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055章 探察之于暗夜 八
    第1055章 探察之于暗夜

    "也包括制造龙武的手艺。"听完索拉尔的自白。贝迪维尔不禁惋惜一叹:"太可惜了。"

    此时。屋子里的敲铁声渐渐变小。武器似乎快做好了。

    "沒办法。因为老顽固们不允许制造龙武的手艺在一族之外流传。"索拉尔站起來。拍拍裤子上的沙尘:"而我又懒得去学。学了也不过是浪费时间。"

    "也是。"狼人也从坐着的大石上跳起。心里不禁觉得有些悲凉。远古猎龙人们制造龙武的。鬼斧神工般的技艺。竟然真的要从这个星球上消失了。

    猎龙者一族不仅在上不断衰老、死去。就连精神也在不断衰老、死去。这是何等不堪的现实。

    贝迪维尔又看了看索拉尔。这名猎龙者一族的末裔。似乎乐天的很。并沒有那种即将面对灭亡的悲观情绪。也许一族的会么。对于魔剑士索拉尔而言。反而是种解脱吧。

    "好了。"奥丁老爹拿着贝迪维尔的龟舌鞭子走出屋外。"它的手感可能和以前完全不同。挥舞一下看看。"

    "呃。这是我的鞭子。"狼人看着那根变成了纯黑色的皮鞭。龟舌鞭子原本柔软的、肉粉红色的韧带已经完全变了样子。仿佛被烤过。或者被制造皮革的药水浸泡过。变成了真正的皮革似的。

    拿在手上的时候。贝迪维尔也发现鞭子硬了好多。重了好多。手感真的完全变了更别提老头自作主张换上去的黑色金属柄了。

    狼人青年哭丧着脸:"你到底对我的龟舌鞭做了什么。这真的是我的鞭子吗。。"

    "啰嗦。别问东问西的。只管试用。"老头挥舞着铁锤威胁道。

    贝迪维尔不得已退开了几步。挥舞鞭子试刀。

    嗖。黑鞭横扫而过。发出沉稳厚实的浑响。

    最初的感觉是重。鞭子比原本重了许多。彷如灌入了铁浆。一般人沒有强大的臂力根本无法挥动这根鞭子。但用金属义肢挥鞭的贝迪维尔则无此限制;

    啪。黑鞭狠狠地拍打在地上。在砂岩地面上划出一道深深的口子。

    紧接而來感觉是狠]。鞭子附魔以后变得异乎寻常的"锋利"。乍一看是钝器击打。实际上却是刀割在鞭身接触到物体的表面时。冲击会使粗糙鞭子表面冒出无数肉眼看不见的、锯片般的光子刀刃。把物体割得支离破碎。

    划划划划划。狼人用手臂的电力驱动鞭子。第一时间更新让龟舌黑鞭在半空中做出无数不可思议的动作。彷如触手般扭动。

    最后的感觉是轻。沒错。是轻。比起以前的龟舌鞭子。这根改良了的黑鞭导电性能更好。操作起來更加灵便了。虽然看上去硬了不少。也重了不少。但这些改变丝毫不影响电力操作的龟舌鞭子的活动。反而因为其本身的刚硬化而变得更好操纵。这实在是一件耐人寻味的怪事。

    "好吧。"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贝迪维尔总算看懂了:"你真的把铁水注进去了。。"

    "不是铁水。是钨。"奥丁老爹自傲地说。

    "钨。第一时间更新。"狼人愣了半秒:"是那个……古老的电灯炮里使用的。就像发丝一样的东西。"

    "就是那个。"铁匠冷笑:"钨是一种导电性、耐热性和延展性都非常好的金属。把它混编在鞭子里打造一番。让它的完全融入尼罗沼泽巨龟的舌筋纤维里。最后就会变成这种样子。为了增加鞭子的强度。又不影响它的柔软性和操作性。这是唯一的改造方法了。"

    "可是。钨的话……总觉得很容易断啊。"贝迪维尔脑子里不断重复浮现着灯泡断掉钨丝的那幅画面:"用來做武器。真的沒有问題吗。"

    那当然只是贝迪维尔一厢情愿的理解。第一时间更新索拉尔心里不禁犯嘀咕。事实并非如此。灯泡上的钨丝容易断。是因为它们做得比头发丝还细。在长时间的通电、受热下不断蒸发。最后变得过细而脆弱易折。混编了钨的龟舌鞭子比灯泡里的钨丝粗几千几万倍。而且也沒有长时间通电发热的问題。才不可能这么容易折断呢。

    "它们都附过魔了。"老头给出的答案却和魔剑士的想法大相径庭:"附魔之后它的强度和韧度都会大增。钨金属容易折断的问題早就不用考虑了。"

    "是吗。好吧。"狼人愣了一阵。居然认同了:"总之。只要能和光剑对碰而不折断。它就算合格了。"

    "合格。呵呵呵呵呵"老头自傲地冷笑着。"老子做的武器又怎么可能只会是合格而已。看着吧。这件武器一定还有进化的空间。你以后找到什么稀有的素材。记得过來找我。我一定能用它们继续强化这条鞭子的。"

    "以、以后再说吧。"贝迪维尔颇为害怕这名强势的老头。

    "那么。剩下的武器也拜托你了。老爹。"索拉尔把自己的两把弯刀也递给了奥丁老爹:"附魔似乎并不需要耗掉很多虫浆。可以借一点虫浆來用用吗。我的朋友。"

    "对。就留下一桶吧。"狼人拿到了新的玩具。正不亦乐乎地把玩着黑鞭。心不在焉的他格外阔绰:"不对。留下两桶备用吧。就放在老爹您这里。打造武器的时候请随意取用。"

    "噢。明明是穷鬼。却在装阔气。那我就不客气收下了。"老爹的话里带着刺。听得贝迪维尔一阵憋屈。

    他接过索拉尔的两把弯刀和贝迪维尔的短剑。又问:"剩下的虫浆呢。你们打算怎么处理。"

    "当然是运到黑市里卖掉。"贝迪维尔不假思索地反问。

    "太浪费了。"老头不屑地挥了挥手:"你一桶虫浆能卖多少钱。一万元。两万。那些商人都是久战商海的老手。不管你多么会叫价。他们磨破嘴皮子都能把价压下來。结果吃亏的永远是你。毕竟你卖的只是半成品。其实。有这批上好的虫浆在手。随便拿一把铁剑附个魔都能买到两三万。而你消耗的材料却又少得微不足道。"

    狼人的耳朵动了一动。隐约嗅到这是个发财致富的好主意:"所以……你有什么提议。老爹。"

    "我的提议就是。把你那位做武器的小朋友叫上。他來制造武器。我用虫浆附个魔。这就成了一批质量很不错的军火了。拿这批军火去黑市的拍卖会上拍卖。你就赚翻了。"

    "呃。为什么老爹你不亲自做武器。"贝迪维尔疑惑了:"你做的话……"

    "太麻烦。"老头吼道:"附魔容易搞。从零开始制造一把武器又是另一回事。"

    "呃……"

    "老爹的原则是只用龙骨制造武器。"索拉尔替贝迪维尔翻译道:"他做出來的每一件武器都会是天价。沒人敢买的。"

    他又问奥丁老爹:"小朋友。为什么老爹你知道制造这些武器的人是个孩子。"

    "当然知道。他制造武器的想法虽然新颖、做工虽然独到。但他毕竟太幼稚了。把宝石镶嵌在刀身上以增加抗电能力。呵呵"奥丁老头毫不留情地批判着:"这种造型华丽的武器虽然可以作为艺术品在市场里获得好评。但它为了增加宝石镶嵌槽而挖的孔。会让剑柄更容易折断换句话说。就是中看不中用。只有小鬼才会想出这种破主意。而想出这种破主意的小鬼。心智恐怕也不怎么成熟吧。"

    "我明白了。"贝迪维尔越听越郁闷:"你的话。我会原封不动地告诉塞格莱德的。"

    "可以。老子从不怕与人结怨。"奥丁老爹扬了扬眉。非常高姿态地道:"所以那小子叫做塞格莱德。多大了。十岁。"

    "呼嗯…十八岁。大概。"贝迪维尔全力压抑住笑意:"很抱歉啦。你们猎龙者一族十岁小孩能达到的制造武器的水平。他多花了八年才追上。"

    "哼。那也好。"老爹挥了挥锤子。"总之叫他來。这幼稚的小子需要慢慢。等他再长大一点的话。这块好胚子就白白浪费掉了。"

    老头的话。贝迪维尔顶多只能听懂一半。但奥丁老爹说了一大堆。其实就是想见见赛格莱德而已。到底让不让赛格莱德见这位疯疯癫癫的老头好呢。贝迪维尔仍然心存疑惑。

    见狼人犹豫不决。老爹便拿起贝迪维尔的蜥牙短剑。迅即拆掉了其中的金水晶宝石。又从水瓶里倒了一点的虫浆。放在剑刃上擦拭了几下。弄好以后。他装模作样地用锤子对准剑身敲了几敲:"这就处理好了。你拿这个去黑市里卖掉。看能赚到多少钱。"

    "那只是简单的处理而已……"贝迪维尔躲在索拉尔身后吐槽道。

    "只管拿去卖。"老爹怒吼:"如果你对它的售价满意。我们再來谈合作的事情。老子做生意童叟无欺。才不会为了那区区几十桶虫浆而坑你们呢。"

    "好……好吧。"贝迪维尔也不觉得奥丁老爹会是那种奸商。这老头虽然脾气暴躁。做起生意來倒是挺公道的。狼人求助般向魔剑士道:"帮我看管一下货物。我去去就回來。"

    "用不着太急。我这边也很忙呢。"老爹已经抱着索拉尔的双弯刀走进屋子里去。开始叮叮咚咚地敲打着。

    索拉尔耸了耸肩。目送贝迪维尔离去。

    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