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362章 困陷之于诡道 (三十四)
    第1362章 困陷之于诡道 三十四

    诺威王国,又或者被称为[古老诸神沉眠之地],它乃是一个由数百万年历史沉淀而成的,古老的国度。

    不把冰岛王国算进去的后,它就是欧洲连接着内6的,最北方的国度;这是一片被冰雪覆盖,却又丛林密布,既富饶,又与世无争的净土。

    赛格莱德还记得魔剑士索拉尔说过,诺威是猎龙者一族的老家。虽然猎龙者一族为了猎龙而分散于世界各地,但他们的大本营永远都在这个国度里。这里既然是猎龙者们扎根的地方,他们会把一族中最重要的武器宝库[英灵之殿]设在这里,也是顺理成章之事。

    也就是说,刚才的传送门把豹人青年从埃及送到诺威来了吗?距离好远的一次传送。

    "你在什么愣?快跟上。"奥丁老爹已经走在林中,远远招手催促道。

    "到底要去哪里喵?"赛格莱德几个箭步追上去,距离身后隐藏着猎龙者基地的大山越来越远了,不禁纳闷。这片树林不算太茂密,放眼望去,豹人青年并没有现任何建筑物。要是奥丁老爹打算从某个猎龙者一族的遗迹里把配方和原料交给赛格莱德,那倒是合情合理的;但从这片什么都没有的森林里,又能拿出什么东西呢?

    豹人青年无奈地跟上。多去猜测也没有用,只能等奥丁老爹自己揭晓谜底了。就在赛格莱德步入森林里的同时,一双蛇一样的眼睛从林中的某个阴暗角落里睁开,瞥了那两名闯入者一眼。这双带着裂缝的蛇眼睛把注意力集中在豹人青年身上,它眯了眯眼,很快就隐没在树林的深处。

    "哈嚏!"赛格莱德不免打了个喷嚏。

    "体质好差,这点温度就让你着凉了?"奥丁老爹嘲讽道。

    豹人青年懒得去搭理老头。赛格莱德目前穿着一身短袖衣裤,从一个极度炎热的世界里穿越到这个被白雪覆盖、银白之下透出葱绿的新世界里来。他身上最厚的一块布也不过是他穿着的裆布,而且那种东西还不保暖。若这种贫酸的衣服也能让一个人在接近零度的环境下保持住不感冒不打喷嚏,那还要防寒装备有什么用?

    "先说明一下:你要的那个[龙脑香]涂料,主要配料是龙的唾液和脑液。也就是说,它是需要猎杀一条龙才能做出来的珍罕品。所以我带你去的地方不会有这种[原材料],你就别为猎龙而费心了。"

    "这和说好的有点不同喵。"豹人青年揉了揉冻得青肿的鼻子,抗议道。

    "哼哼,确实有点不同。然而世界上的龙多了去了,那种飞天蜥蜴在龙之大6随便猎杀,不难找,就不用我带你去找吧?"

    赛格莱德没有回应,继续默默往前走着,以表示自己的不满。

    "所以,龙脑香的事暂且不提。我们转而来说说[松脂]的事吧。"奥丁老爹在一颗大树的跟前停下脚步。赛格莱德不免好奇地打量了那棵大树一番。笔直的树干钢针般的树叶,魁梧的高度挺拔的树形,果然,这是一棵松树。

    "这棵是有三千年树龄的[抹香松]。它的主要特征是,会出类似樟木的香味。"奥丁老爹从腰间取出匕,在树皮上划了一下。当他把树皮划破的时候,果然,有某种沁人心脾的清香开始蔓延。虽然赛格莱德的小猫鼻子因为冻伤而迟钝了不少,他却仍能轻易感觉到它强烈而又不浓烈刺鼻的幽香。

    "而且它的树脂颜色和十分独特,是种这样子的。"老头继续说道,刀子在树皮已经割开的口子上再多划了几下,把切口加深。

    很快地,有某种金黄色的半胶体便从树干内流出来了。乍一看,赛格莱德还以为那是蜂蜜。它看上去是那么是清澈,就是那么漂亮的纯粹金黄色,赛格莱德不禁有了错觉,仿佛那是种和蜂蜜一样甜腻美味的珍品。

    "怎么了,你想舔一口?"奥丁老爹压抑住自己嘴角上的坏笑,一脸正经地用刀子刮下树脂,递到豹人青年面前:"那就试试吧,它至少没有毒。"

    "这真的能吃喵?"被骗过一遍的赛格莱德不禁有点将信将疑。

    "能吃。"奥丁老爹不带感情地答道:"两万年前我族人在一次战争的失利里被迫退到一片抹香松的森林里,几乎惨遭灭绝。林中没有吃喝的东西,他们只能靠树上的冰雪融水解渴;而他们唯一的食物来源,就是这种树脂。靠着啃食树皮、吸食树脂而艰苦抗战了一个多月,我的族人最终获得了战斗的胜利而存活了下来,这才有了如今猎龙者一族的昌盛。所以这种抹香松,我们每过十年就会大范围种植一片,以表达对这种慷慨植物的感恩之情。"

    "知道了快给我试试就好了,啰嗦什喵。"赛格莱德越听越不耐烦,拿起沾有树脂的小刀,舌头舔了一下。

    然而他瞬间就后悔了。一股惊人的苦涩味道在他的喉咙里蔓延。仅仅是那黄豆大小的一滴树脂,却带来了比突厥大沼地最苦的植物苦参还要苦上千倍万倍的味道!

    "呀呸!呸呸呸呸"赛格莱德被苦得连仪态都没有空去顾及了,只得一个劲地吐口水,试图把口腔里那些可怕的苦味清理掉!

    "我的喵啊!这是什喵鬼东西喵!简直苦翻天了喵!!"吐完一轮口水,赛格莱德才有空去抱怨。

    "啊哈哈哈,看你这只馋猫还敢不敢在乱吃来历不明的东西。"奥丁老爹却似乎很高兴他明显是在捉弄赛格莱德以取乐。

    "混账!真会骗人喵!"赛格莱德还在清理着自己的口腔,"刚才的故事也是假的喵?这么苦的东西你们族人怎么可能放得下嘴喵!"

    "故事可是真的。"老头却轻描淡写地答道,又从流着黄金色松脂的树干上刮下更多树脂,把指头般大的一块树脂送进嘴里:"当你肚子饿起来的时候,不管如何难吃的东西也能下咽吧。人活着就是一种煎熬,相比之下,这点苦涩又算什么?"

    他若无其事地嚼着,简直好像在嚼一块蜂蜡,看得豹人青年傻眼了。

    "噢,它还能杀菌除臭,在口腔里形成长时间的抗菌保护层,对牙齿很好哦。"奥丁老爹继续用劝诱的语气对豹人青年说:"你真的不想多吃一点吗?"

    "不用了谢谢喵。"赛格莱德知道老头这次明显是在骗他,当然不会上当。

    "反正,这就是我们要找的松脂了。"奥丁老爹把一早准备好的袋子取出,挂到切裂的树皮的边沿上,靠着树干上切口的巧妙角度支撑着袋子,让袋子可以长时间悬挂在树干上,以自动收集流下来的树脂。

    "把收集到的树脂晒干、研成粉末,附魔用的松脂粉就完成了一半。"奥丁老爹继续说:"但当然,这只是负责保存魔力的[媒介]而已,光抹这种树脂是不可能出效果的。"

    "我就知道喵。"赛格莱德更加不满低哼。他所知的附魔用松脂总共有三种,雷电、冰冻和火焰松脂。但他眼前这些能放进嘴里吃掉的松脂,显然并不带有特殊魔力。

    "所以,我们需要在松脂里加入别的[配料]。"奥丁老爹继续解释道。然后他伸出双手,啪啪地拍了两下,似乎在召唤着什么。

    有什么东西,突然从树上窜下!

    那个毫无预兆,突如而来的黑影,起初吓了赛格莱德一跳他还以为那是栖居在树上的某种毒蛇!

    然而,当那东西停留在奥丁老爹的肩膀上,容豹人青年定睛看清楚以后,赛格莱德的小心肝就镇定下来了。

    那东西根本不是毒蛇。与长相丑陋的毒蛇相反,那是某种长得伶俐乖巧的小蜥蜴,而且还带着一双小得可怜的翅膀。那拳头大小的蜥蜴还长着一双大大的、如水般清澈的眼睛,此刻正在傻乎乎地瞪着赛格莱德看。它身上有着暗红色的鳞甲,在日光下反射出漂亮的火光。若以不讨厌蜥蜴者的眼光来判断,这只小蜥蜴其实还是长得挺漂亮的。

    这是......龙吗?

    然而,它这搞笑的尺寸,和赛格莱德认识的龙类简直大相庭径。一条成年的拥有力量的巨龙或许有能力用魔术把自己变成这个尺寸,但大部分的龙都不会这样做。毕竟,这样做的话等同于在陌生人面前示弱,而死要面子的龙族宁愿死掉也绝对不会让自己名誉蒙羞。

    所以,这是一条年少无知,不懂世事的幼龙咯?

    也不对。猎龙者一族不是专门猎杀龙族的吗?他们和龙族应该是死对头吧?龙类的幼仔才不可能和猎龙者老头如此亲近。

    看到赛格莱德一脸疑惑,估计是猜不透这个生物的来历了,奥丁老头才挤出一个胜利者的微笑:

    "这是热瓜,我的小宠物。如你所见,他是一条伪龙fakedrag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