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176章 选拔之于擂台 〔七〕
    第1176章 选拔之于擂台

    与此同时,贝迪维尔和亚瑟王也在走廊上走着,正在赶往研究室的路上。他们边走边聊,聊的内容虽然算不上机密,但也颇为重要,为了避免被外人听见,只能用只有他们能够听见的音量低声对话。

    "所以,这就是你所知道的一切?德鲁伊教的人给你那么重要的树种,我以为你会和他们有更深的牵涉。"

    "我没有,真的没有。"狼人的脸上略显无辜:"我乘船去大不列颠,逗留了才多少天?只是碰巧我坐的船的船长是德鲁伊教人,他介绍我去住的房子的房东是德鲁伊教人,然后他们听说我要找圆桌试炼的会场,就开条件让我帮他们干活,互利互惠而已。

    我承认自己找到圆桌试炼的会场是他们的功劳,我也承认自己曾帮他们干过几次活,甚至因此捣毁了一个黄昏教的据点。但我和德鲁伊教的牵涉真的不深至少我还不是他们的教徒。"

    "然而他们的先知大人很看好你。连珍贵圣树之种也送给你了。"骑士王冷笑着说:"你还不懂吗,贝迪。你这家伙天生就拥有强大的运势,这种强运很多人都在青睐。给他们一个机会,他们就会充分利用你。"

    听得贝迪维尔背脊一阵冰凉:"亚瑟,听你这口气,简直就好像在期望我被人利用似的"

    "没错,你真聪明啊,小贝迪"骑士王把声音压得更低,却用开玩笑般的语气跟贝迪维尔说:"等这次的擂台赛完结以后,参加圆桌试炼的你们会有一段短暂的假期,考生们将返回大不列颠休养。我给你一个密令:继续和德鲁伊教的人接触,融入他们,把他们的底细调查清楚。以你的能力,在他们的行列里上位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吧?那就去吧,充当我的耳目,把这个德鲁伊教的秘密全部挖出来!"

    狼人皱了皱眉,显得十分不情愿。

    "穆塔尼先知是个和蔼可亲的好人。"他嘀咕道:"他帮了我不少忙,他是个大哲人,他绝对不会是那种穷凶极恶的坏蛋。你要我当卧底去调查他们,把教中的秘密揭露出来,岂非是要陷我于不义?"

    "我没看出哪里是陷你于不义了。"骑士王却反驳道:"大不列颠从来不干涉宗教自由,我们对这个德鲁伊教从来没有任何异议。只要他们不闹事,我们就什么都不管。若调查结果显示这个德鲁伊教是好的教派,我们还巴不得跟他们合作呢。毕竟他们也和黄昏教敌对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

    "亚瑟"

    "但是,小心点儿,贝迪维尔。"骑士王又嘱咐道:"你太年轻、太天真、太容易相信别人了。这是你的优点,然而也是你致命的缺点。世上有些事情并不如你想象中那么美好,即使太阳的极致光芒之下,也隐藏着黑暗。这黑暗对我们虎视眈眈,以温柔和善的面目靠近,却打算一口吞噬我们。

    我们已经知道那些树种是古代人制造的生化兵器,而拥有树种的这些德鲁伊教徒们,也必定和古代神人族脱不了关系。在搞清楚他们的真实意图之前,别过分相信他们的好。"

    狼人又疑惑了:"古代神人族不是我们的老祖宗吗?他们明明是帮我们的......"

    "我可不会急着下这个结论,贝迪维尔。"亚瑟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同时陷入了沉默。

    骑士王的沉默并非空穴来风。他们已经靠近了研究室。而虎人青年艾尔伯特,似乎已经完成了某种测试,正满脸悻然地从研究室中跑出来。

    老虎一看见狼人就拉长了猫脸,嗷嗷抱怨起来:"吸血鬼!他们这群该死的吸血鬼!他们根本没有让我解锁能力的意思,最便宜的一个能力也竟要我支付三百万埃及币!真他喵的疯了!!"

    "艾尔......三百万的话,我们应该刚好能凑出来啊?"贝迪维尔无奈地苦笑。

    "但那是大家的钱,不是我一个人的钱大伙们一定不会同意的!"老虎冲亚瑟王吼道:"总之你们就是吸血鬼!奸商!还让不让人活了!"

    "圣灵的力量那么逆天,我认为三百万还是很值得的。"骑士王却嘲笑道:"不过,既然你不愿意拿出这笔钱来解锁圣灵的能力,那这个又如何?兽人们的[狂化术]也是一种可解锁的能力,而它只需要五十万。"

    "没门!吸血鬼!!"艾尔伯特又郑重地重复道:"狂化术在这次的擂台赛中根本没有用!别想从我们这里骗钱!"

    其实他根本没法用狂化术。

    "呵呵,这里好热闹啊。怎么回事了?"一个声音打断了老虎的抱怨。

    "是你?"艾尔伯特转头一看,原来是精灵少女香奈儿:"你在这里干什喵?"

    "找你有事。"香奈儿一上来就直截了当地说。

    "噢"老虎的脸上突然泛起红晕。

    "噗"贝迪维尔忍不住嗤笑出声。

    "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香奈儿没有理会他人的嘲笑,一手拎着老虎的圆耳朵,"我先借走这只大猫了。我们有点私事需要谈谈。"

    "......嗷!别扯耳朵!好疼的"艾尔伯特被香奈儿牵走了。

    "年轻真好。"亚瑟神秘地笑着:"贝迪维尔,别光顾着羡慕别人。你年纪不小了,也是时候该找个女人成家了。"

    "我不想谈这个,亚瑟。"狼人却无动于衷,甚至表现出一脸烦厌:"我曾经有过家室,但老婆和孩子都已经死了。在放下对她们的思念以前,我不打算开展下一段恋情。"

    "一直为死人守寡,也是一种选择。"骑士王却语重深长地说:"如果这是你的选择,我不会多说什么。但是别忘了,贝迪维尔。只有爱才能让人变得真正强大。如果你的心中空空如也,没有必须去爱、必须去守护之物,你的强大将会止步不前。我能说的就这些,你好自为之吧。"

    狼人报以一阵死寂般的沉默。

    同一时间,拉牵着老虎走了的香奈儿,在战舰中找了一个十分僻静的角落才停下来。她停下脚步的时候,艾尔伯特觉得自己的耳朵几乎都没有了知觉,只剩下一阵酸麻刺痛感。

    "嗷!你够了,真的!"老虎揉着耳朵抱怨道。

    "笨蛋。"香奈儿又故意多扯了几下,仿佛要和老虎作对。她发现老虎的耳朵扯起来十分柔软舒适。

    "我吩咐你潜入斯芬克斯的总部查探他的企图,这事你办得怎样了?"香奈儿又问:"有查到什么蛛丝马迹吗?"

    "呃,可是,斯芬克斯老爹是个好人。"艾尔伯特歪着脑袋为狮人老爹辩护道:"他为人挺和蔼可亲的,而且又大方有礼。而且他是个美食家哦,昨晚请我和帕拉米大叔一家吃饭,那个龙兽肉排超好吃的。"

    "你听起来就像被他收买了。"精灵少女很不高兴。

    "但是......我们在他那里待了一整天,就是学习餐桌礼仪之类的事情,也没有碰到过什喵不正常的事情喵。他要我们假扮成他的儿子和孙子,参加晚宴,只是为了取信于他的商业合作伙伴而已"

    香奈儿轻轻点了点头,似乎已经对事情有所听闻:"合作伙伴是那个宝石女王,对吧?"

    "你都知道了,还来问我!"虎人青年也一脸的不悦。

    "他们在谈什么生意,你就没问出来?"香奈儿追问。

    "嘿!"老虎大条道理地嚷道:"我在贵宾房里吃晚餐耶!要讲究餐桌礼仪耶!不能随便问问题耶!他们要谈什喵生意,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我又怎喵好意思问?"

    精灵少女失望地别过脸去,那只纤纤玉指却在老虎的鼻子尖上弹了一下:"没用的家伙!"

    她又自言自语地分析着:"那么,宝石女王罗塞塔也是局内人。他们两个在谋划着某个巨大的阴谋,企图推翻埃及政府的统治咯?嗯,可能性很大。宝石女王已经在经济上控制了整个苏丹,就连她自己也自称为女王,明目张胆地僭越了苏丹王的地位。那女人显然还嫌自己的权力不够多,又和斯芬克斯联手谋夺埃及了。敌人的势力比想象中更加庞大,大得多。看来一场腥风血雨真的无法避免了。"

    "可不可以别这喵多阴谋论......"艾尔伯特郁闷地嘀咕道。

    "你懂什么,笨老虎。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充满阴谋的。"香奈儿不屑地瞪了老虎一眼。接着,她用强硬的语气命令道:"你一定要问出斯芬克斯和罗塞塔的交易是什么!这很重要!说不定他们表面上在做珠宝买卖,背地里却是军火交易!如果能截断这笔军火的运输链,我们就能终止这场政变又或者,至少把他们的计划拖慢下来!"

    老虎不满地嘟起嘴:"又在强人所难了。我已经没有接近斯芬克斯老爹的理由了,你叫我怎喵好意思再去找他问这问那的?就这样去找他,不怕他起疑喵?"

    "所以说,你真是一只蠢老虎。"香奈儿一笑:"你有接近他的理由:借钱!"6139514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