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110章 寻秘之于沙海 (三十二)
    第1110章寻秘之于沙海三十二

    "我的天!"看着伊莱恩的断臂,工头惊呼起来:"快叫急救车!马上!出安全事故了!!""不!......我很好......很好!"伊莱恩忍痛半跪在地上,竭力保持意思的清醒:"索、索拉尔先生,请把我...我的手......捡、捡回来......!""我很抱歉,我的朋友。
    "会、会好的......"伊莱恩自顾接上手臂。而他的手臂则开始以惊人的速度愈合。

    几秒钟后,手臂接回去了。除了沾在手臂上的血迹以外,一切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

    "看、看吧,接上了,没、没有问题的......"伊莱恩逞强地笑着。

    "噢,天!"监工看着拥有惊人自愈能力的白熊人,脸上尽是惊讶。他看着白熊人的那种眼神,仿佛在看着一头怪物,一只异型。

    "工头,我、我想早点下班,可、可以吗?"伊莱恩低声说。尽管断臂接上了,但疼痛不会简单消除,白熊人不认为自己能继续工作下去。

    工头看着地上的一滩血,显得有点不安:"好,你回去吧。工资会发到你的账号里去但工地的饭盒可不会给你!""没关系。"索拉尔扶起脸色苍白的伊莱恩:"走吧,我的朋友。今晚由我请客。"十分钟后,开罗市郊的一间小餐馆内。

    "嗯呼呼"白熊人以后吞下一大盘海鲜意粉,满脸的满足。炒得火候刚好的鲜虾和鲜嫩的蔬菜配合得天衣无缝,鲜味在伊莱恩的喉咙中炸裂。

    "好吃吗,我的朋友?"索拉尔看着白熊人那张陶醉的脸,不禁一阵好笑:"还有很多,慢慢吃。""嗯!"清理完那盘意粉以后,伊莱恩大口大口地吃着咖喱,一口咖喱一口可乐,胡吃海喝根本停不下来。

    "话说回来,你的手已经不疼了吗?"索拉尔看着伊莱恩的手臂。手臂仅草草包扎过一下,绷带上还隐约渗着血迹。魔剑士看见白熊人吃饭时的大动作,心里不禁担心伊莱恩会用力过猛,手臂又一次断掉。

    "这个?不不不,已经不、不疼了。"伊莱恩下意识地摸了摸手臂:"一直都、都是这样子的,比起以前那、那些伤,这根本算、算不了什么。""但你还是不要太勉强自己的好。"索拉尔看着白熊人,真诚地劝道:"不管身体的恢复能力如何强大,太过肆意莽为的话,总有一天会吃上苦头哦。"伊莱恩愣了一下,突然眼带泪光:"爸爸以、以前也经常这样说......""你父亲?""嗯......爸爸是很、很伟大的冒险家。"白熊人往肚子里灌了一大口可乐,回忆起过去:"我和爸爸一起走、走遍了半个地球,为了找、找回某个钥匙。虽然法师大人说那个已、已经没有必要了,但和爸爸一起旅、旅行,日子过、过得真的很开心。如果那种日子能、能够一直继续下去就好了。""是吗。"索拉尔若有所思地问:"那么,你父亲现在在哪里?"白熊人的脸色一瞬间阴沉下来:"被困、困在某个遗迹里。我好多次想、想去救爸爸,但我实在太、太弱小了。""所以你才想成为圆桌骑士,借助骑士团的力量去救你的父亲?""嗯、嗯!"白熊人轻轻抹了一下眼角的泪水:"愿望...到底能、能不能够达成呢......""一定能达成的。为了救你父亲,你已经很努力了。"索拉尔道:"这个世界上没有白费的努力,你付出努力就一定能得到回报。退一步说,即使你没法成为圆桌骑士,如果你还想去救你父亲的话,请一定要叫上我来帮忙。""可、可是,索拉尔先生......""我的朋友,你刚才救了我一命,我帮助你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魔剑士笑道:"虽然不可能在考试中对你放水,但考试以外的事情,我一定义不容辞地帮到底。"白熊人犹豫了一会儿:"可是,那个遗迹真、真的很危险。我有再生能力,即使断、断个手臂或者脚都能恢复,但你......""我很好。我能保护好自己的,我的朋友。"索拉尔坚持道:"难道你就信不过我的身手吗?""我不、不是那个意思。"伊莱恩又思索了一会儿:"那......好吧,谢、谢谢你了,索拉尔先生。你和贝迪维尔一样是、是个好人。""哦,贝迪维尔也答应帮你的忙吗?""嗯,嗯!有贝迪维尔和你在,我、我就放心得多了。"伊莱恩高兴地笑道。

    索拉尔若有所思地沉默了一会儿,看着白熊人:"可以冒昧问你一个问题吗?你觉得我和贝迪维尔先生比,谁更强?""这...很难说耶......"伊莱恩又吃了一口咖喱,沉思中。

    "不把武器等因素计算在内,单从实力来看?"索拉尔继续问:"用你的直觉告诉我,我和他用拳头对打,我有胜算吗?"白熊人又愣了一下:"嗯......索拉尔先生可、可能会输。"果然。

    "谢谢你,我的朋友。你很诚实。"魔剑士大度地笑道:"看来我也得加紧锻炼了。""还有一个问题请你继续用直觉回答我:我们这届考生之中,你认为最强的那个人,是谁?"伊莱恩刚刚清理完那盘甜辣适中,味道十分好的咖喱,他放下汤匙的瞬间,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个人的影像。

    可是,为什么会是那个人?这有点不合常理啊?就连伊莱恩自己都觉得奇怪了。

    "你刚才想到谁了?不用犹豫,请告诉我吧。"魔剑士催促道:"相信你的直觉。""那......好吧。"伊莱恩搔了搔头:"刚才看到的,好,好像是,那个叫、叫做莫德雷德的家伙。""莫德雷德?"这个答案让索拉尔十分意外。伊莱恩认为最强的考生,不是首席的崔斯坦或伊文,也不是帕拉米迪斯或者贝迪维尔,竟然是和他们只有一面之缘的那名白发少年,莫德雷德。

    "因为他全身上下都、都散发着野兽一样,危、危险的气息。"白熊人用餐巾擦着嘴巴,低声说:"比谁都危、危险。好可怕的人。我和爸爸一起在外、外面冒险,见过不少恐、恐怖的魔兽,但从来没有见、见过这样恐怖的。""他不是人。"白熊人鲜有地露出一副认真的表情。

    同一时间,撒哈拉沙漠的地下玻璃海上,某艘黄金船之中。

    "到了。"亚瑟看着走廊前方的另一道大闸门,从周围的布置看来,那门后面应该就是这艘沙船的舰桥。

    "等等,让我把它打开。"贝迪维尔把手中的钥匙石塞进闸门正中央的匙洞里。

    咔啦啦啦啦闸门上一系列复杂的机关在移动着,很快就收缩成无数电路板般的物体,被钥匙石吸收了。剩下的两扇大闸门则变成了解除锁定的自动门,从两边自动开启了。

    而门后那个原本黑暗的房间也被点亮,在一片柔和的淡金色光芒之中展现出其本来面貌。

    贝迪维尔放眼望去,这艘战舰的舰桥还真是巨大宽敞。除了正中间的舰长席外,还有好几个看起来是操纵席和炮击控制席的地方。不过舰桥内没有窗户,不知道从这里该如何看见外面的风景。

    "很不错的船。"亚瑟也走进舰桥内观察着环境:"果然和大不列颠的船制式相似,都是神人族留下来的遗产吗。""kasamulumaian."一个声音突然开口道。

    "嗯?"狼人朝声源的方向望去,只见舰长席前五码的地方,有一个圆球状的全息影像,自地面的圆盘上冒出。

    "dekeesunddenumua."它在发出一连串没人能够听懂的机械音。

    "在说什么?谁来翻译一下?"贝迪维尔纳闷地道。

    "翻、翻译。"那个全息影像圆球开始模仿着贝迪维尔所说的话,"语言解析模块完成度80,同步翻译开始。""欢欢迎你,代理舰长。"那东西开始发出人能听懂的话了。

    "代理舰长?我吗?!"贝迪维尔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钥匙石。

    "请把钥匙放进舰长席的启动口中。"全息影像圆球又道。它冰冷而无机质的声音像极了狼人以前遇见过的某人。

    "莲音......"狼人低声嘀咕起来。

    "你在说什么?"亚瑟听不清楚贝迪维尔的嘀咕,便好奇地追问。

    "没,没什么。"狼人含糊其词,一句带过。在他的记忆中,他的妻子莲音已经和他儿子哈斯基一起被"白雪铠神"所杀,她们已经成为了过去,如今再去哀叹也没有意义。

    贝迪维尔走近那个金属感十足的舰长席前,从座椅的右扶手上发现了一个正方形的凹槽,看样子刚好能容纳这块钥匙石的样子。狼人怀着试试看的心情,把钥匙石塞进凹槽里。

    "点火完毕。默尔德桑迪亚第一百三十七号多用途战术运输舰正式起动。我是飞船的辅助系统,伊芙eve,请登录您的用户名,代理舰长大人。"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