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369章 困陷之于诡道 (四十一)
    第1369章 困陷之于诡道 四十一

    同一时间,非洲的加纳。

    艾尔伯特一行人完成了比赛以后,从加纳国家体育馆离开,没有花上多大的劲就来到了码头的沙船前。

    老虎还以为他们离开时会受到狙击,这一切的幕后黑手黑帮老大赛特会不惜一切地阻挠斯芬克斯队回程。然而赛特的手下并没有出现,一切都顺利得有点让人难以置信。

    真正登上沙船以后,艾尔伯特才彻底松了一口气。赛特的手下恐怕认为比赛完结以后再袭击斯芬克斯队不是一个适当的时机,所以都放弃了,另图大计去了吧。

    也罢。

    沙船终于迎风起航,离开了港口。虎人青年坐在甲板上休息,试图在回去之前尽量多回复一点体力。他今天要干的事情就只有参加美式足球赛这一件,如今要办的都办妥了,他可说是无责一身轻。回去以后他一定要美美地洗个热水澡,然后吃饭睡觉,把从比赛里积累下来的疲劳都消除了再说。

    他其实确实可以在沙船的更衣室里洗个澡。但使用惯了开罗大酒店的豪华浴室套间以后,那种又小又窄的公共浴室他实在看不上眼。

    满脸轻松的老虎躺在甲板上伸了一下懒腰,转头去看猫人少年穆特。穆特显然也还没有洗澡,只见猫人少年正如同一只长了虱子的野猫似的,在一个劲地伸手抓痒主要在抓自己的大腿内侧。那画面不能更美。

    老虎马上报复式地咧嘴奸笑:"嘿嘿嘿嘿嘿。你小子还好意思说我恶心?没有做好护具消毒的人明明是你。这下可好,长股藓了吧?"

    "胡说!"猫人少年狠狠地白了艾尔伯特一眼:"我会痒,都是这些绷带的错。它们绑得实在太紧了,时间一长就让人觉得好难受。"

    "是喵?你下面痒是因为那些绷带的话,为什喵不把它们拆掉?"艾尔伯特回想起之前的比赛,现穆特所受的其实基本都是些皮外伤。那种小伤,随便一名治疗师使个治疗魔术就能让穆特疤痕都不留地痊愈。

    既然如此,为什么穆特还全身包着那么多的绷带呢?这一点都不合理。

    "医生说不能拆。为了防止伤口感染什么的。"穆特一脸正经地说,但他说这个的时候,小猫爪子却在不安分地挠着自己的手臂。

    "哼,伤口肯定都愈合了。什喵鬼医生还要你一直绑着绷带?你明显被捉弄了吧?"艾尔伯特一脸的不屑,"来吧,你不肯自己拆,我帮你拆好了。不用害羞喵"

    "不不不!快住手!这样真的不大好!"穆特挣脱开艾尔伯特的手:"要听医生的嘱咐!或许他们有什么特殊的理由呢?"

    "特殊理由个屁!我说可以就可以!你信我还是信那些庸医?"

    "我信医生。"猫人少年却想都没想就说了出口。

    艾尔伯特愣定了一下,然后赌气起来:"你小子自找的!"

    他一手把穆特按在地上,一手就开始接下猫人少年手臂上的绷带了。

    "呜呜呜呜!不要,不要哇!"穆特在无力地挣扎着,论力气他怎么可能跟虎人青年比?

    有一半是开玩笑,另一半是认真。艾尔伯特麻利地拆掉了穆特左手臂上的绷带,顺势检查了一下猫人少年的手臂。如同他所预期那样,穆特手臂上的那些小伤口早已痊愈,就连半点疤痕都没有留下。医生们告诉穆特必须缠着绷带防止感染,果然是骗人的。

    "看,我没有说错吧?"艾尔伯特略有点得意:"根本就没有伤口,又何来感染?你绝对是被医生们作弄了。"

    "可是......"穆特也将信将疑地爬起来查看自己的手臂。果然什么问题都没有。亏他还一直缠着那种又紧又让人难受的绷带,从比赛完结以后开始,一直熬了半个小时。感觉好冤啊。

    "哼。"猫人少年活动了一下手臂,郁闷地哼道:"好吧。还是把这些让人难受的绷带拆掉好了。医生们太过大惊小怪了,其实根本就没有必要搞出如此严重的防止感染措施。"

    "我就说喵。"艾尔伯特咧嘴笑道,手已经摸向了穆特的胳肢窝:"来来来,我帮你把其余的绷带也拆掉。"

    "别碰我,你这变态!我自己会拆绷带,用不着你来帮忙!"

    就在此时,豹人菲莱欧斯刚好穿着一身短袖便服,披着一条大浴巾走过,估计是刚在沙船船舱的更衣室里洗完澡,出来吹吹风。他看见猫人少年在老虎的怂恿之下动手拆绷带,不禁脸色都变了:"你们在干什么?快住手!"

    "什喵?我们在拆"

    "哇啊啊啊啊啊啊!"艾尔伯特的话马上被穆特的惊呼所打断。猫人少年挥舞着他的左臂尖叫起来:"我的手!我的手喵!"

    艾尔伯特当然也看到了。穆特的手臂就像断了线的风筝般低垂着,在挥舞的同时也如同绳索般摆动,看上去既可怕又搞笑。

    艾尔伯特之前就调侃过穆特是章鱼,因为穆特伸长手臂到处挥舞的样子和那种水生软体动物实在太像了。但老虎万万没想到猫人少年的手竟会像现在这样拉伸到小树枝般粗,而且无力地掉落在地上,盘卷成一团,简直就像快要融化了似的!这不是章鱼触手,还能是什么?

    "嘘!"穆特才叫了一声,菲莱欧斯就迅地一手捂住了猫人少年的嘴巴。他随手拿起自己的浴巾盖在穆特那只"融化"了的手上,催促道:"在这里说话不安全。快到船舱里来重新包扎一下!"

    "好疼......好疼啊!"猫人少年的手臂不仅仅是软化成一团,还在抽搐。那一跳一跳地抽动着的手臂果然和真正的章鱼触手十分相似。艾尔伯特本来想笑的,但他看着穆特因痛苦而扭曲的面容,就笑不出来了。

    "呜呜呜!"整条手臂强烈痉挛带来的痛楚可不是闹着玩的。穆特马上痛得晕过去了。

    "这比想象之中的还要严重。"菲莱欧斯低声嘀咕道,马上扛起昏迷过去的猫人少年,并对老虎说:"跟我来。"

    艾尔伯特点头跟上,二人迅进了船舱里。沙船里有一个小小的医疗室,其中虽不算是百药俱全,但必要的医疗用品还是齐全的。菲莱欧斯把穆特安置在病床上,一名船医已经过来为穆特的手臂做应急处理了。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了喵,这是怎喵一回事?"艾尔伯特边看着满头大汗的猫人少年,变担忧地问。

    菲莱欧斯带上医疗室的门,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道:"简单地说,我们的敌人找到了穆特的死穴。"

    "死穴?"

    "就是我们之前对战加纳黑金刚队时,他们使用的那种肌肉松弛剂。"豹人瞥了猫人少年一眼:"我不知道你从穆特口中听说过了没有,艾尔伯特先生。但这孩子曾经是奴隶,而且拥有他的那名奴隶主,还是一个残暴不仁的变.态。"

    "我听说过。穆特被敲断手脚塞进章鱼壶里,对吧。"艾尔伯特竭力保持住平静。他昨天听穆特说起这个的时候还以为猫人少年是在开玩笑。没想到这玩笑居然是真的。

    "你既然听说过,那我就容易解释得多了。"菲莱欧斯继续说:"正如你所知道的那样,穆特的臂骨腿骨其实都已经被敲断了,而且都是不可复原的粉碎性骨折。负责[行刑]把人塞进章鱼壶里的家伙都很专业,他们的手法可以保证一个人的肢体彻底毁掉,永远无法再复原。当斯芬克斯老爹把这只小猫救回来的时候,大家都以为穆特会落下永久伤残,一辈子都无法从病床上爬起来的。

    然而他自己治愈了自己。在他被塞进章鱼壶中,在数年数月长时间受虐待强.暴的过程中,他原本已经粉碎了的臂骨腿骨渐渐聚合成一截截微细的整体,再次组成了如同脊柱般的骨骼结构,并渐渐和他的肌肉结构融合为一体。"

    "就像蛇一样。"艾尔伯特不禁加插一句。

    "嗯,就像蛇一样。"菲莱欧斯点头重复道:"本来,这种变化毫无用处,只是为了减少骨头碎片刺伤肌肉的几率,让被困于章鱼壶中的穆特减轻些许痛楚而已。但我们救出他以后,在长时间的复健治疗之中,穆特竟然自己掌握了用肌肉力量驱动他那些异化了的四肢的能力。可能是猫人族天生拥有这方面的天赋吧,他最终把他那些蛇一样的肢体控制得无比熟练,甚至让自己像正常人一样站起来活动。这不得不说是个奇迹。"

    并不是奇迹。艾尔伯特心里清楚得很。穆特是从绝望的深渊里爬出来的人,他承受过巨大的屈辱与痛苦,却仍然不知道放弃。这样的人根本不需要靠上天赐予的奇迹,他们本来就能创造奇迹。

    总之,本来手脚骨尽碎,终生都得在病床上度过的猫人少年靠自己的力量站起来了。但这和目前的情况有什么关系呢?艾尔伯特仍然无法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