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275章 猎魔之于寂夜 (十八)
    第1275章 猎魔之于寂夜 十八

    同一时间,大不列颠,薇薇安的研究所内。

    和妻子亲热完一场以后,帕拉米迪斯整个人容光焕,满脸愉悦地回到了客厅。

    "哟呵,孩子们"大猫挥了挥手:"看完比赛了吗?感觉如何?"

    "呃"哈斯基和哈尔放下手中的爆谷和可乐,面面相觑,神色有点呆滞不知所措。此时的电视机上已经彻底播完了帕拉米迪斯和剑士赛伦的对决,正在播放一些无关紧要的幕后花絮。

    "爸爸打得挺好的喵。""帕拉米迪斯叔叔做得还不错汪。"两名兽人少年同时答道。

    豹人战士察觉到孩子们的表情不对劲,不禁有点失望:"只是[还好]而已?"

    "哦,拜托!"一旁的星辉龙煞星无情地吐槽起来:"什么[还好],你们这两个撒谎的小鬼!这场比赛一点都不好看,应该说是无聊透顶了,比赛过程中我都不知不觉地睡了三觉!"

    帕拉米迪斯满脸无辜地看着煞星:"这么糟糕?"

    "你在浪费时间。"煞星继续说:"明明手上有那么强力的神器,为何不快把对手灭掉?对敌人的仁慈可是战士的大忌!连这点基础都不懂,你还敢说自己是一名战士吗?"

    "不要这样说爸爸喵!""煞星叔叔好坏的汪!"两名兽人少年不禁为帕拉米迪斯辩护道。

    "我说的都是事实。"星辉龙哼道。他可不会对帕拉米迪斯讲情面,他对别人的评价从来都是客观?而冷酷的。

    "呜"帕拉米迪斯闷哼了一声。

    煞星当然不知道这次淘汰赛有附带规则,其中有说过"不可以把对手杀死"。豹人战士可是顶着巨大的压力,既要努力赢得比赛,又要手下留情,不能对剑士赛伦下重手。帕拉米迪斯刚想解释这一切,但他转念一想,对煞星他们说这件事也没有意义,反而更像是在为自己的糟糕表现找借口而已。想到这点,他便选择了沉默。

    "不管怎样。"帕拉米迪斯叹了口气,用力一掐遥控器把电视关掉:"已经很晚了,你们该上床睡觉咯。"

    "好的汪......""呼呵"哈斯基和哈尔打着呵欠答道。

    "来吧,我的小猫咪,爸爸送你回房间。"帕拉米迪斯抱起腿脚不便利的小儿子,走出客厅。哈斯基和煞星也在后面跟着,回自己的房间里去了。

    "爸爸,"满脸疲倦的豹人少年小声问:"那个赛伦叔叔到底为什么要这样拼命喵?难道他和爸爸有仇喵?电视里的解说员说赛伦叔叔宁愿死掉,也不愿意让爸爸你赢得比赛喵。"

    "噢"大猫显得有点尴尬,他不确定现在就对儿子灌输那些种族歧视的问题是件好事,但他的儿子明显已经察觉到这个世界上有种族歧视这种奇怪的现象,很难用三言两语瞒骗过去。

    "这样说吧,"帕拉米迪斯思索了一下,绕着圈子解释道:"那位叔叔是一名人类。而人类之中的一部分人认为,人类比别的种族更优秀。因此这些人不愿意看见爸爸我成为圆桌骑士,无论如何都想阻止爸爸成功。"

    "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会有这种坏人喵。"豹人少年把他的猫头倦进父亲的脖子下,不满地低叹道:"爸爸明明没有做错什么喵。"

    "至今为止,从未有任一名兽人成为过圆桌骑士。"帕拉米迪斯苦笑着回答道:"那些人认为,如果开了先例,就会壮大兽人们的气焰,此后会有越来越多的兽人来参加圆桌骑士之试炼。而竞争者越来越多,对他们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

    "可是......"

    "人啊,生来就是要相互竞争的,"大猫揉了揉小儿子的猫头,低声说:"没有好与坏的概念,这只是人的天性而已。不。应该说,这是生物们共通的天性,这就是所谓的优胜劣汰,弱肉强食。等你长大以后就会明白的。"

    "但是哈尔不想和别人竞争......"豹人少年用更低的音量说:"我们就不能和平地相处喵?"

    帕拉米迪斯笑了,用充满怜爱的眼神看着小儿子。小哈尔天性善良不喜争斗,大概是因为他体内流着另一半兔人血统,让豹人少年如同兔子般温顺。这份善良可说是一种天赋,一种优秀的品格。然而在这样冷酷的世界里,善良的人最容易吃亏。

    这孩子的未来真让人担心。

    "和平共处......那也是一条道路。"帕拉米迪斯只好苦笑道。他无意纠正儿子天真善良的想法,但他觉得有责任把事情的一部分真相透露给这孩子知道,好让哈尔对即将到来的冷酷世界有个准备:

    "但你会现,[和平]这条道路远比[纷争]的道路更加难走,因为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每个人都讲道理,也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和蔼可亲。

    人啊,越是长大,就越容易变得任性自私。

    有这样的人,为了让自己的生活好过一点,可以不顾别人的感受去夺取、贪得无厌地去索求。而这样的人,很不幸地,充斥了整个世界,是时代的主流。你最终会现,和这种人根本无法和平共处。想不被他们伤害,你只能变得更强,强的他们不敢来惹你的地步。"

    这是帕拉米迪斯从一名流浪的孤儿成长到一名恶棍的过程中,总结出的人生经验。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真正的和平,暴力永远是解决问题的唯一真理,凌驾于一切道德和义理。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被伤害了就得狠狠地还击回去,如此一来,人才能保证自己不受他人所伤害。

    "可是......"哈尔还想说什么。

    "坚强一点,我的孩子。"帕拉米迪斯却打断了小儿子的话。

    不知道为什么,哈尔的脑海里突然闪过鱼人小王子卡尔文的形象。

    "但你只是一名孩子而已,"帕拉米迪斯把哈尔送到了床上,盖好被子:"这些事情你还用不着去担心。过好你的每一天,尽情地玩耍、学习和休息吧。或许,等你长大以后,世界已经变得更好,更友善了呢?"

    虽然他很清楚,这个世界根本不可能变好。不管再过几千几万年,即使社会变得更加"文明"了,人的暴戮野蛮天性也绝对不可能变改。

    "嗯"哈尔低声回答道,试着闭上眼睛,去相信父亲的话。尽管他父亲自己也不相信这种鬼话。

    "晚安,我的小猫咪。"帕拉米迪斯摸了摸孩子的头,然后转身把电灯关上,推门离去。

    帕拉米迪斯走后,哈尔却又睁开了眼睛,在黑暗中沉思,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当众人都各自回房间睡觉以后,宁静的夜色便在这个研究所中蔓延,世界瞬间变得安静而沉寂。煞星在自己的房间里佯作入睡,一直等待到大约是晚上十一时左右,才从床上爬起。

    他能遥遥感应到,有谁用他留下的龙鳞,在呼唤他。

    在这种时候来呼唤他的人,除了丹尼尔那小子以外,不会有别人了。

    星辉龙从床上爬下,整理了一下装备,准备出。

    "嘿嘿......"然而房间的门被悄然推开,一个小小的影子在门外探头张望。

    "哈斯基?你怎么还不睡?"煞星压低了声音问。

    "煞星叔叔,"犬人少年猫着腰溜进房间里,顺手带上门:"你这是要去找丹尼尔哥哥,对吧汪?请把哈斯基也带上汪。"

    "不行,"星辉龙却断然拒绝道:"我们这次是去狩猎梦魇,很危险的。搞不好我都保不住你。"

    "煞星叔叔不是说过,梦魇没有攻击力吗汪?"哈斯基瞬间戳穿了星辉龙的借口:"所以带上哈斯基嘛,哈斯基保证只会远远看着,不给你们添乱汪。"

    "啧"煞星仍在犹豫。

    "丹尼尔哥哥是哈斯基的朋友,哈斯基有义务看着丹尼尔哥哥战胜梦魇汪。"犬人少年用他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煞星,继续恳求道:"如果只有丹尼尔哥哥一个人的话,总让人觉得不放心汪。"

    煞星瞪了哈斯基一眼,高贵冷艳地笑:"然而你什么都帮不了他,这是他一个人的战斗。"

    梦魇的能力影响范围很广,即使煞星也只能远远地看着丹尼尔与噩梦对抗。他当然可以插手,但他一旦插手,功劳就已经不再是丹尼尔自己的了,这会影响丹尼尔升格为白银骑士的申请。

    然而犬人少年摇了摇尾巴,笑道:"哈斯基可以为丹尼尔哥哥声援汪。声援也一定有它的意义所在,肯定能够帮上丹尼尔哥哥的汪。"

    星辉龙愣了一下。哈斯基的话充满了小孩子特有的天真幼稚想法,然而那却是一个不可争的事实。尽管可能性极微,来自亲友们的呼唤有时确实能够影响被幻术迷住的人,把那人从幻术之中拉回现实。

    "好。"星辉龙叹了一口气,从一旁的桌子上拿起一个糖果盒:"你也跟着来吧。但是你一定要严格按照我说的话去办,我要你留在一个地方,你就绝对不能乱跑半步。我们要去猎杀的可是危险的梦魇,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明白了汪!"哈斯基天真地笑道,任由星辉龙把他变小,并塞进糖果盒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