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054章 探察之于暗夜 七
    第1054章 探察之于暗夜

    奥丁老爹的目光落在两把弯刀上他的眼里最初充满了不屑大概是看不起这种粗制的武器吧;

    但他看完第二眼以后马上皱了一下眉头脸上的疑惑掩盖住不屑;

    他又來回多看了一眼嘴里不禁发出"啊"的一身低呼:

    "把它给我"

    索拉尔沒有多说什么直接把弯刀塞到奥丁老爹的手里:"你可以慢慢看看个够"

    奥丁老爹把雷蜥双刀拿在手中掂量左挥挥右敲敲不是舞动起双刀试着去适应这两把弯刀的手感

    摸完过一会儿以后老头把两把弯刀交还给索拉尔然后捋着自己不长不短花白的胡子低声嘀咕道:"可惜了"

    "可、可惜"狼人好奇地问

    "做工很巧究制作的非常精巧用心用雷蜥不同硬度的骨头來做剑芯和外壳这想法也十分新颖奇妙"老头对弯刀赞不绝口:"但是嘛雷蜥的牙始终只是雷蜥的牙素材是便宜货直接影响到武器本身的质量要是附个魔把它当作一把比较锋利的武器來使确实是可以的但想把它做成一世一代、名流千古的神兵利器不可能"

    索拉尔收起弯刀烦躁地抱怨起來:"老爹你怎么总是朝那个方向想我们并不需要什么一世一代、名流千古的神兵利器我们只需要一把称手的武器好撑过接下來的考试"

    "考试"奥丁老爹思索了一下才记起有这回事:"哦那个什么愚蠢的圆桌骑士考试对吧你这不肖子孙就知道参加什么骑士考试除了打架就是打架猎龙者一族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我不想谈这个老爹"索拉尔急忙打断道

    "哼"奥丁老爹不满地哼道把冷却了的铁锤架在右肩上:"那么你们理想中的武器到底要达到怎样的强度"

    贝迪维尔等这个好久了趁机开口说:"能和光剑类武器对砍而不至于折断的程度"

    "光剑吗那种邪道随便用零件组合出的便宜货"奥丁老爹不屑地一笑:"要在性能上超越光剑那还不简单用你们手上的武器再沾一点虫浆回炉随便锻造一下那硬度就足够和普通光剑对碰了"

    "真的"狼人仿佛看见了希望之光鼓起勇气从魔剑士背后走出來战战兢兢地问老爹:"那么……要多少钱來着"

    奥丁老爹竖起一个手指

    "一、一亿"贝迪维尔几乎又要吐血

    "不是是一千埃及币"被误会了奥丁老爹脸上略带不悦:"我不会赚不属于自己劳动所得的钱这把武器再怎么强化也只值一千所以我就收一千好了"

    这么说來老爹开出的价格其实还是很公道的一千埃及币就能弄到一把和光剑的强度相当的武器这笔交易划算

    贝迪维尔从身后抽出他的龟舌鞭子和蜥牙短剑:"如果这些武器强化的价钱都是一千块钱左右的话它们的强化就拜托你了"

    "呵呵这条鞭子是怎么回事"奥丁老爹又接过贝迪维尔手里的鞭子打量了一番:"好奇怪故意用导电性高的尼罗巨龟的舌筋來做武器吗杀伤力不算高做工也颇粗劣这样做出來的武器到底意义何在"

    老头把脸凑得更近几乎是嗅闻般观察着龟舌鞭子的每一根纤维:"它唯一的优点就在于导电性通上电之后用三根韧带互相施力就能把这鞭子如同生物的触手一样自在地挥舞有趣不过嘛该如何通上电又该如何给每根韧带精确地通上电这怎么想都不可能实现"

    实际上已经实现了

    奥丁老爹仿佛领悟了什么马上瞥了贝迪维尔一眼:"别告诉我你能发电控制这鞭子的运动我才不会相信"

    "呃"贝迪维尔打了一个冷颤就连这个秘密都被奥丁老爹看穿了果然什么都瞒不过这位经验老到的铁匠

    "说中了怎么可能"老头将信将疑地嗤笑

    "不过这鞭子似乎已经浸泡过一次虫浆了而且还是初浆"老头开始自言自语地嘀咕着一些只有他自己能听懂的话"你得快拿这个去加工初浆渗入鞭子内部太长时间了它的魔力已经开始凝固纤维里再不赶快加工的话可能会出现不可预料的性质变化那时候再加工就会很麻烦"

    贝迪维尔拉长了脸露出一副迷惑无比的表情:"反正我沒听懂"

    "一千"老头爽快地开了个价:"事不宜迟马上付钱优先把这个加工完毕再说"

    "好…好吧"狼人也沒有多想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千块钱的纸钞这本來是他带在身上应急用的钱如今总算用对了地方

    奥丁老头把钱一手夺去塞进口袋又过去打开一个木桶拿出腰间的水瓶盛了一小瓶子虫浆便急急忙忙地冲进屋子里去:"在屋外等着别进我的工房里你们会让我分心的"

    "好、好吧"贝迪维尔有种被拒之于门外的失落感但他毕竟要看守住那一车子的货物也不方便进屋里去久坐这样刚好

    咚、咚、咚、咚、咚

    小屋里再次传出铁锤敲打的声音一条柔软坚韧的鞭子为什么要用铁锤去敲这是一个迷但贝迪维尔也懒得去考究就这样坐在屋外一块大石上耐心地等着

    开罗的也很冷沙漠地形缺少植被难以保留热量因此它白天如同烤炉般热晚上却冷得如同冰窟这迅速的昼夜交替让狼人几乎是从一个烤炉走进另一个冰窟之中他一时间不适应这剧烈的温差变化不禁打了个喷嚏

    "请注意保重身体我的朋友"索拉尔坐在贝迪维尔身旁劝道

    "嗯"狼人伸手搓了搓他的小狗鼻子转眼看着魔剑士:"所以……你是猎龙者一族"

    "咳咳"索拉尔不好意思地别过脸去:"求不要取笑我贝迪维尔先生我是这一族的末裔而且就如老爹所说是一个不肖子孙一个从不学习锻造技术只知道挥刀杀敌的蠢蛋"

    在遇到索拉尔之前贝迪维尔还以为猎龙者一族只是一个远古的传说传说这些凶悍的人类在古代人龙战争的时候活跃专门屠杀龙类并用猎杀到的龙族的骨头制造出各种各样传说中龙武

    然而随着龙族的隐世猎龙者一族也沒落了

    既然天下太平也就沒有必要猎龙;既然无龙可猎也就无法制造龙武这个靠狩猎为生的神秘一族注定要被埋沒在历史长河之中

    索拉尔抬头看着漆黑的夜空:"我的家乡在诺威那是猎龙者一族的主要据点之一族人们建造巨剑纪念碑以缅怀他们过去的辉煌但大家心里都很清楚这一族马上就要灭亡就在我这一代就在我身上彻彻底底地灭亡"

    "我不懂"狼人偷偷瞟了索拉尔一眼:"你还活着你的一族怎么可能会灭亡呢只要多生孩子繁衍后代的话"

    "就是因为生不了啊"魔剑士一阵苦笑:"在我曾曾祖父那一代猎龙者一族有三万多名后裔;在我曾祖父那一代这个数量锐减为三千;在我祖父那代族人们已经意识到有问題了开始努力繁衍但仍然沒法制止住人口的减少到我父亲那一代我们只剩下不到五十人了到了我这一代……唯一顺利出生的婴儿就只有我一个而我……也是不育的即使能和女人结合也无法生出孩子我们的一族被判了死刑"

    "开玩笑……"狼人捂住嘴巴倒抽了一口凉气:"怎么可能"

    "是真的"索拉尔也打了一个冷颤:"父辈们也一直急着找出其中的原因但大家其实都很清楚个中原因

    在远古我们的一族为了更好地捕猎龙类会把捕抓到的龙驯养起來每天取其龙血饮用一点一点地改变了自己的体质

    因为龙血的力量我们的族人体格不仅更强壮自愈能力更好还拥有了龙类一样的特殊嗅觉能够感应到附近的龙类这为族人们捕猎龙类提供了很多方便但也带來了负面影响"

    "就是不育的问題"

    "沒错我们的族人获得龙血的力量的同时也在不断地改变着自己的体质经历了数个世代的漫长变异我们变成了半人半龙的怪物不管对人类而言还是对龙类而言我们都是异类无法和任一个种族结合"索拉尔耸了耸肩:"结果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即使不断和外族人结婚生子猎龙者一族体内的龙血力量也不会消减反而随着世代的积累而越变越浓减弱我们生育的能力龙血就是这样霸道的东西

    而我就是这份力量的最后一个受害者在我死后世界上不会再有更多的猎龙者一族出生这一族将会真正地从这个星球上消失"