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162章 将息之于静夜 〔一〕
    第1162章 将息之于静夜

    "[帕拉米迪斯号],能收到朕的信号吗?"龙骑还没有停好,骑士王就大喊道。他的声音通过龙骑的对讲机传到了大不列颠的战舰里。

    "收到了,陛下!"圆桌骑士卡多尔的声音,从对讲机中传出。

    "跟踪贝迪维尔手镯的信号,马上派医疗队过来!"亚瑟王又命令道。

    没错,其实根本没有必要急急忙忙地把伤员送回去医治!

    只要把这片封闭的区域打通,亚瑟王他们就能和外界通信。只要收到信号,医疗队就能马上赶过来救人了!

    只消半分钟,传送门就在狼人身旁打开了。卡多尔带着一大群救护人员冲出来,中气十足地大喊:"谁要急救?!"

    贝迪维尔把目光投向躺在地上的崔斯坦。

    "准备担架!把他送到急诊室里去!!"医务人员开始有条不紊地工作起来。

    "哼。"亚瑟跳上龙骑:"崔斯坦的情况已经用不着担心了。我们也回去吧。"

    "我也跟着去。"贝迪维尔半只脚跨进了传送门:"没准还有用得着我的地方。"

    "你?"亚瑟王怀疑地看了狼人一眼,然后马上一笑:"好吧,我也跟着去。伊文,你负责把朕的龙骑驶回去吧。"

    "遵命,陛下。"半龙青年跃上龙骑,把它开走了。

    亚瑟和贝迪维尔跟着医疗队一起穿过传送门,一下子就回到了大不列颠的战舰,[进击的帕拉米迪斯号]。

    狼人回过神来,自己已经站在手术室之前了。

    "都让开!要开始抢救了!!"医务人员们用担架把崔斯坦抬进了手术室。手术室门前的红灯亮起,急救开始!

    "别担心,他会好起来的。"亚瑟拍了拍贝迪维尔的肩膀说道。

    "实际上......并非如此。"一旁的卡多尔目不转睛地盯着手中的电子记事本,一脸严峻:"你忘了吗,陛下?崔斯坦的血型是罕有的ab阴性,而且他还是鱼人。这艘战舰上可没有另外一个ab阴性血型的人鱼或鱼人可以给他输血。"

    "用代用血液也不行吗?"亚瑟嘟哝道。

    "代用血液也不是万能的,他失血实在太多,必须有新鲜的、来自生物血液补充,否则......"

    "这个。"在亚瑟和卡多尔对话的同时,贝迪维尔已经不知从哪里找来了纸和笔,写了一张纸条,并用另一张纸把纸条牢牢封号。他把纸条包裹得十分严密,外人根本无法看见纸条里的内容。

    "你们有传送系统,对吧?"狼人把封好的字条递给卡多尔,"请马上把这个交给大.法.师默林,他看完了这封信,会知道怎么做的。"

    "你......有办法?"卡多尔将信将疑地看着年轻的狼人。

    "不敢保证什么,只能赌一回了。"贝迪维尔说:"于此同时,先从我身上抽血。"

    圆桌骑士卡多尔又白了狼人一眼:"你的血可不能直接输给崔斯坦啊。"

    "照办,卡多尔。"亚瑟王却催促道:"贝迪维尔这样说一定有他的理由。现在只能相信他了。"

    "遵命,陛下。"卡多尔命人去送信,同时召来了几位医务人员,把贝迪维尔送去抽血。

    十分钟后。

    "呼,好险,好险。"默林宰相从手术室里走出来,一脸的轻松:"如果我来迟一分钟的话,那小鬼恐怕就要死掉了。"

    亚瑟看了看默林:"所以......输血真的有用?"

    法师从骑士王神秘地一笑,半眯着眼睛说道:"某人的信里说过不能告诉你们的,我就保持沉默好了。"

    卡多尔一脸的不可思议:"难以置信!一名狼人的血竟然真的能输到鱼人身上去吗?"

    默林轻轻摇了摇头。并非如此简单。

    贝迪维尔的血之所以能够输进崔斯坦体内,是因为默林做了一些手脚。

    又或者说,狼人贝迪维尔的体内本来就流着一部分人鱼王子的血。虽然记不起来,但默林发现自己曾经做过类似的事情把处理过的崔斯坦的血输进了贝迪维尔体内。

    于是,刚才默林把这个操作反过来做了一遍。他把贝迪维尔血液里含有崔斯坦血液的部分提纯出来,再次输回崔斯坦体内,救了鱼人王子一命。

    "那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默林不可思议地看着躺在医疗室里,精疲力尽的贝迪维尔。狼人左臂那条秘银义肢毫无疑问也是默林的出品,然而大.法师却完全记不起自己曾经给狼人制造过这种东西。一切太不合逻辑,仿佛他脑子里有一部分记忆被凭空抹消掉了。

    "朕也想知道。"亚瑟也看着熟睡中的狼人,哼了一声。

    "不管怎样,"亚瑟把圣杯的碎片交到默林手中:"托贝迪维尔的福,我们此行可是大有收获了。你回去吧这个藏在最安全的地方,并组织一下探险队。从前未曾仔细探明过的地区,我们要再探一次。"

    "混账。还嫌我的工作不够多吗。"宰相默林闷哼着收起圣杯碎片。他一副不高兴的样子,但实际上却兴奋得很。

    此时贝迪维尔的眼皮动了动,他已经醒过来了。

    "呜......"狼人不管医疗人员们的劝阻,从床上爬起。

    "顽强的家伙。"亚瑟走过去查看狼人的情况:"你刚才给崔斯坦输了500cc的血,再加上之前战斗的伤,普通人早就死过两回了。即使这样还是要坚持起来吗?"

    "我很好,不用担心。"贝迪维尔穿上外衣:"明天还有考试,我先会酒店休息了。"

    亚瑟王点头道:"去吧,我回头再给你发奖励。"

    [进击的帕拉米迪斯号]就停泊在开罗的郊外,距离开罗大酒店十分近。贝迪维尔从战舰的传送光束下来,没走上多远就回到了酒店。

    他刚推开自己房间的门,就听见有谁在讨论的声音。走进豪华客房的大厅内,狼人才看见魔剑士索拉尔正陪着白熊人伊莱恩......在打扑克。

    "嘿嘿嘿,我嗝,我赢了啦!"伊莱恩盘腿坐在客厅中央的地毯上。他光着膀子,脸红耳赤,一边吃吃傻笑着一边把手里的扑克牌丢下。他以为自己有一手好牌,其实那根本就是一手烂牌,就连一个花式都凑不出来。

    "对对,你赢了,我的朋友。"索拉尔忍着笑收起扑克,开始洗牌。

    "你们在干什么?"贝迪维尔不禁大声吐槽道:"呃,索拉尔,你灌伊莱恩喝酒了?"

    "我没有。"魔剑士一脸无辜地说:"我只请他喝过果汁而已,没想到他喝着喝着就醉了。"

    "那些果汁糖分很高?"

    "糖分很高......大概。"索拉尔自己也说不清楚,他又没有喝过。

    "呵呵呵呵,好、好甜的!"白熊人傻乎乎地笑着,摇头晃脑,拿起新发的牌看了一眼。

    贝迪维尔找了张椅子坐下来:"白熊人的胃有特殊结构,如果让他们一次吃下太多甜的东西,糖分就会在胃里发酵,变成酒精。"

    "喵哈哈哈哈,我又赢了!"伊莱恩又把手里的烂牌展示出来,"同、同花顺哦!"

    这哪里是同花顺,这根本就是不同花又不顺,2、4、6、8、10 五张牌几乎各自一个花式,史无前例地凌乱。贝迪维尔心里纳闷,这家伙要多瞎才会把这个看成是同花顺?

    "哈哈,你又赢了。实在太厉害了,我的朋友。"索拉尔苦笑着附和道:"现在,既然你的室友已经回来了,我也该回去了。"

    "等等,什么?你打算把这家伙丢给我照顾,自己一走了之?!"贝迪维尔本来就累得半死,没想到还得照看喝醉酒的白熊人,心里烦躁得很。

    "可是我真的必须回去休息了"索拉尔一脸无奈。

    "啊啊啊别走"伊莱恩见魔剑士站起来向走,"和贝迪维尔打牌好、好无聊的!我就要、要和索拉尔先生打牌嘛!"

    "和我打牌无聊还真是委屈你了呢。"狼人白了白熊人一眼。

    "我倒是有个办法让他安静一点,"索拉尔走到白熊人身旁:"伊莱恩乖,别玩了。今天已经很晚了,是时候上床睡觉了。"

    "可是......"

    索拉尔伸出双手,在白熊人两边额角的太阳穴上轻轻揉了几下,然后转到白熊人耳背后一搓,再一手指压在熊人鼻子底下。

    "呵"前一秒伊莱恩还生龙活虎的,后一秒他的眼皮就开始掉了下来,啪地一声倒地就睡。

    "点穴吗?"贝迪维尔满怀戒心地看着索拉尔那些点穴手法,低声问。

    "这就能让他乖乖地一觉睡到天亮。"索拉尔点头道。

    没想到却迎来贝迪维尔愤怒的吐槽:"你有这么一招怎么不早用?!"

    索拉尔满脸无辜地转头看着狼人:"可是,他刚才好像玩得很开心嘛。"

    "嗷......"贝迪维尔被气得嗷嗷直叫,索拉尔这家伙其实和伊莱恩挺相似的,在奇怪的地方总是显得没头没脑的。

    就在此时,虚掩着的房门被推开了,赛格莱德走进来道:"贝迪维尔先生......还有索拉尔先生也在喵?太好了,都过来分武器吧喵。"

    "武器?"狼人疑惑地看了豹人青年一眼。6139446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