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089章 寻秘之于沙海 (十一)
    
    "呃什么"帕拉米迪斯眉头深锁.被斯芬克斯老爹的奇怪要求吓了一跳:"你要我们去吃顿饭而已."

    "确实就是如此."斯芬克斯老爹再次咧嘴一笑.缓声解释道:"但这一顿饭并不好应付.以为我们要去见的那位女士.是南非的宝石女王.同时也是一名多疑之极.绝不轻易相信陌生人的麻烦女性."

    "哦."听到这里.帕拉米迪斯反而放心下來了.原來这个任务还是有难度的.并不是去吃一顿饭那么简单.那个什么宝石女王恐怕是非常的不好对付.斯芬克斯老爹才迫不得已地.如此大费周章地请來帮手吧.

    总之.先听听老爹怎么说吧.

    "要跟我们吃晚饭的那位女士.是非洲的首富.仅靠宝石行业就年收入三十兆的超级富豪."狮人老爹语气平和地解释道.其中沒有掺杂任何感情.既沒有赞许.也不存在嫉妒.

    "然而.这位可爱的女士有一个奇怪的原则就是绝不和沒有家室的人做生意.她认为沒有家室的人都是自私自利无法相信.因此她好几次都拒绝了老夫的请求.我们之间原本有一笔天文数字的生意.也因为这个原因而一直沒有进展."

    说到这里.帕拉米迪斯基本听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他不禁觉得好笑:"所以你向我们装作你的儿子和孙子.去巴结那位富豪."

    说话的那一瞬间.斯芬克斯老爹的眼珠子一转.回避了豹人战士的目光:"不.你们并不是[装作]我的家人.而是要真正承认作我的家人.宝石女王卡迪珍娜女士是一名血统十分纯正的黑暗精灵.她能从对方的心音简单地判断出对方有沒有在说谎.所以.如果你们不打从心里承认是老夫的家人.说话时一定会被她识破."

    这个的难度实在太高了.那女人可是一台人肉测谎机啊

    "真的沒有问題吗."帕拉米迪斯不仅疑惑地皱眉:"毕竟只是临阵磨枪.我们一开口就会被对方识破的"

    "不用担心."狮人自信地一笑:"你们在那位女士面前露脸就可以了.要回答问題的时候能如实答的部分就如实回答.不能如实回答的部分保持沉默即可.由老夫來完场."

    斯芬克斯老爹似乎很有信心.能用自己的花言巧语骗过宝石女王即使对方能简单地识破谎言.

    帕拉米迪斯仍然不放心.偷瞄了老爹一眼:"这是天文数字的大生意.如果我们不小心搞砸了的话"

    "不怪你们.绝对不怪."狮人又吃吃地笑了起來:"你们是老夫亲自请來帮忙的.不管成果如何.老夫都沒有资格怪罪与你们.总之.你们只要演好自己的角色就可以了.宝石女王想看到我们一家人和睦地吃饭的样子.你就成全她吧."

    帕拉米迪斯一阵沉默.有钱人的世界他真的不懂.这些亿兆富豪里有太多的怪人.他们的行动不并不能用常人的常理來解释.

    总之.暂时先顺从着斯芬克斯老爹.从老爹和宝石女王的交易中占点便宜吧.成人之美的同时又能获得好处.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

    "看來你们已经决定了呢."斯芬克斯从帕拉米迪斯的眼神中看出了大猫的妥协.便高兴地站起來道:"在今天的晚餐开始之前.我们有很多事情需要准备.要开始忙起來了先从餐桌礼仪的训练开始."

    "呼呼"艾尔伯特刚好把整块蛋糕狼吞虎咽完.嘴角还粘着些许奶油:"要开始装高贵了.这样也挺好玩的喵."

    "你会喜欢上这个游戏的.孩子."斯芬克斯老爹慈爱地笑着.为老虎递上一张餐巾纸.

    同一时间.开罗的黑市.

    大约只花了两个小时.赛格莱德已经买了一大堆材料.用黑市里搞來的一辆手推车推着.和索拉尔一起慢悠悠地走近奥丁老爹的工坊.

    为了避免自讨沒趣.索拉尔就这样停在门外.让赛费尔推车进入工坊.而豹人青年进屋子里的同时.奥丁老爹敲铁的声音也嘎然停止了.

    "买了些什么回來."老头看着赛费尔的手推车.

    "一些矿石原料.还有."赛格莱德脱下蒙头的围巾.舒了一口气后.如实答道:"呃我也不太清楚它们是什喵."

    "你不清楚就付钱买了.好小子"老爹冷冷地嗤笑着.同时拣起车子里的杂物看个究竟.

    他拿起一些拳头大小的黑色石块:"嗯.是上好的乌兹矿石.这个能做出很棒的乌兹钢.不过加工起來非常困难."

    赛格莱德不作声.认真听着老爹的点评.

    奥丁老爹又拿起一块青色鱼鳞似的东西:"海妖的鳞片.研磨之后再混入武器之中.算是一种原始的附魔.可以大幅提升武器的柔韧度."

    赛格莱德仍然不做声.老爹说的这些东西他完全不懂.

    老爹又拿起一根大腿般粗的尖牙:"三头地狱犬的牙.哼.奇妙的东西.是打算为武器附魔火焰效果吗."

    豹人青年继续保持沉默.老爹的说法和赛格莱德脑子中想象的有点不一样.至少他脑子里浮现的那个模糊的形象告诉他.做出來的武器将与火焰完全无关.

    "然后还有这个"奥丁老爹拿起一块晶莹剔透的水晶石.饶有兴趣地问:"这不是月石水晶吗.吸收月光后这东西会发出微光.一般做首饰会用到这个.但这不是制造武器的材料.打算给武器进行装饰吗.算了吧你.那种充满浮饰的武器.都是门外汉做出來的东西."

    豹人青年摇了摇头:"不是装饰.我打算把它也研成粉末掺进武器里喵."

    奥丁老爹不可思议地看着豹人青年:"你是认真的.这样做的话可能会让武器的硬度下降.会把铁锭炼成废铁啊."

    "总之先试试吧.我的直觉是这样告诉我的喵."赛格莱德说道.

    这次轮到奥丁老爹不作声了.他从座位上站起來.让出一个空间.示意赛格莱德到火炉前來.

    "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老爹拣起那一块块的乌兹矿.丢进盆子里去:"但如果这是直觉告诉你该这样做的话.就按照你的直觉去办好了.我们先把这些乌兹矿提炼成矿锭.再想办法把其他材料混合进去.你会使用这个融炉吗."

    赛格莱德看着那古老、残破而焦黑.却又保存得非常完好的火炉.在不屑的同时也不禁充满了敬意:"薇薇安阿姨使用的是量子熔炉.比这个高级多了喵.但我想我会用这个的喵."

    "很好.你随便使用吧."老爹开始用铁锤把月石水晶砸碎成粉末.

    炼铁过程单调而无聊.仅仅是将矿石用高温熔化.把杂质去除.然后把这些高温的钢水倒模成型而已.

    在这个过程之中.赛格莱德又把两份钢水分离开.一组混入了三头地狱犬牙的粉末.作为武器外皮;另一组则混入海妖鳞片的粉末.估计是作为武器内芯而准备的.

    这样一來.武器的外层便足够坚硬锋利.内层则用于承受冲击.被铸造得柔韧无比.绝对不会折断.到此步骤为止.奥丁老爹都能看出个大概來.知道赛格莱德打算干什么.然而.那些月石水晶粉末又是怎么回事.要把粉末混进去的话.应该趁现在啊.为什么还不动手呢.

    "好了喵."赛格莱德看着两份性质不同的钢锭.满意地道:"要开始铸剑了喵."

    他一边用铁钳把内芯的铁锭塞进火炉里加热变软.一边拿起铁锤猛力敲打.让这一大块铁锭渐渐变出个固定的形状來.奥丁老爹在冷眼旁观.沒有插手的意思.

    说來也奇怪.赛格莱德从奥丁老爹那里拿到的黑铁锤似乎是件带着魔力的神器.用它敲打铁锭简直是事半功倍.轻易就能敲出赛格莱德想要的形状來.而且特别省力.剑刃渐渐成型了.它被铸造得非常巨大.足有赛格莱德的身高那么巨大.一下子就耗尽了整块内芯的铁锭豹人青年大概是想先从制造伊莱恩用的巨剑开始吧.

    "呼."大约是十分钟后.豹人青年停下手來舒了口气.朝老爹伸手:"月石的粉末呢喵."

    老爹默默地把研磨好的月石水晶粉末递给豹人.心里好奇这只大猫到底打算拿这些粉末來干什么.给铁锭掺粉末的时机早已过去了.即使现在再在打造好的内芯上抹上粉末.效果也一定不够明显.抹了等于沒有抹.

    赛格莱德沒有理会奥丁老爹的轻声嘲笑.把月石粉末均匀地涂抹在钢芯上.然后用钳子把整个剑刃的内芯又塞进火炉里烧了一遍.月石粉末在高温之下融化.如同一层玻璃般附着在剑芯上.

    奥丁老爹这下更加看不懂了.武器的内芯和外皮之间又多了一层玻璃般的夹芯.这恐怕会对剑刃的硬度和韧度造成极不良的影响.而且剑也凭空大了一整圈.原本已经是巨剑的内芯.再包裹两层外皮以后.将会非常沉重巨大.一般人根本拿不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