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205章 选拔之于擂台 〔三十六〕
    第1205章 选拔之于擂台 三十六

    二人再一次进入了猛烈的攻防战之中。当然,艾尔伯特仍然在狼人的猛攻之下节节败退,只能够一味防守。

    啪嗒!贝迪维尔的剑招越来越快,老虎一下疏忽没有防住,再度被打飞!

    "七次。"贝迪维尔如同催命般重复着倒数。艾尔伯特剩下的机会不多了。

    老虎却再次爬起来,全神灌注地迎战,并在不断的防守之中仔细观察着贝迪维尔的攻击模式。

    好奇怪。不管贝迪维尔的剑招多么灵活多变,无法预测,但狼人用来击败老虎的,决定性的某些招式里,似乎都有着某种共通点。

    某种难以言喻,但又确实存在,能够被感应出来的气息。

    啪啦!在艾尔伯特思考得走神的瞬间,又一记猛击打在老虎的额头上。那是贝迪维尔倾尽全力,能够敲碎颅骨的重击,换了是普通武器即使一根最轻巧脆弱的小树枝,此时也必定能让艾尔伯特颅骨碎裂而死。幸好他们此刻使用的是一击中对手就会断裂的训练用木剑!

    "六次。"贝迪维尔无情地倒数:"算便宜你了。刚才那一击本来够你死上十次。"

    "呃!"老虎捂住头,眼冒金星,痛苦不堪。但他渐渐明白了什么。

    是气势。

    其他攻击都是虚晃,为了分散对手注意力而发出的假动作。贝迪维尔真正用以击败对手的剑招,在出手瞬间的气势往往与别不同,其中充满了杀意。

    舍弃定则,存留真意是这个意思吗?

    如果能够简单分辨出哪些招式是虚招,那些攻击是真正的杀着,那么这场战斗就有了一丝胜机。

    艾尔伯特舒了一口气,再度集中精神迎战。这次,他小心地观察着对手的攻击,用他的全身感应着贝迪维尔攻击时气势微妙的变化,试图分辨出其中的虚实。

    "哈啊!"狼人抓住艾尔伯特急退失去平衡的一瞬间,举起木剑劈落,那本是不可被阻挡的一下重击!

    但是,有什么不对!这一击之中明明没有杀意?

    但是,不躲开的话,仍然很不妙......!

    艾尔伯特退缩了,举剑格挡的同时往后跳!

    嗖!仿佛看准了老虎会退缩,狼人的重击落下来一半就戛然而止。他顺势一个前踏步,追击上往后急退而失去平衡的老虎!

    啪嗒!落下了一半的木剑改变了轨迹,变成了一个横扫,充满杀意的一记扫击!!

    "呜啊!"根本无从阻挡,艾尔伯特被打飞了出去。

    "五次。真是不长记性。"贝迪维尔冷眼看着老虎,嘲讽道。

    好疼。艾尔伯特伸手摸了一下,腹部已被打出一道淤青,碰一碰都会诱发剧烈的抽疼。

    "现在放弃还不算太迟哦,现在认输的话,最多罚你做一个星期的家务,至少不用做足一个月。"贝迪维尔用甜言蜜语诱惑着老虎。

    "谁会......认输!"老虎忍痛爬起来,不服气地说。

    "那我就再送你一顿好打。"狼人举剑冲了上来。

    嗖!又是一记杀气腾腾的攻击!

    但那看上去明明是没有什么威力的横扫......而且没有人一上来就使出杀招吧?!

    不管了,先格挡住再

    老虎刚想用木剑挡下贝迪维尔的攻击,没想到狼人的剑却瞬间一个扭动,挪到了艾尔伯特手臂的下方!

    啪嗒!!木剑重重地击打在老虎的手背上,艾尔伯特只觉得手一阵酸麻!下一秒,他的木剑已经脱手飞出了!

    碰!!而贝迪维尔也冲了过来,一个肩冲撞飞了艾尔伯特,并在老虎飞到半空中的时候出剑一捅!

    紧接着,艾尔伯特撕心裂肺的惨叫,在雪原上回荡。他这次被戳中了要害部位,可说是真的痛彻心扉!

    "嗷嗷嗷嗷......混蛋!"老虎捂住屁股爬起来,下面一阵火辣辣的痛。贝迪维尔的下手越来越狠毒,也越来越肮脏了。

    然而老虎不能怪任何人,真正的厮杀往往就是如此只要能打赢对手,任何卑鄙手段都可以使出。骑士道什么的,只是上流社会那些对战斗一窍不通的傻瓜们想出来的愚蠢借口,也只有不明真相的门外汉们才会去遵守。

    用任何手法都可以,甚至不用执着于用剑、或用同一把武器;关键的时候,甚至可以用身体来撞飞对手,制造出破绽。

    舍弃定则,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四次。"狼人轻蔑地说,"刚才那一击爽吗?"

    老虎的额头上青筋暴起:"该死的混蛋......绝、绝对要打败你!!"

    他冲上去继续和狼人缠斗,试图抓住贝迪维尔使出杀着的瞬间。狼人虚晃了数剑,突然浑身上下散发出杀意,举剑刺向老虎!艾尔伯特这次学乖了,一个急闪避躲开致命一击!但他又猜错了!贝迪维尔的剑刺仍然是虚招,真正的杀招在老虎闪避以后才应声而至,一个横扫打在艾尔伯特的喉咙上!

    "咳、咳咳咳咳!"倒地的老虎咳嗽不止,几乎窒息。

    "你以为抓住我攻击时的杀气就能稳赢吗?太天真了,杀气这种东西也可以隐藏起来啊。"贝迪维尔狞笑。先前那些充满杀意的攻击也全是诱饵,是为了骗老虎上当而演的戏。真正的杀意,怎么可能会随便被对手察觉到!

    混账!

    艾尔伯特完全被玩弄在鼓掌之中。同样的事情,以前似乎也发生过一次面对某位天位骑士的时候。

    如果对手是经验老到的天位骑士,老虎输掉了也无话可说。但他面前这位对手,不过是一条笨狼!和艾尔伯特年龄相仿实际上,贝迪维尔比艾尔伯特小四岁,本应在同一个起.点出发的竞争对手!

    竟然一次又一次地败在这种家伙手上,这让艾尔伯特的面子往哪里搁?!

    混账!!

    暴怒的老虎举剑乱划,头一次逼得狼人边退边防御。对!贝迪维尔的战斗经验实在比艾尔伯特多太多,他的攻击根本无法预测!既然一切预测都无效,那么就只剩下进攻一途!攻击就是最佳的防守,只要用暴风骤雨般的连番猛击,把贝迪维尔打得毫无还手的余地就好了!

    啪!成功了!!艾尔伯特一记幸运的成功把贝迪维尔的木剑打断!

    "得手了!"老虎猛冲刺出一剑,以为这就能解决掉贝迪维尔!

    没想到狼人轻巧地一下晃过,同时伸出一只手,接住了断裂飞走,还在半空中划圈的半截木剑!趁木剑还没来得及消失之际,狼人瞬间绕到了艾尔伯特身旁,对准了老虎的小腹,用半截短剑一戳!

    "噗"艾尔伯特吐了一口血,腹部被戳得翻江倒海的痛!

    "三次。"贝迪维尔踢了踢跪在地上喘气的老虎,严厉地道:"别拖延时间,起来。"

    划!老虎猛然斜上挥出一剑,扫向贝迪维尔的下巴!

    没有用,狼人根本毫无破绽可言,一个后仰就避开了老虎的偷袭,同时一脚踢向艾尔伯特的下巴,把老虎踢飞!

    在半空中的老虎连让自己保持平衡的机会都没有,贝迪维尔的木剑就应声而从,在狼人的用力猛投之下刺中了老虎的肩膀!

    "最后两次机会。嘿嘿嘿嘿嘿。"贝迪维尔吃吃地笑了,充满了恶意。

    艾尔伯特不断被击败,简直一败涂地,就连半次取胜的机会都没有。老虎从地上爬起,喘着粗气,浑身是伤,看似无力再战,也不可能反败为胜。

    然而

    艾尔伯特从地上爬起来,没有了之前的暴怒,反而变得心平气和了。

    狼人的战斗经验远比老虎丰富,不管艾尔伯特如何努力,必定是打不赢这位对手的。

    既然知道自己绝对打不赢,就没有必要纠结于胜负了。想到这一点的艾尔伯特,突然释然了。

    但是,一次也好,即使只有仅仅的一次,也要让这头嚣张的笨狼大吃一惊。

    贝迪维尔却突然察觉到了不妙。他面前地老虎突然象换了个人似的,浑身上下散发的气息都不同了。

    不,不是不同了,而是......变淡了!?

    艾尔伯特突然伏下了。

    蹬嗖!大猫的蹲伏,紧接着就是朝狼人的急冲刺!

    那本应是充满杀意的一击,贝迪维尔本应可以根据这种杀气选择躲闪的时机,但狼人却意外地发现,艾尔伯特不见了!

    他不见了!?

    嗖!狼人听见刀剑划来的风声,急忙后跳躲闪!幸好他的听觉和反应都极佳,木剑从他的胸前划过,却始终没有碰到贝迪维尔的身体!

    在那急速的世界之中,贝迪维尔虽然完全没法定位住艾尔伯特,但他从对手的攻击回溯过去,得知了艾尔伯特的大致方向。因此,躲开剑击的瞬间,也是贝迪维尔反击的瞬间。他的木剑斜向上一挑,把艾尔伯特整个挑飞!

    "哈、哈、哈!......最后一次机会!"贝迪维尔喘着气说道。刚才的运动量并不大,但刚才那一瞬间的闪避和反击,却给狼人极大的心理压力,以至于贝迪维尔此刻只能靠猛喘粗气来缓解。

    艾尔伯特被打飞了出去,再次重重落地。如此惨败,老虎却毫不在意,坏笑着爬了起来:

    "吓到你了喵?"

    7616dxiuebqg1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