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280章 猎魔之于寂夜 (二十三)
    第128o章 猎魔之于寂夜 二十三

    听完对方的话,丹尼尔瞬间傻眼了。

    "你......叫我什么来着?"

    "渗透者七百二十号。"那人重复道。

    此时,四周的景色才完全成型。

    这是一片被寒风吹袭的冰冷幽谷。在无数竖起的嶙峋怪石之上,一座宏伟的钢铁城堡屹立在冰峰顶端,在呼啸的冰风中毅然不动,如同一名孤高的王者。

    似曾相识。逻辑告诉丹尼尔,他理应从未到过这种怪异的地方。然而他却对这个冰冻山谷有印象,也是奇怪。

    "这是个梦吗?"见习骑士少年只觉得越糊涂。

    "严格地说,这确实是个梦。"从刚才起就在跟丹尼尔说话的那个人,身影也渐渐变得明晰,可以被看清了。

    那是一名老头。全身穿着黑色羽蓑,又矮又瘦的老头。他皱巴巴的脸和苍白的皮肤看上去十分不健康,这老头看起来至少年过九十了。数十只乌鸦在老头的肩膀和头顶上静伏,伺机而动,仿佛是老头黑色羽蓑的一部分。在这种怪异的光景中出现这种怪异至极的老头,这真是一个疯狂的梦。

    "你中了梦魇的幻术,本应挣扎得更久一些。但我们把那个幻像的作用时间调快,你尽快攻克之,让我们有一点空余时间交谈。"

    "什么?!"

    老头不顾丹尼尔脸上的夸张表情,继续解释道:"你在这里,因为我们希望你出现在这里。当你醒过来的时候,在此处的所见所闻,会被你忘得一干二净。你会忘记一切,除了我们交托予你的指令。"

    "我完全没听懂,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你又是谁?!"

    "我是乌鸦教父,徘徊在生死边界的接引人。"老头从肩膀上随手抓起一只乌鸦。那只乌鸦没有逃也没有挣扎,显得十分听话,仿佛只是老头的玩具。

    "而这位,是凯瑟王。"

    而另一个巨大的身影,出现在乌鸦教父的身后。一个全副武装,穿戴整齐的王者。

    既是王者,同时也是一具干尸。它那干枯失色的躯体上几乎没有半点肌肉,让人很好奇这具活尸是如何继续走动的。然而这一切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具干尸的惊人身份。

    它头上缀满宝石的金冠,设计古老而独特。丹尼尔对历史并不熟悉,但他知道这个王冠,因为他在历史书的插图上看过。

    一切证据都符合乌鸦教父的叙述。这具活尸不是别人,正是伟大的凯尔顿开国君王,凯瑟.d.潘托拉肯。

    此刻的丹尼尔惊讶莫名,吓得合不拢嘴,一时间不知所措。

    而正好,乌鸦教父也把手中的乌鸦放飞。那只看似巨大的乌鸦瞬间撞向丹尼尔,在见习骑士少年反应过来之前,已经从他大开的嘴巴中钻去丹尼尔体内。

    "呜......什么?!"丹尼尔没有感到任何不适,只觉得体内有什么在蠕动。

    同时,活尸古王凯瑟那干枯的嘴唇开始震颤,似乎在对乌鸦教父吩咐着什么。

    "渗透者七百二十号,你马上回去,找出[特异点]singu1arity point。"乌鸦教父担任着凯瑟王的翻译,"找到特异点,保护好他,并为[降临之日]day of advent做好准备。"

    "呜......"丹尼尔眼前的景色渐渐变得模糊了。

    "我们重新回归大地的日子,已经不远了"随着乌鸦教父的声音越变越小,丹尼尔也渐渐从这个"梦"中醒来。

    在远处观战的众人也看得傻眼了。在龙穴旁对峙着的见习骑士少年丹尼尔以及那匹梦魇,本应处于一片黑雾之中,那正是梦魇放出的精神污染魔术,简单地说就是强力的催眠术。

    然而这片黑雾无缘无故地消退了,只剩下场上的丹尼尔和梦魇,在傻傻地站立着,一动不动。

    "已经过去了吗汪?"哈斯基低声问:"丹尼尔哥哥战胜了梦魇吗汪?"

    "不......好奇怪。"朱丽叶对梦魇有一定程度的理解,她知道眼前的情况并不寻常:"一般而言,即使他能从梦魇的催眠中逃脱,黑雾也不应该散去的。他只是打破了梦魇的催眠,从精神世界里逃出来而已,却没有办法让梦魇的魔术中断。"

    "呃,什么意思汪?"哈斯基听得更加迷糊了。

    "催眠术只能被更强力的催眠术压制下去,"煞星解释道:"要让梦魇中断自己的魔术,只能把梦魇催眠,让它主动停手。然而丹尼尔那小子应该不懂得使用催眠术吧?"

    "也许是丹尼尔哥哥的体质比较特殊,把梦魇的催眠术反弹回去了汪?"哈斯基耸了耸肩:"总之,他确实战胜了梦魇,对吧汪?"

    煞星和朱丽叶同时沉默,眼前的情况太特殊,他们都无法下定论。

    "丹尼尔哥哥,你还在等什么汪!"哈斯基突然就大喊起来:"快过去解决梦魇汪!"

    原本还静立在原地愣的丹尼尔,突然听见哈斯基的大喊,便马上醒觉过来。他看见眼前呆立不动的梦魇,自知机不可失,便提着短剑狂奔过去!

    扎!他的剑刺入了黑色骏马的咽喉部。怪物被击中的瞬间,剧痛把它从催眠状态下拖回现实,它开始挣扎!!

    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伴随着梦魇那尖锐如锋的嘶鸣,它开始左右疯狂地扭动着身体,企图摆脱丹尼尔的纠缠!它的马蹄乱踢,嘴巴乱咬,试着吓退这名不知好歹的见习骑士少年!

    "呜......"丹尼尔只能紧握住自己的短剑,在被对手抛来抛去的过程中不断保持住平衡,同时拖动匕,让梦魇喉咙上的伤口继续扩大!

    黑色的腐血到处乱喷,带着脏臭难闻的尸体气味,一一溅到见习骑士少年身上。尽管无比恶心,但他知道自己不能放手。梦魇是一匹无比雄壮的黑骏马,仅仅用短剑刺出的伤口,还不够大得让它立即毙命的程度。要是在这里被它挣脱了,梦魇就会逃跑,丹尼尔连日来的准备工作边全部白费了!!

    "不行了,那小子没能一击刺断梦魇的喉咙!"煞星叫道:"凭他的身手没办法弄死那只梦魇的,要被挣脱了!"

    煞星刚想过去帮忙,朱丽叶却一手压在龙的肩膀上:"你最初说过什么来着,煞星大公?"

    哈斯基眉头一皱,趁两名大人注意力分散之际,不顾一切地冲了出去,把手中的某截剑柄投出:"丹尼尔哥哥,接住这个汪!!"

    "什么?!"丹尼尔下意识地转头望向哈斯基喊叫的方向,同时一只手已经伸出。梦魇见丹尼尔握住短剑的手只剩下一只了,便果断地用尽全力挣扎,把丹尼尔抛了出去!

    划划划划划划划划!那截剑柄在空中旋转了无数圈,而丹尼尔则被梦魇抛飞,身子正好迎上了那截剑柄。

    梦魇眼中透出浓重的杀意,它高高抬起前蹄,朝丹尼尔的脑门踏了下去!

    已经没有时间考虑了!丹尼尔刚抓住那截剑柄,就举起剑柄划了过去!

    嗡!

    一道红光闪过,梦魇的马蹄不仅没有把丹尼尔的脑门踏碎,反而被丹尼尔手中的武器砍削成两半,飞走!!

    丹尼尔瞬间瞥了自己手中那武器一眼,原来它正是哈斯基的光子匕!

    "解决它汪!"哈斯基再次大喊道。

    丹尼尔也没有空去多考虑什么了,他抓住被砍断了梦魇的前脚,用力一拉,让自己瞬间接近了怪物!他收起刀落,用光子匕朝梦魇的脖子上一划!!

    啪嗒!

    梦魇的马头,无力地跌落!光子匕的切削能力远比普通刀剑强大,它轻易地切断了怪物的头颅!

    沙沙沙沙沙沙沙沙!!由于切口非常大,即使光子武器的烧灼能力也无法止住它的流血。黑色的腐血到处乱喷,与梦魇那无头的身体一起颓倒!

    "成功了呢。"煞星从掩体后走出,边向丹尼尔这边走来,边瞪着犬人少年责怪道:"我叫你无论如何都不要走出那个保护圈,你小子为什么就是不听?!"

    "嘿嘿嘿,反正丹尼尔哥哥都打赢了,没有问题啦汪"哈斯基吐着小舌头笑道,一脸标准顽童的表情。

    "回去再好好教训你!"星辉龙狠瞪了犬人少年一眼,转而又看了丹尼尔一眼:"恭喜你,这样的话问题就解决了吧。"

    "嗯!"见习骑士少年抹着脸上的黑血,把目光落在梦魇被切下的头颅上:"把这个带回去,就能升格为黑铁骑士了,对吧?"

    "事实上,我希望你能把整个梦魇的尸体带回去。"朱丽叶此时也从掩体后走出,一脸淡定地看着这片充满血腥味的战场:"这头梦魇似乎和普通的梦魇有点不同,说不定是突变了的新品种。要是能把它的尸体带回去好好研究的话"

    "小心!!"煞星却突然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经,马上疾呼道:"都躲到我身后去!!"

    "什么?!"丹尼尔吃了一惊,循煞星注视的方向看去。

    被切去头颅,本应死透了的梦魇尸体,竟然又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