的脸:"这艘船目前潜在沙海里,靠它撑开的保护罩,才免于被沙子彻底活埋。如果船彻底停机的话"

    "你怎么不早说!"贝迪维尔慌忙按下通信器:"崔斯坦,要撤退了!你们那边的状况如何?!"

    "就在你背后。"鱼人王子一脸不悦的出现在贝迪维尔身后。他们似乎也是刚刚赶到,不料一到达战场就要撤退,想必是十分的不爽吧。

    轰隆!五分钟后,贝迪维尔作为队伍里殿后的人,也从沙坑里爬了出来。在他背后的沙船沙漠之舟被万吨黄沙彻底吞没,出噗通的一下声响,从坑洞中喷射出漫天沙尘。

    贝迪维尔假装潇洒地拍了拍满身的尘土:"任务完成。现在我得回去开罗大酒店里,洗个澡"

    然而葛温公爵拉住了狼人:"先别走,贝迪维尔先生。你得回去[帕拉米迪斯号]里,为这次的任务写报告。"

    "噢,该死的就不能改天再说吗?!"

    "不能。你身为这次行动的指挥官,有责任把事情进行到底。"圆桌骑士一脸正经地说:"虽然你是这次的指挥官,但我可是圆桌骑士。"

    "你什么意思?"贝迪维尔不满地一皱眉。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别忘了,你要通过试炼成为圆桌骑士,必须得到大不列颠在任全部圆桌骑士的一致同意。这其中当然也包括老朽。"葛温板起脸看着贝迪维尔:"要是我认定你为一个不负责任的指挥官,那你从今以后就别想再当什么圆桌骑士了。你懂我的意思吗,贝迪维尔先生?"

    "很好。"狼人青年耷拉着耳朵,没有多作辩驳。

    伊文和崔斯坦朝狼人青年充满恶意的耸了耸肩,仿佛他们早就预料到事情会如此进展似的。怪不得崔斯坦和伊文会"推荐"贝迪维尔当指挥官。他们事后一脸轻松地转身离去,原来才是对身为指挥官的贝迪维尔,最大的嘲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