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181章 选拔之于擂台 〔十二〕
    第1181章 选拔之于擂台 十二

    听完罗根的话,贝迪维尔更加不服气了。

    他嘟起嘴抗议道:"[时间]?是你的[时间魔术]吗?我倒想领教一下,你的[时间魔术]到底有多厉害。"

    "实际上,你已经领教完了。"罗根却淡然笑道,抹了抹沾在嘴角的一点盐花。

    "什么?!"贝迪维尔大吃一惊,连忙低头看桌子上的情况。就在他们二人对话的那几秒钟之内,不仅仅是罗根自己那盘午饭,就连贝迪维尔的、甚至连亚瑟匆匆离去而留下来的那份午餐,全都被一扫而空了!

    "呃。"罗根打了一个饱嗝:"多谢款待。"

    "你是在什么时候把我的午餐都......"狼人不可思议地看着大.法师:"这就是时间魔术吗?"

    "或许。"罗根捋着自己花白的胡子,神秘地笑道:"拥有无限时间的我,不可能被战胜。但用这些手段来赢你,确实有点不光彩。孩子,你是一名很强大的战士,我不得不对你致以最高的敬意。因此,我必须给你出一道谜题,让你一窥[时间魔术]的真髓。若你能够解开这道谜题的话,或许就有机会破解我的时间魔术,把我打败。怎么样?这个建议不错吧?"

    狼人马上咧起嘴,露出凶狠的表情:"我才不需要对手的施舍!!"

    "别误会,"罗根却马山澄清道:"这不是施舍。我只是给你一点小小的提示,让你不会输得不明不白而已。你们骑士最注重的就是[公平性],对吧?这就是我所认同的[公平]。即使你最终还是输掉了,我也会告诉你[时间魔术]的秘密,让你输得心服口服。所以,我现在告诉你的仅仅是谜面而已。"

    贝迪维尔瞪着罗根不说话。这老头真嚣张。

    "那么"罗根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只手镯。

    那是一只银色的小手镯,其中感觉不出太大的魔力,看来只是普通货色。

    罗根把玩着银色手镯,漫不经心地解释道:"这次我从自己的储物柜中花了一点小钱,解锁了这只手镯。我没有花很多钱解锁我的法杖,也没有买新武器,甚至没有解锁自己使用魔术的能力。我几乎什么都不带,就用我现在拥有的唯一一把长剑上阵作战。而这只手镯也没有什么特别的魔术效果,其中只绑定了一个亚空间换句话说,这是一只[纳物手镯]。"

    "我知道那是什么。"贝迪维尔自己也有一只纳物戒指,专门用于存放他的[魔弓那勒之火]他当然知道这类魔术物品的用处。

    因此狼人不禁疑惑地问:"而你打算就这样和我对打?[时间魔术]上哪里去了?"

    按道理说,既然罗根没有解锁任何魔术,他必定受封魔手镯的限制,无法使用他的[时间魔术]啊?那他刚才在一瞬间吃完了三份午餐,靠的又是什么戏法?

    贝迪维尔目光锐利,拥有超强的动态视力。即使快速如帕拉米迪斯,能以超音速移动的家伙们,他们动起来时狼人也应该能看到一些残影,不至于什么都察觉不到吧?

    但罗根刚才却在贝迪维尔的眼皮底下吃完了三顿午餐。狼人连对方动起来的影子都没有看见过。这是什么速度?绝对超越了光速吧!罗根除了使用过魔术以外,再无别的方法可达到这种效果!老头却说自己完全没有解锁过魔术?!

    是在说谎吗?这是故意扰乱贝迪维尔的话?

    不太对。狼人从对方那炯炯的眼神中感觉到,罗根的话完全没有半点虚假。他说的应该都是真话,尽管其中玄妙暂时无法用常理来解释!

    "我可以问个问题吗?"贝迪维尔低声道:"手镯里装的都是什么?"

    "水。再普通不过的蒸馏纯净水。"罗根爽直地答道:"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这应该也是真话。要是手镯里面装了什么强大的法器,大不列颠的人早就检查出来了。

    果真如此,从储物柜中解锁这只手镯所花的钱将是天价一切强力道具都被赋以物品原价十倍以上的高价,考生们根本付不起这笔钱!

    那是一只再普通不过的纳物手镯,里面装着再普通不过的纯净水。

    贝迪维尔听懂了,却又完全听糊涂了:"你从自己的储物柜里解锁一只装满了水的纳物手镯?但是......为什么?"

    "这就是我给你出的那个谜题。"罗根更为神秘地笑道。他的神情没有半丝得意或嚣张,反而充满慈祥和诚恳,彷如一名给学生们授课的导师:"孩子,充分利用你的智慧,好好猜吧。我们下午那场战斗一定会很有趣的。别输得太容易了。"

    语毕,大.法师罗根留下一张面额一百埃及币的纸钞,走了。这笔钱应该是为了补偿贝迪维尔的午餐吧。

    狼人不禁一阵郁闷。

    同一时间,大不列颠,亚瑟王的寝宫。

    "格林薇儿!"骑士王从传送器回到大不列颠,再骑上龙骑匆匆赶回家中,一撞进门里就大声呼唤着他的妻子。

    "噢,亚瑟?"王后正在大厅中喝着午前餐的红茶,态度十分淡定。

    亚瑟愣了一愣。当国王冲进来的时候,王后却如此镇定,显得亚瑟王十分傻。他压制住脸上的惊讶之情,放低声音问:"朕的王后,听说你昨晚被人袭击了?你还好吗?没有受伤吗?"

    "你怎么会知道的,陛下?"格林薇儿王后却显得有些不悦:"该不会是老爸派人去通知你了吧?他就是爱担心。我很好,连一点擦伤都没有。只可惜我不小心下手太重了,所有黄昏教徒都杀光了,没能留下半个人来审问。"

    的确,格林薇儿受过正规的其实训练,还拥有超听觉以辅助战斗,一般人要击败王后可不是容易的事情。她一个单挑赢几十名壮汉也是很平常的结果。亚瑟的王后还是和以前一样勇凶猛残。

    一滴细微的汗珠从亚瑟额角边冒出:"总之......你平安就好。明明有兰斯洛特跟着却发生这种事情,这是他的失职。"

    "不要责怪兰斯洛特爵士,陛下。"格林薇儿又呷了一口茶,慢悠悠地道:"昨天是我下令要他去保护孩子们的,他们去了钓鱼。我以为只是参加一下慈善晚会不会有太大的问题,谁知道晚会上那些安保人员那么不中用。总之这不是兰斯洛特爵士的错,陛下。他昨晚匆匆赶到,还因为保护我免受敌人的偷袭而受了点轻伤呢。"

    "是吗"亚瑟突然暴怒了:"所以昨晚的情况还是很危险?!连兰斯洛特这样的剑豪都受伤了,你还说昨晚不危险?"

    格林薇儿淡然一笑:"不,没有的事。只是一名装死的敌人在偷袭,不算危急。兰斯洛特为了保护我,手臂被擦伤了一下而已。经治疗,现在已经连伤口都没有留下。"

    "那就好......"骑士王其实还有很多疑问,但他目前还见不着兰斯洛特本人,也就暂时不去问什么了。

    国王突然又想到了什么,马上从自己腰带的纳物口袋里取出一个小型玻璃瓶子:"对了,既然朕提前回来了,这个就先送给你吧。"

    "噢,好漂亮!"格林薇儿王后看着瓶中之物。那是一朵水晶玫瑰花。那朵美丽的玫瑰上千个晶莹剔透的花瓣在日光之下不断反射着七彩光芒,炫目得难以想象,比世界上任何的宝石都要美。

    亚瑟轻轻打开装着玫瑰花的玻璃容器,花朵在日光的直接照射之下发射出更美的光晕,把客厅映照得如同七色的彩虹世界。

    王轻声道:"这是在撒哈拉沙漠的绿洲里采摘到的[沙漠之花],一千年才盛开一次,据说它的花朵永不凋零,以这个状态至少能存放一千年。朕的王后,祝你结婚七周年快乐。"

    "亚瑟......"格林薇儿王后笑了。那浅表而清甜的一笑和水晶玫瑰花一样美。

    她想要伸手去触摸水晶玫瑰花,但亚瑟王却急着说:"小心荆刺!"

    迟了。被水晶玫瑰花迷住了的格林薇儿,一不小心就被荆刺扎了手。虽然伤口不深,但她倍感痛楚,手下意识地抽回。

    "你还好吧?"亚瑟王担心地说。

    "我很好,没事儿。"王后傻傻地笑着,用手帕擦了擦被扎伤的手指:"再次提醒我,美丽的东西一般都是带刺的。"

    "就像你一样,朕的王后。"亚瑟王打趣地道,用手轻抚王后美丽嫩滑的脸庞。

    然后,二人情深对望。

    开始热吻。

    从接吻迅速转变为拥吻,越演越烈。

    半小时后,二人躺在寝室的床上。王后从被子里露出头来,笑着说:"噢,那真不错。"

    亚瑟王也被子里露出头来,坏笑着说:"只是[不错]?朕可是储存了好几天的精力,一次过全部发泄出来了。"

    "臭美。现在才是早上,你正事不干,就顾着和你的王后干这种事,真的好吗?"格林薇儿王后笑道。

    "正事都推给宰相去处理就好了。"亚瑟王又凑到王后的脸蛋旁吻了几下:"不过对考生们的私访还没有完成,朕还得回去埃及一次。在朕走之前......我们再战一场如何?"

    "遵命,我亲爱的国王陛下。"格林薇儿王后调侃般答道,二人又钻进了被子里去。

    但王后刚钻进被窝里,马上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呵欠:"奇怪了......突然好......困......?"

    "格林薇儿?"亚瑟疑惑地推搡了一下他的妻子。

    没有反应。回应亚瑟王的,仅仅是王后那低沉细微得几乎不存在的呼吸声。

    她毫无预兆地合上眼,陷入死一般的沉睡之中。6139539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