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335章 困陷之于诡道 (七)
    第1335章 困陷之于诡道 七

    同一时间,埃及的某处。

    "呜喵......"赛格莱德微睁开双眼,只感觉到喉咙中一阵火烧般的灼痛。他渴了,而且不是一般的口渴。被强力麻醉剂弄昏过去的人,在醒来时往往会有着严重干渴脱水的症状,而这正和豹人青年现在所经历的一模一样。

    我到底在哪里喵?赛格莱德的脑子里瞬间闪过如此的自问。

    对了,他被一群黑衣人袭击了。那群人是人口贩子,专门绑架优秀的武器工匠,估计是要把赛格莱德绑走,带到某种秘密工房里为那群人的老板效力。

    然而豹人青年也奋死挣扎,并击败了那群黑衣人......又或者说那群木头制成的魔像。

    等等。既然如此,为什么他还会被麻醉了,送到了这种陌生的地方来?

    赛格莱德看来一眼周围的环境。这个房间布置得十分精致豪华,却不是他在开罗大酒店的房间。这里的豪华装修别具一格古雅,看上去有点像某种古代宫殿,而不是现代化的大酒店。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赛格莱德竭力去回想,但麻醉药还影响着他的心智,让豹人青年的思绪无法集中。

    对了对了。他打败了那群黑衣人魔像,又或者说把敌人杀剩一个的时候,那名敌人却逃进了一旁的民居里。他劫持了一名小女孩作人质,要赛格莱德投降。

    豹人青年用自己的机智化解了那个危机,并把小女孩毫无损地救下来了。

    他却没想到那名所谓的"小女孩",竟然也是一台用木头制成的精巧的魔像。

    想到这里,赛格莱德不禁觉得脖子一阵刺痛。没错,当时假装成小女孩的木头魔像从口中射出带有强力麻醉药的毒针,让豹人青年华丽地中招了。

    之后就是毒性作,赛格莱德的身体开始不听使唤,而人口贩子们的第二波援军也赶到了,眼看就要把赛格莱德绑走。

    所以......这里是人口贩子们的巢穴?

    不对,好像漏了什么喵。赛格莱德再次集中精神回想。

    对了。在他险些被人口贩子们绑架的时候,又出现了另一伙人。那伙人和黑衣人们干了一架,全歼了那群木制魔像,并救下了赛格莱德。

    在他彻底失去意识前,好像看到过某个人......

    某个讨厌鬼......某个话唠......

    赛格莱德突然瞪大了眼睛:"是卢斯福喵!"

    他惊得从床上跳了起来。

    "哇啊!"然后他又缩回去躲在被窝里,因为他现自己全身一丝不挂的。

    "哼...那该死的变态喵......"赛格莱德探头四处张望,试图找到任何可以蔽体的衣服。然而这个布置豪华的房间里却就是没有衣柜。极致奢华典雅的镶金床头柜和桌椅上,除了花瓶杯子等杂物以外就一无所有,就连一条可以穿的裤衩也不留给赛格莱德。

    无奈之下,豹人青年把被子扯起来卷在身上,当作一件临时的衣服使用。金色丝绸的被子格外软滑柔顺,披在赛格莱德身上时偶尔还会滑落,让他不得不两手不停地提着被子,状况颇为尴尬。

    水。

    赛格莱德这才现自己已经口渴得到了极点,再不喝点水,喉咙就会炸裂了。他看着房间内的布置,桌子上虽有杯子,内中却没有装水。要喝水的话,估计得以现在这副德性跑到房间外去。

    但是再怎么尴尬也总比渴死的好。赛格莱德无奈地搔了搔头,慢慢摸索着推门而出。

    很好。房间的门并没有锁上。至少他不是这里的囚犯,至少暂时不是。

    当门被推开的瞬间,一股明媚的阳光自外射入。豹人青年顿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因为在他面前,放眼望去,尽是翠然欲滴的绿色。

    身后的建筑物是由极端考究的镶金白玉砖砌成的城墙,而他眼前则是一片美丽的树林。他这才现自己原来身处于一个宫殿之中,宫殿围绕着一片绿洲建成,让庄严华丽的殿堂中渗入了植物的绿色灵气,给人一种肃穆而又生机勃勃的感觉。

    森林之中隐约传来潺潺流水之声,赛格莱德能看见一道清澈的溪流直通往远方,并汇入某个绿洲的大湖之中。而再往远处延伸,绿洲之外就是沙漠很可能就是撒哈拉沙漠。

    日光之下,湖面泛起的星点粼光在不断闪耀,和白金的宫殿、和翠绿的树林、金黄的沙丘、冰蓝的湖水相互映衬,一切都美不胜收。

    却是一种人迹罕至、旷世荒凉的美。

    赛格莱德干渴的喉咙被这道溪流召唤着。他渴得都已经不顾一切了,跑进树林的溪流前,双掌捧起一勺子的溪水就送进了嘴里。

    那水清甜可口,滑入喉咙后还带着深远的回甘,简直是绝品!仅仅是喝上一口,就完全停不下来,赛格莱德如同上了瘾般捧起溪水大口大口的喝着,然后他觉得还不够过瘾,干脆一头扎进小溪中,如同野兽般狼吞虎咽地喝起水来。

    他从小就被教导过不能随便喝自然界中的生水因为你永远不知道这看似干净的水里到底包含了多少细菌和寄生虫。但对于一只快要渴死的猫来说,这一切都是空谈:享受过了,再去担心接下来的问题就好。

    喝了一肚子水后的赛格莱德还嫌不够过瘾,他突然现自己全身粘腻得很,感觉该洗洗了。他之前中了强力麻醉药而全身麻痹,副作用也包括身体上的毛孔不受控制地松弛放大,渗出汗液和油脂。此刻满身是汗和油腻的他,可想而知是多么的难受。豹人青年朝溪流的尽头望去,那片清澈冰蓝的绿洲大湖仿佛在召唤着他。

    没有动脑子多想,他就跑到了湖边。略显冰蓝色的湖水在日光之下清澈干净得能看见湖底,看上去大概只有一码深。赛格莱德脱下了用以遮羞的丝绸床单,一个筋斗跳进水里。

    但他马上就后悔了。没错,虽然大湖看上去很浅,但这一切都是水把光线折射过后的效果。湖底距离湖面实际上足有五码深,完全是赛格莱德无法立足的深度。他吓了一跳,手脚慌忙乱划!

    豹人青年并不是不会游泳,但他一直疏于练习,游术始终很差劲。而且他刚从全身麻痹中恢复过来不久,身体还虚弱得很,突的剧烈运动只会造成不良的后果。

    结果而言,手脚慌乱划动的赛格莱德,开始出现猛烈的全身抽搐。他只感觉到手臂大腿的肌肉在不受控制地绷紧,绷得阵阵犯疼,身体却僵硬得完全无法动弹。他喝了好几口水,马上不由自主地下沉!

    他溺水了!

    实在太失败了!赛格莱德的意识渐渐模糊。明明已经熬过了各种凶险,好不容易活了下来,却竟然要溺死在这种来历不明的鬼地方里!

    就这样孤零零地死去,不为人知地死去,再也无法和兄弟父母相见......

    好不甘心!

    他又喝了好几口水,窒息的感觉随着水流进他的肺部而不断蔓延,已经快要不行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影子却从远处的湖底中冒出,迅游向赛格莱德。有谁,一手抱住了豹人青年。

    赛格莱德感觉到对方那充满弹性,柔软并如同丝绸般滑溜的。那人好像是个女人。

    她抱紧了他,拽着溺水濒死的豹人青年,迅朝岸上游去。

    赛格莱德只感觉到一两团软绵绵的东西压住他的脸,触感无比的舒服,但他同时也感觉到无比羞耻。自己竟然一丝不挂地在湖中游泳溺水,被一个陌生女子救起来了。

    他又羞又恼,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豹人青年微睁开眼睛,现自己又一次躺在了床上。

    他所在的房间和之前的有所不同,大了一倍以上,床前有一个由不透明丝绸制成的帘子,把床的位置和房间隔离,如同一个小小的隔间。房间里似乎还有别的人,就在这个隔间之外。

    这一切还是如同之前的豪华,雅致而大方得体。赛格莱德知道自己还在原本的那座依傍绿洲建成的宫殿里,但他对这座宫殿的了解也就仅此而已。

    外面似乎有人影在晃动。赛格莱德能够从投影在丝绸上的隐约身影判断出隔间外有两个人,他们似乎坐在房间的一张大桌子旁,手拿着什么研究个不停。他们研究得如此全神贯注,目前还没有现赛格莱德已经醒过来一事。

    豹人青年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敌是友,决定暂时不声张,观察一段时间再说。

    "实在惊人。"就在此时,其中一名青年男子开口了:"只是短短的一天,它已经从[所罗门的冰器]进化成[所罗门的黑冰器]了。[宙斯.马基纳]的预言果然不假,[名匠]已经在这个时代出现了。"

    赛格莱德马上认出那名年轻男子的声音,不禁吃了一惊。

    不会有错的。那个让人听着就烦躁,却喜欢滔滔不绝地唠叨下去的声音是主人,正是卢斯福子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