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332章 困陷之于诡道 (四)
    第1332章 困陷之于诡道 四

    某年某月某日。

    最初只是想得到。却连得到都不被允许。这个世界从未公平过。有些人花一生的努力都不可能得到别人生来就拥有的东西,即使是得到了,也会被强行认定为大罪。

    因为重罪而被放逐,男人在海中漂流了三天三夜。

    被地中海无情的海潮冲刷至岸上时,等待着他的,却是另一片地狱。

    荒凉而残酷,撒哈拉沙漠的沙海一望无际。没有水也没有食物,这名虚弱得奄奄一息的中年男人徒步走在沙海之中,如同行尸走肉。

    他用仅存的那一点力气掰下仙人掌的球茎,不顾尖刺把他的手扎伤,疯狂地撕掉球茎的外皮,喝其中不知道是否带毒的汁液,以滋润他干燥开裂的嘴唇,如此活了一天;

    他和毒蛇搏斗,在惊险万状的战斗之中存活,生吃蛇肉充饥,生喝蛇血延命,如此又活了一天;

    他啃食野兽的腐尸,忍受着恶臭,把尸体内那仅存的一点点水分吸进嘴里,如此再活了一天;

    他被沙漠魔鲛袭击,在最危险的瞬间抓住了魔鲛那满带锐利尖牙的嘴巴,狠命撕裂怪物的下颚。他啃噬鲨鱼那几乎没有血也没有肉的身体,吃掉腥臭的内脏。如此又再活了一天;

    日间,太阳的光芒狠毒无情,一刻不停地焦灼着他那开裂的、掉了无数毛的身体;

    晚上,星月的光芒伴随极寒,从他脏腑之中一点一滴地榨干他的体力。

    他瘦骨嶙峋,面目狰狞,犹如旷野之中一只匍匐行走着的恶魔。

    他没有可以归去的家园,没有死后可升上的天国,他的内心充满了绝望、空虚与痛苦,但他仍是一名幸存者,选择以幸存者的身份继续活着,如同行尸走肉、没有目的地活着,却仍然顽强地活着。

    因为他隐约觉得,在这片茫茫大漠的尽头,似乎有些什么,在等待着他。

    他没有可以祈祷的神,也没有可以皈依的信仰,茫然的他仅在遥远的地平线上看到一个若隐若现的、希望的闪光。

    他依稀记得自己儿时生活的村落里,他的族人们跟随习俗去做的一件事他们把荒野中捡来的漂亮的石头挂在村子最高的建筑物顶端。这样一来,即使在最幽暗的夜里,石头反射的微弱光芒在十里以外都能隐约看见,那是指引族人回家之路的光芒。

    回家。即使没有可以归去的家园,心智朦胧的他仍然想着回家的事。即使是死去,也不能徒然死在这片荒凉的沙漠之中;即使是死去,也得在自己的归宿中入眠。

    仅仅为了这个不知是否存在的光明,他迈着沉重的双腿,一步一步地朝着目的地进。

    然而,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当男人走到目的的尽头,以为终于能够一睹那个希望之光的真容时,却失望地现,那所谓的闪光不过是沙漠之中一块巨大而怪异的玻璃柱子。

    是不是天然形成的,是怎样形成的,这一切都不再重要。这仅仅是一根愚蠢的玻璃柱子。

    这不是他的家乡,这什么都不是。因为这个世上早已没有他容身的地方。

    男人的最后一丝希望之光也终告破灭。这就是现实。这个现实得残酷的世界上,没有神也没有天国,没有乐园,更没有救世主。

    男人无力地倒在沙子里,身体已经瘦得如同柴枝。生无可恋,空虚绝望,他已经不想再爬起来继续活着了。

    然而就在此时,一艘沙船高驶过。

    "就是那个。"船长对船上真正的大老板说道:"高纯度 日轮石 的结晶。之前我们一直没有得到利比亚政府的开采许可证,只能睁眼看着却不能动它。今天情况可就不一样了。"

    "好。把它采回来吧。"大老板在船舱中瞥了那根巨大玻璃柱子一眼,低声答道。但比起珍贵的矿石,大老板却更在意另一件事。他把目光锁定在倒在玻璃柱子旁的那名男人身上:"那人是?"

    船长不屑地说:"估计是流浪汉吧。那些犯了罪被判放逐,只能在沙漠里永远徘徊等死的人。别管他就好了。"

    大老板却没有回答,而是推门而出,从船的甲板边沿跳了下去。

    "喂。"

    大老板轻轻踢了踢那名流浪汉的背脊:"还活着吗?"

    男人用干涩而布满血丝的双眼,了无生气地看着大老板。

    "也就是还活着咯。很好。"大老板低头看着这名干瘦的男子:"你想死在这里,还是跟我走?"

    男人闭上眼睛,没有回答。

    "想死的话,随时都可以。但是想活下来,人却需要活着的勇气。"大老板转头看着那根耸立着的巨大玻璃柱:"古斯塔。"

    男人的身体轻微震颤了一下。他其实是感到十分吃惊的,但此刻的他却虚弱得连动一下都费劲,因此他再吃惊也只能轻微颤动一下而已。

    "你果然是知道的。"大老板接着说:"真巧呢。我以前也在一个猫人族的村子里待过,这个有趣的村子有个习俗,就是喜欢把这种[日轮石]的结晶挂在村子的最高处,让自己的族人能够远远看见它。即使在最漆黑的夜里迷失了方向,那个村子的人只要抬头看着这块石头的闪光,就能找到回家的路。挂着这种石头的建筑物,用猫人们的方言来说,正是叫做[古斯塔]。"

    大老板突然一声轻笑:"陌生人啊,我不管你是否被放逐至此,也不管你因何被放逐。如果你不想死,如果你还想再一次回到家乡的话,就替我免费工作吧。当你替我工作,本应赚到的酬劳足够抵消这块日轮石结晶柱的价值时,我就负责送你回家乡。以我的钱财与势力,帮你洗罪只是小菜一碟。

    怎么样?你要答应吗?同意的话就点头,不同意的话就继续沉默吧。"

    男人楞定了数秒,才用尽自己身体里最后一丁点力气,微微地点了一下头。他用完这点力气,就晕过去了。

    "很好,古斯塔。"大老板转头对沙船上的水手们说:"把这人送到船上,给他吃喝,让他活着。我留着他还有用。"

    于是,这个被放逐的男人活下来了。他抛却了以往的旧名,被重新叫做古斯塔。刚从死亡边沿挣扎着活过来的他,吃得比谁都多,半个月之内就完全康复,从一名骨瘦如柴的家伙变成了膘肥体壮的大汉。

    他为大老板工作,干着三倍于别人的分量,从最底层的苦力干到清洁工人,再到酒店保安,再到大老板的私人保镖,最后是全职的美式足球员。

    十数个年头一天没有休息过的他,却并不是为了早日回到家乡。非也。回家的念头早已在漫长的岁月里被他忘记得一干二净了,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回家乡的必要。

    这里就是他的家。

    沙暴斯芬克斯队和加纳黑金刚队的比赛还在继续。

    艾尔伯特看着躺在长椅上昏迷不醒的古斯塔,不禁伸出一只手指,好奇地在大老虎的腹肌上戳了一下。

    "你在干什么?!"猫人少年穆特还在帮昏迷的古斯塔脱掉鞋子,他看见艾尔伯特不仅没有在帮忙,反而在骚扰伤者,不禁愠怒地白了艾尔伯特一眼:"别妨碍古斯塔先生休息!"

    "可是,"艾尔伯特看着刚脱掉球衣、赤露着上半身的古斯塔:"希洛玛队长老是把古斯塔叫做[死胖子],我还以为他真的很胖呢但这肚腩上根本没有肥膘喵!"

    于是穆特白了艾尔伯特两眼:"别妨碍古斯塔先生休息!!!"

    "知道了,知道了啦!"老虎退开半步:"开个玩笑而已,用不着这喵凶喵!"

    球场上又响起一个哨声,艾尔伯特转头望去,原来斯芬克斯队的奖励进攻回合也成功得分了,是由踢球手踢进漂亮的一球。斯芬克斯队正以 7 : o 的比分领先于加纳队。

    但接下来才是真正的问题。斯芬克斯队的攻防线少了古斯塔,不免薄弱了许多。马上就要换成加纳队的进攻回合了,这样下去真的没有问题吗?

    "死胖子的情况如何?"希洛玛队长从场上回来休息了,似乎是不打算参加防守回合的指挥工作。

    "坏。很坏。"穆特把古斯塔的腿甲脱下,看到的是虎人大汉因长时间肌肉紧绷而青筋暴胀的小腿。

    这难道不正是在抽筋吗?

    艾尔伯特不禁皱了一下眉头。太糟糕了。

    因为长时间的力而让肌肉处于过度兴奋状态,抽搐不仅会拉伤肌肉组织,更会让人暂时无法行动,一动就会被剧痛所止。这样一来,即使古斯塔能够从昏迷中苏醒,身体已经到了极限的虎人大汉,今天也恐怕无法继续参加比赛了甚至可能需要好几天的静养!

    四分卫希洛玛冷眼看着昏迷不醒的虎人大汉,凝住了好几秒,然后突然说:"我就知道,死胖子的体力不可能差成这个样子,打一个回合就倒下。"

    他满脸平静怒骂道:"该死的加纳队,果然还是使出肮脏手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