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231章 休整之于寂夜 (八)
    第1231章 休整之于寂夜 八

    一听见艾尔伯特这样说,菲莱欧斯也从老虎的语气中听出了事有蹊翘,于是皱了一下眉头道:"小老虎,你应该很清楚才对,我们这里是干[那一行]的。要是从我们这里找工作的话,要做的事情有可能都是非法的"

    "我很清楚。"艾尔伯特急着打断道:"我来这里找工作之前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即使会把双手弄脏也在所不惜。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你没必要为我担心,菲莱欧斯大叔。"

    豹人思索了一下:"哼,很好。让我再想想。"

    艾尔伯特有点不耐烦了:"你就不能把我带到斯芬克斯老爹面前,让我直接跟他谈喵?"

    "我不认为那是件容易的事。"菲莱欧斯摇着头:"老爹日理万机,可是忙得很呢。我们没有必要为这点小事而占用老爹的时间。"

    "嗯......"艾尔伯特的额角冒出一滴不明显的冷汗。他也早预料到事情不会那么顺利。在有需要的时候,斯芬克斯老爹要见他很容易;但反过来,他要见斯芬克斯老爹的话,就难如登天了。

    本应如此。

    然而,员工休息室内的广播却响起来了,其中传出斯芬克斯老爹的声音:"菲莱欧斯,带他来见我。"

    "什么?可是,老爹......!"

    "我主意已决,不用再啰嗦了。"斯芬克斯老爹把线路关闭了。

    "呜......"菲莱欧斯露出一副惊讶与失落并存的表情,仿佛刚在哪里吃了一场败仗。他叹完一口气以后,转头对老虎说:"你也听见了。那就跟我来吧。但是要注意些,别在斯芬克斯老爹面前乱说话。之前他需要利用你们才有必要对你们客客气气的,但如今情况已经不同了。他可是动一下指头就能把你弄死几百次的大人物,懂了吗?"

    "哦......"艾尔伯特心不在焉的答应着。事情比老虎想象中还要顺利,艾尔伯特也觉得不可思议。难道他的计划已经败露了吗?不可能吧,真让老爹察觉到他的想法,艾尔伯特早就死在开罗大赌场的门外了,更不可能被老爹接见。

    斯芬克斯一定有别的打算。或许他想从艾尔伯特身上得到什么。

    开罗大赌场的后台简直是一个巨大的迷宫,越是深入越是让人觉得它的深不可测。在通过长长的走廊,坐了三四个距离不同的电梯以后,艾尔伯特被带到赌场的最深处,一个如同国王大殿般的豪华房间里。

    然而这房间的灯光明显因使用者的喜好而调整过,它是如此昏暗,让人只能看见大殿之上那位大人物的隐约身影。

    "来了吗?"斯芬克斯老爹在他的宝座上低声问道:"这里没有你的事了,菲莱欧斯。[那个]开始有点吃紧了,你去做好下半场的出场准备吧。"

    下半场?

    "遵命。"菲莱欧斯急忙退了出去。

    "而你,我的小孙子"狮人从他的宝座上走下来,跨过数级红宝石砌成的台阶,来到艾尔伯特面前:"你下定主意在我这里工作,应该也早有了弄脏自己双手的准备吧?"

    "嗯。"艾尔伯特点了点头,"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肮脏的工作也并不是没有干过,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喵。杀人放火之类的事情,只是小菜一碟。"

    "你要干的工作非常危险,搞不好可能会残废,甚至丢掉小命。这样也可以吗?"

    "我本来就是一名战士。"艾尔伯特淡定地回答道:"一名真正的战士,才不会惧怕风险。"

    "呼呼,答得好。"雄伟的狮人把一只手掌按在艾尔伯特头上,他的手掌巨如磐石,为虎人青年带来无形的重压。

    但他接下来的话却大大地出乎艾尔伯特的意料之外:"那么,脱下衣服,让我好好检查一下。"

    "呃......?"老虎全身僵硬了。

    "不愿意吗?"

    "不......不是......"艾尔伯特吞了一口唾沫,开始解下上衣的扣子。老爹到底在搞什么鬼,为什么突然要艾尔伯特脱衣服了?

    该不会是为了检查老虎有没有带武器吧?

    把他那件笔挺的白色西服外套脱掉以后,艾尔伯特那健壮的胸肌便展现在斯芬克斯老爹的面前。狮人老爹透过房间的幽暗审视着艾尔伯特的身体,仿佛在审查一名奴隶。

    "很好,身体锻炼得不错。"斯芬克斯伸手抚摸着艾尔伯特的小腹,自顾嘀咕道:"虽然肚子上有点赘肉,但是通过适当的锻炼就能马上消除掉,不是个问题。"

    艾尔伯特的身体被老爹摸来摸去,又痒又难受,已经有点忍受不住了。他满脸通红,充满疑惑地看着这位黑道巨头:"老爹,你该不会是....."

    "怎么了,继续脱啊,把裤子也脱掉。"斯芬克斯老爹蹲下来看着艾尔伯特。他蹲着的时候却几乎和虎人青年身高相同,而且那庞大如山的躯体给人一种巨大的压迫感。

    "可、可是!"

    "你想在这里工作,对吧?"斯芬克斯老爹不带感情地说:"这里工作的第一条规则就是:要对我绝对服从。不管我下的命令是多么的无理取闹。"

    一滴冷汗从艾尔伯特额角滴落,他现在才开始觉得事情很不对劲,心里不住地骂香奈儿。是那个该死的女人让艾尔伯特身陷这种大麻烦之中的。他这次恐怕是节操不保了!

    老虎勉为其难地脱下裤子,全身只剩一条裤衩。果不其然,斯芬克斯老爹开始伸手在老虎的大腿间戳来捏去,而且有越摸越向上的趋势!再这样下去去的话......!

    "老...老爹......"其实的艾尔伯特已经满脸通红,心乱如麻,不知道该作什么反应的好。

    "嗯,两条腿也挺壮实,应该能撑一下子。......至少能撑完下半场吧。"斯芬克斯却完全没有理会艾尔伯特的奇怪喘息声,自顾说道。

    所以说下半场到底是什喵?!

    老虎越来越郁闷,但又不敢公然反抗斯芬克斯这种大人物,只好压低声音问道:"裤、裤衩也要脱掉喵......?"

    "嗯?裤衩?"斯芬克斯似乎没有理解艾尔伯特的话,略作一愣。然后他噗地笑了一声:"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我的小孙子?"

    他拍了拍手:"把护具拿来吧。"

    仿佛有谁在暗处等着,老爹一声令下,马上就有四名佣人把一套衣服似的东西送了过来。佣人们在艾尔伯特身旁跪下,手中托盘里盛着一套造型颇为奇怪的物事。

    透过房间的幽暗,艾尔伯特瞥了那些东西一眼。

    那是......盔甲?

    不,不太对。虽然胸甲、臂甲、腿甲、甚至连头盔都一应俱全,但那套装备似乎并不是骑士们平常穿戴的防具。它们造型独特,似乎是为了某种项目而特化的。

    "帮他穿上吧。"斯芬克斯老爹命令道。

    佣人们马上动作起来,开始为艾尔伯特穿戴护甲。这套护甲的构造果然复杂无比,由许多做工精细的装甲片构成,并以绳子固定在老虎的身上。老虎自己一个人恐怕根本没办法穿戴好这种复杂的防具。

    "这......这到底是干什喵的......"艾尔伯特越疑惑了。半分钟前斯芬克斯老爹还让老虎脱个精光,在艾尔身上摸了个够,半分钟后却命人拿来这么一套防具,开始给老虎穿上护甲。这到底是在搞什么鬼?!

    "你现在没有必要急着弄懂,反正你马上就会明白一切的。"斯芬克斯老爹拍了拍老虎的裆部:"护裆一定要好好穿戴上哦,否则会在激烈的冲撞中绝后的。"

    "什、什喵?!"艾尔伯特的叫声都变了,其时正有一名佣人而且还是女性在给老虎穿上护裆。那种如同罩.杯似的护裆刚好扣在艾尔伯特的重要部位上,以有弹性的橡皮筋固定在老虎腰间,给他一种略难受的压感。

    穿戴好护具以后,佣人们便开始忙着给老虎穿上衣服。宽松的上衣扣在防具外,感觉就像额外盖了一层皮,非常奇怪。而艾尔伯特的下半身被套上了一种带有弹性的紧身裤子,它们和老虎的护腿几乎融为一体,感觉也十分怪异。

    然后就是那只造型奇异的头盔。它内层柔软外层坚硬,圆形的构造和一般的骑士头盔截然不同,似乎是为了最大限度地抗冲击而被特化的设计。

    到底在搞什么鬼。穿戴的越多,艾尔伯特只觉得越混乱。房间的灯光太过幽暗,艾尔伯特根本不知道自己穿着这一身装备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该死的,他甚至都不明白这身护具的用意何在!斯芬克斯老爹让艾尔穿成这副样子,难道是为了去进行某种战斗吗?

    穿得这么夸张,简直可谓是武装到了牙齿,所以,那一定是某场激烈的大战咯?

    艾尔伯特的额角不住地冒出冷汗。今天晚上注定是一个难熬的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