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060章 探察之于暗夜 十三
    第1060章 探察之于暗夜

    同一时间。开罗大酒店。

    "嗝。"帕拉米迪斯打着酒嗝。扶着墙慢慢地摸回了他的房间。其实他和菲莱欧斯喝酒吃饭的时间并不长。因为明天还有行程。他已经尽力克制住吃喝的量。吃饱喝足了就回旅馆了。

    "哇啊。"艾尔伯特刚刚洗完一个澡。把身上的酒味都清除干净了。沒想到开门就看见一只醉猫在游荡。不禁吓了一跳:"帕拉米迪斯大叔。难道你去喝酒了。"

    那是明知故问。艾尔伯特和赛费尔去喝花酒。机缘巧合之下遇见了香奈儿。而老虎又被香奈儿"挟持"住。机缘巧合之下偷听到了帕拉米迪斯和菲莱欧斯之间的对话。当然。这一切不能让豹人战士知道。老虎必须装作不知情。用演技哄骗帕拉米迪斯。好让豹人战士明天带他去见那位斯芬克斯老爹。

    并非因为什么大义。也不是为了帮助香奈儿。老虎只是纯粹出于好奇。想知道这位斯芬克斯老爹到底有什么能耐。竟敢暗中发动政.变。除此之外。艾尔伯特见斯芬克斯还有另一个目的一个暂时不能说的秘密。

    "啊哈哈哈哈。"帕拉米迪斯在老虎的搀扶下坐在沙发上。"大叔我今天好高兴哦。竟然能再见到失散多年的兄弟。而且他混得还不错。"

    "呃。那很好啊。我去给你倒杯热水。"艾尔伯特装作若无其事地去倒茶。

    "嗯。这股味道是……"帕拉米迪斯嗅了嗅。喝得半醉了的豹人战士嗅觉格外灵敏。

    他确认了那股气味的來源以后。马上吃吃地坏笑起來:"嘿嘿嘿嘿嘿……小老虎。你好坏啊。趁大叔不在的时候竟然在外面沾花惹草。"

    "呃。"艾尔伯特回旅馆以后明明已经洗过澡换过衣服。把所有"犯罪证据"都处理好了。沒想到还是被发现了罪行。他不禁打了一个颤:"大叔你能闻到。"

    "呼呼。当然闻得到。"帕拉米迪斯解下领带。拿起杯子喝了一口热水:"我就知道你们要钱出去吃饭。绝对不是吃饭那么简单。"

    他又下意识地捂住鼻子:"天啊。这个味道……你们出去做那种事情的时候。有沒有做好安全措施啊。"

    艾尔伯特脸都红了:"沒有。……呃。我是说。沒有做你想的那种事情。"

    "真的沒有。"帕拉米迪斯用怀疑的目光看着艾尔伯特:"但从你身上隐约传出來的那个味道。明明是"

    "那只是个意外。"艾尔伯特脸涨得通红:"真的只是意外。。"

    "呼呼。好吧。"豹人战士冷笑着。用泡了热水的毛巾敷住额头。

    "大叔你好可怕。就连我有沒有漏过都知道……"艾尔伯特一边嘀咕一边走向浴室。打算再洗一次澡。把身上的怪味道彻底洗干净。

    "你刚才说什么。我说的明明是你身上的香水味。"帕拉米迪斯瞟了艾尔伯特一眼。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呃。"老虎缩进浴室里:"够了。饶了我吧。"

    "快点洗。"帕拉米迪斯压抑住笑意。催促浴室里的虎人青年:"你洗完以后。大叔还得用洗手间呢。"

    老虎郁闷地拧开水龙头。开始用沐浴露在身上仔细涂抹着。希望能洗干净身上的气味特别是"那种"气味。

    叮咚。大约过了五分钟。浴室外传來铃声。有谁在按客房的门铃。

    叮咚。门铃声继续响着。沒有人进來。也沒有人去开门。

    "大叔。"艾尔伯特喊道:"大叔你还在喵。快去开门啊。"

    帕拉米迪斯沒有回应。

    叮咚。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门铃声依旧在响。门外的人似乎从屋内的动静得知屋内有人。因此沒有知难而退。继续不死心地按着门铃。

    "是贝迪喵。有什喵事情明天再说吧。"艾尔伯特懒得去管了。继续舒服地洗着热水澡。会在这个时候來找艾尔伯特他们的。基本就只有贝迪维尔他们这群不识趣的家伙了无视就好。

    叮咚。叮咚。叮咚。门外那顽固的家伙却在一直按个不停。帕拉米迪斯又不知道在搞什么鬼。老是不应门。

    艾尔伯特听得烦死了。额角冒出青筋。自浴室里大喊:"好吧。再等一下。。"

    叮咚。叮咚。叮咚。在一阵如同催命般的烦人铃声之中。艾尔伯特匆匆地擦干身子。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披起一件浴袍就往门外奔去:"你这讨厌鬼。少按几下会死喵。。"

    当他怒气冲冲地打开酒店的门。朝门外的"贝迪维尔"一顿咒骂时。面前的却是另一个人。一名身穿黑色长袍。头戴半覆式面具的神秘人。

    然而。这所谓的"神秘人"并不神秘。艾尔伯特从那人露出的下半张脸。瞬间就认出了那人是谁。

    "是你啊。"老虎拉长了脸:"你來干什喵。"

    "不欢迎我吗。"亚瑟冷笑:"那好。我不是來找你的。我是來找帕拉米迪斯的。让我进去。"

    "嗯…随你的便。"艾尔伯特沒有阻拦骑士王。任由亚瑟走进这个乱糟糟、飘荡着酒精气味的房间里。他刚才从浴室里匆匆跑出來应门。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沒有空去检查帕拉米迪斯的状况。此时跟着亚瑟一起走进客厅。他才发现豹人战士正脱得只剩一条裤衩。趴在地上睡觉。他所在的那片地板上已经有一大滩打着彩虹色马赛克的物体。

    ""哇啊。"老虎不禁难过地掩住鼻子。那股气味实在熏人。

    "这家伙也能喝醉。"亚瑟王倒表现得很镇定。一边用脚踢了踢烂醉的豹人。一边质问老虎:"你对他干了什么。"

    "我什喵都沒干。"艾尔伯特一脸的无辜:"他碰见失散多年的兄弟。在外面喝酒了。喝完回來就醉成这样了。"

    亚瑟看了看刚从浴室里跑出來。只披着一件单薄的浴袍。衣冠不整的老虎:"真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嗷……真的。"艾尔伯特把浴袍裹得更紧。一边愤怒地说:"我才沒有你想象中的那种嗜好。你这个变态。"

    "但你身上有股奇怪的气味。"亚瑟冷眼看着老虎。

    艾尔伯特涨红了脸:"那是之前和香奈儿……呃。我的私事你别管。。"

    "。"骑士王冰冷的目光从那张面具地下射出。如同剑锋一样直刺向艾尔伯特。看的老虎从头到尾巴尖都泛起一阵寒意:"总之…先处理一下这只大猫吧。我扶他去冲洗一下。你出來地上这滩……东西。"

    艾尔伯特理所当然地抗议:"你要我打扫这烂摊子。。为什喵不能反过來做。"

    "所以。第一时间更新你想帮这名喝得烂醉的大叔洗澡咯。"亚瑟反问。

    "……好。我打扫就是了。"艾尔伯特突然有种输了的感觉。

    "嗯……菲莱欧斯……"十分钟后。烂醉如泥的帕拉米迪斯被安置在床上。一边说着梦话。一边來回打滚。

    "那么。"亚瑟把房间的窗子都打开。让客房里的熏人气味尽可能散掉。然后他才找了个椅子坐下:"看來今晚找帕拉米迪斯面谈是不可能的事情了。虽然顺序有点不对。但我先跟你谈谈吧。"

    "谈。有什喵好谈的。"艾尔伯特忍受住巨大的恶心。把帕拉米迪斯的呕.吐.物清理干净。这时候才喘上一口气。在床边坐下:"我和你沒有什喵可以说的。"

    他和亚瑟简直是水火不容的存在。两个人一见面就同时拉长了脸。也对。七年前他几乎被骑士王杀了。黑暗神艾尔伯特和亚瑟王在世界之壁前的最终决战。直至如今仍然历历在目。且不论是谁对谁错。艾尔伯特讨厌亚瑟王的这种情绪不可能简单地转变。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不想再看见你。"亚瑟王也同样不喜欢这只老虎。又或者说他到现在仍然对老虎满怀戒心。深怕艾尔伯特有那么一天会再变成黑暗神:"但是嘛。这是公务。我们就谈谈吧。"

    "公务。"老虎眯起眼睛。他似乎知道了骑士王此行的目的。

    "圆桌骑士互助计划。你应该听过吧。"果然。亚瑟王把这件事情拿出來谈了:"每年到了考试的这个阶段。我都会对每位符合资格的考生进行私访。听取他们的愿望。万一你们将來真的成为了圆桌骑士。朕也好有个准备。帮你们实现愿望嘛。"

    "这个我也听说过。"艾尔伯特故作了解:"所以。你是來听取我的愿望喵。"

    实际上。老虎也是几天前从香奈儿的口里听说了这件事而已。在这之前。他甚至不知道有这个互助计划。就参加了圆桌试炼。

    "对。虽然是你这样的人"亚瑟瞟了老虎一眼。眼中带有不屑:"但还是把你的愿望告诉我吧。"

    "什喵愿望都可以。"艾尔伯特用挂在肩上的毛巾擦了擦头。把还带着湿气的毛发擦干。

    "什么愿望都可以。但说无妨。"

    "那喵……假如我成为了圆桌骑士的话。我希望你们动用圆桌骑士的力量。对曙光地域进行一次大清洗。把荒野里所有危险的魔兽都剿灭干净。还兽人们一个安全的居所。"

    "嗯。可以。"亚瑟思索了一下:"虽然比较麻烦。但那确实是做得到的。"

    老虎愣了一下。

    "这就是你的愿望吗。"亚瑟观察完艾尔伯特的神色变化。马上站起來准备离去。似乎一刻也不想多留:"那就再见咯。虚伪的家伙。"

    "你说什喵。"骑士王最后那句话却引起了艾尔伯特的不满:"你刚才说什喵。"

    "我说你是个虚伪的家伙。沒说错吧。"亚瑟冲老虎一个冷笑:"你说的那个愿望。并不是你自己真正想要的愿望。你其实根本就沒有任何愿望想达成。只是随意给自己找了一个继续前进的借口。你说你想要。但实际上你什么都不缺;你说你在乎。实际上却什么都不在乎。你的结局。朕已经能够预见了像你这种缺乏动机的家伙。终究是无法成为圆桌骑士的。"

    "我才沒有……"

    "那么。别绕圈子。告诉朕。"亚瑟死盯着艾尔伯特。严厉地质问道:"你真正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艾尔伯特瞪大了他冰蓝色的猫眼睛。陷入了一阵沉默。

    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