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198章 选拔之于擂台 〔二十九〕
    第1198章 选拔之于擂台 二十九

    七年前,大.法师默林的研究所里。

    默林叹了口气,朝一个巨大的玻璃容器道:"博尔斯,你一直以来做得很好。你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现在终于可以休息了。"

    "永别了,法师大人。"躺在容器中的龙人魔像也说。

    默林扳下了容器旁的大闸,关闭了博尔斯的电源。

    魔像,顾名思义,就是被赋予魔力光子而行动的人像。

    魔像之中都有一个类似于"脑袋"的核心,其中灌注了一团高浓度的光子。这个[核心]被赋予了某些特定的命令,比如守卫某个设施、又或者为主人服务之类的。

    当魔像被赋予的使命完成之后,这名魔像的核心就会开始黯淡下来,完成了使命的魔像当即开始长眠。

    博尔斯也不例外。

    他是默林制造出来,用以收集并守护世界之壁钥匙的魔像。而如今,黑暗女王摩根已经通过了世界之壁,逃至东方黑暗大陆去了,博尔斯守护[钥匙]的使命已经失去了意义。

    不管龙人魔像博尔斯的构造如何特殊,他都必须遵循魔像的原则,尘归尘,土归土,就此长眠而去。

    面对博尔斯日渐黯淡下来的核心,默林最终还是下了狠心,关闭了龙人魔像的电源。

    法师把魔像废弃掉了。

    本该如此。

    然而

    "呜......"幽暗的研究所中传来一名孩子的啜泣声。

    被断去电源,本来应该就此长眠、成为一堆废铁的博尔斯,突然又睁开了眼睛。

    他核心的光芒被重新点燃,尽管龙人魔像的体内早已不剩下半点能源!

    看着黑暗中那不断升华的淡蓝色光芒,就连见识过了无数个世界、大智大能的光灵.默林,也惊讶得目瞪口呆。

    "法师大人?"博尔斯迷惑地看着默林,语气中带着些许疲惫:"是您把我再次唤醒了吗?......我睡了多久?......这次的任务又是什么?请下命令。"

    默林却报以一阵沉默。除了因为太惊讶,法师也确实没有命令博尔斯去做的事情。

    博尔斯只是一台傀儡,没有心的傀儡。

    他只是被赋以虚伪灵魂、虚假心灵的木偶而已。

    这样的魔像再做出来多少都可以,没有必要纠结于激活同一台旧魔像。默林本来打算让博尔斯永远长眠下去,又或者拆解之后把零件用在别的魔像身上。总而言之,法师从来就没有打算让博尔斯再度醒来过。

    然而博尔斯却再度[活]过来了!在没有能源、没有命令、没有任何额外的操作之下!

    更奇怪的是,龙人魔像之前的记忆本来应该被删除得一干二净,不再记得自己曾经[活]过才对!他却竟然还记得默林、还记得自己的曾经被关闭过!

    "奇迹......!"法师已经无法找到另一个词语来形容了。

    "奇迹?"博尔斯从玻璃容器里爬出:"这次的任务是去找寻[奇迹]吗?"

    "不,不是......呃......让我再好好想想......"默林自顾嘀咕道,神情颇为歇斯底里。不明事情原委一定会以为这名白发法师是疯子。魔术师大都给人疯疯癫癫的印象。

    博尔斯若无其事地活动了一下身体,他那秘银组成的人造肌肉并不像其他魔像那样在活动时发出难听的金属摩擦的吱吱声,反而像真正的般柔软有弹性,安静得吓人。

    "博尔斯,"默林想了很久以后才开口道:"我不得不承认,这次把你激活完全是个意外。我并没有任何交付与你的任务。或许你该再躺进玻璃容器里睡一觉?"

    说这话的同时,默林用期待的目光看着博尔斯胸口上那个半开半闭魔力核心,并希望看见核心中的光芒黯淡下去。或许这样,博尔斯才能真正得到安息。

    一切都是刹那的偶然。

    奇迹不可能发生才对。奇迹也一定不会持续下去才对。

    然而,那核心非但没有黯淡下去,反而越发明亮,在黑暗的研究室之中闪烁着。

    [奇迹],奇迹地活下来了。

    博尔斯显然有点不高兴:"法师大人,你没有任何要事,就把我唤醒了?"

    龙人魔像自己根本不知道,在没有主人命令的情况下,魔像的核心根本就不可能激活。他以为默林随便激活他是在闹着玩儿,实际却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默林显得十分尴尬,却又开始难以自已地对博尔斯产生好奇。且不论那核心是如何无故被激活的,没有充能的博尔斯到底是如何活动到现在的?!

    难道默林在无意之间制造了一台永动机?!他穿越了数百万个时空,持续研究了亿万年,却始终无法实现的永恒的课题,竟然被偶然创造了出来?

    这个世界一直都遵循着等价交换的原则,要得到什么,就必须付出什么。如果得到了什么,却从不用付出,那就是奇迹!博尔斯体内那无中生有,凭空变化出的能量、凭空产生出的灵魂,除了用[奇迹]之外,无法解释!

    一台本应是完即弃的魔像,突然充满了谜团。法师可不会白白浪费这个研究的好机会!虽然很想研究,却又不敢牟然拆解博尔斯。默林深怕自己一个不慎,把这台"永动机"弄坏了!

    他需要更多时间,更长期的观察,以弄懂博尔斯体内到底发生了什么神奇的转变。最好是远离电源,远离一切的人烟,在极端条件下进行的测试。

    "咳咳,对了。"聪明一世的默林法师干咳了一声,想了个借口:"博尔斯,你负责去周游世界各地,把散落在世界角落上的世界之壁钥匙碎片重新找回来吧。"

    这个任务绝不容易。世界之壁的钥匙使用过一次,马上就分散成七块碎片,朝各个不同的方向飞去。它们现在深藏在地球的某个角落里,即使是体内装有钥匙碎片探测器的博尔斯,要找回它们也难如登天。

    "法师大人,有这个必要吗?"就连博尔斯也觉得默林的命令很疯狂。

    "啰嗦!叫你去你就去!"默林用虚假的愤怒来掩饰自己内心的不踏实:"钥匙碎片可能暂时还没有用,但长远来看,还是收集回来比较好!"

    "原来如此。法师大人真是深谋远虑。"博尔斯不带感情地赞叹着,听得默林心里一阵恶寒。

    与此同时,研究室外又传出了一阵轻微的啜泣声。

    "那是什么?"博尔斯朝哭声的方向望去。

    "是伊莱恩。"默林轻声叹了口气:"你懂的。大战结束了,那孩子也没有派得上用场的地方了。骑士卡多尔本来打算同时收养那孩子和另一个叫做康斯坦丁的孩子,但那名骑士却再也没有来过,恐怕不打算带走伊莱恩了。唉......等我把这个旧研究所的东西收拾好、迁到新研究所去的时候,那孩子也要被送去孤儿院吧。虽然有点可怜,但我确实抽不出时间去照顾那种熊孩子。"

    龙人魔像一阵沉默。

    他突然明白了什么。

    博尔斯径直走出研究室,用他金属的冰冷的手,推开了研究室冰冷的铁门。

    他放眼望去,看见的是,孤独地坐在冰冷地板上的白熊人少年。

    其实伊莱恩正在抹着眼泪,却又不敢惊扰研究所中的人们,只好低声地啜泣。

    天地之大,无处容身。

    用完即弃,不值一文。

    被世界排斥厌弃的异类、蠢货、废物,只能在黑暗的角落里不为人知地颤抖。

    孤独地活着,只是为了消逝的那一刻。

    ......那是,何等的不堪。

    博尔斯突然明白了自己真正的任务。

    "哟,孩子。"龙人魔像缓缓地走到白熊人少年面前,温和地道:"你,没有地方可去吗?"

    "呜呜呜呜呜......"伊莱恩还在低声啜泣。或许对世界绝望了,或许已经麻木了,他没有回答,也不打算回答。

    "我接受了大.法师大人的命令,接下来要周游世界,搜寻世界之壁的碎片。"博尔斯低声道。他愣了很久,才说出该说的最后一句话:

    "如果你想没有地方可去的话,要不要跟着我一起来?"

    白熊人少年全身颤抖了一下。

    良久,伊莱恩抬起头来,愣愣地看着龙人魔像博尔斯。

    "你需......需要我?"他战战兢兢地问。

    博尔斯不带感情地回应道:"那将是一趟危险的旅程。带上一个小助手,也许是最合理的选择。除非你"

    扑通。白熊人少年没有多说半句,扑向了龙人魔像的怀里。普通人根本承受不了体型庞大的白熊人的扑击。但是身为龙人魔像的博尔斯犹如一座不动的大山,把伊莱恩的一切,全部承受了下来。

    再也没有顾忌,少年大声地哭泣,哭个不停。他的哭声在研究所中不断回荡、震鸣。仿佛要把他长久以来积累的憋屈尽数释放出来。

    博尔斯没有说话,只是保持着原本的站姿,安静地等待着那孩子哭完、倦透睡去。博尔斯那冰冷而无机质的身体,在安睡的白熊人少年眼中,却是充满温暖的家。

    天地之大,无处容身。

    唯有我,是你唯一的归所。

    不。

    博尔斯看着熟睡中的白熊人少年,恍然大悟。

    刚好相反。

    唯有你,是我唯一的归所。

    即使四海为家,经历无尽飘泊。

    有你在的地方,就有家。81554djxds233954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