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080章 寻秘之于沙海 二
    第1080章 寻秘之于沙海

    贝迪维尔一行人还沒有到达黑市狼人已经远远看见了索拉尔在那个死胡同前等待着了还真亏有索拉尔在这边接应否则这城市里的街头巷角看起來样子都差不多贝迪维尔说不准真的会迷路找不到进去黑市的那个入口呢

    "索拉尔"亚瑟减慢了车速跟着贝迪维尔慢行接近魔剑士

    "你带了不少人过來啊我的朋友"索拉尔冲亚瑟王和贝迪维尔温暖地一笑似乎并沒有不高兴的意思

    "他们只是顺道跟來的"狼人瞥了龙骑后座上的赛格莱德一眼:"我只负责把那孩子送到了奥丁老爹手里之后还有别的任务"

    "好的"索拉尔朝墙壁前走去他的身影沒入了墙壁那只是一个光学投影

    "我们也走吧"亚瑟并沒有感到任何惊讶他恐怕在见到索拉尔的瞬间就把墙后的光学投影看破了骑士王用非常慢的速度驾驶者他的龙骑走进那面墙内而贝迪维尔也小心翼翼地跟上

    穿过一层薄雾般的奇妙触感过后呈现在狼人眼前的是一个大型市集和昨晚那热闹的、灯火通明的夜市相比今天早上的黑市明显冷清了许多也许做黑市交易也讲究气氛一定要在晚上做才有意思

    "我想你们也知道路了但请让我再带你们走一次吧奥丁老爹的屋子就在市集的东侧"魔剑士走在最前头边走边说

    "索拉尔你上來吧"贝迪维尔从魔剑士道其时他的后座还有一个空位而索拉尔身上的装备远不止于让铁骑超载的地步

    "那…好吧"魔剑士沒有推辞因为他用双脚走路的速度远远比不上车辆的速度在前头带路的走得太慢反而会让后面开车跟着的人们感到焦急

    魔剑士跳上贝迪维尔的铁骑的后座狼人还以为铁骑会像先前那样向下一沉沒想到索拉尔比想象中还要轻贝迪维尔的铁骑几乎沒有往下沉过

    "那边"魔剑士指了指东方市集上一条颇为宽阔的路

    贝迪维尔驾驶着铁骑过去绕过几个小小的拐弯就到达了奥丁老爹的石头屋子前石屋子的烟囱上冒着青烟红炉的火光则从石缝间隐约渗出即使开罗早上的太阳光也无法掩盖着火光的明亮屋内传來熟悉的叮叮咚咚的敲铁声奥丁老爹似乎很忙

    "老爹我带人來了"索拉尔一跳下车就喊道

    屋内的敲铁生总算是消停下來了

    一名老头从屋内探头出來用他被数道皱纹环绕但又机灵如年轻人的双眼迅速扫视了贝迪维尔一行人

    "谁是赛格莱德"他问

    "呃……是我喵"豹人青年也从龙骑的后座跳了下來

    "他是只猫"奥丁老爹看见赛格莱德跳下车的那瞬间发怒了:"而且是只蓝色的猫那个搞笑的毛色是怎么回事你们在糊弄老子吗"

    "哪有糊弄你"贝迪维尔不满地道:"是你叫我吧赛格莱德带來的我照办了现在你看见他是一名豹人就不高兴了要怪我咯"

    "呃…豹人有什么不好喵……"赛格莱德也拉长了脸地低声问仿佛感觉到自己被人歧视了

    尽管奥丁老爹并不是在歧视豹人而是有他的原因:"猫们都是注意力散漫坐不定的性格这种家伙能安安静静地坐下來做一件好武器你在跟我开玩笑"

    "凡事有例外老爹"亚瑟王忍住笑答道

    "而你又是谁"奥丁老爹从骑士王愤怒地挥舞着铁锤虽然他距离亚瑟颇远但贝迪维尔还是很担心老爹手中的铁锤头会飞出來伤到骑士王

    "我是路过的闲人而已别在意"面对老头的粗野无礼亚瑟王礼貌地回答道

    "哦"奥丁老爹看着骑士王腰间的武器突然安静了下來他的举动让贝迪维尔也不由自主地看來亚瑟王腰带一下

    让老爹安静下來的正是系在骑士王腰间的圣王之剑这把作为大不列颠王者之证明的圣剑骑士王向來是不离身的但它的存在早已举世皆知带着在外面走实在太显眼于是亚瑟便用特殊的黑色布料把整把剑连同剑鞘一齐包裹起來为了让自己微服私访的时候不引起骚动

    当然这也意味着圣王之剑被封印了无法在关键时刻及时出鞘迎敌为了弥补这一不足亚瑟带了一把光剑作为备用武器

    而贝迪维尔也很清楚奥丁老爹的鉴宝能力非同寻常即使是这种被特殊布料重重包裹住的宝物老爹也能从布料之间隐约透出的魔力看出其中的奥妙

    或许还有更多

    "好剑一世一代的好剑它是一把呢还是两把"奥丁老爹只顾着赞叹连说话时挥舞锤子的动作都忘了:"旧的那把已经上了年月恐怕不能用了吧而新的一把……是这几年里才做出來的这个世界上竟然还存在着能做出这种天神级武器的名匠带我去见他"

    老爹仅凭外形就说了这么多在场知道圣王之剑底细的人不仅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亚瑟王却很冷静地道:"很遗憾我沒法带你去见那人但做出这把武器的那两位名匠其中一位的儿子就在这里老爹你还是专注于手上的事情再说吧"

    "真的"奥丁老爹又不可思议地打量了赛格莱德一眼:"这只猫…怎么看都不觉得会有这种天赋……这家伙真的靠谱吗"

    "我是沒有天赋让你失望了真不好意思喵"赛格莱德满脸不悦地说着气话

    "总之……小鬼给我进屋里來让你组装个武器看看再说"

    "为什么我要……"

    "啰嗦只管进來"奥丁老爹粗暴地拽住赛格莱德的猫尾巴把豹人青年硬拖进屋子里去了

    "呜喵"尾巴被扯赛格莱德发出一连串杀猫般的惨叫

    "哈哈哈……"贝迪维尔不禁苦笑道

    "那老头似乎是真的"亚瑟王凑到贝迪维尔身旁低声说:"把赛格莱德留在这里应该沒有问題"

    "我是不担心他孩子被拐卖之类的事情啦……"贝迪维尔额头上冒出一滴冷汗:"只希望他不会和奥丁老爹一言不合打起架來"

    "我会在这里看着的不用担心我的朋友"索拉尔笑道:"赛格莱德的安全由我來保障话说回來你们这是打算去哪里呢陛下"

    "去沙漠里寻宝不过只知道杀戮的你一定不会感兴趣的"亚瑟王冷冷地瞪了索拉尔一眼似乎对魔剑士颇为嫌弃也对索拉尔的目的根本就不是当上圆桌骑士而是为了和强者决斗这种纯粹在捣乱的考生沒有被圆桌试炼的主办方取消资格说明了主办方对考生们的容忍度已经很高了

    "好吧"索拉尔却淡然一笑这个沒心沒肺的家伙似乎根本不知道亚瑟王在嫌弃他:"那么祝你们好运了我的朋友"

    贝迪维尔和亚瑟他车辆驶离黑市朝城市边沿前进像他们驾驶的这种小型机动单位并不需要从沙港取得出发许可出城进入沙漠也是很容易的事

    "接下來还有什么要做"骑士王的龙骑跟在狼人的铁骑后以适中的速度行驶着

    "嗯…之后我还得去兹瓦尔"狼人答道他想起被留在小铁皮屋里的两名小偷少年把他们关了一天一夜还真有点对不起这些孩子呢

    "还要去"龙骑后座的崔斯坦发火了:"嘿我们有自己的任务要陪陛下找到传说中的宝物我们可沒有空一整天跟在你尾巴后陪你处理私务"

    狼人一瞬间就不高兴了:"那好你们先走不用等我我们中午找个地方汇合就行了"

    "呵呵呵别这样"亚瑟打断了两名年轻人的争执其时他们的车辆也靠近了市郊的岗哨必须慢下來行驶了:"这样吧我对贝迪维尔的那件私务还是挺感兴趣的就让我跟他走你们驾驶我的龙骑先一步去找那个可以吗"

    "但是陛下"伊文抗议般嚷道

    亚瑟王似乎已经决定了他停下龙骑并从驾驶席上跳下來:"反正唯一的金属探测器在你们手上我们这边再多一辆车子也沒有任何助益兵分两路分头行动反而更省时间"

    "金属探测器"贝迪维尔疑惑的同时亚瑟已经跳到了贝迪维尔的铁骑的后座上

    "陛下你这样太胡來了那名狼人信不过"崔斯坦充满敌意地看着贝迪维尔

    贝迪维尔也愤怒地顶回一句:"你们还是小心驾驶别把亚斯兰的龙骑撞毁比较好"

    "呼呼年轻真好"骑士王一阵意味深长的笑:"就这样决定了我们出发吧"

    "哼……"崔斯坦不满地哼了一声驾驶着亚瑟的龙骑朝沙漠的正南方前进

    "哼"贝迪维尔也不满地哼了一声驾驶他的铁骑朝沙漠西南方飞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