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154章 激战之于绿洲 〔七〕
    第1154章 激战之于绿洲

    薇薇安等人刚走出亚瑟王的寝宫,一道青蓝色的光芒便划破天际翱翔而去,那是兰斯洛特的铁骑。

    "真是来去匆匆。"煞星漫不经心地嘲笑道。他又把目光落于在宫殿外等待着的数十名骑士,从纹章看这些人应该是大不列颠的骑士,但每一个都是生面孔,至少煞星从没有见过。

    "要走了吗?请允许我们随行。"带头那名身材魁梧,英俊潇洒的骑士,当然就是圆桌骑士韦斯塔德。

    "这些家伙们是什么来头?"煞星不禁好奇地问,用充满敌意的目光审视着韦斯塔德和他的部下们。

    莲音怕煞星乱说话惹怒了韦斯塔德,连忙解释道:"圆桌骑士韦斯塔德大人是亚瑟王陛下派来的,负责保护我们母子俩。"

    "哦?"这么一说,煞星的敌意反而更加重了。这条高傲的龙毫不客气地道:"然而亚瑟已经委托我保护这个小鬼了。这里没有你的事了,圆桌骑士韦斯塔德。"

    "煞星大公,你这样说会让我们很难办啊。"韦斯塔德凑到煞星面前,看着这个身穿金甲,看上去就像一名十几岁少年的小个子:"你看这样可以吗?你仍然负责保护哈斯基,而莲音小姐这边则由在下负责护卫。我们分工合作,各不干涉对方的任务,这不是挺好的吗?"

    星辉龙冷冷地哼了一声:"你小子倒是挺会说话的。"

    虽然他们之间的问题就这样解决了,但煞星对韦斯塔德的好感度却在持续下降。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感觉,虽然对方说话头头是道,看上去也是一名正人君子,但不知怎的,煞星就是无法喜欢韦斯塔德这样的人。

    又或者,只是他们之间的身高差和体格差,让看上去明显矮小瘦弱得多的星辉龙产生了抗拒感?煞星摇了摇头,极力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抛去。

    "你们也要跟来?但是我带不动这么多人。"薇薇安也似乎不怎么喜欢韦斯塔德这个人,白了圆桌骑士一眼之后才冷冷地说:"传送术最多只能带七个人。"

    而包含薇薇安在内,她们一行人已经占了五个位子。而韦斯塔德这种魁梧的身材,恐怕一个人就要占两个人的位子。

    "那不是问题。"圆桌骑士道:"我的骑士团也很清楚薇薇安小姐您的研究所的所在地。他们乘铁骑随后就会赶来。"

    "所以说,你们还是要跟来?"薇薇安有点不高兴:"如果可以的话,我的研究所越少人进去越好。其中有很多研究中的项目都是国家机密,让你的属下们随便看光了可不是好事。"

    "那个也不是问题。"韦斯塔德又心平气和地说:"在下和属下们都不会进入您的研究所里。我们就在研究所外扎营布防,以备黄昏教徒们的侵扰。这样可以吗?"

    "在我看来,这是多此一举,而且还会暴露研究所的所在地。"薇薇安仍然显得十分不愉快:"但我知道你们不会善罢甘休的。也罢,随你们喜欢了。"

    圆桌骑士笑了笑,不说话。

    而薇薇安已经伸出双手,示意众人拉着她的手进行传送。嗖的一声,煞星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于另外一个地方。

    海底?不。湖底!这风景真奇妙,他们身旁游着各种各样的鱼类,水藻则在地面上伴随着水流飘荡。但这不是真正的水底,而是某种全息景象营造出来的虚构世界。

    薇薇安的研究所藏在一个原本已经干涸了的湖底,她用全息景象重现湖景,把研究所巧妙地隐藏起来。此处堪称世上最隐蔽的设施之一,不知道其中秘密的人甚至无从找起,永不得其门而入。

    "这边。"薇薇安抱着她的小儿子哈尔走向研究所的大门。

    "今天也很晚了,你们洗过澡就该睡觉了哦。"莲音也领着她的儿子哈斯基走向研究所:"要妈咪给你洗澡吗?"

    "不用汪!"犬人少年如同被刺激了一般大声抗议道:"哈斯基已经长大了,才不用妈咪帮我洗澡呢汪!"

    煞星忍住笑,迈开步子跨过研究所的大门。此时韦斯塔德刚想进来,星辉龙却扭头瞪了圆桌骑士一眼:"你不是说过,你和你的属下们都不会进入您的研究所里吗?在外面扎营等着吧!"

    "好的。"圆桌骑士于是没有再跟上,就这样停留在研究所的门外,目送众人进入研究所那幽深而悠长的走廊里。

    周围环境略暗。研究所要在湖底隐藏,暴露在外面的光芒不能多。但越往前走,照明就越充足了,煞星也能更好地看清这里充满金属质感的墙壁和天花板。虽然设计简约,但这研究所洁白的墙壁犹如无数钢板堆砌而成,每一块巨大钢板的边沿都带着某种暗缝,缝中隐约发出二极管的绿色灯光,充满了高科技气息。

    走了一小段距离后,薇薇安把小儿子交给一名负责带路的魔像,马上又转身对煞星说:"煞星,跟我来。"

    "你果然有东西想让我看?我还以为你在开玩笑呢。"星辉龙冷笑了一声。

    薇薇安报以一声低哼:"我可不是在开玩笑。你的[货物]留在我们这里,我一直不知道该拿它怎么办才好,你最好给我出个主意。"

    "货物?"这话让煞星更加迷惑了。

    薇薇安加快了脚步,朝研究所深处一个房间走去:"我用不着解释,你亲眼看过就会明白这一切的。"

    星辉龙也满腹狐疑地加快脚步跟上,赶到了薇薇安身后。其实女人正伸手解除了房间的电子门锁,那大闸门唰的一声打开了。

    这是一个巨大的仓库,原本应该是用于放置巨型研究器材的。但如今它空空如也,仓库中唯一放置着的东西似乎是个模型,在黑暗中隐约发出闪亮亮的金光。

    那东西是!?煞星看见那副模型的瞬间就感觉到头皮发麻,一种说不出的讨厌感袭上心头!

    当薇薇安把仓库的电源打开以后,那副"模型"更加肆意地呈现在星辉龙的眼前。

    "还认得这东西吗?"薇薇安冷笑着说,话语中略带嘲讽的意味。

    煞星当然认得。他对那东西可说是再熟悉不过了!

    那副"模型",更精确地说,其实是一副碳素骨架,一副类似于装甲架的架子。但是它被制造成龙的形态,和普通的衣架或者装甲架大相庭径。而安放在这副盔甲架上的"盔甲",甚至不是人穿的。

    它是一副龙鳞甲,野生纯天然,未经加工的,龙的鳞皮甲!它金光闪闪,每一枚鳞片上都散发着豪华艳丽的金色光泽,却又如水晶般晶莹剔透,在灯光下漫反射着七色光晕,看得人眼花缭乱!

    这副美丽绝伦,如同纯天然艺术品的龙鳞甲,对于煞星而言却是讨厌至极!

    "噢,拜托!别把这种可憎的东西摆放在这里!"煞星高声抗议道,他的叫声都因为愤怒而略带走音了。他当然认识这副龙鳞甲,因为这就是他的鳞甲!

    七年前,煞星在罗马是战线上被狐人族俘获,狐狸们把星辉龙带到了研究所里,对他进行"剥皮"实验。这就是当时从煞星身上剥下来的龙鳞甲。那金光闪闪的鳞片内部,似乎还粘着少许星辉龙的血迹!

    而这副鳞甲,对于煞星而言是一种耻辱,他一辈子都忘记不了的耻辱!自从听说狐狸们的研究所被炸毁以后,他以为自己再也不会看到这副鳞甲的,但它却像过去的怨魂一样,又一次出现在星辉龙的面前!

    "你们到底是如何找到这副鳞甲的?"星辉龙怒气冲冲地问。

    "噢,你想知道?"薇薇安却一脸恶意的微笑,缓缓回答道:"七年前,我们进攻狐人族的[枢纽]设施时,在我们面前挡着一头身披龙甲的怪物。那东西内部是一种黑暗黏菌,外部却披着这副该死的、几乎刀枪不入的龙甲,给我们添了许多麻烦。我们好不容易把它打败,这副龙甲就落了一地。是某只兔子把这副龙甲收集起来的。如今它就这样静静地躺在这里,我们不知道该拿它怎么办。"

    "当然是销毁掉!"煞星急着嚷道:"这种可恨的不详之物,我不要再次看见!"

    "如果那么容易销毁就好了。实际上,我试着用上万度的高温火焰把它融毁、也试过直接用金刚的锯子对它进行打磨,甚至连高分子强酸也用上了,它却仍然毫发无损。"薇薇安叹道:"这本来是连暗子也无法侵蚀的超高强度物质,我却无法把它打造成武器或者盔甲,实在是太可惜了。"

    星辉龙白了薇薇安一眼:"所以......你告诉我这个,有什么企图?"

    "我是这样想的,"薇薇安的神色略带古惑,话语中则隐约透出贪婪:"这是你的龙鳞,是从你身上长出来的特殊材质既然是来自你身体的东西,或许你有办法对它做点什么?用你最强力的龙焰,或许能就把它溶解,变成可以加工的素材?"6139409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