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268章 猎魔之于寂夜 (十一)
    第1268章 猎魔之于寂夜 十一

    黑衣人对准了艾尔伯特抓住电梯边沿的手,用力猛踏下去。再过不到一秒,他就会踩在艾尔伯特的手上,兴许还会踩断几根手指,而剧痛钻心的老虎将会失去最后的支撑点,从电梯边沿跌落!

    从这里掉下去的话,等待着艾尔伯特和穆特的就只有死亡!

    老虎也很清楚这一点。然而他咬紧牙关,求生本能瞬间爆,在被将死之前迅想出了一个应对的方法!

    黑衣人的脚踩下来了!

    就在那一刹那间,艾尔伯特的手用尽全力往上一扯,把老虎自身连同穆特一切带了上去!然而一只手臂的爆力始终有限,过度负重的老虎并不能蹦得多高,他往上飞起的距离只够他的手避开了敌人的践踏!

    然而这就足够了!艾尔伯特闪开了对手的攻击以后,马上一手抓住了那名黑衣人的小腿!

    "什么?!"黑衣人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被老虎来个华丽的逆袭。他的小腿被艾尔伯特猛力拉扯,整个人失去重心往前跌去!

    "救我!!"黑衣人惊慌失措地大喊着,叫他的队友来帮忙。有两名队友还真的过来拉住了他,三个人组成稳固的阵型,暂时不用担心掉下去的问题!

    但这也正合艾尔伯特的意:"穆特!"

    他大喊一声,另一只手臂开始力,已经把扛着的猫人少年往上空抛出!穆特其实很轻,毕竟只是一名十来岁的小孩子,因此他被老虎抛得颇高。

    "你这只该死的老虎!"被艾尔伯特抓住小腿的黑衣人正用力挣扎,希望能够摆脱艾尔伯特。老虎怎么可能给这人挣脱的机会?他顺势又一扯,让自己整个人往上飞起!

    咚!艾尔伯特的头狠狠地撞在那名黑衣人的下巴上!老虎能明显听见骨头碎裂的声音!但碎的肯定不是艾尔伯特的头骨,因为他是兽人,骨头比别的种族硬得多,而且他刚才正是用自己头部最坚硬的那块骨头撞对手头部最脆弱的部分!

    被撞碎下巴的黑衣人无力地往后一仰,而老虎也打了个空翻,一手压在黑衣人的肩膀上!

    形势逆转了!老虎双手都腾出来,安全的落地点也有了,还有什么可怕的?他抽出刚从黑衣人腰间投来的短刀,没有多想就在黑衣人的脖子上一划!先解决一个!

    "头儿!"被杀的黑衣人身后,另外两名黑衣人急忙惊呼道。

    没有用。艾尔伯特凶残起来根本不讲情面,他手中的短刀已经深深地刺穿了其中一个敌人的头颅。他空翻落地前又猛力一踢,踢在另一名黑衣人的背上!

    电梯边沿站在的三名黑衣人死的死伤的伤,不受控制地从电梯边沿掉下去了!而被艾尔伯特抛至半空中的猫人少年也在此时落地,老虎不慌不忙地一手接住了他。

    "呃。"艾尔伯特只觉得手上一阵温热和湿润,他扯住的正是穆特的短裤。

    "你这臭小鬼。"老虎把猫人少年丢在地上电梯顶上,朝剩下的两名黑衣人冲去,誓要解决掉最后这两个威胁!

    没想到那两名黑衣人见势色不对,马上从腰间掏出了什么,朝地上一扔!

    磅!是烟雾弹!本来就已经十分幽暗的电梯顶马上被白色烟雾笼罩了!

    老虎怕被偷袭,马上狂怒地乱挥刀剑,竟然幸运地一剑砍下了另一名黑衣人的头颅。然而最后一名黑衣人却逃之夭夭,在一顿无意义的胡乱攻击之后,烟雾退去,艾尔伯特却已经找不到那名黑衣人的踪影。

    "啧!"老虎一咧嘴,回去找穆特。

    猫人少年此时还在地上躺着,持续抖。

    "还没死?"老虎讽刺般说道。

    "带、带我离开这里!"猫人少年低声哭喊着,真的已经怕到了极点:"这里好黑、好可怕!"

    "好吧,再忍耐一下。"老虎打开大型客梯的顶盖,扛起穆特跳了进去。他一进电梯内部就去操作控制面板,让电梯再度上升。不消十秒钟,电梯已经到顶层地面了。

    老虎拖着穆特走出电梯,让猫人少年依在走廊的墙边休息。

    "刚才的到底是什喵?"见穆特的气色稍微好一点了,艾尔伯特便质问道。

    "是来、来暗杀我们的人。"猫人少年哆嗦着答道:"有些球队为了进入、级杯决赛,什喵肮脏事情都、都做得出来。"

    "只是一场球赛而已,至于喵?!"艾尔伯特只觉得不可思议。

    "每场球、球赛都牵涉到几十亿的赌博,当然至、至于。"

    艾尔伯特气得一跺脚:"喵的,我可没有同意卷进这种破事儿里啊!"

    怪不得斯芬克斯老爹给了老虎一张六十万的支票,仅仅是艾尔伯特打赢一场比赛的酬劳。除了野蛮凶险的比赛本身,赛场之外竟然还存在这么多潜在的危险!这事远比要艾尔伯特去参与黑道干架更可怕!

    "即、即使你不愿意,也已经被盯上了......"穆特缓缓爬起来说,他的两条腿仍然抖得厉害:"斯芬克斯老爹要我当你的私人助理,除了帮助你学习美式足球的基础以外,也是让你有个照应。"

    "照应个屁!你明显在拖我后腿!"艾尔伯特恶狠狠地白了猫人少年一眼,满肚子怨气无处倾倒:"你丫甚至都不知道怎喵战斗!所以到底是谁照顾谁了!"

    "我、我练过护身术......"穆特哆嗦着,脸色通红:"刚才只是个意外,让、让你见笑了......"

    "意外?我真不知道世上竟有[意外]能让人吓得尿裤子!"老虎又瞥了穆特裆下一眼:"你特喵就这喵怕坐电梯喵?!"

    "我不是怕坐电梯,"猫人少年把衬衣尽量往下扯遮住裤子,满脸羞耻地道:"这是......幽闭恐惧症,一旦被关在密闭空间里就会作的病。这病平常很少作的,我真不知道它会突然作得那么厉害,而且还在那种最糟糕的时机里作。"

    "哼!"老虎一咂嘴,对猫人少年的辩解颇为不齿:"你还有什喵奇难杂症不?都先告诉我,好让我有个心理准备!"

    "没、没有了!"穆特扶着墙朝走廊深处一扇门里走去:"跟我来吧,从这里出去就是开罗大赌场的后门。在回酒店之前,我想先回家里一趟,取些换洗的衣服。"

    "很好,带路吧。"艾尔伯特本来不想陪穆特瞎混下去的。但细想之下,要他带着一名尿裤子的少年回酒店,一路上也有够羞耻的。所以还是稍微绕点路,让穆特把湿了的裤子换掉再说吧。

    同一时间,开罗大酒店的某层。

    "所以说,格林薇儿的病和那朵沙漠玫瑰也毫无关系?"亚瑟王一边打着电话,一边慢慢走出电梯口,朝走廊深处走去。

    "陛下您认为玫瑰花的刺扎过王后的手可能是王后昏睡的诱因,这个设想确实很合逻辑。"电话另一头传来默林宰相的声音:"但我已经彻底地调查过那朵沙漠玫瑰一次,确实无法现任何异常之处。不过"

    "不过?"

    "花朵上残留着一种微弱的思念能量。这股能量和陛下之前获得的树种上的思念能量十分吻合。"

    "那是当然的,沙漠玫瑰就是从那颗树种中长出来的花。"亚瑟思索了一下:"所以,你想说什么来着?"

    "按照陛下昨天的报告,当你们碰触到树种的瞬间,似乎有某种古老的记忆流入你们的脑海里?"默林接着说:"虽然只是猜测而已,但我认为格林薇儿王后也应该经历到同样的事情。很有可能是那个[记忆]导致了她一睡不醒。"

    "这理论真奇怪。当时看见树种记忆的人包括朕、贝迪维尔和伊文。然而我们并没有陷入昏迷啊?"

    "确实如此。我的猜测就这个方面没法自圆其说。"默林继续说:"所以,我想,一定还有别的原因导致了王后的昏迷吧。如果我们能再一次调查那片[零号区域]的话,一定能够找到更多线索。"

    "朕已经派人去做了。"亚瑟匆匆中断了通信,因为他此时已经走到了某人的房间前。骑士王带上他的半覆式面具,把鼻子以上的脸都遮盖住。然后他伸手去按门铃,呼唤房间中的人。

    "来了。"一名黑暗精灵少女来应门。

    "晚上好,香奈儿小姐。"骑士王故意装出一副工作人员般的腔调:"我是圆桌试炼主办方的联络员。可以和您简单聊几句吗?"

    "噢,是[那个]吗。"香奈儿似乎早已预料到主办方会派人来,她一点都不吃惊:"进来坐吧,要聊多久都没有问题。"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亚瑟王走进房间内。

    "先,恭喜你,香奈儿小姐。今天的比赛实在精彩极了,大会主办方很满意你的表现。"在客厅中坐下以后,亚瑟品尝了一口红茶,马上就进入了正题:"主办方认为你也是未来圆桌骑士的候补之一,因此我特来向你询问有关的事情。"

    精灵少女默默地点了点头,似乎期待着亚瑟王问下去。

    "所以,"骑士王不带感情地问:"若你日后成为了圆桌骑士,想借助[圆桌骑士互助计划]达成愿望的话,那个愿望又是什么?"

    面对骑士王的质问,黑暗精灵少女抿嘴一笑,轻描淡写地说出一个惊世骇俗的愿望:

    "我要你们杀掉法兰西苏瓦松国王,[疯子]克洛蒂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