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230章 休整之于寂夜 (七)
    第123o章 休整之于寂夜 七

    "找谁喵?"赛格莱德放下手中的工作,漫不经心地走去接电话。当然,这是他和赛费尔的房间,他以为打来的这个电话不是找他就是找赛费尔的。

    "晚上好。"话筒那头传来一个优雅地女声:"请让我跟帕拉米迪斯先生谈话。"

    "好的......等等喵。"赛格莱德疑惑地一皱眉,把话筒交到他老爸手上:"好像是找你的喵。"

    "找我?怎么找我找到这种地方来了?"帕拉米迪斯心里纳闷。这种时间还打电话到酒店里找帕拉米迪斯,除了他妻子薇薇安以外似乎也不可能有别人了。

    "呃,薇薇安?"大猫一接过电话就问。

    "很抱歉,我不是你妻子。"电话那头那个优雅的女声似乎在笑,帕拉米迪斯能隐约听见她嗤笑时的鼻音。

    "噢......是你。"大猫马上就认出了这个声音。是宝石女王罗塞塔女士。

    "没错,是我。"罗塞塔那如银铃般的美妙声音透过电话传来,其中充满了妩媚:"我通过酒店的工作人员,试着把电话接到你的房间,你却不在。所以我就试着接到你的朋友和儿子们的房间里来,希望能找到你。帕拉米迪斯先生,你应该还记得我们之前说好的[那件事情]吧?"

    那件事情,当然是指帕拉米迪斯和罗塞塔去约会一天的事情。以宝石[非洲之心]为交换条件,罗塞塔提出了这种看似无理的要求,简单地说,就是不能把那种价值连城的珍宝白送给帕拉米迪斯,宝石女王至少得占点便宜。

    帕拉米迪斯的脸上掠过一阵红晕,他小心地别过脸去,不让同室内那群好事的小鬼们察觉到。然后他小心地回答道:"那件事吗?好的,我们明天就去把它办妥吧。"

    赛格莱德歪着头,从父亲那奇怪的言行察觉到了违和感,却又不知道其中奥妙,没法深究下去。

    帕拉米迪斯以为这样就能把事情敷衍过去的,然而话筒那头却传来罗塞塔恶作剧般的质问:"呼呼,真的可以?你的妻子不会对此事有意见吗?"

    "不会。"帕拉米迪斯更加小心地回答道,以免在字里行间把他的[出轨]行为透露给在场的孩子们听见:"此时关系到许多人的命运,我不认为任何人会对我这样做有意见。就按原定的计划去办吧。我们明天什么时候启程?"

    "很好。"罗塞塔又轻声哼笑了一下,似乎对帕拉米迪斯那大方得体又委婉聪明的说法深深折服了:"那么,明天早上八点,我在开罗大酒店的一楼大堂等你,不见不散。"

    "那好,不见不散。"大猫说完就匆忙挂断了电话,暗自松了一口气。

    "你打算去干什么危险的事情吗?"贝迪维尔瞪了帕拉米迪斯一眼。

    "放心吧,事情没有你们想象中那么危险。"帕拉米迪斯随口敷衍道:"那么,我也该出了。"

    "出......去哪里?"

    "当然是去大不列颠的战舰。"豹人战士狡猾地一笑:"我还得借用他们的传送装置回大不列颠呢。"

    "你真的打算去啊?!"在场的人几乎要和贝迪维尔一起嚷起来。

    "别这样,老爸!这是赤.果.果的作弊喵!被抓住了绝对会被取消考试资格的喵!"赛费尔担心地劝道。

    "那种事情还用怕?"大猫俯身整理了一下鞋子和裤腿:"只要不被现就好了嘛。"

    他自认为是十分优秀的潜入者,多少龙潭虎穴也只身闯入过,才不会那么容易被抓住。

    "这不现实。"贝迪维尔也劝道:"即使你能找到并启动传送装置,你又该如何把传送的坐标设定为大不列颠呢?传送装置的控制室一定在安保设施最严密的区域,你就是变成了苍蝇也飞不进去!"

    "那种事情还不简单。"帕拉米迪斯整理了一下衣领,又笑了:"他们的坐标一定早就设在大不列颠,好方便相关人员在埃及和大不列颠之间来回。我只要等待时机,趁有谁刚用完传送装置就马上开动装置传送过去,那么我的目的地就一定会被设定在大不列颠的某处。"

    "这还是......太疯狂了喵。"赛格莱德嘀咕道。

    "你们到底要不要把那些武器给我?"帕拉米迪斯伸出手来:"要给就快点,我可没有一整晚的时间跟你们闲耗!"

    "不给喵。"赛格莱德拒绝道:"老爸你在铤而走险,太疯狂了喵。你这样做很可能会被抓住,然后被没收掉身上的装备喵。我可不能让你带着珍贵的月神钢武器去冒险喵。"

    "不过,"赛费尔却眼珠子一转,若有所思地道:"如果老爸你能调整好其中一把月神钢武器的插件系统,并把它带回来的话,利用那个的数据当作模板,我或许可以把别的武器也调整到最佳状态喵。也就是说你只需要完成一把武器的调整就可以了,没有必要全部武器带过去喵。"

    "这样也好。"帕拉米迪斯捡起他的月神钢臂甲:"我就把自己的臂甲带回去,让薇薇安进行调整好了。这样一来即使被没收也只是我的损失,对你们没有影响。"

    "非常公平喵。"赛费尔点头道。

    "那么,回头见。"帕拉米迪斯装备上两只月神钢臂甲,然后扣下了封魔手镯上的按钮。一个传送门随之开启,道路直通[进击的帕拉米迪斯号]。

    "你这是在坑老爸喵。"帕拉米迪斯走后,赛格莱德瞥了自己的哥哥一眼。

    "老爸自找的,被坑也是活该喵。"赛费尔咧嘴笑道。他和帕拉米迪斯在同一个组别,以现在的趋势一直赢下去,终究会在淘汰赛上碰面。不管是帕拉米迪斯成功调整好武器归来,还是被大不列颠的人抓住没收武器,都对赛费尔有利。

    他自知道以自己的实力,不管如何挣扎也打不赢自己的父亲。因此他在想办法削弱帕拉米迪斯的力量。这是一种战略,可不算卑鄙哦。

    一旁的贝迪维尔看透了赛费尔在打的鬼主意,心里对豹人青年专坑父亲的行为略有不满。但那毕竟是别人的家事,狼人也不方便插嘴,就默不作声任由事情展下去了。

    大概是十分钟以后,艾尔伯特已经换了一身笔挺帅气的白色西服,溜到开罗大赌场里去闲逛。

    一如以往,开罗大赌场是个纸醉金迷的世界。这里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营业,从不休停。不管是来吃花钱消遣的亿万富豪,还是进行最后一搏的亡命之徒,赌场都如同慈母般温柔地接受着世人的一切,同时也像吸血鬼般把一切拥入怀中,慢慢吸干人们的钱财。

    老虎心里清楚得很,他来这里就是为了输钱。他手里有几个闲钱,又不知道赌博的规则,他于是跑去玩最简单、钱财流失度又最快的赌博游戏老虎机。

    当然,这次他并没有上回的好运气,因为这次不再有人在暗中给他输送利益嘛。正常情况下,老虎机本来的胜率就低,即使偶尔中一个奖也不过是十块百块钱的小货色,相比起不断投入筹码、不断赔钱的艾尔伯特而言,根本是入不敷出。

    但这正是艾尔伯特想要的效果。他知道赌场里一定有谁在透过监视摄像头看着老虎的行动,也知道自己这样输钱最终一定会引起某人的注意。最重要的是,只要他手上的钱输光了,就有了一个口实,足以接近斯芬克斯老爹。

    果不其然,当艾尔伯特把手里最后的筹码也输掉以后,有谁慢慢走向了老虎。虎人青年转头一看,那个接近中的人正是斯芬克斯老爹的忠实部下,豹人菲莱欧斯。

    "哟,小老虎,今天晚上的运气不怎么好嘛。"菲莱欧斯认识艾尔伯特,因此他一上来就对艾尔客套道。

    "哎,别提了,越是急着筹钱,就越难搞到钱。"艾尔伯特故意装出一副输光钱财的悻然模样,答道。

    菲莱欧斯似乎上钓了,顺着艾尔伯特安排好的节奏问道:"你急着筹钱?为什么?"

    老虎紧张地瞄了四下一眼,压低声音道:"人多口杂,我们必须在这里说事吗?"

    "到员工休息室里来吧,"菲莱欧斯笑道:"我可以请你喝杯咖啡。"

    跟着菲莱欧斯走进赌场的员工休息室,呷了一口又浓又黑的热咖啡之后,艾尔伯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你知道的,"老虎开始解释道:"大不列颠那群吸血鬼把考生们的能力都用这只封魔手镯封印住了,表面上是为了比赛的公平,实际上是为了从考生们手里圈钱。为了让接下来的比赛更容易取胜,我打算把[狂化术]解锁,但他们那群吸血鬼却向我五十万埃及币的天价。你说这样合理喵?"

    "哦,原来是为了考试。"菲莱欧斯眉毛一扬:"但是,你们之前不已经从赌场里赢了一大笔钱吗?区区五十万应该还是能够拿出来的吧?"

    "但那是大伙的军资金,可不能让我一个人独占。"艾尔伯特故意找借口道:"我得自己想办法赚到钱,用自己赚回来的钱解锁能力。"

    终于说到重点了,老虎故意装作可怜的样子看了豹人一眼,哀求道:"话说回来,你们有赚钱的工作可以让我干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