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264章 猎魔之于寂夜 (七)
    第1264章 猎魔之于寂夜 七

    在冰之三叉戟射出的同时,魅魔正好和煞星斗法中,没有注意到飞来的三叉戟。她从死灵巨柱中抽取出更多的瘴气,疯狂上涌的瘴气如同一道黑色喷泉,自巨柱顶部喷射而出,全部落在煞星的身上!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魅魔放出的黑色风暴把天地都污染成一片漆黑!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煞星手中的绯红妖刀却在这漆黑中闪烁!

    缠绕死灵巨柱的瘴气风暴因为这场斗法而减弱,给了冰之三叉戟可乘之机!

    扎!

    龙与魅魔的斗法到了最激烈的瞬间,三叉戟通过了瘴气风暴的阻挠,顺利贯穿死灵巨柱的中心部位!

    啪滋滋滋滋滋!黑色的腐血伴从三叉戟制造的创口中喷射而出,伴随而去的还有怪物体内的魔力!

    "什么?!"魅魔感到一阵虚弱。

    "哈啊!!"煞星顺势往下一刀拉下去,从额头起把妖女劈成了两半!

    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魅魔出更加惨厉的尖叫,她腐朽不堪的躯体开始瓦解!但她在死之前蓄积了最后的力量,爆出一道瘴气,把煞星整个震飞!!

    "呜"筋疲力尽的煞星只觉得心神朦胧,妖刀不仅从魅魔体内吸取魔力,也把星辉龙的生命力吸走,让他彻底虚脱了。他无力地往下堕,而他脚下则是无数海浪被急冰而成的尖刺!掉下去的话可不仅是粉身碎骨那么简单!

    "煞星大公!"奥云瞬即从深红魔龙背上跳下,魔龙已经变回了剑。圆桌骑士抓住长剑用力一甩,魔剑法夫纳旋即伸长,裂解为无数节刃片!奥云如同挥舞鞭子般甩出剑鞭,一下卷住了煞星的手臂,再用力一拉,把急坠的星辉龙往上拉起!

    他们在空中交汇的同时,奥云的魔剑又变回了魔龙形态,接住了二人,迅逃离失控的瘴气风暴!

    "那混账东西总算要死了吧?"煞星收回妖刀,喘着粗气,回头看了一眼死灵巨柱。那东西还在疯狂扭动着,释放出无比致命的黑色瘴气。然而巨大的冰之三叉戟已经死死地钳制住它,每分每秒都在把它的魔力净化掉,怪物正在不断变得衰弱!

    "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已经损毁得不似人形的魅魔却还在挣扎着,全身疯狂地扭动,如同尸体上的蛆虫:"我要啊啊啊啊啊啊!我要杀杀了你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出的尖叫声简直难听到了极致,它随风传播,传入艾腾堡灯塔的休息室内。那鬼叫般的杂音吵得正在合奏的孩子们也受不了了,一一用手捂住耳朵。

    嘣。伊莱森的竖琴断了一条弦。精灵少女不得不停止演奏,她皱了一下眉。

    "嫂嫂......快让那妖女停下啊啊啊啊啊啊!卡尔文实在受不了那恶心的叫声了!"

    伊莱森疼惜地摸了摸鱼人小王子的头,从沙上站起来。她手中的竖琴正在变型,变成了一把有着七道弓弦的奇妙长弓。

    精灵少女摘下了一根金色秀,秀在她手中瞬即绷直,化为一支长约两英尺的细箭。

    嗖!她拉弓引箭,把金箭射出窗外。那道金光在夜空中划出一条若现若现的光弧,最终落在魅魔的喉咙上。

    咔妖女突然没法出声音了。她的面容扭曲,身体在融化。伊莱森的金色头开始放射出白光,因为它附了魔:[神圣]专用于猎杀魅魔的特殊附魔术!

    磅!!下一秒,魅魔从内而外整个爆炸了,她的血肉伴随着神圣的光辉四散飞出,没飞出多远就彻底化成灰烬。死灵巨柱失去了核心,也开始倒塌瓦解,变成一大堆腐烂的血肉骨头,落入海中!

    少年们伏在窗边看着这一切,傻眼了。

    卡尔文压低声音对小伙伴们说:"所以说,不要惹伊莱森嫂嫂。她生起气来可是很恐怖的耶。"

    精灵少女没好气地抿嘴一笑,伸手弹了一下鱼人小王子的额头。

    于此同时,在艾腾堡炮术室里的贝迪维尔也放下龙击炮的控制手柄,松了一口气。

    "总算解决了吧?"帕拉米迪斯用瞭望镜观察着海面上的情况,死灵巨柱的脊椎部分就如一颗枯树般完全萎缩断折,和海面上的巨大浮冰一起散落,不复存在了。

    "真是个讨厌的晚上!"贝迪维尔搔了搔头:"不玩了,我得马上回旅馆洗澡睡觉!"

    "什么?你不到我家来借宿一宵吗?"豹人战士有点吃惊:"我还打算把你介绍给薇薇安认识呢如果薇薇安已经不记得你的话。而且小哈尔和他的小伙伴们据说也会在我家过夜,孩子们会很高兴见到你哦。"

    "呃"听见大猫这样说,贝迪维尔心里一阵刺痛。曾经痛失妻儿的他,看见帕拉米迪斯有妻有儿的幸福生活,心理不平衡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下次再说吧。"狼人挥了挥手,逃也似的朝炮术室的门外走去:"那是你和妻儿共度天伦的时间,我还是不去妨碍你们比较好。"

    "那......好吧。"帕拉米迪斯目送狼人离去,而后他也走出了炮术室,朝灯塔的方向走去找他的儿子去了。

    同一时间?,埃及的开罗,暗黑斗技场。

    艾尔伯特醒过来的时候,现自己躺在沙暴斯芬克斯队的后台更衣室里。

    "呜"老虎想爬起来,却现自己动不了。他的双眼和额头都被一大袋冰盖住,而他的脑袋就像被门夹过般,被一阵撕裂的剧痛所支配。

    "他会好的,对吧?"一个熟悉的声音问。

    "哦,只是轻微的脑震荡而已,休息一晚就会痊愈的。"另一个声音似乎是医生回答道:"不过我从x光照片里现他的脑袋里有些奇怪的阴影,现在还无法确定它是什么,我会对他进行更详细检查的。"

    "有可能是淤血吗?"

    "应该不是,淤血的阴影比这个深得多。"

    "咳咳。"艾尔伯特没法听任别人谈论自己而不吱声,他故意干咳了两下:"拜托谁帮我把这袋冰弄走好喵?"

    "你醒过来了?"有谁伸手取走了艾尔伯特额头上的冰:"觉得如何,头还晕吗?"

    老虎转眼看了看那个高大的身影,果然是斯芬克斯老爹。老爹正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色西服,口叼一根大雪茄,俨然一副球队经理人的样子。

    "嗷......"老虎挣扎着爬起来,用手支撑着剧痛中的头,还不忘抱怨道:"斯芬克斯老爹,你把我硬拉进这场疯狂的比赛里,差点害死我了。"

    "然而结果是好的于比赛而言如此,于你也是如此,对吧?"狮人从怀里掏出了某种小本子,用笔在其上写了几下,再从中撕下一张纸,递给艾尔伯特。

    老虎还晕头转向的,一时间没有意识到那张小纸片是什么。刚好又有血从老虎的鼻子里渗出,他于是随手接过,把那张纸当作是纸手帕凑到鼻子旁,想擦下去

    然而下一秒,当然的双眼聚焦在那张纸的一串数字上时,老虎瞬间就僵住了。大吃一惊的他慌忙把纸片挪开,在那张已经沾了些许血污的纸片上,惊恐地又看来一眼:

    埃及国家银行开罗第一分行通用支票联

    账户持有人:斯芬克斯.d.x.萨尔拉丁 先生

    支付额度: 6oo,ooo 埃及币

    "噗!!"老虎几乎吐了一口老血:"六、六、六十万?你你你给了我六十万?!"

    "你值得拥有。"斯芬克斯淡然微笑着解释道:"你帮我的球队打赢了比赛,让斯芬克斯队顺利得到了级杯的参赛资格,这点奖赏也是理所当然的。"

    老虎紧紧地抓住这张巨额支票:"好、好吧,那我就收下了。"

    他一边劝说自己,这是他用性命拼搏得来的合法报酬,同时他又环顾四周,看看球队里还有谁能获得与他一样的待遇。然而,很显然,艾尔伯特晕过去太久了,同队里的其他球员早就换好衣服离开了。走得比较迟的豹人菲莱欧斯也刚从洗澡间出来,正在穿裤子。

    "明天上午十点钟有另一场比赛,"斯芬克斯老爹收起支票本,以一副和蔼可亲的容貌劝诱着虎人青年:"如果你觉得自己还能出场比赛的话,就再来找我吧。只要你努力工作,帮我一直赢下去,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那么,明天见。"

    艾尔伯特点了点头,目送着斯芬克斯离去。

    "嘿嘿,想做的话还是能够做到吧。"菲莱欧斯换回一身便服过来凑热闹:"辛苦你了,今天的比赛打得真棒!当我看见你小子使出[沙暴神行]的时候,还真的感动了一把呢!"

    "然而穆特死了......球队今天的损失实在太大了。"艾尔伯特皱了皱眉,满脸消沉:"我甚至都没有时间和那孩子好好说过话他竟然就这样死掉了。"

    "你说谁死了?"一个声音突然打断了艾尔伯特的消沉。

    一名猫人少年从淋浴室里走出,正用大毛巾擦干滴水的身体。

    是猫人穆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