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136章 迷踪之于绿洲 (十八)
    第1136章迷踪之于绿洲十八

    "好了,"煞星捧起汤碗快速喝完了浓汤,用餐巾擦了擦嘴:"这里没你的事了,尽快赶回去休息吧。
    这也意味着,这是一次铤而走险的行动。如果丹尼尔真的能够击败梦魇,成功升格为正规骑士,他母亲的手术费马上就能够凑齐;否则,这名年轻的见习骑士将会失去一切。

    "明白了。"丹尼尔长叹一口气,他接受这场豪赌:"那么,我恐怕要辞掉这份工作。抱歉了,黑猫姐姐。"与其靠兼职赚到的那点可怜的零花钱,一点一点地凑够手术费用,还不如破釜沉舟,拼上一切答应梦魇。

    "没关系。"黑猫也叹了一口气,尽量压制住自己心里的怒火,心平气和地说:"那你就回去好好休息吧。""谢谢。"丹尼尔向众人行了一个礼,准备离去。

    "对了,哈斯基,可以和你单独说两句吗?"他临行前又对犬人少年说。

    "呃?好汪。"犬人少年跟着见习骑士少年进了后台。

    等丹尼尔走远以后,黑猫才愤怒地白了煞星一眼:"现在可好,你把我的厨子吓跑了。难得那孩子做的饭那么好吃,其他客人们都赞不绝口的。""然而你在雇用童工。"星辉龙毫不留情地戳穿道,把黑猫驳斥得哑口无言。

    咖啡厅的后台里,丹尼尔刚换下厨师的衣服,穿上一身骑士团内佣人们的便服。

    他舒了一口气,看着哈斯基说:"哈斯基......你果然是一头小狗啊。在模拟系统里看见你的耳朵和尾巴时我还以为你在开玩笑,没想到在现实中你真的是一名兽人。""嘿嘿嘿。"哈斯基摇着尾巴笑道:"本来就是汪。哈斯基不会骗你的汪。"沉默了一阵以后,丹尼尔又支支吾吾地道:"我其实只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你到底是怎么认出我的?""认出你汪?"丹尼尔凝神看着犬人少年,一脸认真地问:"你懂的。我刚才明明在厨房里工作着,你却好像事先知道我在这里一样,突然就冲了进来。我就是不明白你明明只在模拟系统里见过我,我们在现实中完全没有碰过面,你到底如何得知我在这里的?"哈斯基恶作剧般吐了吐舌头,小脚踢了一下地面:"丹尼尔哥哥真的想知道这个吗汪?""想知道。这事实在太让我在意了。"见习骑士少年的脸上隐约泛起一阵紧张:"如果与我素未谋面的你也能简单地知道我在附近,这是否代表别的熟人也能简单地察觉到我?我到底哪里做得不对,让自己的身份露了馅?你是靠那只小狗鼻子认出我的吗?""不是汪。哈斯基也是第一次闻到丹尼尔哥哥的气味汪。"犬人少年神秘地一笑:"你的气味在模拟游戏嗅不出来的汪。""那到底是为什么?"丹尼尔更加疑惑了。

    "嘿嘿嘿,是因为这个汪。"哈斯基伸手指了指晾在一旁待洗的杯子。那些杯子正好就是他们刚才吃饭前喝的饮品,其中也有哈斯基喝过的盛有冰冻柠檬可乐的杯子。

    丹尼尔注视着那只杯子,试图在上面找出一点蛛丝马迹。可乐十分冰爽,即使哈斯基已经把饮料喝完,杯子还带着可乐的余冷,让玻璃杯子晶莹剔透的表面上泛起一阵雾气,久久不能散去。

    而那带着白雾的杯面上,隐约还留着一个手掌印,大小正好和丹尼尔的手一样。

    当然了,这些饮料也是在厨房中的丹尼尔准备的。他准备饮料的同时也把掌印印在杯子上了。

    "你从......我的掌印......认出了我?!"丹尼尔显得更加吃惊。

    "嘿嘿......"哈斯基轻轻抓住丹尼尔的手,把它摊开来:"普通人的话,哈斯基一定认不出来汪。但是丹尼尔哥哥的掌印十分特别,哈斯基一眼就能认出来汪。"他用他的小狗爪子触摸着丹尼尔的手掌。那只手掌确实十分特别,其上充满了老茧和伤痕。

    老茧,当然是丹尼尔没日没夜地操劳而磨出来的痕迹;而伤痕,又或者说大部分是干燥皲裂的伤口,则是丹尼尔长时间的辛劳而留下的痕迹。这明明应该是六七旬老人才会拥有的、充满岁月沧桑的手掌,它却被安放在一名十几岁的少年身上。

    哈斯基曾经和丹尼尔握过一次手,犬人少年认得这双伤痕累累的手。

    "原来如此。"丹尼尔抽回自己的手,脸上显露出惭愧之色:"是这双粗俗丑陋的手,出卖了我吗。""粗俗丑陋?不"犬人少年摇着头,竭力否定这一切:"这双手和哈斯基的爸比一样,也和亚瑟叔叔一样汪;如果煞星叔叔没有那么强大的自愈能力,估计也会有这样一双手吧汪。

    爸比曾经告诉过哈斯基,如果哈斯基再看见世界上有人拥有这种手,哈斯基一定要尊敬他汪。这绝对不是什么粗俗丑陋的手,这双手里的每一道伤痕,每一块老茧,都是它的主人辛苦劳作、努力锻炼、不懈战斗而留下来的汪。

    这样努力过的人,哈斯基又怎能不去尊敬呢汪?"滴嗒。

    听完犬人少年的叙述,知道真相的丹尼尔,眼泪掉了下来。他的两行眼泪簌簌滴落在地面上,发出清晰的响声。

    "丹、丹尼尔哥哥汪?"哈斯基被吓到了:"你、你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哭了汪?身体哪里不舒服吗汪?!""不!不是!"见习骑士少年连忙用手捂住双眼,竭力地擦拭着眼眶:"我很好。我只是有点激动而已。"这个孩子,他看透了我的一切。这么多年来,为了了生活而挣扎,一刻没有停过的丹尼尔,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好好观察过他自己。他也是第一次认真地观察过,自己这双伤痕累累的手。

    不管他如何努力过,为生存而挣扎过,痛苦过,绝望过,也从来没有人关心他,没有人屑于关心他。

    不管路边的野草长得再怎样茂盛,它们的身姿也绝不会被路人记住。更何况,在贫瘠的土地上,本来就不可能长出茂盛的野草?

    然而,哈斯基却看透了一切。

    他有好好观察过,好好认知过。这孩子看人不看表面,不看身份,他看得比谁都深,比谁都真。丹尼尔这种贱如地上野草的穷人,竟然还会被人关心,就连他自己都觉得难以置信。

    "谢谢你,哈斯基。"丹尼尔低声道:"谢谢你,以及谢谢你的爸爸。如果有一天你见到你爸爸的话,请一定要代我感谢他。他把你管教得很好,让你成为了一名温柔体贴的人,我想他也必定是一名睿智的贤者吧。""那是当然的汪。"听见父亲被称赞,哈斯基连忙摇着尾巴,高兴地笑道:"哈斯基的爸比是世界上最好的爸比汪。""休息时间也快结束了,我得赶快回去。"丹尼尔匆匆地推开咖啡厅的后门:"再见了,哈斯基。有缘卡玛的话,我们一定会再见的。""丹尼尔哥哥,加油汪。"犬人少年目送见习骑士少年离去,轻轻地关上门。

    同一时间,埃及,开罗大酒店的顶层。

    "抱歉我来迟了。"帕拉米迪斯匆忙地赶回去天界餐馆的包厢中,见几乎所有人都到齐了,就连斯芬克斯老爹也在那里等着他。豹人战士不禁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

    "呵呵呵,还不算太迟,宝石女王还没有来。"斯芬克斯老爹宽容地笑着,似乎一点都没有生气的样子。有着魁梧身材的他穿着一身庄重而肃穆的黑色西服,看起来气派非凡,俨然一副黑社会老大,又或者商业巨头的摸样。但这位时代巨头冲帕拉米迪斯的微笑却十分温和,帕拉米迪斯竟然完全没有感到半点威压感,也是奇怪。

    "你…不生气?"大猫在儿子身旁坐下,将信将疑地问。

    "是畏高症让你待在这里很不自在,对吧?"斯芬克斯老爹淡然一笑:"这是我们考虑不够周全的错,没有责怪你的理由。来吧,老实坐着,眼睛别往下看。忍耐一下就好,晚宴很快就会结束的。"帕拉米迪斯不作声,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斯芬克斯老爹说得很对,如果豹人战士催眠自己,认为自己身处于平地之上,并且绝不往下看,他就会有种脚踏实地的感觉,畏高症就变得不那么可怕了。当然,如果有别的事情来分散一下他的注意力,帕拉米迪斯自觉就能熬过这个晚上了。他现在恨不得这个晚宴快点开始,当然最好也能快点结束。

    话说回来,晚宴的主角呢?斯芬克斯老爹所说的[宝石女王],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来?

    正当帕拉米迪斯纳闷不已的时候,水晶包厢的大门被谁推开了。

    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