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238章 休整之于寂夜 (十五)
    第1238章 休整之于寂夜 十五

    同一时间,艾腾堡外的西海岸。

    "呜咳咳咳咳咳,咳咳咳!还以为会死掉......"贝迪维尔被娜珊卓娜从海里救了回来,一上岸就猛烈地咳嗽,试图把呛进肺里的海水全部吐清。

    "真没用,年纪不小了,却连游泳都不会。"人鱼说。对于先天就会游泳的人鱼们而言,贝迪维尔这只旱鸭子简直是一名废人。

    "咳咳咳咳咳!是不是旱鸭子和年龄根本没有关系,谢谢。"狼人好不容易把肺里最难吐出的东西也清理干净了,他似乎吐出了一团黏糊糊的带着毛的东西,他自己都觉得那东西实在恶心,连忙别过脸去不忍直视。

    能够喘上一口气以后,狼人才现自己浑身散出一股死鱼般的腥臭味,简直难闻到了极点。他看了一下浑浊的西海岸,不禁抱怨道:"我明明只在海水里浸泡了一会儿而已,为什么会这么臭?"

    "抱歉,那是我们搞出来的。"娜珊卓娜正忙着用某种除臭的香水在自己身上喷。她使用的那种人鱼们的特制香水,是专门为了抵消鱼腥味而设计的。为了救起落海的狼人,她用冰系魔术在水面上造出浮冰,身体并没有和海水直接接触,但衣服也不免被浪花潮水沾湿了一点。而一丝不苟的她正努力用香水掩盖起衣服上那丁点腥臭味。

    "你们搞出来的?什么意思?"

    "你也看到了,我们的战舰受到了敌人的突袭,船体破损严重,不得不停在西海岸整修。"娜珊卓娜继续喷着香水,那香水的味道渐渐变得浓烈,让贝迪维尔的鼻子一阵瘙痒:"但是整修的噪音似乎引来了大量海兽。我们不得已就在这里屠杀了一批。它们的血肉尸体沉没在西海岸里,那股死鱼气味估计没有几天不会散尽。"

    这群胡作非为的家伙!

    "要用吗?可以暂时遮住身上的臭味。"娜珊卓娜把香水瓶递给贝迪维尔:"不过你现在全身浸泡过那种海水,估计十瓶香水都掩盖不住那味道吧?"

    "不用了谢谢。"贝迪维尔白了娜珊卓娜一眼:"一个大男人喷什么香水。"现在的他只想尽快完成体检,然后回酒店美美地洗一个澡,把身上脏污腥臭全部洗净。

    娜珊卓娜也白了狼人一眼:"真是粗俗的[臭]男人。真不懂为什么你这种人会是王子殿下的朋友。"

    狼人马上就不高兴了:"胡说,我什么时候和那种家伙是朋友了!"

    "不是吗?"娜珊卓娜突然疑惑了,托着腮考虑道:"那就奇怪了。殿下明明那么在意你......"

    "他只是在意我身上的谜团。"贝迪维尔不以为然地道:"若不是因为我身上还有太多的谜团尚未解开,那家伙或许已经恨不得把我马上弄死呢。"

    "哼,或许。"娜珊卓娜所有所思地哼道。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贝迪维尔和崔斯坦王子之间的关系并不是那么简单。然而事情又太复杂,根本看不破。

    "那就拜托了。"伊文似乎刚用电话联络完西天骑士团的人,他挂断通话,转而对狼人说:"快跟上,我们将在东翼的医疗室进行体检。"

    "哈嚏!"贝迪维尔打了个喷嚏,因为冰冷肮脏海水的刺激而鼻塞流涕,连声音都有点不正常了:"随便你,快点完事就好!"

    "那就跟着来吧。"伊文已经迈开步子,朝艾腾堡的方向走去了。

    "伊文亲王。"娜珊卓娜紧跟其后,多口地问了一句:"难得回来艾腾堡一次,您就不去探望一下您的娇妻吗?"

    "娇、娇妻?"狼人瞪大眼睛看着伊文的背影。

    "回头再说。"伊文没有理会贝迪维尔,淡然回答道:"现在先带这个家伙去解.....哦不,体检......"

    "喂喂,你刚才想说[解.剖]吗?"贝迪维尔从伊文的口误里听出了满满的杀意,于是更加不高兴了。

    半龙青年嗤笑一声当做回应,同时负责看守的骑士们把门打开,让众人进入了基地。身为人鱼,又不能在城堡里乱用魔术的娜珊卓娜,行动有点不太方便,她的脚步渐渐落后了。而狼人也抓紧这一刻钟的自由,趁机边走边观察,审视着这座古老的城堡。

    阔别了至少七年。当贝迪维尔第一次来艾腾堡的时候,他还只是个尚未完全懂事的小毛孩。那时候,亚瑟刚好带着贝迪维尔来这里翻找深海巨魔的资料,试图狩猎深海巨魔,并用得到的材料修复人鱼族破损的黄金三叉戟。就在这个命运交汇的场所里,贝迪维尔等人遇到了身为灯塔看守的半龙少年伊文。

    贝迪维尔不禁由瞥了伊文一眼。这家伙在七年前还是个打杂的小鬼,碰上地位稍高的人都得躬身哈腰。没想到七年后的伊文竟然已经成为了亲王。

    等等。亲王?贝迪维尔的狼耳朵动了一下。

    "有件事我一直想问。"狼人迈开步子走上一个螺旋状的台阶,边走边说:"为什么你会是[亲王],为什么你和崔斯坦一直以兄弟相称?难道......"

    "哼。就是你说的那个[难道]。"虽然贝迪维尔只能看到走在最前的伊文的背影,但从半龙青年的语气可知,伊文一定相当的不悦:"这是一段孽缘。我那该死的色鬼老爸竟然在那种岁数还勾......爱上了......冰岛女王陛下。然后他们就结婚了。"

    "该死"贝迪维尔低声叹道。天位骑士尤恩斯公爵,和冰岛女王有一腿?!尽管说,爱情是自由的。但是,尤恩斯至少已经有六十岁的高龄,两个儿子奥云和伊文都长这么大了六十岁才来第二三?春,这老头该有多么的好色?!

    "而且,他们不仅仅是结婚,还真的生了个孩子。"伊文接着说:"那小鬼现在应该也在艾腾堡,和我老爸待在一起吧。"

    贝迪维尔皱了一下眉头:"......是男孩?"

    "男孩。又或者说是鱼人。"伊文从楼梯走进一条长长的走廊,答道:"于是冰岛王国有了第二王子,王位突然多了个合法继承人。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贝迪维尔心里又一沉。没错,这个新诞生的小王子将会和崔斯坦争夺冰岛王国的王位。本应万千宠爱集于一身的崔斯坦,现在却有了竞争者。怪不得鱼人王子崔斯坦的脾气会变得那么坏!

    别看那孩子目前尚小。人鱼的生命十分悠长,冰岛女王距离退位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当女王打算退位的时候,这名第二王子也已经长大成人,足够成为崔斯坦王位的威胁者了!

    怪不得崔斯坦和伊文的关系虽为"兄弟",感情却那么差。这确实是一段孽缘。尤恩斯大公爵和冰岛女王的婚事,或许,除了两名当事人以外,谁都不赞同。

    "你......好奇怪啊。"伊文停下脚步,回头看了贝迪维尔一眼:"你对我们的过往底细明明那么清楚,但似乎对近年来生的事情一无所知。老爸和冰岛女王结婚的消息,应该早已在整个欧洲被炒得沸沸扬扬的才对啊?卡尔文的出生也是一样,冰岛和大不列颠曾大肆庆祝过一番呢。"

    "呃,可是我这七年来......"

    "躲在深山里,不问世事?"伊文用中指推了推眼镜框。

    "躲在深山里,不问世事。"狼人点头回答道。

    "这种荒唐可笑的理由,有人会信吗?"伊文瞪了贝迪维尔一眼。

    "信不信由你。"狼人也反瞪半龙青年一眼:"你不是要带我去医疗室体检吗?为什么停下来了?"

    "因为这里就是医疗室。"伊文伸手推了门。

    在一个不算很大的、却颇为幽暗的房间中,传来了一股难闻的消毒水气味。贝迪维尔身上的鱼腥味一直刺激着狼人的鼻子,以至于他连嗅觉也变得无比迟钝,所以才没法隔着门闻到这股消毒水气味的。

    "哦,来了吗?"医疗室里早有人在等待着,是一名上了年纪的医生。那老头一身白袍,在黑暗中几乎给人一种看见幽灵的错觉。

    "医生,这家伙就交给你了。"伊文推搡了贝迪维尔一下:"把他从头到尾彻底检查一遍,看他体内都藏着些什么秘密。"

    "交给我吧。"医生走上来时,手里还握着拳头般大小的一个针筒:"脱掉裤子,开始抽血。"

    贝迪维尔脸色都变了,事到如今他才开始觉得后悔:"呃。要、要抽那么多血?!"

    老军医显然一脸愉悦,捧着巨大针筒朝贝迪维尔步步逼近:"当然了。不采到足够的血液样本,怎么做详细的检查?你,把他按在病床上。别挣扎,很快就抽完的。"

    "呵呵......"伊文一手按住贝迪维尔,把狼人重重地压在床边沿,另一手已经扯下了狼人的裤子。

    "等等!不要"贝迪维尔涨红着脸哀求道。

    扎!没等狼人来得及挣扎,巨大的针筒已经扎在了他的狼屁股上!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在古堡里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