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329章 困陷之于诡道 (一)
    第1329章 困陷之于诡道 一

    听完对方的话后,伊莱恩犹豫了一下:"可是......贝迪维尔叫我一、一定要和索拉尔先生呆在一起,不、不要去干太危险的事情......"

    "噢,拜托!先是你爸爸,然后又是这个什么贝迪维尔!"监工无情地嘲讽道:"你真的只听别人的话行事,没有自己的主意吗?真是一个听话的小男孩呐!"

    "才、才不是!"伊莱恩撅起嘴来抗议:"伊莱恩也、也会自己做主的!......偶尔。"

    "偶尔?"

    白熊人涨红着脸:"要、要我干什么?报、报酬有多少?快说吧!我得看看到、到底值不值得接这工作!"

    "好,果然是男人,够爽快!"监工冷笑着从石头上站起来:"那就跟我来吧。"

    "呃?那工作不、不是在这个工地里干的吗?"伊莱恩突然怯了。

    "当然不是。你的工作在码头,负责搬货。"监工继续不怀好意地笑着:"怎么了?离开了工地,不和你的朋友待在一起,就怕了吗?"

    "才、才不是!"伊莱恩急忙找着借口:"可、可是手上的工作。"

    "那个就别管了,我允许。"

    "但是我、我的午饭呢"

    "到了码头再领饭盒。"监工已经走出去好一段距离了:"你到底要不要去?不去的话就算了。"

    "等、等等!我去、我去就是了"伊莱恩丢下手中的铁锤,无奈地跟着那名监工走了。

    同一时间,还在工地休息区吃着饭盒的索拉尔见伊莱恩久久还不来吃饭,中午休息时间都快过去了,不免有点担忧。

    他瞥了在座的工人们一眼,现不仅伊莱恩没来,就连早前那位监工也没有出现在休息区里。

    索拉尔这人平时虽然没有机心,单纯的性格并不比白熊人伊莱恩好上多少,但他偶尔还是会警惕周围的物事。他转头看着一旁的民工,随口问道:"这位朋友,你有见过今天出现在工地里的那位监工先生吗?午休时间都已经快过去了,那位监工为什么还不来吃午饭?"

    "监工?"那位壮硕的埃及民工愣了一下,然后才醒悟过来:"哦,你说埃德里监工吗?他今天病了,根本没有来工地啊,临时代替监工的是那边那位舒米特工长。"

    "什么?"索拉尔沿着那名民工的指示方向望去,看到的却是另一位上了年纪的壮汉显然不是之前那位监工。

    感觉到事有蹊翘,魔剑士又急着追问道:"但刚才一直在督促我朋友工作的那位先生是......?"

    "不知道。那货我们都不认识。"民工耸了耸肩:"你们最好小心点。开罗的各种工作场所里都经常会有那些装作脸熟混进来的家伙,专以介绍工作为由,拐骗那些不识世面的年轻人。这些家伙其实是人口贩子,惹不起的。"

    "天啊!"索拉尔被吓了一跳,整个人从座位上弹起:"抱歉,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办,先失陪了!"

    "嘿!你的饭盒"

    索拉尔没有理会那人,瞬间去取了自己的衣服行礼,朝着伊莱恩之前所在的那片工地疾奔而去。

    然而他还是来迟了,白熊人和那名假监工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哼"索拉尔半跪下来摸索着地上的痕迹,试图找到脚印之类的线索。他并不擅长于追踪目标,因此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找到了沙子地上隐藏得颇好的脚印。脚印朝着工地的后门一直延伸,从它所指的方向看来,伊莱恩他们的目的地应该是码头?

    "等我,伊莱恩。"索拉尔只朝着码头的方向奔去。

    而大约在二十分钟前,白熊人伊莱恩跟在那名冒牌监工的身后,已经来到了码头。

    "看吧,这就是你的工作场所。"冒牌的监工伸手指了指远处一群在干苦力的工人。人们扛着大小不一的箱子,满头汗水,把这些货物搬上沙船。更有一些人则推动着搬运重型货物的车子,把更多的物资送往沙船的仓库里。这些工人们边走边有节奏的吆喝着,让整个码头都呈现出一片忙碌的景象。

    "嗯......"伊莱恩略带疑惑地哼着。虽然这些工人们干的活儿都十分繁重,比工地里的工作更能锻炼身体,但是这些工作实际上并没有难多少,应该说比工地里的工作更加没有技术含量,都是单纯的体力活儿。这和监工之前说的"高回报、有更好锻炼机会的工作"似乎不太一样?

    但他都到这里了,或许在码头干活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咕嘟腹鸣声打断了白熊人的思考。

    "哦,对,你还没吃午饭。"冒牌的监工嘴角轻微上翘,流露出一股让人难以察觉的狡猾:"来吧,我先带你去领饭盒。吃饱以后就有力气工作了。"

    "真、真的可以吗?"伊莱恩并不是个彻底的笨蛋,他知道码头和建筑工地是两个不同的地盘,这边派的饭盒可不会让他白领:"我没有在这边工、工作过,他们会让、让我白吃吗?"

    "我说可以就可以。快跟来!"监工装作怒,一句话搪塞过去,然后自顾朝着码头的某个角落走。

    白熊人搔了搔头,只好跟上:"我、我的衣服也留在工地那边了......"

    因为建筑工地十分热的关系,工人们一般都不穿衣服工作,现在的伊莱恩也只穿着一条裤衩,显得有些尴尬虽然码头上运货的工人们也大抵的这样穿的。

    "随后会命人把你的衣服送过来的,少担心。"冒牌监工哼道,走到码头东侧一个略幽暗的角落里,与那里等着的一名中年男人接头:"我把他带来了。"

    那名穿着黑色长袍的中年男人打量了白熊人一眼:"就是这家伙?"

    "就是他。"冒牌监工压低声音:"我之前亲眼目睹他那惊人的自愈能力。不会有错的。他或许就是计划的关键。"

    "哼,好吧。"黑色长袍男子转头看着伊莱恩:"你跟我来。"

    "是去吃、吃午饭吗?"伊莱恩低声问。

    "对对,是去吃午饭。"中年男人冷笑着朝码头的饭堂后门走去:"吃饱了再干活。"

    "好、好吧。"愚蠢的白熊人完全没有怀疑就跟着那人走了。

    他们才走出不足一百码,便来到了码头饭堂后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那名中年男人让白熊人在一旁的木箱子旁坐下等待,饭堂里很快就有人端出来一只还是热腾腾的饭盒。

    "下午的工作快要开始了,快吃吧。"黑色长袍男子催促道。

    "嗯。"白熊人打开饭盒,把里面的内容物打量了一遍。午饭是传统的埃及风味无酵饼,其中还夹着满满的午餐肉和青菜,看起来十分好吃的样子。至少这边的伙食比建筑工地的要好多了。

    白熊人舔了舔嘴唇,马上大口大口地咬了起来,吃得又快又急。他嚼了几口以后,远远看着码头上那些如同蚂蚁大小的工人们的影子,不禁好奇地问:"既然下午的工、工作还没有开始,为、为什么那些工人们已经在工作呢?他们不用吃、吃午饭吗?"

    "笨蛋,那群人是奴隶,奴隶一天只准吃一顿饭。"黑色长袍男子用冰冷的语气说:"中午吃饭这种福利怎么可能让那些贱奴们享受到?"

    "可是,好、好可怜......"伊莱恩把剩下的夹肉无酵饼吃完,同情地说。

    "噢,你用不着可怜他。因为你很快就会变得比他们还惨。"那名中年男子突然说。

    "什、什么?!"伊莱恩大惊失色,马上从座位上跳起。

    但已经迟了。他只觉得浑身一阵眩晕!

    "怎、怎么回事......?!"白熊人站都站不稳,打了个踉跄就往后倒。他想伸手去扶住木箱子的边沿,避免自己摔得太疼,但他的手臂也变得麻木乏力,连使劲扶稳自己都没有办法。他一屁股坐在地上,摔得自己眼冒金星!

    "这午餐里有、有毒!?"他这才反应过来,知道自己被人下药了。

    "这家伙真是一头怪物。"就连之前的那位冒牌监工也从阴影处走出来,一脸惊讶地看着倒地不起的伊莱恩:"能够瞬间放倒百头大象的强力麻醉剂,他吃下去以后竟然还能够开口说话......"

    "正是我们的计划最需要的。"穿黑色长袍的中年男子走到伊莱恩跟前,小心翼翼地掰开白熊人的嘴巴,拿出一包粉末就朝里面灌:"好孩子,乖,快把剩下的药也吃完。"

    "呜!呜呜呜"伊莱恩抗拒着,用尽他浑身的力气抗拒着,然而却无补于事。麻醉药让他全身无力,控制身体的能力都渐渐被剥夺了。粉末顺着他的喉咙,被强制性地滑入腹中。温热在他的裤子间蔓延,他觉得既羞耻又无能为力。麻痹的感觉彻底攫住了他的全身,他在一阵抽搐过后彻底失去了知觉。

    "把他搬走。"中年男子下命令道。数名工人从暗处走出,用担架抬起体型庞大的白熊人。

    "住手!"索拉尔此时刚好赶到,并看见了这一幕。

    他马上从腰间拔出他的蜥牙弯刀,一副临战状态地吆喝道:"放开我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