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098章 寻秘之于沙海 (二十)
    
    确定要跟新结交的小伙伴一起出去冒险以后.犬人少年高兴地摇了一下尾巴:"在出发之前.先让哈斯基去取个道具汪."

    "道具."

    "哈斯基定制的武器汪."犬人少年迈着欢快的步子.朝一旁铁匠大叔的屋子跑去.

    "这游戏可以定制武器吗."就连玩了很久的见习骑士丹尼尔也从沒听说过这件事.

    正当众人在疑惑的时候.哈斯基已经拿回來了一把和他等高的大剑.

    不.这其实就是哈斯基一直以來使用着的那柄大剑.不过它的剑身被加粗加厚了许多.仅留存着一个"剑"的模样.大剑粗厚的剑刃上根本沒有开锋.加上它有两个指头般厚.这东西与其说是一把大剑.不如说是一根巨棍.

    "你小子为什么把大剑改造成这副样子了."身经百战的煞星也沒看懂哈斯基的用意.不禁疑惑地问.

    "嘿嘿.因为它其实是靠重量來产生破坏力的.也就是说.锋不锋利也沒有差别汪."哈斯基用手摸玩着钝重无锋的剑身笑道:"而且.它还藏着秘密汪."

    犬人少年手指用力扳动剑柄上的一个扳机.咔滋一声.有什么东西.从大剑中脱离了出來.

    那是一柄锋利的长剑.

    就像宝剑出鞘一般.哈斯基留下了大剑那钝重的剑刃.从其中又抽出了一柄小了一号、锋利的长剑.寒光闪闪.剑刃锐利得似乎能够削铁如泥.而且长度和重量正好适合犬人少年单手挥舞在沒有任何战技辅助的情况下也能用.

    "原來如此."卡尔文此时终于看懂犬人少年的用意了:"这东西是在弹尽粮绝的时候留着的最后保险吗."

    犬人少年点了点头.

    哈斯基的[臂力爆发]有使用次数限制.每天只有十发.

    而他之前一直都使用[臂力爆发]來驱动如此沉重的大剑.沒有战技的支持.凭犬人少年自身的力量.其实是挥不动那种重剑的.

    哈斯基改造出來的这把子母剑.正是为了解决这种战技用尽后就连攻击都无法实行的窘境.一方面强化大剑的重量.让臂力爆发后挥剑的杀伤力更强;另一方面也在大剑之中藏了一手.以避免战技用光以后无法继续战斗.

    这样一來.哈斯基就真正能够做到毫无保留地挥剑战斗.而不必老是计算着战技的残余次数了.

    卡尔文看着被脱下的大剑的"剑壳".这个略呈塔型、略厚重而沒有锋利边沿的东西.乍看之下已是一块无用的铁片.但它背面好像还有一个握柄似的东西.隐藏在剑柄的正中.使用者似乎可以握住这东西.把整个剑壳举起來.

    "那个是."卡尔文似乎已经想到了什么.

    "这样做汪."哈斯基一手剑壳上的隐藏手柄.把它横举起來.它就成为了一面盾.虽然形状略长.并稍嫌狭窄.但它却实可以当盾用.在形势最不妙的时候为使用者挡下许多致命的攻击.

    合起來的时候是一柄无锋的重剑.威力惊人;分体之后是长剑加大长塔盾.可攻又可守.它可以随着战况的不同而简单转换装备模式这把子母剑的构造看似简陋.其实非常巧妙.

    "嗯.想法不错.但你拿这把剑去附魔了吗.它看起來好像很脆弱.随时会折断的样子."煞星略带不屑地看了那把子母剑一眼:"这样的话别说当武器用了.当盾用也很勉强."

    虽然嘴里这样说.但星辉龙其实是在不由自主地暗叹哈斯基的机智.一名八岁犬人少年可以想到如此实用的武器改造方案.创意一点都不亚于大人们.也许这孩子只是突发奇想.但也许.哈斯基真的有某种战斗的天赋.而且这种天赋随着这几天战斗经验的累积而不断觉醒.让犬人少年渐渐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一套战斗方式.

    这孩子真如亚瑟所说的那样.有着无限的潜能.假以时日.让他在实战中不断学习、成长的话.他一定会成为优秀的骑士.

    "唉.又是附魔汪."哈斯基不禁苦笑:"我们暂时还沒有多余的钱和材料进行附魔汪.等我们赚够钱.自然会把这柄剑改造得更强的汪."

    "我只要能把等级升上去就满足了.打怪获得的报酬全归你们吧."丹尼尔也配合地说.

    "太好了汪."哈斯基耍了几下子母剑练手.熟悉了新武器的手感后.马上把剑收纳在背上的皮鞘里:"那么.我们出发吧汪."

    "嗯.请大家抓住我的手.要出发了."丹尼尔已经迫不及待地打开了传送卷轴.

    一道白光把众人卷走.带离了永恒祭坛.朝游戏里最容易的地图狩猎森林进发.然而.天空中的雷暴也同时劈出击中了正在传送的这道白光.让传送卷轴的目的地发生了偏移.

    嗖.白光落地.哈斯基能再次视物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于

    一个人骨坑之中

    "这、这是什么汪"哈斯基吓了一跳.虽然明知道这是游戏里的布景.但地面上铺满了森森的白骨.整个场地是一片尸骨的海洋.规模十分惊人.它们在犬人少年踩踏的过程中发出可怕的咯咯悲鸣声.仿佛是承受不了众人的重量而随时要碎裂.

    "我的天.我们竟然被强制传送到了死斗场里"丹尼尔倒抽了一口冷气.开始慌乱了:"哦天.噢天.嗷天.我们死定了"

    "死斗场是什么汪."哈斯基环顾四周.周围似乎暂时还沒有出现敌人:"这有什么可怕的汪.传送失误的话.再传送回去不就好了嘛汪."

    "你不明白."丹尼尔已经慌慌张张地拿出了传送卷轴.展示于众人面前.整个传送卷轴上的图标都变成了灰色.它们暂时无法使用.

    见习骑士少年脸色惨白地道:"死斗场是见习骑士升格试的最终考验场地.只有等级超过十五级的骑士才敢进來.一旦进來了.不把死斗场里的怪物消灭干净.是绝对无法出去的."

    被这么一说.哈斯基、哈尔和卡尔文都相互对望了一眼.他们队伍里等级最高的哈斯基才只有五级.距离十五级这个阶段有可谓天地之遥.光是听丹尼尔的说法.他们就知道自己來挑战这个地方实在太早了.

    不.等一下.事情好像并不这么简单.

    "哔."哈斯基头顶上的小金鱼在叫.比特似乎对卡尔文说了些什么.

    卡尔文听完以后.马上追问道:"你说的是一名十五级的骑士单独进來.而不是一群人组队进來吧.也就是说.如果我们互相帮助.共同进退的话.也许就能从这个死斗场里活下來咯."

    "话虽如此.但是"

    "哈斯基、哈尔和卡尔文加起來总共有十三级汪."犬人少年天真地数着手指头.虽然指头好像不太够用:"如果再加上煞星叔叔.以及丹尼尔哥哥你的话.等级就刚好够十五级了汪.既然一名十五级的骑士能够挑战这个死斗场.我们加起來十五级.应该也能够挑战这个死斗场才对啊汪."

    丹尼尔的额头冒出了冷汗:"这不是简单的加法啊"

    "正因为不是简单的加法汪."哈斯基反驳道.这句脱口而出、看似无心插柳的反驳.细味起來却有着别具一格的深意.

    见习骑士少年愣了一阵.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好.

    "呼呼."煞星冷笑:"总之.你们就好好努力打怪赚经验吧.当战况变得非常不妙的时候.我会出面帮忙的."

    "会死的绝对会."丹尼尔似乎还是不能放心.

    "我们原本根本沒有打算传送到这种地方.会传到这里來完全是系统出现了错误吧."卡尔文劝说道:"既然是系统出错把我们搞到这种鬼地方來了.那就是系统的责任咯.如果你在这里死掉.系统要删你的档案.我们就跟卡梅伦公爵理论去.让他把档案恢复.这样你还不能放心吗."

    见习骑士又皱了一下眉.爱担心的他对此事仍然将信将疑:"如果事情真能这样顺利就好了"

    "别说了.有东西來了."煞星提醒道.他虽然不打算插手战斗.但他仍然抽出了腰间的光剑.做好自保的准备.

    众人全副武装严阵以待.迎战一批从地面冒出的骷髅大军

    死灵战士的大军.

    这个死斗坑正是它们的主场.这无尽的、白骨砌成的荒野.暗藏着数不胜数的杀机.

    数十数百.只剩下枯骨的死灵战士们.一手执着锋利的兵器.另一手则架着厚重的大盾.

    锋利武器诸如利剑、长矛.纷纷发着恐怖的冷光.只消轻轻划过.便能削肉去骨;

    塔形大盾则厚实无比.能够遮蔽这些怪物的大半个身子.在混战中为它们提供绝大的保护.

    这成为了一场名符其实的战争.军团对军团.

    而这场战争.马上就要打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