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228章 休整之于寂夜 (五)
    第1228章 休整之于寂夜 五

    躺在冷冻休眠仓中的见习骑士少年丹尼尔,已然被绝望和噩梦所吞噬。

    然而,物极必反,祸福相依;

    有希望,就有绝望;

    有绝望,当然也有救赎。

    身陷绝望泥淖中的见习骑士少年,在心智几近崩溃,最彷徨无助的那一瞬间,想起来的却是那个晚上的,那个场景。

    丹尼尔打工的场所之一,哥特人咖啡厅的厨房。

    "你从......我的掌印......认出了我?!"当时的丹尼尔万分吃惊。

    "嘿嘿......"哈斯基轻轻抓住丹尼尔的手,把它摊开:"普通人的话,哈斯基一定认不出来汪。但是丹尼尔哥哥的掌印十分特别,哈斯基一眼就能认出来汪。"

    他用他的小狗爪子触摸着丹尼尔的手掌。那只手掌确实十分特别,其上充满了老茧和伤痕。

    哈斯基曾经和丹尼尔握过一次手,犬人少年认得这双伤痕累累的手。

    "原来如此。"丹尼尔抽回自己的手,脸上显露出惭愧之色:"是这双粗俗丑陋的手,出卖了我吗。"

    "粗俗丑陋?不"犬人少年摇着头:"这双手和哈斯基的爸比一样,也和亚瑟叔叔一样汪;如果煞星叔叔没有那么强大的自愈能力,估计也会有这样一双手吧汪。

    爸比曾经告诉过哈斯基,如果哈斯基再看见世界上有人拥有这种手,哈斯基一定要尊敬他汪。这绝对不是什么粗俗丑陋的手,这双手里的每一道伤痕,每一块老茧,都是它的主人辛苦劳作、努力锻炼、不懈战斗而留下来的汪。

    这样努力过的人,哈斯基又怎能不去尊敬呢汪?"

    一遍又一遍,这句话,在见习骑士少年的脑海中回响。

    一遍又一遍,这句话,在鼓舞着他。

    没错,他的努力并非完全的白费功夫。他的努力,这个世界上仍然有人知道,有人理解,有人认同,尽管那只是一名不懂事的孩子。

    这个孩子,他相信我。

    在冷冻舱中沉睡的丹尼尔,捏紧了拳头。

    只要这个世界上仍然有一个人在相信我

    他恐慌的神色渐渐被释然所代替,无尽的噩梦冰消瓦解。

    我又怎能,在这里止步不前?

    "丹尼尔哥哥,加油汪。"在幽暗而冷清、没有半个旁人的冷冻休眠实验室里,犬人少年用手轻抚着丹尼尔所在那个冷冻舱的舱门。

    透过冰雾迷离的冷冻舱,犬人少年只能隐约看到舱中之人的隐约轮廓。他不知道自己的祈祷是否能够传达到熟睡中的见习骑士少年心中,但他已经做了自己力所能及的一切。于是,哈斯基问心无愧地从实验室中退了出去,欢快地摇着小狗尾巴,轻轻地掩上了门。

    卡玛命运之轮回,博大而精深。拯救一个人,或者毁灭一个人,有时候甚至只取决于一名孩子的、看似微不足道的小小举动。

    但是,这个轮回,仍有一定的规律可循。

    以爱之名,不可能为恶;

    以善为种,必将结善果。

    同一时间?,开罗郊外某间海鲜餐馆的包厢里。

    "哇哦!"伊莱恩捧起汤碗,把浓稠鲜美的龙虾海鲜汤一饮而尽。龙虾肉的浓烈鲜甜味伴随着海带的清淡鲜香味,在白熊人的喉咙里回荡。

    "嗯,很不错。"艾尔伯特也拿着汤勺,自在地舀着龙虾汤送进嘴里,一副入仙的陶醉神色。

    贝迪维尔额角冒出一滴汗,拉长了脸吐槽道:"你们喝个龙虾汤而已,至于吗?"

    "可、可是真的好棒!"伊莱恩高兴地说。如果他的熊尾巴能摇起来的话,恐怕他老早就把尾巴摇得断掉了。

    与此同时,餐厅的服务员也送来下一盘菜色:炸龙虾球。每人一盘,每盘十二颗,如同牛眼般巨大的炸龙虾球被送到了三名年轻人的面前,它金黄松脆却又略带透明的外壳下,透着新鲜龙虾那粉红嫩滑的虾肉。

    "哇哦,我、我开动了"伊莱恩已经迫不及待地拿起刀叉去取食了。

    "等等,别心急。"贝迪维尔把一杯柠檬水递到白熊人面前:"龙虾的鲜味很浓,你刚才已经大喝了一碗龙虾汤,味觉都快疲劳了。先用这个把嘴巴里的龙虾味道漱干净,不要浪费了这么好的龙虾球了。"

    "哦、好的。"伊莱恩没有多想就照办,咕嘟一声喝下柠檬水,用力地漱口。他漱口漱得那么用力,以至于旁人都能听见柠檬水在白熊人口腔里流动的唰唰声。一旁负责端来食物的服务员瞟了伊莱恩这个小傻瓜一眼,强忍着走出包厢。

    "注意礼貌。"贝迪维尔郁闷地道。他就知道饿慌了的白熊人和老虎会饥不择食丑态尽出,因此故意订了个包厢,好让他们不受外界干扰又或者,不干扰外界地包餐一顿。没想到在包厢里吃饭的伊莱恩还是让他们出丑了。

    "嘿、嘿嘿......"白熊人不好意思地搔了搔脑袋。炸龙虾球的香气已经飘进了他的鼻子里,他实在抵挡不了这个诱惑了,马上拿起刀叉大快朵颐起来。

    "话说回来,"艾尔伯特用叉子把一整颗炸虾球送进嘴里,边嚼边用他那搞笑的腔调说:"既然大家明天都不用参加比赛,你们明天都有什喵打算呢?去玩喵?"

    "哼,你就只知道玩。"贝迪维尔瞪了老虎一眼,一边用刀叉把自己盘子里的一颗炸龙虾球分割为漂亮的四瓣,把其中一块送进嘴里嚼了几口,吞掉:"我还有要务要办,没空陪你们,你们自己想办法消磨时间吧。"

    狼人想起他遗失了的铁骑。昨天晚上,为了到达[死者之城],他勉为其难地乘坐了[黄金船沙漠之舟],而他的铁骑也被运输船派遣的魔像回收,在沙漠之舟的仓库里修理中。

    然而,当他们完成了任务,把死者之城零号区域里变异狂暴化的树种收拾掉以后,那艘该死的船又或者说是船上那个该死的人工智能[伊芙]狠狠地放了贝迪维尔一回鸽子。沙漠之舟连送贝迪维尔等人回开罗都不肯,就这样音信全无。也连带把贝迪维尔的铁骑搞丢了。

    每次想到这个,狼人心里就怒火狂飙,恨不得马上找到那艘该死的黄金船,给它一顿好打。然而他今天有考试要应付,必须把精力集中在淘汰赛上去,因此他根本无暇去管黄金船的事。

    今天参加了比赛并漂亮地取胜的贝迪维尔,明天没有赛事要参加,他终于可以抽空去搜索消失的黄金船了。......话虽如此,但那沙漠之舟能够遁入沙海里,有着绝佳的隐蔽性能,光凭贝迪维尔一个人去进行搜索的话,别说花一整天了,即使花一辈子,也不可能在茫茫撒哈拉沙漠里找到那艘黄金船。

    结果还是需要低声下气地去求某人吗。想到这里,贝迪维尔就觉得心好累。

    "伊莱恩呢?"艾尔伯特见贝迪维尔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也就懒得去问狼人,转而问起白熊人。

    "到工、工地里,打工。"白熊人吃得满嘴都是龙虾肉,说话都有点含糊不清了:"和索、索拉尔先生约好的,要努力打工,以及努力锻、锻炼。"

    "哦,是喵......"艾尔伯特拉长了他的猫脸。谁都知道这种临急抱佛脚的体能锻炼不可能有效果,但老虎也不好意思打击白熊人的热情,就随他去吧:"你们都太认真了,认真得没趣。"

    "要你管。"贝迪维尔又吃了一口炸龙虾球,和着果汁送进肚子里去:"你光问我们有什么计划,你自己的计划呢?难道真的打算在酒店房间里睡上一整天?"

    "我自有打算,嘿嘿。"老虎得意地一笑:"反正老子现在是有钱人了,有钱任性,到赌场里玩玩也正好消磨时间。"

    "又是赌场?"贝迪维尔不禁皱眉:"帕拉米迪斯不是告诫过你们,别再去惹那个什么斯芬克斯老爹吗?你怎么就不听人劝呢"

    艾尔伯特却硬掰起他的歪理来:"我只是去赌钱而已,为什喵就变成了去惹斯芬克斯老爹?"

    "但赌场是他开的,你去那里,绝对会"

    "你放心吧,老爹是大人物,日理万机,才不会在意我这种在他赌场里游玩的小人物啦。"艾尔伯特不以为然地挥了挥手:"你小子又不是我老妈,就别管我这喵多了好喵?反正我手上有那喵点闲钱,怎喵花都随我的便"

    "猫、猫腔四连......"一旁的白熊人瞪大眼睛看着艾尔伯特。

    贝迪维尔也冷冷地瞪了虎人青年一眼:"好,你喜欢怎样就怎样吧,我管不着。但别怪我不提醒你,那个斯芬克斯老爹是黑手党老大,绝对是个危险人物。和他扯上关系准没好事。"

    这种事情我有怎喵可能不知道。老虎心里犯着嘀咕。但问题是,老虎的目的就是要接近斯芬克斯,好查明这名危险的黑社会老大背后在策划着什么阴谋啊。

    根贝迪维尔他们说这个也没有用,艾尔伯特只能自己暗中行动。他心里自顾叹了口气,从座椅上爬起来:"吃饱了吃饱了,我们结账吧!"

    "请你自己掏自己的那份钱,我可不会请你吃饭。"狼人冷冷地道。他早就说了只请伊莱恩吃饭,和艾尔伯特无关。

    "谁要你请,哼!"老虎摇着尾巴走出去,故意装作很帅气地拿出他的房卡:"我们一起去柜台,把账面点清吧。我得顺便看看到底有多少钱汇进我的卡里。嘿嘿,老子今天的比赛表现这喵出色,收视率一定爆表了吧。到底能赚到多少呢?"

    你还是别太期待的好。狼人瞪了老虎一眼,把几乎涌出唇边的话,硬是吞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