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313章 探索之于荒野 (二十八)
    第1313章 探索之于荒野 二十八

    同一时间,埃及开罗的黑市里。

    咚,咚,咚,咚。随着结尾的最后几下敲打,赛格莱德终于把最后一面月神钢的盾牌制作完成。

    豹人青年抹了抹额角的汗,在这种酷热的日子里站在火炉前连续打了好几个小时的铁,即使于他而言也不免有点累了。

    "这是最后的一面盾了喵。"他转头看看坐在桌子旁的奥丁老爹,有如交差般说道。

    而奥丁老爹也麻利地把打好的月神钢盾取去,和另外的那些盾牌叠在一起,用大麻布裹好。

    "辛苦你了。"老头从柜子里随手拿出两瓶喷漆:"这是你的报酬,两瓶龙脑香应该足够你把手上所有的武器都镀上漆了。还不够的话回头再问我要。我先出去把这些货物交给我的接头人。"

    "等等,你亲自去喵?"

    "当然了。"奥丁老爹白了豹人青年一眼:"你又不认识我的接头人,怎知道该把货物交给谁?更何况你是唯一精通制造月神钢工艺的人,还是别在外界抛头露面的好。"

    "所以老爹你去就没有危险喵......"赛格莱德眼看着已经一把年纪的奥丁老爹披上一身斗篷,连脸都遮得严严密密的。

    "相信我,这个国度里根本没人敢惹我。"老头更从墙上挂着的那些龙武里挑了一把长剑别在腰间。那柄长剑泛着火红色的光芒,恐怕是威力极大的龙武。

    "好、好吧喵。"赛格莱德确实也不想搀和进奥丁老爹的商务之中去,便随口答应道。

    "在这里等着别乱走。"奥丁老爹提起包袱就推门而出,"有人来敲门也别应门,我自己有带钥匙。"

    "哦"没等赛格莱德回话,奥丁老爹已经把门重重地扣上了。

    被留在石屋中的赛格莱德有点郁闷,他这才想起今天来找奥丁老爹的真正目的他是来询问关于月神钢和奥丁老爹的儿子的事情的。现在看来只好先把一切搁置下来,等老头回来再问了。反正他还有一整天的时间。总之,先把同伴们的月神钢武器升级一下,都喷涂上龙脑香吧。赛格莱德这样想着,就近坐在桌子旁,开始了喷漆作业。

    他起初看奥丁老爹喷漆时,觉得这是个十分简单的活儿。总之就这样均匀地在武器上喷涂一遍不就好了嘛。但实际操作起来,难度却远赛格莱德的想像,他花了足足十分钟才喷完了一柄月神钢长钺,而月神钢的刀刃的龙脑香上却喷的十分不均匀,一部分呈黑铁色,另一部分却还是半透明的,整个刀刃就像上了迷彩一样,十分难看。为了把整柄长钺喷得更加均匀,豹人青年不得不再补喷了一遍,不仅浪费了不少喷漆,还让武器表面呈现出一种隐约的凹凸不平的感觉,看得他都傻眼了。

    但是还好。过了一会儿以后,喷漆似乎和月神钢融合了,凹凸不平的部分渐渐消失,至少用肉眼无法分辨虽然在近距离仔细看之下还能看得出一种异样的迷彩。乍看上去,整柄长钺的刀刃变成充满金属光泽的黑铁色,而那"迷彩"则幻化成刀刃上某种玫瑰花瓣般的纹路,突然就与赛格莱德最初用乌兹钢铸造月神钢标枪有了某种相似之处。

    赛格莱德叹了一口气,这柄喷漆做"坏"了的长钺就留给他自己用吧,接下来再接再厉,努力把同伴们的武器喷涂得更好看即可。

    但他突然又有了某种奇怪的想法。他瞥了一眼桌子旁的那只袋子,那袋东西正是奥丁老爹先前示范附魔用松脂粉末。据说抹上这个以后武器就能简单地附上魔,在冲击之下熊熊燃烧起来。

    在龙脑香喷涂均匀的状态下,武器上燃烧的火焰确实很稳定。但赛格莱德现在做出来这带着花纹的黑月神钢长钺,其上的龙脑香十分不均。它用于抹粉附魔,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豹人青年取出一些粉末,小心翼翼地抹在武器上。他拿起长钺,用手指在其上[咚]的轻敲一下。

    松脂的魔力在冲击之下施放,如同被点燃了般。顷刻间,整个房间里耀满了七色的光彩!

    "什喵?!"

    在赛格莱德面前的火焰,可以说是光怪6离。它不稳定地摇曳着,呈七彩的颜色,在月神钢的表面上不断变化着。即使是现在,刀刃尖端的火光和刀刃中部的火光都有着完全不同的颜色,而末端的颜色变得更快。赛格莱德看着这种色彩斑斓的魔法火焰,就连他自己的都几乎陶醉进去了。但他转念一想,终于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抹在黑月神钢长钺上的松脂之所以能够燃气这种七色魔火,结果还是因为[位相差]。

    [龙脑香]本身就是一种特殊的喷漆,它能储存光子,甚至能够储存能量。它让抹上去的松脂的魔力保留在刀身上不散失,只在击中敌人的瞬间释放。在普通情况下,均匀喷涂与武器表面的龙脑香会稳定地储存魔力,所以刀刃上的火焰呈单一的颜色。但这次赛格莱德喷漆时出了失误,把油漆喷的十分不均匀,渗入月神钢长钺内的龙脑香便有了魔力吸收效率上的差异。结果而言,当抹上松脂粉,点燃以后,就出现了这种不稳定诡异魔火。

    但是为什么呢?赛格莱德大惑不解普通的松脂粉燃烧起来时火焰是橙红色的,其中存储的魔力和热量呈正比,而热能又与火焰的颜色相关。熟知火焰的人大概能猜测出,那个橙红色的火焰的热度,大概是一千摄氏度左右吧。

    然而现在在豹人青年面前跳跃着的火焰,偶尔会变化出金白色、天蓝色、甚至淡紫色。

    金白色的火焰温度大约是在一千四百摄氏度左右,天蓝色的火焰则有约两千度。温度最高的淡紫色火焰,少说也有五千多度。光凭那些松脂粉提供的魔力,原本是远远达不到这种温度的。

    也就是说,正因为赛格莱德把涂料喷涂得不完美,才出现了火焰温度的不稳定,导致它的温度时高时低,成波浪状不断起伏?

    原本松脂的魔力只能提供约一千摄氏度的橙红色火焰,却因为不均匀喷涂的龙脑香的位相差效果而被大大提高了温度。一部分的能量在短时间内储存起来,下一次燃烧效果叠加,最终产生了比原本的橙红火焰更高热度的七色火焰!虽然非常不稳定,但它却让杀伤力有限的松脂力量进一步增长!

    这个有趣的效应,要是善加利用的话,或许能够制造出某种更强力的兵器?

    赛格莱德得意地笑了。他把长钺塞进冷却用的水桶里,打算赶快让火焰熄灭,以及冲掉武器表面上的松脂。让他吃惊的是,水桶的水瞬间被几千度高温的七色火焰蒸了,在一阵如同爆炸声般猛烈反应之中,整个屋子都被蒸汽笼罩!

    "呜咳咳咳咳!!"豹人青年慌忙推开石屋子的窗户,让满室的乌烟瘴气散去。他缓了口气,回头再去看那只装水的木桶时,现那木桶已经被爆炸弄得东歪西扭的,外形略显搞笑。

    幸好奥丁老爹的工坊里所有工具都经过特殊处理,专门用于打造凡人远远无法想象的龙武。这只水桶也被高度附魔过,异常坚固,不会简单地被水汽爆炸拆散否则,爆炸的水桶恐怕会散成无数尖锐如刀的碎片,贯穿赛格莱德的身体!真是想想都可怕!

    赛格莱德抹了把脸,刚才的水蒸气爆炸差点把他蒸熟,让他颇为狼狈,全身毛散乱卷曲。但他至少活下来了。而石屋子里的布置也仍然整齐,估计这里的一桌一椅都经过特殊处理,不会被铸造武器时的一些小事故影响到吧。赛格莱德走过去看了看那只装着松脂的袋子,它也还好,仅有少量松脂洒了出来。这点小事故造成的微不足道的乱象,奥丁老爹应该不会介意吧?

    豹人青年把火焰松脂的袋口扎紧,打算把它妥善地收藏起来,免得再洒掉更多。他正打算把松脂放到长椅旁的柜子里也正是奥丁老爹取出松脂的地方,却现这柜子里竟然还藏着好几包松脂。

    [雷电]、[冷冻]、[火焰]有着明确标注的袋子们整整齐齐地排成三列,陈放在抽屉里。所以说,除了火焰松脂以外,还有另外两种属性的松脂咯?

    赛格莱德搔了搔头,他一点都不觉得奇怪。毕竟,这些松脂只是一种存储魔力的媒介,让人们能够在其中附魔,把各种形式的魔术附在其中。既然有火焰的魔术,当然也有别的魔术。

    但是,等等。如果火焰松脂能够在赛格莱德的黑月神钢长钺上制造出特殊的七色火焰,那么别的松脂又能变化出什么效果呢?

    怀着试试看的心情,赛格莱德取出了一袋雷电松脂,抹在武器上。

    应该不会有问题吧?年轻的豹人吞了口唾沫,轻敲一下武器的刀刃,动了松脂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